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朱小斌:富二代和高管都是值得投资的

朱小斌:富二代和高管都是值得投资的

生意场 2016-05-30 09:46:35 来源: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讯“上海论坛2016”于5月28—30日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朱小斌出席并发言,他认为社会需要的这些投资实际上并不是金融方面的投资,实际上最重要是人的投资,对社会企业家群体的投资。中国年轻的富二代,他们有资源有人脉;还有那些有经验退休的高管,都是值得投资的人才。

  以下为会议实录:

  朱小斌: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我请愿讲中文,请大家用同声传译的耳机吧,在前台可以领取。谢谢主办方,每次主办方要求我来发言,给我的主题都是让我讲讲中国社会企业和中国投资的现状。可能是因为我是中国第一个在大学里面设立社会企业研究中心的人,我在2008年的时候,在上海财经大学设立中国第一个社会企业研究中心,大家都以为我是中国最早在中国大学里面设立专门的社会企业研究中心的人,他们都会觉得我最了解中国社会企业,或者社会投资的现状。

  实际上我非常坦率告诉大家,中国社会企业到底有多少,到底在什么地方,其实我真的不太清楚。每次主办方都要我来说这样一个主题,我只能从一些非常权威的官方的数据上面来给大家一些小小的中国社会企业发展现状的一个侧面。虽然从08年到现在8年的时间,我的社会企业研究中心实际上跟包括英国领事馆做了很多中国社会企业家培训的项目,也跟很多其他机构做过中国社会企业的调查的工作,搜集了一些数据。但是这些数据相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庞大国家和市场来讲,都是微乎其微的数据。所以我们掌握中国社会企业数据是非常有限的。

  特别是中国所谓社会企业,或者社会组织,实际上有这么几种注册的模式。第一种叫做事业单位,这个很多国外朋友们不太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第二个叫做社会团体,社会团体包括很多行业协会,这些都属于社会团体这样一个注册类别。还有一个注册类别叫做民办非企业机构。这三种类别在中国属于在民政局注册的机构。当然还有一种叫公司的注册,公司的注册在中国大陆叫工商局注册,基本上中国所谓社会企业这样一个大的概念,实际上有四种类型的注册的方式,就是4种类型可能注册方式都存在着里面都有很大量社会企业的存在。

  当然,公司化注册的社会化企业在国内是非常难统计,也没有一个非常清晰地界定标准。我只能从民政部年报里面来提取前3类的可能跟解决社会问题有关联性的,叫做社会服务机构,民政部官方说法叫社会服务机构,它包含了三种类型,一种叫做事业单位,一种是为社会服务的事业单位,为社会服务的社会团体,以及为社会服务的民办非企业机构。这三种类型的机构,在中国截止2004年底是166.8万个这样的机构,为社会服务的机构。从业人员有1251万人。这样一个数据还是前年年底、去年年初的数据,如果说全球最庞大的所谓的社会组织或者叫做社会企业一个国家的话,其实也不足为过,因为有1千多万的从业人员,将近170多万家的组织在服务于社会问题的解决。而且还不包括公司注册的这些公司化注册的社会企业。

  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类别,就是第三种类别,叫做民办非企业机构。民办非企业机构,跟企业,跟公司最接近的这样一种注册方式,仅仅是这一种类型的话,截止2014年底,我们也有将近30万个,为解决社会问题而注册的叫民办非企业机构这样一个组织形态,其中包括科技服务类的,生态环境类的,教育类的,卫生类的,还有社会服务类的,文化类的,体育类的,宗教类的等等。仅仅缩小民办非企业这样一个类别,还有一个类别提供住宿类的社会服务类机构,有提供住宿的养老机构有9万4千110个,各类养老床位577.8万张,每年在15%到20%的增长,到了今年已经比这个数字超过30%—40%的增长率。提供住宿的智障和精神病一共254个,拥有床位8万张,比上年增长8.1%,提供住宿的儿童福利和儿童救助服务机构890个,拥有床位10.8万张。这是没有提供住宿的机构的数据,我们也可以看一下。

