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王思聪,首富之子玩创业,感觉自己像上帝,任何事情都能做

王思聪,首富之子玩创业,感觉自己像上帝,任何事情都能做

生意场 2016-07-19 09:51:27 来源:南方周末

  被收购的iG俱乐部成绩不错,中国区夺下了WCG2012年度星际2、DOTA、CF三项冠军。

  王思聪对队员们也很好。一位他的朋友曾接受采访说,他很在意这个俱乐部,俱乐部去美国比赛的保姆车费都是他自己出的。

  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一位iG队员在今年4月微博描述的一个片段:在外滩和校长喝下午茶,给他看队员训练的照片和成绩,建议等一位在iG打了五年的队员结婚时,包个大点的红包,再租个法拉利当婚车。“好啊,”校长想了一下说,“要不这样吧,如果他在iG期间结婚,我就送他一辆法拉利,给他来辆488。”说完,他立刻拨电话问了价格。法拉利488目前的网络报价是350万左右。

  他也会批评队员。一次比赛失利后,他在微博留言:“不用脑子打游戏的短板完全暴露。”

  2015年10月,由英雄互娱、昆仑万维、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共同成立“中国移动电竞联盟”,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

  “王思聪是一个自带光环的人,他在微博说一个字,大家都会关注。那么如果他不止一次地、反复去说一件事,就会形成公众效应。电竞就是这样,他让大家更熟悉这个领域了,甚至资本来得也更多了。”一位资深的电竞行业投资者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王思聪,首富之子玩创业,感觉自己像上帝,任何事情都能做  

  4、通吃游戏产业链

  从“养”队员到布局整个游戏产业链,王思聪悄无声息又非常迅速地完成了扩张。

  一条完整的电竞产业链包括:上游的游戏厂商;中游的俱乐部、游戏选手、赛事和直播平台;以及下游的观众和衍生品。

  在上游,王思聪投资了网页游戏、手机游戏、移动电竞游戏等多家内容公司;在中游,他有自己的俱乐部和选手,也开办了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以及承办赛事的香蕉游戏;面向玩家,他控股了网鱼网咖,打造成一家类似于“电竞馆”的网吧,让喜欢英雄联盟和DOTA的玩家们找到聚会的地方。

  今年三十多岁的裴乐是香蕉游戏的CEO,也是中国电竞最早的拓荒者之一。他1999年入行后就没有离开,几乎经历了中国电竞发展的所有阶段,做出过中国电竞的“皇马”WE俱乐部,也是最早在YY玩出直播模式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数次通过微信、微博向他约访都无回音。直到在一次活动现场偶遇,他才答应接受采访。他低调是因为觉得现在很多事还没做出来,“吹牛的人太多了,也不缺我们几个,我们要做的是把他们吹的牛填上”。

  裴乐在电竞圈的名字是“King”。他又高又瘦,戴着眼镜,文质彬彬。他跟王思聪认识很久了,之前王思聪做战队时他们并没有合作。“我当时觉得他可能就是玩玩,我反正是不玩的,我玩不起。”他说。

  直到去年,“他说想好好做事,把资源都投入进来做好电竞。他愿意去投,有资本,也愿意等。”听到这个话,裴乐决定放下自己的事过来一起创业。他是王思聪创办香蕉计划系列公司最早加入的人之一。  

  从去年9月至今,香蕉游戏承办了电竞圈顶级赛事“德玛西亚”杯英雄联盟的总决赛,并拿下了2016年电竞行业最高级别联赛LPL的承办权。

  韩国一直以来是中国电竞学习的目标。在1997年金融危机韩国经济低迷时,不少财团开始做自己的俱乐部和赛事以宣传企业。世界性赛事WCG的兴起就是因为三星的扩张和不计回报的投入。逐渐地,电竞成了韩国的全民运动,也发展出了成体系的培养模式和快速高效的产业链。

  在香蕉游戏的办公区,有一整排靠窗的座位都是韩国队员的。他们从韩国挖队员、导演,也挖制作团队。2016年6月13日,香蕉游戏完成IDG和文资数码投资基金的A轮融资1.5亿元。

