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小猪短租平台陈驰:从被迫当房东到专业“中间商”

小猪短租平台陈驰:从被迫当房东到专业“中间商”

生意场 2016-11-09 08:42:38 来源:网易科技

  小猪创始人及CEO陈驰

  在住宿分享平台小猪(原名小猪短租)上,其创始人及CEO陈驰拿出了他家的一间房,标价178元一天。从2013年5月起,共有123名房客在留下了他们的点评。“今年中秋依然接待了一家三口的团聚,真是做房东的荣幸。”陈驰几乎会回复每条点评。

  “其实我做房东最开始是被迫的。”在位于知春路的公司里,陈驰告诉凤凰科技,他不喜欢和陌生人交流,但是却成为了中国最早一批常有陌生人住在家中的人。和所有的Airbnb中国学徒一样,小猪短租平台2012年8月刚上线时房源紧缺,“怎么说服别人做房东呢,说服好困难,地推也不管用,后来意识到要从最容易说服的地方开始,最容易说服的就是自己。”

  陈驰有时需要在采访中回顾小猪成立之初找房源的过程,如何动员母亲、亲戚朋友及公司员工请他们分享自己的房子。这样终于在2013年年底有1000个房东入驻小猪。

  现在,根据小猪提供的数据,平台已经在全国301个城市拥有超过10万套房源。房源的问题不用太担心了,陈驰说小猪接下来更长期的问题是体验本身,如何搭建一个完整的服务链条支撑更好的服务,包括智能房锁、保洁、管家、实拍等,建立服务标准。

  几日前,小猪宣布完成6500万美元融资,融资将部分用于这个服务链条的搭建,另外一部分会用来打造“居住自由主义”的品牌。

  “需要向Airbnb学习如何树立品牌。”小猪一位内部员工十分肯定对手在品牌建设方面的成功。

  如今这个外来劲敌正在中国招聘产品和技术人员扩充队伍,并在9月一个月间与四座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很明显,Airbnb在中国市场的布局速度明显提升。同时,途家也在今年搞了两个大动作:6月并购蚂蚁短租,10月并购携程和去哪儿旗下的民宿公寓业务。

  短租行业或将赢来一场大战。“没什么了不起的,当然,我们享受和携程的竞争。”陈驰笑了笑,语气依然平静。

  来之不易的融资

  中国短租行业在经历了去年的融资热潮之后,今年在资本寒冬的延续下回归理性。

  小猪这轮融资来得不易。6500万美元包括今日资本于去年底的C+轮融资,以及近日由愉悦资本和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领投,晨兴资本、今日资本与和玉资本跟投的D轮融资。

  今日资本徐新在决定出手前已和小猪团队沟通了近一年时间,“甚至她很多次出差都是住到我们的房东家里去。”陈驰对凤凰科技表示,徐新不喜欢整租,也喜欢和房东住在一起。看到房东们的分享动力和短租的经济模式后,直到小猪C轮完成后才决定再追加一轮。贝塔斯曼是早期投资方愉悦资本介绍的,也是从B轮就开始沟通,直到D轮才决定进入。

  由于国内供需两端均不成熟以及缺失的信用基础,Airbnb的中国追随者们一直不太被外界看好。一些玩家难逃被资本抛弃的命运,一些玩家抱团取暖在逆境中成长。

  途家CEO罗军就在宣布并购携程旅行网、去哪儿网旗下的公寓民宿业务后表示,从今年开始他们发现整个市场趋冷,虽然途家有500-800%的增长,但“顺势而为”最重要,所以决定加大并购。

  在此之前的六月,途家还与蚂蚁短租达成收购协议,后者成为途家的全资子公司。实际上,小猪的高层也曾参与蚂蚁短租收购的谈判。陈驰本人就在2011年负责赶集网旗下的蚂蚁短租事业部。但他认为,在目前的市场阶段下,并购对小猪产生的价值极其有限,所以并未并购。

  经过一系列并购途家体量越来越大,罗军还表示,不会停下并购步伐,且未来的并购范围将包括“国内和国外”。

  虽然用陈驰的话说,“携程最近几年在在线旅游领域做了大量投资和并购,业务表现良莠不齐,并且存在臃肿和重复的情况。”途家接过的公寓民宿业务并不优质。但他在接受凤凰科技的采访时也承认,“携程开始出面整合途家,如果把流量网这边放的话,线上流量均势会被打破。”

  不过他又说到,“但对我们来说也不是特别可怕的事,即使是这样体量的公司,在下个十年也是要重新考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新的传播互联网中的新一代用户,怎么去获取他们的好感、关心和喜爱,大家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不太担心这个问题。”

  6500万美元怎么花?

