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澳银资本熊钢:投资有三四倍收益就退出

澳银资本熊钢:投资有三四倍收益就退出

生意场 2016-08-22 08:14:35 来源:证券日报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在8月15日举行的“变革驱动中国—2016中国投资年会”上,澳银资本董事长、创始人熊钢在发言时谈到,“澳银资本不追求投出独角兽企业”。这不仅让创投业人士颇为不解,更引起了《证券日报》记者的好奇,因为对创投公司而言,若能投出独角兽企业,无疑是值得“傲娇”的。熊钢富有个性的话让记者不由想起了张国荣演唱的《我》中的这句歌词。

  澳银资本2003年创立于新西兰,2009年正式进入中国,专注于生物医学与健康、TMT与创意、硬件科技与清洁技术等领域的风险投资(以FOF投资结合项目直接投资等方式)、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两大核心业务,并向所投资企业提供高水准金融与治理服务。澳银资本合伙创始人、董事长熊钢,在创投行业摸爬滚打的13年中,他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为何不去追寻独角兽企业?如何选择退出的最佳时机?如何反思投资失败的案例?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熊钢。

  投出“独角兽”要赌运气

  澳银有三四倍收益就退出

  艾瑞咨询最近发布了“2016年独角兽企业估值榜单TOP300”,完成B轮融资的蚂蚁金服以600亿美元高居榜首,小米科技的估值达450亿美元。而滴滴收购优步中国后的估值则由276美元提升到350亿美元。能够“猎获”独角兽企业是创投公司梦寐以求的,而澳银资本却宣称不追求投出独角兽企业,这似乎有点“另类”。

  熊钢对《证券日报》记者坦承,迄今为止,我们没有投出过独角兽企业。实际上,能够投出独角兽企业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被迫的,是捆在里面熬出来的;另一种是赌对了运气。即使投出一个“独角兽”,也并不能说明一个机构的投资实力,一只基金能做到40%的收益率就非常出色了,到现在为止,很多VC机构能有10%的收益率就不错了。

  “澳银资本获得3倍、4倍的收益一定会果断退出。去年,我们主要运作3只人民币基金,今年已退出4个项目。”熊钢的退出决策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差异产生机会。好的创投机构会比市场提前2年到3年做出预判,提前布局,等市场认识到这个企业的价值时,可能正是退出的好时机。“投资收益达到3倍、4倍的时候,为什么还不退呢?我们去年7月份投的项目估值5000万元,今年是2.5亿元,翻了5倍,你选择退还是不退?因为在去年5000万元的时候没人愿意投。关键是我们在这个领域比别人提前两年布局,等两年之后,大家都认为这个企业不错,这时我们可能不会追,估值到10倍、20倍甚至更高倍数的时候,就有可能产生风险,我们就要加快退出了。”

  据了解,截至2015年底,澳银资本管理合伙人团队在中国大陆主导投资累积超近80家有潜质的创业企业和中小企业。共有约40项投资已经实现或正在实现有效退出,其中近20家业绩突出的优秀企业成功实现IPO(另有5家具有发展潜力企业目前已进入IPO申请阶段),近20家通过产业并购或MBO回购等形式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余下尚未实现退出的绝大多数企业经营情况稳定,且不乏在行业或细分行业中具有领导地位的极具成长性企业。

  熊钢解释道,澳银资本2009年进入中国,到现在为止,募集了5只人民币基金,规模不到6亿元,其中3只是创投基金,2只是项目基金,其表现都还不错。

  谈到退出的渠道,熊钢表示,既有同行接盘,也有产业资本、金融资本接盘,还可以实现并购,再到证券化,退出的路径是多元的。从目前我们的情况来看,能实现IPO的,恐怕10个项目有2个-3个就已经不错了。

  有担当有责任的创投

  敢于承认失败的案例

  根据CVSource的统计数据,2016年上半年共披露有371只基金募集完成,募资完成规模为572.72亿美元,上半年募集完成基金的数量和2015年下半年相比有所回落,但募集完成基金的规模却达到了近三年来的峰值。这意味着股权投资市场的竞争将更加白热化。

  创投资本和创业者经历了2015年的冬天,2016年迎来的是更加冷酷的寒冬。有数据可以佐证,根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国内2013年后成立的公司死亡数量(已关闭状态)为406家,其中2013年成立的公司死亡量占比为90.6%。今年以来创业公司倒闭的消息频频传出,其中不乏拿到B轮、C轮融资的企业。

  对此,熊钢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投资有成功就会有失败,这个市场上没有神话。一个优秀的、有责任、有担当的创投机构敢于公开承认投资失败的案例。

  面对记者,谈起某个失败的投资,他依然面色凝重。“这个投资项目失败的真正原因就是我们没有遵守投资纪律。2014年这个项目崩盘了,一两千万元的投资几乎全打了水漂。”

  澳银资本与产业基金共同投资的这个项目是改善显示技术的,现在的显示屏后面有很多电路,未来就不需要了,直接喷上一种稀有金属材料就可以直接显示。这种材料的主要供应商是日本,但产地在中国。因此,澳银资本想将其实现国产化。熊钢分析认为,这个项目确实很有意义,但我们太低估了它的难度和风险。我们错误地判断了这个技术的成熟度,与原来的预判差了几个节点,而且这些节点需要靠投入完成,而我们投的资金不够完成这个产品,再加上团队不到位等原因,这个项目也就以失败告终。

  在详细的描述过程中,他反复说道:“这是一个很惨痛的教训。”

  澳银资本有“投资十诫”,其中投资风险被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熊钢对本报记者表示,真正的高风险是带来不了高收益的。风险投资不是没有准备就冒风险的,一定是有准备的冒风险。投资前,要清楚哪些是致命风险、结构性风险,对于非致命风险要大胆投资,对结构性风险要坚决刹车绝不介入,这是我们的基本原则。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熊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