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峰瑞资本李丰:资本寒冬下的企业创新力

峰瑞资本李丰:资本寒冬下的企业创新力

生意场 2016-08-01 09:12:04 来源:亿欧网

  7月30日,峰瑞资本李丰出席由发改委和PUSH影响力联合发起的中国城市创客影响力,并发表演讲《资本寒冬下的企业创新力》。

  以下是记者对演讲的整理(有删减):

  今天跟大家分享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们作为投资机构怎么看所谓的“资本寒冬”。第二个问题是去年的时候为什么我们提了科技和创新,到底有什么不同或者哪些方向。

  我们现在简单讲一下第二个问题,在我自己做投资的差不多十年的过程当中,我是这么看待中国的所谓叫风险投资和创新的。中国所谓叫支持创新创业的风险投资这个领域的兴起,大概是从05年、06年开始的。在过去的十年当中,这个行业发生的创新是什么样的创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创新?

  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们看见大部分的创新,我们把它叫商业模式的创新,商业模式创新这句话的背后的本质是从00年或01年的互联网开始,大部分的创新叫商业模式创新产生是因为我们的市场增量水平足够大、新增涌入的需求足够多。从2000年到2010年,这十年当中中国的互联网网民从很少变成超过6个亿,是一个稳步迅速增长的过程,2010年的时候开始变得比较平缓,本来这个增量部分的创新就已经结束了,但是凑巧从2010年的年终开始,整个移动互联网又经历了一次从很少的用户到接近7个亿的用户的这一轮。我们讲这是两次大规模涌入的增量的用户。

  我举一个互联网的例子,其实各行各业在中国很多都面临相同的处境,在需求新增用户快速进入的行业中,比较典型的问题是,绝大部分的创新容易集中在商业模式创新,因为新用户谁先得到,谁基本上就完成了第一次的用户和商业模式积累。中国过去十几年当中,投资也好创业也好,大家更愿意做的事情是创新,但是我们叫商业模式创新,就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通过怎么样创新的手段,通过怎么样能够想出来新奇的办法,通过什么样新的应用,通过什么样新的工具,能够所有以前大家没有做过的东西,我把它做一遍,做出来,做一个创新的东西,用这种商业模式创新来获取大量涌入的新用户,在各行各业大概基本上我们都能看见这个现象。

  什么事情发生了变化呢?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呢?

  从2013年开始,因为我们国家的人口结构的问题,劳动力总量人口开始出现递减,并且持续了一段时间,这件事情本质上决定了供需关系发生了改变。拿互联网举例,互联网在今天发生了什么呢?互联网网民到了7个亿,移动互联网网民超过7个亿,从渗透率上来讲,这两件事情都进入了非常慢的发展过程。这句话的背后是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增量的用户大幅度减少。这句话的背后有另外一句话,叫存量用户的大幅度增加,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再做创新,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用户的留存问题,这是中国创新、投资、创业最大的转变和转折。

  我们从人口统计学也好,从我们的经济发展规律也好,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规律在当前叫“我们进入了人均GDP8000美元”的年代,在全世界范围内每一个进入的国家在进入这个历史阶段都叫“进入消费升级”,什么叫“消费升级”?我用同样的逻辑解释一下,你面对中国今天近GDP8000美元的逻辑,第一件事人们的消费水平和消费能力普遍提高,第二新增的消费人口显著减少,因为人口统计学的问题。第三件事情曾经在这个环境当中成长起来的消费总量其实是比较巨大的。这三句话结合起来另外半句话,什么是消费升级?就是现在的用户跟以前最大的差别,以前在消费,在人均收入水平快速增长的中国从九十年代末期到2012年或者2011年,大家的消费能力快速提升,而且人口快速增加,就是年轻人口,所以导致我们每一个消费行业的新增用户快速增加,所以因之那个时候消费者行业也面临到这个问题,但是在今天,刚才我讲的这三件事,产生的结果就是叫用户的总量已经增加得非常慢,同时用户的成熟程度增加得非常快。

  这两句话背后的意思就是,你即便是做一个消费的市场,你也面对了叫做越来越成熟的消费者,并且这些人占消费总人口的比例越来越高。什么叫成熟?就是他能够去判断什么好和什么不好,谁有价值,谁不是真的提供了价值,只提供了便宜,但是不一定质量好的东西,这种判断能力越来越强,基于同样的一个道理,所以今天我举消费的例子,我举互联网的例子,我举我们国家的人口结构,大概我们想达到的一个共同的结论,就是在今天的环境下,如果我们再谈创新,可能我们更少的会看见商业模式创新,因为我们的状况。我们更多的会看见所谓叫做价值创新,价值创新无非是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你在系统或者叫做在产业链里面输入了足够多的价值。第二件事情要不然就是你的效率运营到了比别人更高的程度,所以在一块增长不大的饼里边,才能我去切了别人的部分,或者我多了,你少了,这大概在中国就是我们的发展现状。

