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二代 > 南商“创二代”眼中的企业传承

南商“创二代”眼中的企业传承

生意场 2016-07-20 13:59:36 来源:创二代

  雕工师傅在向新来的工人传授工艺。南方日报记者丁铨摄

   南海家族企业传承的话题,关乎的不仅仅是企业个体的命运选择。过去30多年中,南海大胆闯关,成为了民营经济最早的试验场。“平均每12个人就拥有一家企业”。遍地开花的南海,形成了迄今为止“中国最为完整的民营经济发展史”,其创富神话也常被世人津津乐道。

   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南海的“创一代”们正在逐渐老去,正面临着财富传承的考验。而当年的新兴产业如今已经变为传统产业,其造富能力的边际效应正逐渐缩小,谁又将在新一轮产业变迁中立于不败之地?企业如何传承品质,成就品牌?这些都是影响这座城市未来发展的话题。●何帆燕龚晶

   登上舞台的南商“创二代”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大儿子杜颖甫,他现在是商业运营发展部副总经理。”7月5日,在联邦家私集团南海盐步总部会客室,集团主席杜泽桦向到访的媒体记者介绍道。这是他第一次将“二代”推入公众视野,而商业运营发展部则是这家企业里的“小特区”,去年刚刚建立,专事联邦新运营模式的孵化和培育。今年3月,联邦在全球首发的数字化营销战略正是出自这个部门的手笔。

   联邦家私是杜泽桦和5个创业伙伴在1984年创立的。那一年,中国改革开放打破了桎梏已久的体制,激活了前所未有的广阔市场空间,海尔、联想、万科等一批日后的世界级著名企业也是在这一年诞生的。在这一年,在还明不见经传的南海,当地县委、县政府提出了“国营、集体、个体经济一起上”,县、公社、村、生长队、个体、联合体企业“六个轮子一起转”的发展策略,按下了南海民营经济草根崛起的快进键。

   随改革开放而来的加工贸易催动了南海地区的工业发展,大量中小微型的、以家庭作坊式起步的传统民营企业出现,成就了当地铝型材、陶瓷、纺织、五金、鞋业等传统产业的发展。南海地区经济实力也迅速增长,被誉为广东四小虎之一。如今,这些传统的民营企业开始进入接棒交班期——

   坚美铝材掌门人曹湛斌之子曹泽荣有了个最新的头衔:广东坚美定制门窗系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这家一个月前才成立的新公司肩负坚美智能化转型的使命,而坚美定制平台中融入的智能家居系统,正是出自曹泽荣留学归来后进入集团旗下雅洁五金主导探索的成果;

   将全球经济放缓看作是一次机会,内衣制造企业“姐妹花”的“二代”潘楚文主动出击,引进全新的自动化生产线。这位从澳洲留学归国后便从父亲手里买下公司的“二代”有自己的一套判断;

   华鸿铜管的李焯恩从加拿大留学归国后,对公司的人员管理进行绩效考核改革,遇到阻力时用数据分析“说话”,最终得以顺利推进变革;

   去年刚刚学成归国的高力集团“二代”梁丽聪接到第一份正式工作,她要协助父亲梁权辉完成集团内三家企业的新三板上市。她有着集团副总裁的头衔,与父亲梁权辉共用一个办公室,由父亲亲自带着学习管理。

   显然,南商“二代”正继承父辈的百年企业梦想。海外求学经历,让他们有着与父辈不同的企业经营理念,他们将家族企业的传统基因与源自西方的现代企业制度嫁接到一起,通过多元化的操盘和对资本市场的善用,正形成一种独特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方式。

   “创二代”面临企业“从有到强”命题

   纵观过去30多年,南海财富的积累和沉淀有一条清晰的主线,那就是始终离不开制造业这一根基。“二代”们的回归对于这一根基的作用,此处已无需过多笔墨。

   “但企业家财富的传承不等于接班。”诺亚财富集团业务资源中心总经理陈昆才曾表示,在家族传承中,中外企业都面临同样的几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家族治理结构缺失、智力资本不足、人力资本不济、金融投资不规范等。陈昆才所表达的观点同样适应于南海。

   关伟铿的父辈从纺织行业起家,历经二十年多年,建成了集纺织、木业、陶瓷等多元一体的制造王国。如今,这个集团正经历交班期。关伟铿在4年前结束了加拿大的学业回到中国,从采购业务员做起,一年后接手新润成陶瓷,出任副总经理。他看重采购环节,认为只有从源头做好,才能做出“性价比高”的好货,实现品质提升。

