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京东到家收缩业务、O2O持续寒冬 真需求成关键

京东到家收缩业务、O2O持续寒冬 真需求成关键

生意场 2017-01-26 08:09:12 来源:新京报

  不少O2O公司未能挺过亏损期,在创业路上中道崩殂,例如曾经靠“1分钱洗车”迅速扩展市场的上门洗车O2O公司e洗车,早在2015年下半年就已经传出倒闭。除了e洗车外,云洗车、我爱洗车、功夫洗车以及澎湃洗车都在随后不久纷纷宣布关闭。其他领域如社区001、娜米汇、吃否、美装、宅师傅等O2O平台也都已倒闭。

  2017年1月23日,一位曾在e洗车工作的员工告诉记者,由于O2O产品还需要培养用户习惯,在最开始的时候所有公司都在盲目烧钱,补贴力度很大,但补贴不再,客户也开始流失。

  这几乎成了大部分烧钱O2O平台的普遍情况。

  除了需要持续大量地投入资金外,如何靠线下运营提升顾客消费频率、防止客户跳单、提升服务人员素质才是O2O行业面临的基本问题。O2O服务的核心并不是上门本身,关键在于是否能提升消费者的服务体验。对此,做美业O2O平台的一位创业者总结说,“一家店做得好与不好,关键在于能否留住老顾客,如果总想着如何拉新,说明客源存在问题,意味着新客人来了留不住。”

  O2O退潮,但需求还在

  “春节前太忙了,我们家族的‘族长’特意叮嘱要备齐饼干和水,因为很有可能没有吃饭的时间。”阿欢告诉记者。

  1月22日,阿欢手里拎着一个小箱子,这是美业O2O平台河狸家给所有签约“手艺人”的标配,也是她给客人做美甲的全部家当。这个箱子重达十几公斤,在旺季,阿欢每天都要拉着它穿行大半个北京。这天上午11:00,阿欢需要给住在雍和宫附近的客人做美甲;下午3:00,她要换乘3趟地铁去丰科路赶另一单生意;晚上7:30,她又接了一个中关村某公司的多人单。

  每做一单美甲,阿欢能够收入130元至300元不等,各种节假日前是美甲行业的传统旺季,阿欢每天7:00多起床,晚上1点多才休息。一天下来,阿欢一般能挣到600元左右。

  阿欢并不了解“O2O”概念,但她知道,随着补贴结束,不少O2O平台面临人员和用户流失的问题。

  2016年2月,曾获千万融资的美甲O2O嘟嘟美甲被58到家以几百万元收购,估值落差令人唏嘘。阿欢的一些小姐妹也因受不了辛苦而退出了上门美甲的队伍,但2016年,阿欢平均每月收入超过一万,比她在美甲店打工赚得多,这对她来说足够了。

  李园园是家政O2O平台阿姨来了的“家政经纪人”。她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一般她按照顾客的要求从手中挑选合适的阿姨同顾客见面,若顾客满意,双方签约,她将收取一定数量的中介费。一般是签约半年至一年起,中介费在2000元左右,之后顾客可以与阿姨自行续约。

  可以发现,李园园更类似传统中介,只不过通过O2O的方式增进了效率。对此,李长泽表示“我们按年收取中介费用,这比按次收取要稳定很多。我们的‘经纪人模式’成为了沟通阿姨和客户的桥梁,有人关怀阿姨,平台和阿姨的关系也好很多。”同时,服务质量稳定也能不断带来回头客。

  只要线下运营做好,上门服务就不是“伪需求”,节前岁末期间,美业和家政的市场需求还非常火爆,不能因融资的减少就简单判断“O2O遇冷”。艾瑞咨询数据显示,虽然增长率下降,但2016年生活服务O2O的市场渗透率却从2015年的5.5%提高到6.3%,预计到2018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6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1.8%,线上渗透率超过7%。

  抵御寒冬,不同模式的突围路

  “我最开始做美容的时候,平台每月会给我7000元左右的补助,客人也有优惠券。”河狸家5星美容师王静(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河狸家于2016年4月上线了美容业务,王静因为“比较努力,积累了一部分老客人”,花了3个月就从1星达到4星。

  王静在“升星”的过程中遭遇了平台补贴消失,但她并未感到补贴取消是问题。因为即便补贴取消,她们的收入依然比在美容店打工高。因为通过奖励机制依然可以得到补贴。

  星级就是这种奖励机制之一。根据规则,1到4星对应的手艺人所进行的服务均有金额上限,5星则没有。低星级的阿欢每做一单美甲客单价不能超过300元,但5星的王静每一单上门美容的价格平均在1000元左右,且还能更高。

  “在实体店,虽然美甲师、美容师可以一天做许多单,但只有20%是自己的,但在平台上,这个比例正相反。每做一单,我们收取20%的平台费,剩下80%都是手艺人自己的”。河狸家的员工许蝶告诉新京报记者。

  这一模式与其他美业O2O不尽相同。58到家在2016年年初收购嘟嘟美甲,从此拥有了美甲业务。其美甲模式主要为给予美甲师每月基本的保底薪资,并且每单都是百分之百的提成,平台不与美甲师分利,不过这也意味着当淡季客人数量减少,平台流量和交易额就会下滑,此时平台没有足够的客单量,依然得花费巨大的成本维护美甲师。

  许蝶表示,“2014、2015年所有O2O都在争抢市场,但平台补贴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2016乃至2017年是平台沉淀下来的时候了,有价值的公司依然会靠服务存在下去。”

  凯鹏华盈创业投资基金的主管合伙人周炜在一次O2O业界会议上表示,需求很多时候都存在,但如果一收费用户就没兴趣了或者收费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不再使用了,那这个需求就是个伪需求。“上门的服务如果单项的收费额不够高,毛利不够高的话,很难获得足够的收益来覆盖成本。”周炜表示,用户能否用真金白银购买服务是判断真假需求的标准。

上一页  1  2  
3
+1
3
+1
文章关键字: 京东到家 O2O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