  除了承办赛事的香蕉游戏,游戏直播平台是王思聪另一个投资重点。

  十二年前,国家广电总局堵住了电竞在电视上的播放渠道,幸而直播平台出现,才在一夜之间将游戏选手和主播的身价抬到了惊人的年薪千万级别。

  游戏直播最早在2012年3月出现在YY平台。裴乐是最早带着国内最强俱乐部WE战队进入YY做直播的管理者。找团队、带主播,一天工作16个小时,半年就做到了很大规模。“现在市面上70%的主播都是我带出来的。”裴乐说。

  不久,新的直播平台斗鱼来签他的战队,“我说你疯了吧,花100万签我们?那就赶紧签吧。”当时还没人预感到电竞直播的价格会与日飙升,同行们都说,有冤大头愿意砸钱,那你就快去吧。

  接着,斗鱼、虎牙、战旗等多家平台接连入场。据36氪发布的行业统计,2012年游戏直播在YY收入仅有几百万,2013年已接近5000万,2015年第二季度虎牙直播收入8500万,同比增长174.4%。

  2015年9月,王思聪宣布熊猫TV即将上线,由他出任CEO。

  熊猫TV的两大支柱是游戏主播和明星。甫一成立,王思聪就高薪挖来了诸多知名游戏主播。又签约了Angelababy、林俊杰、林更新等跟他多有往来的明星。

  直播平台间高薪挖游戏主播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在近期的微博上,王思聪屡次发飙都是因为选手“脚踏两只船”或对方平台人气主播的代打行为。

  乐视云计算高级产品总监张荣辉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熊猫TV的两个主打产品明星和电竞,都是因为资源产生的。电竞行业是泛娱乐直播里最烧钱的,它已经被市场催生得很变态了,电竞选手的身价已仅次于明星。

  目前的游戏直播平台,规模越大成本越高、越难赚钱,几家大平台都远未实现盈利。裴乐说,主播身价高就是因为流量,但平台都没赚钱,还在打架,“它们不这样乱烧钱肯定是可以盈利的,但现在不烧钱,很快就会死”。

  除了游戏,熊猫TV也在摸索新玩法。熊猫TV市场部副总监李若一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想打造的是全娱乐的直播平台,在游戏的基础上还有影视、明星、综艺、户外等领域。

  最近开始海选的选秀节目《Hello!女神》是联合芒果娱乐制作的,很多核心玩法和创意来自王思聪。在7月第一个周末的首次海选中,王思聪亲自坐镇长沙,面试60位女生。

  7月10日晚,王思聪投资的网络综艺节目《吐槽大会》在上线三天后突然下架,外界猜测是因为黄段子密集,太“污”。4月,文化部查处了一批涉嫌提供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等内容的网络直播平台,就有熊猫TV在列。

  去年,王思聪投资过的直播App“17”也曾被突然下架,因为有用户直播吸毒、性行为等画面。

  “污”是王思聪做直播快速吸睛的法宝,却也总踩到监管底线。  

  5、“香蕉”娱乐帝国

  香蕉计划,是2015年秋天王思聪成立的一系列公司,它包括香蕉娱乐、香蕉音乐、香蕉游戏、香蕉体育、香蕉影业,涉及五块最具“娱乐”标签的领域。

  投资圈有种说法,现在最热的领域是两个“H”:Health and Happiness,健康和娱乐。王思聪和旗下公司踩中的恰好是第二大板块。

  “思聪是倒推式的工作方式,给我们几个CEO一些时间节点,到这个时间必须完成哪些事,他掐时间掐得很准。”香蕉娱乐、香蕉音乐CEO高翔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香蕉计划的办公楼在上海北边的一个创意园区,远远望去,整个楼群像一个个灰色的盒子。这里有两家大型电竞俱乐部的训练基地,王思聪投资的公司“伐木累”和熊猫TV也在这里办公。园区的一角是一栋灰色的四层楼,左上角凸显一块黄色的香蕉LOGO。

