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优步“投降”滴滴后,作为曾经中国区老大的她,在干嘛?

优步“投降”滴滴后,作为曾经中国区老大的她,在干嘛?

生意场 2016-09-18 09:04:46 来源:艾问人物

  微博网友:UBER应该再坚持一下!

  新浪网友:不忘初心,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在每天十亿人次出行用户身上,感受大家的出行困难,而不是盯着竞争对手,就会发现智能出行的变革才刚刚起步。叫车不用等、路上不用堵、一路好心情,从体验到技术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2016年7月28日,在中国网约车历史上是无比重要的一天。这一天,交通部出台网约车新政,符合条件的私家车可登记为网约车,这意味着整个行业迈向了合法化。这是众多行业从事人员期盼的一天。

  也正是在这一天,优步中国高级副总裁柳甄和几位优步中国高管在北京与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见面,知道了优步中国即将被收购的消息,而收购他们的正是他们日夜都像打败的那个对手——滴滴。但是没有任何优步中国的人参与到这个决策之中。

  由于Uber一直未能找到适合的中国区CEO,所以柳甄可以说是优步中国的最高负责人。

  从硅谷律师到搏杀的创业者

  柳甄在进入Uber前,在硅谷一家律师事务所负责高科技企业融资和并购项目,而Uber是该事务所的客户之一。尽管柳甄并非直接对接Uber,但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Uber的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她很快地接受了Travis Kalanick的邀请,成为优步中国的战略负责人。今年春节,她的职务从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变成了优步中国高级副总裁。

  她另一个令人感兴趣的身份是柳传志的侄女,也是滴滴总裁柳青的堂妹。

  但是在谈到自己的成长经历时,柳甄说的最多的是爷爷柳谷书。柳谷书是我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创始人、最早的知识产权律师之一。柳甄说,“爷爷在60岁时,白手起家,办律所、公司,他的创业精神,对我们的父辈和孙辈都影响很大。所以,我们家有1/3做了律师,有1/3在做投资,还有1/3的人加入了创业企业。”柳甄学法律自然也是受爷爷的影响。

  也许是受家基因的影响,柳甄说她热爱冒险。她是个有事业野心的女性,说话干脆利落,这种“冒险、往前冲、千方百计把一件事做成”的感觉,正是她想要的。若非如此,她也不会放弃稳定的律师工作,加入一个关注度极高的新兴行业。她自己说:“我喜欢冒险,加入UBER符合我的本性。”

  优步中国虽面临的环境的确是十分凶险,他的对手滴滴,拥有腾讯,阿里,苹果这样巨头的投资。人员数量和对于中国市场环境的了解,都是强于优步中国。优步中国和滴滴的在中国网络约车市场上的竞争,可以用焦土战来形容。两家公司一城一城地较量,一捆一捆地烧钱。比如滴滴如果在零点推出补贴政策,优步就会在凌晨1点钟跟进。

  2014年,优步进入中国。柳甄说,那是优步的拓荒时期,除了北京、上海没有人知道优步是什么。那时候,他们要告诉司机优步是一家什么公司,并说服司机加入和使用优步。“当时,一个运营经理每天要背着几十斤的书包,给司机发手机,教他们使用打车软件,一周7天,从未间断。就这样,平台上的量一点点积累起来。”

  去年柳甄上任时,同样也面临着一堆“没想到”的挑战。首先是缺人。当时,每个城市的团队只有3个人的标配,一个城市总经理,一个负责司机端的运营经理,还有一个负责乘客端的市场经理。当时整个中国团队不过100多人,负责公关的一个人,负责政府关系的一个人,而法务方面一个都没有。上任第二周,柳甄就被成都政府约谈了。她一个人飞到成都,从一个律师成了被约谈的对象。

  对于一个带有颠覆性的创业公司,当时柳甄要面对的一个重要的事情来自政策层面。柳甄说:“有人也为我们打抱不平,但我看待这些问题会更理性一些。其实,法律政策也是随着交易和经济行为在变化的。原来没有政策,就好比我们没有衣服,是隐形人。现在交通部给了我们一块布,承认我们的存在,这本身就是一件好事。而我们要做的是怎么把这块布用好,根据各地的情况,量身定做出更合适的衣服。穿衣服的过程就是落地和实施的过程。”

  在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中,柳甄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2015年至今,中国优步的市场份额从1%增长到网约车市场的约1/3,从仅在中国10个城市运营,迅速扩展到60多个城市。至去年年中,成都在Uber全球城市订单量占据第一位。

  雄心未酬

  柳甄可能也未曾想到,当她正雄心勃勃准备今年进入中国100座城市时,这个计划被提前中断了。

  7月21日,彭博社报道称多家机构投资者都在推动Uber与滴滴出行签订合作协议,该报道称,Uber为扩大在华市场份额不惜再投入数十亿美元,投资者有意阻止Uber实施这一计划。虽然Uber和滴滴的高管需要进行“停战”谈判,但两家公司的投资者已经在讨论一项潜在的交易。

  柳甄曾在微信朋友圈中表示,合并一事“纯属谣言,增长很快,我们很忙,无暇回复。”

  但事实上,Uber和滴滴就如彭博社的报道所言,在7月初已经磋商着合并交易。更重要的是,这次谈判主要是双方,滴滴方面是程维、柳青、朱景士和一位战略部的员工,Uber方面主要是Travis Kalanick和另外两位高管,交易过程中柳甄不但没有参与,整个中国区员工甚至都蒙在鼓里。

  最初接手优步中国时,柳甄的职位是优步中国区战略负责人,负责优步在中国的职能部门,以及参与战略布局。她出席各大论坛,代表优步中国接受媒体采访,甚至在无人愿意承担风险的时候出任实体公司的法人代表,但实权一直在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手中。据了解,Travis Kalanick对中国市场极端重视,所以他一直把中国区的实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每天早上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中国区员工,而且去年他在中国的时间长达七八十天。在多次的总部会议上,Kalanick都提过一个词,China first。在某种程度上,Travis Kalanick相当于优步中国区的CEO。他曾告诉投资方们,他将“亲自监管”Uber在中国扩张。

  所以在外界有些人看来,柳甄没有得到Travis Kalanick足够的授权。

  在这次8月1日优步中国被滴滴收购后,Travis Kalanick给予中国区员工的公开信中,有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他向多位中国区高管致谢,柳甄的排名不但在三大区经理之后,而且还低于广州区总经理。

  现在优步中国已经是滴滴旗下的一个事业部了。

  在合并消息公布后的第三日,柳甄在朋友圈里转发了一篇关于Uber的文章,标题是《生而骄傲:Uber的那些年轻人》。她写到“山河湖海,都是我们造梦的地方。”

  然后她消失了。在如此重大的企业并购案后,到目前为止,她没有再接受任何采访,没在出现在公开场合。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ID:iaskmedia)想说:

  在NBA这个商业体育帝国中有一句话是“business is business”。在资本的力量面前,有些情怀可能显得过于脆弱。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市场同样也不相信眼泪。对于创业者来说,每一天都可能是胜利,每一天都可能是失败,每一天都可能是开始,每一天都可能是结束。

9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滴滴出行 柳青 柳甄 柳传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