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漏网之语 > 创业者毛大庆:轻舟已过万重山

创业者毛大庆:轻舟已过万重山

生意场 2016-10-18 15:45:20

  尽管微信朋友圈才是第一大社交利器,但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的微博依然保持了很高的更新频率。10月7日,毛大庆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跑马照片,他在河套小城巴彦淖尔完成了自己第46个马拉松,看上去轻松加愉快。

  不停奔跑,已经成为毛大庆最享受的放松方式,甚至成为他的日常生活。今年三月份,他还曾感慨:创业是一场长跑,跑场是一座迷宫。

  这种感慨带着自省和激励的意味。事实上,毛大庆和他主打联合办公的创业公司,正在成为行业中的独角兽。16座城市、50个场地、20个开业项目、近3万个工位……优客工场完整的生态链正在形成,且已将触角探至海外,比如新加坡和伦敦。

  一个46岁的创业者,在一年半时间里,让一家创业公司完成从0到55亿估值的转变。曾经的万科高级副总裁高调地越过了人生的分水岭。

  告别与重生

  一年半之前,2015年3月,效力万科6年的毛大庆终于辞任万科。这场告别会堪称万科迄今为止规格最高的一次,这从侧面反映出毛的个人影响力。毛离开的消息公开之前,各种说法已经流传甚广。

  万科总裁郁亮在告别会现场说,一个成熟的公司,不会因为一两个职业经理人采取个性化的处理。毛大庆则对万科表达了感激之意,他说,只有在万科,你才可以如此张扬个性,找不出另外一个中国企业了。

  六年之间,北京万科的销售数字从43亿到200多亿。产品类型、市场份额、合作伙伴、品牌形象乃至员工数量,均可圈可点。

  行业之外,毛著书立说,建言献策,成为王石、郁亮之外万科的第三极。他的性情、学识及人脉,让他横跨政商学三界,如鱼得水。

  毛大庆离开万科的一年多时间里,有不止一个万科高管表露过羡慕之意,他们说:大庆走对了;他们还说:大庆运气不错。

  但放弃股权激励和万科光环去创业,需要勇气。在地产行业里,有关平台与个人的关系时常陷入争论,而坏消息往往流传甚广。毛大庆的某个前任,离开万科后自行创业,有人说曾在山东看他为了一个几百万的单子拼命。十几年后,他兜兜转转回到主流视野,成为某家上市公司ceo,但地产江湖已经换了人间。那种离开平台就湮没在岁月里的职业经理人并不鲜见,前车之辙,后车之鉴,创业有风险。

  而对毛而言,不论这次告别是甘心还是不愿,他最终选择出走,且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依然保持着极高的人气。在沃顿商学院的学习班上,他是最受欢迎的导师之一,上课间隙,一大票男男女女围拢合影,要知道,他们也都是高级职业经理人或小公司老板,此时的毛大庆,人气好似鹿晗或者吴亦凡这样的“小鲜肉”,可他已经47岁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如果没有告别万科,就不会有如今估值7亿美金的优客工厂。主打联合办公的大小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正如美国人知道we work,而中国人,地产人,都知道优客工场,虽然它并非同行业里最大的公司。

  你可以说毛大庆会营销,善于作秀。但谁又能否认,一个成功的商人,最合理的标准就是兜售自己、自己的产品、自己的思想和世界观,从这个角度讲,他是成功的。

  这种成功,得益于天时地利,也得益于毛的nice的性格。从过去到现在,无论大小记者,要采访毛大庆,他来者不拒;他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谈笑风生。这源于北京人骨子里的健谈,是一个成功者的基因。如今,或许还有一丝创业者的危机意识。

  没有乔布斯就没有滴滴打车

  按照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的观点,创业企业分为有创新的和没有创新的两种。比如,一个开发并营销新产品的人是创业者,而一个街角的杂货店老板则不是。

  毛大庆的优客工场,是一种创新吗?也许不是,它是舶来品。联合办公兴起于美国硅谷,这种为了降低办公租赁成本而共享办公空间的做法目前已有很多门类和模式;即使在国内,也已经有SOHO 3Q、无界空间、WE(资料、团购、论坛)+、氪空间等公司与优客共分一杯羹。它也不是最大的一个,美国的联合办公公司we work估值已超过160亿美金。

  但令人惊讶的是优客工场的崛起速度。从0到55亿估值,毛大庆只用了一年半时间,这可以证明此种商业模式的正确性,以及timing有多重要。但毛大庆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的快速切换?

  回看过去,曾引发轩然大波的“4.26”讲话,成为毛大庆人生转换的加速器。2014年4月26日,毛大庆去住建部开会,会上依然是房地产支柱地位、土地财政、行业未来等老生常谈的话题。毛大庆兴之所至,脱稿讲了几十分钟。他说,这个行业如果这么发展是撑不住的,但现在动力转换的抓手没找到,中国经济需要科技创新。

  这次讲话被在场人士整理成1万多字,随后公开发表。其中对行业的悲观看法,在某种程度被认为代表了万科的意见,更被解读为行业老大带头唱衰地产业,主管部门及万科均尴尬不已。从这一刻起,毛大庆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变得微妙。

  与此同时,毛本身也在反思,从凯德到万科,他在公司里面最大的斗争就是跟董事会和管理层。“一天到晚就是要授权、要授权,要授权,绞尽脑汁去举牌去拿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任何创新和创造。把地价越垒越高,垒到你自己都害怕为止。最后就比谁家胆大呗,你说有什么意思?这是我最大的思想转化的动因,觉得实在是没有技术含量。”

  在2012-2014两年间,毛做了一个关于20年人口变化和中国未来的研究,一共有200多页PPT;之前他还做过一次高校行,走访了47个高校,完成了一个关于美国次贷危机的背景分析。他的结论是,美国经济复苏,很大程度上来自它的创新科技,比如页岩天然气、石墨烯、民用太空舱技术等。“你看,创新是这个社会里平衡风险最好的东西。而我们呢?”

  创业之前,46岁的毛大庆只熟悉一份工作,就是地产开发。万科是毛效力的第二家公司。在他看来,即使是创业,依然要依赖最熟悉的那些领域。“你不能去弄一个完全不熟的东西,哪有这么干的?”

  毛大庆觉得,做开发商和做联合办公并不割裂。“它其实是一种转换,就是把原来你买的地变成了你盖的房子,变成了生产资料,把这个产业链再做下去。所以它本身仍然是在传统业务上的一种创新突破。”

  起初,毛大庆希望优客工场能够制造出更多创业需求。就如同智能手机的出现,让移动互联网、APP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如果没有乔布斯,会出现滴滴打车这么牛的公司吗?”产品创造了需求,但之前就是没有人看见,毛大庆认为这才是一片蓝海。

  巧合的是,他踏对了步点。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被写入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当年6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鼓励地方设立创业基金、大力扶持众创空间。优客工场在不经意间迎来了巨大的政策红利。

1  2  下一页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毛大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