生意场 > 富二代 > 企业家“二代”主动向组织靠拢?上海正先行

企业家“二代”主动向组织靠拢?上海正先行

生意场 2017-02-03 10:53:42 来源:上观新闻

作为徐汇区工商联副主席,孙一冰的微信添加了区内40余名“二代”。本以为那些“高富帅”会晒出给爱犬前爪配苹果手表之类的炫富照,然而并没有——各种读书、讨论照片及企业转型进度条,替代了夜店香车、美食美女。

 

这个难免会被贴上纨绔子弟标签的群体,也曾试图以“新一代企业家”自称,结果掀起“不许换马甲”的网络议论一片。但无可否认,他们正是习总书记强调的需引导的“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特别是年轻一代”,是中国经济转型发展名副其实的接力者。

 

如何引导这群接力者,上海正先行。2013年开始,金山、徐汇、黄浦等区工商联率先成立青创联、青商会等,旨在凝聚“二代”中的上进分子。这类新兴组织很快向各区蔓延,2016年11月,市工商联层面的青年创业者联谊会亦宣告成立。

 

被召唤入群的“二代”们,能在其中走出迷惘、收获成长、致富思源、富而思进吗?

徐汇青创联“为了花朵的微笑”公益支教活动中,“二代”在给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孩子们上课

 

“同是天涯接班人”

 

“大象无形”,是宏润建设集团董事长郑宏舫的儿子、徐汇青创联会长郑恩海的微信名。

 

36年前,象山村干部郑宏舫因“超生”郑恩海而脱离体制,到上海讨生活,从一乡村工程队慢慢壮大为建设了上海诸多高架和轨交工程的上市公司。郑恩海7岁被带到上海,将父亲各工地的小砖屋挨个住遍,高中毕业后赴多伦多求学,2007年回国,进入父亲公司轮岗,现任集团分管投资的副总裁。

 

当2013年8月徐汇青创联成立时,郑恩海如同收到一份大礼,“眼前突然冒出一堆不同行业却高度共性的人”——首批20余名“二代”,相似的起家史、同样的海归派、无奈的“拟接班”,不禁“执手相看泪眼”。

 

据统计,徐汇青创联会员中,六成是被迫接班。有原在会计师事务所供职的,也有美院毕业正计划赴日进修却突被父母召回的。而在记者所采访的金山、黄浦等区,“二代”被迫或仓促接班比例同样较高。如金山青创联党支部书记孙玉林,就是在父亲的啤酒厂欲收购日企部分股权时,从公安局辞职,上阵父子兵。

 

相比之下,徐汇青创联80后秘书长孟庆楠尚算幸运。关于女承父业,父亲蓄谋多年。初中开始,记不清多少个寒暑假,孟庆楠都会被带到父亲公司旁听会议,被灌输各种专业词汇。她高中被送往加拿大读书,此后赴美攻读硕士,回国后从家族企业最基层售楼员做起,凭业绩升任销售经理。她慢慢悟到,除物质财富接力之外,真正脚踏实地继承父辈拼搏坚韧之精神,才是“二代”最重要的品格。她说:“我必须做好,别无选择,全公司无数双眼睛盯着。”

 

徐汇青创联会员、东方控股集团副总裁凌超,接班最迷茫时,曾枯坐于寺庙。金融危机时,他借机资产运作,计划以此一战成名。但过程之艰辛、压力之大,唯他自知。他说:“那段时间我最喜欢坐飞机。只有上了飞机才有理由关机,安静睡会儿……”

 

“我们承担了超越年龄的责任,却无法自主支配人生。别人只看到我们的拥有,看不到我们的付出和放弃……”孟庆楠说。

徐汇青创联“为了花朵的微笑”公益支教活动

 

如何“插手”老板们的“家事”

 

“我搞不定儿子,你来帮我校校路子吧。”4年前,时任金山区工商联党组书记过维义不时收到类似请求。

 

求助者多是区工商联的会长、副会长,经营企业有一套,传递接力棒这件事却颇头疼。倒非儿女不愿接,而是两代人治企理念碰不拢。

 

这频繁求助背后所透露的信息,被金山区工商联敏锐捕捉。过维义告诉记者,当年他们专题调研发现,区内民企占比90%,“一代”多已迈入60岁至70岁,他们因改革开放而起,擅长粗放经营,但在创新驱动大势下,他们普遍反映,创新能力、知识水平均遇瓶颈,该退休了。

 

“政府部门在体制内培育干部很重要,但在体制外引导国家经济的接班人,也很重要。”过维义说。

 

出于此战略考虑,金山区工商联决心“插手”老板们的“家事”。

 

可怎么“插手”?起初都没底。黄浦区青商会成立只比金山晚了4个月,区工商联副主席高玮坦言,如何跟“二代”对话,颇费脑筋,“是用一本正经的说教文,还是海归们擅长的西洋文,又或是时髦的网络语言?”另一层担心在于,“人家第一次来是买你面子,但靠什么吸引他们第二次来、趟趟来?”