   走过父辈的草莽创业时代,企业实现了“从无到有”,摆在“二代”面前的,是企业“从有到强”的命题。单靠一个供货商便能打天下的小体量时代已经过去,该如何根据企业自身文化,引入、改良现代管理制度做大做强?当反倾销阴霾袭来,如何走出“贴牌代工”状态进而打响自主品牌?这都被“二代们”视为挑战。

   与关永铿的快速进入角色不同,湛永豪花了几年的时间才逐渐找到感觉。他的父亲湛强在1995创办了“致兴纺织”。用21年心血将一家默默无闻的小厂,发展成了国内牛仔面料细分领域的领头羊,正向着“世界一流牛仔面料供应商”的梦想迈进。

   湛永豪2008年从加拿大留学归来。“那时候我对自家企业没太上心”。湛永豪说,对于他这种心态,父亲给出的反应是让他逐个生产车间去“轮训”。

   从这一年起,致兴纺织不再满足于国内市场,与世界500强企业之一日本伊藤忠商社签下了代理合约,牛仔面料由此走向国际,“在世界牛仔面料制造领域,‘日本制造’和‘土耳其制造’是被公认最优的。”借船出海,父辈的企业梦想正由此扬帆起航。

   湛永豪如今正接过这个梦想的“火种”。经过8年的历练,如今他成为了致兴纺织的副总经理,负责企业的外贸业务。他说,与日本人做生意的经历对他影响颇为深刻。2012年,父亲特意通过伊藤忠商社聘请了一名日本人来帮忙管理工厂,在绕工厂逛一两周后,这位日本厂长发现有的搬运工会直接踩在产品上。“如果对自己产品都不尊重,怎么卖给客户呢?”这位日本厂长的话也让他们不断反省企业管理应注意的问题。

   从聘请日本厂长一事,湛永豪看到了父亲对这份事业的热爱,经营理念的传承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我对企业的管理经验就是从父亲和这位日本厂长身上学习的。”

   当机遇来临时,能不能抓住的关键,除了取决于企业的战略眼光,还需要企业具备把握机遇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讲,致兴纺织的成功离不开过去20多年对品质的严格要求。企业的成功转型并非一蹴而就,他是经年累月的成果。显然,在这一点上,致兴纺织的两代人已取得了共识。

   “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去完成才叫传承”

   30多年的砥砺前行,南商们建立起了自己事业版图。他们筑起了自己的企业梦想:坚美铝材提出了“坚持追求完美”的企业价值观,九江酒厂要成为“让远航成为醇美生活方式的引领者”,致兴纺织则是“成为世界知名高端牛仔面料制造商”。

   而必须直面的现实是,当年的“创一代”们逐渐老去,财富传承考验正在袭来;与此同时,当年新兴产业如今已经变为传统产业,南海的民营制造业造血能力、持续发展的能力存在短板,其造富能力的边际效应正逐渐缩小,谁又将成为新一轮财富命脉的掌控者?

   “南海企业很强,但跟顺德相比,目前还没有过千亿元的企业,希望通过‘十三五’,南海培育出一批超百亿元的企业,一批超千亿元的企业。”佛山市委书记鲁毅的一番话,道出的是南商传承的新使命。

   于是便不难理解,在不久前那场发生在日本大巴上的南商分享会上,南商们对企业传承话题激烈讨论。2016年南海领军型企业家日本培训班结束之际,为期八天的日本考察期间,百年企业是贯穿始终的话题之一。

   日本帝国数据银行拥有日本最大的企业征信数据库,其发布的2014年9月份报告显示,日本的百年企业数量多达27335家。因为有了企业的走访,这个数字愈加撩动着他们的神经。

   “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去完成,才叫传承。这和百米赛跑里的交接棒是一样的,过了规定区域、时间就过去了。”在广东华兴玻璃有限公司董事李智校看来,中国企业家缺乏的恰恰是“传”的过程。身为接班者的他,因公司业务需要而长期接触日本,“日本企业家从孩子年纪小时便开始重视传承工作,而中国企业家更多的是寄望下一代来接班。”他说,除了在员工培养环节上下了很多功夫外,日本企业甚至会对如何培养小孩进行分类细化,并形成一定的规章制度。

   “我看到的是日本人对自己产品的尊重。”关伟铿以推面料来说,相比中国国内的面料企业,日本企业在向客户推面料时会更讲求产品质量稳定性,进行反复测试、数据比较,“所以日本、土耳其的面料口碑好,每码布的单价可以达到八到九元,中国产的能卖三元就很了不起了。差别就在这里。”

   杜颖甫没有参加这场日本考察,因为他所在的部门正在准备两个月后的上海家具展,“我们将推出新空间概念产品,我们展位将首次不出现有任何的系列产品。”

   杜泽桦的百年企业梦想还在延续。

0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南商 创二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