  传播环境变了,面对新一代用户,小猪和其他玩家面临同样的机遇与挑战,这是陈驰有信心迎战途家等劲敌的原因。陈驰很推崇健身应用keep的传播方式,经常和keep CEO王宁讨论应该如何利用新媒体,如何造势、做铺垫、通过内容去留住用户、用微信和微博做流转。Keep曾在近百个垂直地区连载健身帖子培养固定读者,产品上线时引爆传播。

  新一轮融资进来后,小猪接下来将在线上线下做品牌推广,具体方式尚未透露。根据Airbnb的一项调研,平台上91%的旅行者用户要求居住得像“当地人”,79%的用户希望探索特定社区。这些围绕住宿的“IP”开发,是小猪需要发力的地方。

  另一方面,智能房锁、保洁、管家、房东培训、实拍等服务链条的搭建也是新融资的主要用处。陈驰表示,小猪和多家智能门锁公司合作,采用众包方式提供保洁服务,同时连接一些保洁人员,利用他们的闲散时间。长远来看,非标住宿背后是一个很长的生态链条,未来还有很大空间去替代部分酒店。

  成立之初,“增加房东和住客间的信用”是小猪起步的关键,比如团队会教房东如何描述自己的住所,上门进行实地考核、拍照,鼓励住客写点评。陈驰还提到曾有一个房东传了张穿背心的照片做头像,“我说这怎么行,这样还有谁敢住你家,赶紧让换了。”

  现在房源越来越多,团队很难再上门拍照、考核房源,团队的工作逐步转移到服务链端。中介和专业民宿也多了起来,房源与房东比从2015年年初的1.09:1变成现在的1.89:1,部分偏离了共享经济的本质,质量也难以监管。“但这部分房源权重不高”,陈驰表示平台从来都以个人房源为主,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此外,小猪将在12月上线海外房源,首先登陆日本、韩国、东南亚。这些地区不一定是纯粹的C2C,会有很多民宿进驻,“民宿其实就不太像C2C了,而是有很多房间的小客栈。比如日本民宿非常成熟,但在法律上是禁止C2C,陌生人住进家中的,有些人这么干,但其实是有点偷偷摸摸的。”陈驰说,

  目前小猪平台上也有一些国内的民宿,不过权重不高,国内还是以发展C2C为主。目前小猪的房源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和一些综合性的二线城市、旅游地区,已在16个城市建有分公司。

  监管下共享经济的出路

  令人担心的是,共享经济平台正在遭遇一些政策问题。网约车已被新政削去大半江山,其生态链上的一些公司,如滴滴出行的租赁公司更是遭遇“灭顶之灾”。同一个路子出身的住宿分享平台也终有和监管部门“短兵相接”的一天。

  上个月,Airbnb就在纽约受到严厉监管。纽约州此前的规定要求,不允许居民私自出租租期短于30天的房屋或卧室。在柏林也是同样,当地法律对所有将房屋面积出租超过50%且租期不超过两个月的房东处以11万欧元的罚款。

  原因是此类住宿分享平台存在的两大问题让各地监管部门“无法忍下去”:居民将将自己的房屋租给前来旅游的人,安静的社区环境被打破,其他居民开始向政府施压;传统酒店业受到影响,酒店行业需要申请执照并且受到监管,Airbnb则避开了大量监管,从而能以更低廉的价格和酒店竞争。

  “当然我们也会对酒店业形成一些竞争,但反过来说,在中国可能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本来我们的酒店本身也需要竞争。”陈驰很乐观,他认为现在酒店业的成本结构和用户需求都在发生变化,不是短租才蚕食酒店市场,更有可能的是酒店的自身改革会给非标住宿让出空间。酒店成本上涨情况下,短租平台显得更有竞争力。

  而和政府部门的沟通不能懈怠。陈驰透露,预计小猪在12月可以恢复部分开发票的功能,这将会是和税务局协调的结果。若能实现,差旅也将成为短租行业下一块分食的蛋糕。

  不过,短租行业入局者们的路才刚开始。改变需要时间,也会有代价。

  在这条路上,陈驰的意外收获很多。

  他用一种更轻快的语调说起他家的住客朋友:有前几天刚来北京做二手车检测的成都老乡,“关键你从他身上可以学很多二手车的知识,包括怎么看待瓜子的模式。”;有从秦皇岛来陪女儿参加暑期班住了一个月的大姐,“夏天她们走了后,我们全家又到她们北戴河的小院里过了一个周末,然后她就送给我这一箱葡萄酒。”;有每个月都要来他这几天的北京母子,“我儿子就有了一个很好的玩伴,有时候一起玩,有时候打架,挺有意思的其实,突然生活就变得很热闹。”

  陈驰饶有兴趣地分享这些故事,眼中闪着光:“很多投资人都在观望的时候,我们自己还能坚持下去就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个事情是对的。”

6
+1
6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陈驰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