 

金山区煞费苦心,2013年起草《青年创业者队伍培养三年工作目标》,其中特别制定了青年创业者培训班课程,面面俱到,包括“目标与时间管理”“员工招聘与选拔”“合同谈判技巧”“合同法律风险管理”“有效授权”“商业模式设定与创新”,甚至还细致到“80/90后员工管理”等,近40门课程,几乎涉及企业经营管理中所有环节。

 

更具特色的还是“师徒带教”。金山区工商联精选区内8位由税务、安监、消防、环保等18个部门综合打分A档以上的民企大佬担任导师,每位对应3名学员。有趣的是,金山青创联会长高庆锋的父亲、市劳动模范高华林也在8位之列,但并不对应儿子。

 

金山青创联党支部书记孙玉林被分到的导师,是浙东建材集团总裁邱风雷。孙玉林的父亲曾经营东海啤酒厂,父亲当年抵押公司及家产来收购日企股权,这几年啤酒厂又被央企并购。孙玉林始终觉得父亲的辉煌难以超越,他只想守着印刷包装等剩余几份家业,走一步算一步。

 

直到2年半前邱风雷首次造访。导师开门见山,“你打算把你爸交给你的公司做成啥样?”

 

孙玉林竟被问懵了。导师紧接着又当头一棒——

 

“人不能只满足于物质需要,还应有更高追求!”

 

邱风雷也是子承父业。孙玉林至今记得邱导师的现身说法——“父亲把基业传到我手里时,已是几辈吃穿不愁。但人的更高追求在于实现自我价值……许多人称不上是企业家,顶多算经营者。”

 

令孙玉林感恩的是,“导师带教并不简单停留于介绍几门生意、拉拢点关系,关键在指路”。邱风雷一语戳中孙玉林的症结,“如果你觉得现在的产业是鸡肋,该关就关”。

 

孙玉林猛被点醒。他逐渐收缩旧业,人员从千余人减少到只剩数十人。去年,在与青创联会员外出考察时,他发现精酿啤酒如火如荼。在会长高庆锋及其他10多位青创联小伙伴的共同提议下,由孙玉林牵头,大伙众筹一间啤酒屋。起初不过“玩票”性质,可孙玉林毕竟继承了父亲对啤酒的热爱和对行业的深刻认识,他敏锐捕捉到精酿啤酒文化的巨大潜力,于是借助青创联平台,以股权众筹方式整合各方资源,筹建精酿啤酒文化工场。

 

“我会把它当成全部的事业去做。”说这话时,孙玉林觉得自己像极了当年意气风发的父亲。

 

金山青创联还有一个颇具挑战性的现场拓展项目,每季度一次,由会长带队,挑选一家会员企业参观。被参观企业精心准备,将企业转型理念、制胜法宝、当前困惑等一一梳理,供取经、把脉。从已排定的计划表就能看出该项目有多火——最近一次,是去会员李伟的企业,他的园艺科技企业正向文化产业跨界转型;下一站是去副会长陈盛的公司,陈盛已完全接班,从传统包装材料企业转型为新材料企业,并在新三板上市。如此活生生的转型教科书,怎不叫人期待?

 

 

徐汇青创联“为了花朵的微笑”公益支教活动

 

依赖,“因为内心需要”

 

金山青创联会长高庆锋的做法,很快传遍上海各区。

 

2年前,他试水私募基金,以此作为金山青创联的纽带。基金以母基金形式跟投了一些新兴项目,从趋势看,今年有望进入收获高峰。

 

基金背后,是金山区工商联的直接支持。在过维义看来,不差钱的“二代”们,“拿出零头的零头”做基金,意义不仅仅是赚钱。“要转型,光说教何用?纯理论太空洞,不如通过基金,让企业实实在在了解资本运作、股权投资,让他们知道转型的多种渠道……”

 

金山青创联秘书长许华丽,是一家30余年外贸企业的接班人。她对公司传统业务模式并不满意,此前已独立门户谋转型。但在邂逅基金后,她专心跟踪基金项目,寻求合作可能。对青创联所有活动,她迄今保持着100%的出席率。她说,基金有助累积人气,会员已从2013年12月8日成立时的88人发展至118人。

 

在黄浦区,“二代”们将“拒绝吃喝”直接写入青商会章程。黄浦区工商联副主席高玮介绍,区别于青创联,黄浦区的“二代”和青年创业者于2014年3月直接成立青年企业家商会。其特色之一,在于私董会。

 

青商会成立之初,黄浦区工商联执委、上海优仕人才公司创始人刘宏宇刚刚接受完私董教练的系统培训。他被高玮逮到问,“你有没有兴趣给咱们区青商会当私董教练?”说实话,刘宏宇平时多针对身家数百数千亿元的上市公司老总作战略指导。然而面对“娘家人”,盛情难却,更何况“私董会”概念在上海刚露头,一位区级政府部门公务员竟如此前沿而迫切地求合作,刘宏宇不禁想看日后“好戏”。

 

黄浦区青商会的私董会每2个月一次,每次众选出一名学员当“钻石”,教练发动集体智慧来“打磨”这颗“钻石”,让“钻石”看清自己企业成长中的盲区,并推动知行合一。学员还会对“钻石”的完善程度定期监督。