  我们说中国其实拥有这么多的所谓社会企业的基础,但是中国社会企业它的发展也受到了很多的挑战,但是大部分的人说,中国社会企业碰到的挑战是体制,比如说我们中国政府的体制比较讲话,比如说很多人说,是资金,我们没有大量的民间资本,政府的资本能够投入到这样一个领域里面来,包括人才,我们没有优秀人才进入这样一个领域,包括政府的立法和支持不到位,也包括中国人的这种公益土壤可能还不到位等等。但是这些都是现状,确实是中国面临的现状。但是我认为,实际上对于中国社会企业这样一个新兴的行业来说,其实最缺乏的是实际上具有企业家精神的社会企业家,这样一个群体,真正的挑战我认为是缺乏具有企业家精神的社会创业者。

  这样一个群体的话,是我们当代中国最重要的瓶颈。我们从08年开始,我们这个机构和英国领事馆一起做了大概6年的中国社会企业家技能培训项目,大概培训了将近3、4千名中国社会企业家的群体,我们观察到的现象是,我们目前中国社会企业家群体其实有很多他们的局限性,很多都是从原来公益组织转型过来做社会企业的,比如说只有非常少的一些商业经验,比如说他们在调动资源方面还是非常有限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而且他们视野比较狭窄,还更多依赖于政府的支持和帮助,真正市场化运营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这些都是我们这些年来接触到的中国社会创业者所面临的很多的局限性和问题。

  所以说,我们把社会企业家概念看得比社会企业更重要,我们说社会企业家其实是一群真正具备企业家精神,领导力和商业管理能力的人,以解决社会问题为终极目的,能够用商业方式不断获取商业资本,获取社会价值,让它的组织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那群人,这群人才是社会企业要深耕发芽,要发展所需要的最重要的要素,而不是那些金融的资本。

  我今天提出来的一个最重要的概念是,我们需要的这些投资实际上并不是金融方面的投资,实际上最重要是人的投资,对社会企业家群体的投资。所以,我们能够做什么呢?这样一个群体我们能够做什么?

  第一,我们能够找到更多的社会企业家,更广泛地方宣传社会企业家,让更多人了解这样的领域,并且能够投身进来。比如说我们希望在商业的创业者里面去找,中国现在提倡一个叫大众创业,万众创业,有大量商业创业者,他们可能都不了解所谓社会创新这样一个领域,我们也许可以向他们传播这样一个理念。

  第二,在中年危机人群当中找,发现很多40岁到50岁的职业人群,他们有非常好的商业经验,他们很想离开原来的工作的岗位,他们非常想找人生第二次开始,这个群体也是我们能够去宣传的一个非常好的群体。

  第三,中国有很多富二代群体,很多企业家子女,他们不想去接替父母老的行业,他们非常想创业,但是不想纯粹为钱而创业,这个群体也是我们社会创业者非常好的来源。当然还有从退休的那些企业家和高管当中来寻找,我们现在很多外企高管都是55岁左右就退休了,这55岁到75岁是人生最好的年纪,是最有经验的,最有社会资源的这样一个年纪,他们就退休了,是社会价值非常大的浪费,为什么不把他们吸引到社会创业这样一个领域里面来呢,这个也是我们思考的一个方式。

  我们说吸引了更多的人来参与到社会创业领域里面来之后,我们还要帮助他们成为更好的社会企业家,这个事情其实我们需要陪伴他们去成长,这个可能有更多的方式来做。比如说可以建立社会企业家的社群和社区,中国已经有很多企业家做了这样的事情,比如说银杏伙伴、小鹰计划,返乡创客计划。还包括提供一些培训。也包括现在正在组织社会企业家私人董事会的小组这样一个事情,我们在中国已经组建三个社会企业家的小组。包括我们也要完善各种各样对他们支持的体系。

  最后跟大家说一说,我们中国17家大的基金会,比较有社会企业这样一个理念的基金会,成立了一个叫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联盟这样一个机构,去年我们开了第一届的年会,今年我们开第二届的年会,我们第二届年会在下月6月24和25号在北京召开,届时有1千名参与者会来参加这个盛会,在这里邀请大家有机会能够去北京参加我们这样一次会议,今年是第二届。我们一起构建一个很好的生态圈,支持中国稚嫩的企业家的成长。谢谢大家!

1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富二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