  在一楼的接待大厅,屏幕里播放着新签约韩国组合EXID的MV,有两三块区域是演播厅,彩色的休息区里还有一台崭新的老虎机。

  高管们的办公室在四楼。走进高翔的办公室,就看见一屋子价格不菲的“积木熊”排队站着,地上有吉他、装裱起来的德国队签名球衣,茶几中央一个白色基座的玻璃球里是一只竖着中指的手。在窗口的栅栏外,摆着一个小的金色摆件,据说是知名风水大师算过风水后的摆放位置。

  高翔和王思聪认识近十年,同样是1988年出生。他是上海音乐学院学爵士乐出身,玩音乐很多年,也有过自己的乐队。“玩都玩了十几年了,现在得抓紧做事,这波热潮不抓紧的话,过去了就没有了”。

  去年6月,王思聪决定要做一系列的泛娱乐公司,有电竞、娱乐,也有体育等。初始的合伙人都是他认识多年的朋友:电竞圈“元老”裴乐,1995年出生的NEWBEE俱乐部老板王玥,还有高翔。四个人攒一个局,每人负责自己擅长的部分,王思聪作为领头人、决策者做统筹。

  实际上这个想法已经产生3年了,去年才开始着手做。注册的事都是高翔去跑的,目前工商资料显示“香蕉系”的公司共七家。

  “香蕉”这个名字是王思聪决定的,年轻、好玩。拿到名字去注册的时候,高翔觉得有点怪,问他:“这名字可以吗?”他说:“必须得去这么注册。”

  开业不到一年,公司大楼的装修还没到位,团队就从一开始的几个人扩展到了175人左右。游戏部门人数最多,近85人。

  音乐部分,高翔一边签约成熟的歌手,一边希望借鉴韩国的造星模式,招募自己的练习生。之所以一开始签下韩国女子团体T-ARA和EXID,是因为她们在宅男圈里很受欢迎,跟电竞爱好者们的黏合度很高,可以在熊猫TV的游戏圈放她们的直播,甚至可以教她们打游戏。

  练习生方面,他想做一年、三年和五年的培养计划,海选招募,请韩国的训练团队到国内来培养。成熟之后,在香蕉自己的娱乐方阵里,就可以让她们出音乐、做节目、玩直播,甚至进入影视圈。

  目前,在香蕉计划的楼旁,还在布置一栋香蕉音乐的楼,里面有2个舞蹈室、2个区域的录音棚和8个练歌室,作为旗下艺人和练习生们的训练基地。

  高翔认为国内目前的音乐行业有泡沫,选秀节目已经开始去三四线的酒吧挖人了,现象级歌手为主、缺乏成体系的音乐培养模式。“我是进来抄底的。”他说。

  他的胳膊上有文身,在采访、参加正式活动或出门跟“大哥们”谈事情的时候,会小心地遮挡起来。

  香蕉体育是香蕉计划系列公司中最晚敲定CEO的:2015年12月,央视主持人段暄确定加入。高翔说,暄哥是他们几个去北京“三顾茅庐”请来的。

  这几个CEO年纪不同、领域不同、性格也不一样。高翔说也会有一些摩擦和争执,甚至吵架,你两天不理我、我三天不理你的,有各自的坚持。每周或每两周,王思聪会和几位CEO定期开会。采访当天,王思聪本来会来开会,但因为突然发烧取消了。

  高翔说认识这么多年,王思聪在投资上会执著于别人没有看到的一些点,成功之后会佩服他的商业嗅觉,而他做事的风格一向“很爽气”。

  谈到盈利,高翔说,“钱肯定是要赚的,但我们现在不是特别差钱,那就准备着赚大钱。”

  6月19日,在上海安达仕酒店,艺人孟佳的签约现场,南方周末记者见到了王思聪:黑T恤、牛仔裤,比想象中瘦,话不多。一小时的活动中,除了与左右两边的合伙人耳语,基本都在打电话和看手机。

  当孟佳和女孩们热舞时,后排粉丝的尖叫声几乎掀翻房顶,王思聪也只是偶尔从手机里抬起眼睛瞥一下。

上一页  1  2  
0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王思聪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