 

高玮偶有两次旁听,被学员们或声泪俱下或大汗淋漓的场景惊到了。

 

黄浦区青商会第二任会长童钧初次接触私董会时,恰在接班当口。出于成本考虑,他极力建议将企业迁往太仓,但父亲左右顾虑。童钧自小崇拜父亲的大胆、创新,企业曾是沪上最早引入可再生纤维理念的化纤厂。父亲最惊险一步,是上世纪90年代果断脱离服装业,去给工业做配套。此后事实证明,留恋旧业的化纤厂非关即搬,而父亲又以军用标准进行产品创新,企业越活越好。怎奈时过境迁,如今当儿子提出转战太仓时,老爹却变保守了?

 

私董会上,童钧所纠结的上海与太仓两地精力分配、新老员工管理和激励“双轨制”等问题,那些他看不清的或看清又不愿面对的困惑,都被反复深挖、剖析。问题由企业管理导入,但最终触及心灵。在与小伙伴们一起酣畅的汗泪齐飞后,童钧痛定思痛,决定与父亲谈判。最终结果是双方各让一步:童钧单枪匹马去太仓,不用“老人”;父亲只给种子资金,其余融资和与当地政府的洽谈,全由儿子完成……

 

而今童钧,太仓基地已成熟,最近正与高玮探讨下一步去重庆乃至越南办厂的可能性。他也更乐意陪着之后的“钻石”哭与笑,相携成长。他亲眼看到,会员夏小钦从香港保险大会现场飞回上海,参加完私董会后,再飞回香港继续开会。

 

对私董会为何如此依赖?夏小钦说,“因为内心需要”。

 

 

徐汇青创联“为了花朵的微笑”公益支教活动中,宏润建设集团董事长郑宏舫的儿子、徐汇青创联会长郑恩海在给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孩子们上课

 

一群能改变的人被改变后

 

“二代”们的成长与改变,徐汇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区工商联党组书记陈楠是见证者。他看过区工商联常委、青创联副会长林夕爱制作的“为了花朵的微笑”公益短片,看得大男人也泪轻弹。

 

林夕爱是在父亲病重时接棒的,近十年事业稳定后,她开始做公益上瘾。她带着十余名“二代”,到海拔3100米的甘南藏族自治州支教。惊呆于学校已是当地最好建筑、自来水是孩子们唯一饮料,年轻的有钱人深受震撼。支教队员徐旻嘉说:“换位思考,如果是我出生在这里,我还有没有机会走出大山?”

 

林夕爱更意想不到,支教团中一位曾天天泡酒吧的“二代”就此“洗心革面”,认真打理事业。他说,再没有不奋斗的理由。

 

变化让人欣慰。统战系统鼓励非公经济人士积极投入“光彩事业”,于这些富豪子女而言,并不意味着单向付出,反而是一种“得到”,一种心灵洗涤,激励他们致富思源、富而思进。

 

“‘二代’们求上进,我们当然也提前为他们考虑了相应的政治安排。”陈楠告诉记者,徐汇区工商联(总商会)现7名副会长中,有2名来自青创联;青创联的副会长在区工商联任常委,部分青创联会员在工商联任执委。除了郑恩海等2名青创联成员任徐汇区政协委员之外,最近又有4名会员被增选为区政协委员。

 

稍加点拨之后,“二代”们主动参政议政的积极性高涨。他们通过政协、青联、工商联等渠道,已建言献策20余篇。其中,青创联会员黄墨寒提出的放缓兴建文化艺术场馆、姚逸涛提出的运用互联网发展错峰停车新模式的建言,被统战部采纳,专报市委、市政府得到批示。

 

一群能改变的人被改变后,会呈现出怎样的精神面貌?高玮最近在办公楼下遇见童钧,很是诧异,“你怎么来了?我没约你啊!”童钧说,他正召集几位副会长到附近咖啡馆,商量青商会几项改革,“有些议而不决的,就直接上楼来请示”。高玮向记者谈及此事时无比感慨,“曾以为他们桀骜不驯,而今如此主动向组织靠拢,真让我又惊讶又欣慰”。

 

身为会长,郑恩海现今考虑问题的格局更大了。他发现许多“二代”想跟政府部门、合作对象打交道时,还是由“一代”出面,这让他很着急,“‘二代’当自强。接下来青创联工作重点要聚焦如何让会员更快进入接班程序”。

 

他想得更深远的是,“凡事预则立,我们要提前谋篇布局,降低‘第三代’的接班风险”。另一个想法是他们到香港与当地豪门子女交流时发现的,“我们遇见曹光彪的孙女、包玉刚的外孙等,他们已非常西化,对中国文化的认知不多。而我们这群‘二代’,也多是从中学起就被送出国。今后我们的子女,文化传承问题必须重视……”

 

而在金山,为“二代”建档已做到镇一级。不少尚在求学的00后,都在工商联锁定名单之列。未来,将有更多接力者。

 

所有人都很期待,他们在撕掉名牌后,剩下什么,能干出些什么。

 

3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二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