  所以在今天你才看见了所谓叫做品牌的价值创新和我们叫做科技和技术创新,大概过了若干年之后,科技和技术创新在今天的中国变成了非常重要,原因是因为我们不管从工业还是消费,还是所谓连最创新的互联网,大概都从原来的快速增长市场进入了一个缓慢增长但存量巨大的市场,在这样的市场当中,结论还是一句话,不管怎么样,要不然你做效率创新,要不然你做价值创新,你说我不理解什么价值创新。

  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去年7月份开始做新的基金的时候,我们说我们划定了一个重点,是以前风险投资不太常见的方向,就是我们讲叫做做跟实体经济结合的技术创新,原因就是因为从那个时候我们看过来,大概基于我们看到的同样的现状和同样的道理,中国在这一轮的经济调整当中必须解决的问题,大概得到了跟我刚才讲的同样的结论。所以我用这么啰嗦的论述想要解决两个问题,因为今天给我的命题是资本寒冬下的创新,这个创新很简单,在今天的中国,不管是由于经济、消费,中国的GDP所属阶段,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中国的工业经济和生产制造行业的需要,中国的消费者特色的转化,大概我们都从原来的商业模式创新转向了所谓我们叫价值或者叫效率的创新,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价值或者技术的创新,这件事情并不是因为只是国家在提倡,是因为从宏观的经济规律上看,和人口结构来看,我们大概在今天走到了这个拐点上,必须做这个调整。这是一件事。

  还有最后一个,我刚才提的第一个小问题,就是如何看待资本寒冬?这个道理也很简单,看待资本寒冬,因为我投过非常多的著名的金融企业,我觉得如果大家愿意去了解的话,有非常多的书以小说的方式描述,不管是美国,还是日本,发达国家在经历不同金融阶段的起起伏伏,包括很多书,还有一部著名的电影,去描述美国在03年-07年这个周期当中的所谓房地产金融现象的起起伏伏。如果你愿意从这个角度去看这本书,你会得到这样一个结论,我先把结论告诉你,或者这些电影,几乎全世界范围之内,所有的金融和金融相关的,就是经历任何一个阶段的金融规律,都是这样几句话,第一句话叫做钱的多少,我们叫流动性的多少,决定了金融创业的机会大小,第一句话。第二句话叫做风险资产的定价,在任何一个流动性周期当中都是跟流动性成正比关系,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钱多的时候这些风险资产的价格就贵,钱少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所谓的风险资产泡沫破裂,或者叫价值缩水,任何一个周期都是这样的。

  我跟你讲这两个结论的目的很简单,关于当前在投融资市场是不是资本寒冬?我们只需要回答两个问题,如果你关心中国的宏观数据和关心中国发生的社会现象,这两个问题当中的第一个,就是目前我们在流动性周期,这是第一个你要回答的问题。第二个你要回答的问题是,在这个阶段当中,最终从经济的意愿和国家的意愿,和钱本身能赚钱的意愿,需要这些钱去哪儿?不管是因为国家意愿还是因为经济发展需要,还是钱本身赚钱的需要,你要回答了这两个问题,你就非常容易去回答刚才我提的第一个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关于当下对于创业和投资在人民币这一端到底是还是不是资本寒冬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经济问题和经济规律,没有人能够离开这个经济规律,就是没有人能够破这个例,你说我没有时间去做,我就最后作为结语跟大家讲,说第一,肯定毫无疑问,因为我们经济结构调整和刺激经济的需要,我们处在流动性相对宽松的阶段,这句话你说听不懂,那好,我们就是处在钱相对多的阶段,这是我的第一个答案。

  第二个答案是,我问了这些钱应该去哪儿,你帮我回答这个问题,从国家、政策、政府、居民和所有的企业相关来看,第一这些钱应不应该去房地产,第二这些钱应不应该大量地去基础设施投资,第三这些钱应不应该去提高实体经济的价值和技术创新,你对这三个最能够花钱的选项,就是钱最容易容纳大钱的方向,你站在你的角度去想,从国家,从政策,从经济,从行业发展,从老百姓需要,你觉得钱应该去哪儿,就决定你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最后是什么样的,当前对于人民币这一侧,对于投资和创业是不是一个资本寒冬的问题。

0
+1
1
+1
文章关键字: 李丰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