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毛大庆:把创业文学化是一种幼稚 今年会有一批伪投资人被淘汰

毛大庆:把创业文学化是一种幼稚 今年会有一批伪投资人被淘汰

生意场 2016-05-05 08:18:36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2015年3月,万科北京区域首席执行官毛大庆突然辞职了。

  辞职信中,毛大庆称:“我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了全新的选择:创业,怀着梦想再度出发。4月,毛大庆的创业项目“优客工场”成立,以联合办公的形式,加入创新创业的大潮。

  一年多以来,优客工场成长迅速,7个项目已经开业,遍及国内4个城市。融资三次,估值从1.5亿元,成长到40亿元,增了26倍。2015年,毛大庆参加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第一季活动,并获得年度中国创客称号。

  2016年初,优客工场推出庆峰基金,毛大庆转型成为投资人,并成为“寻找中国创客”第二季导师。

  2016年4月28日,在位于北京阳光100的优客工场,毛大庆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毛大庆说,创业一年来,虽然看起来顺利,但外界的质疑如影随形,他也曾多次质疑自己。中国下一阶段的创业创新应该具有全球视野,和在全球寻找项目的能力。

  创业一年,曾多次质疑自己

  我不太赞同把创业文学化,不是非常浪漫非常时髦,就是抛家舍业、妻离子散,这显得我们很幼稚,显得我们的社会很幼稚。

  新京报:这一年多里,你从传统经济的职业经理人转型成了互联网创业者,能适应这种身份转换吗?

  毛大庆:最近我常回想过去20多年当职业经理人的过程,那种付出、消耗和花费的心思,以及担的风险和责任,虽然跟创业创始人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没有创业态度和企业家精神的职业经理人,也不配叫职业经理人。所以你看见那些后来也许创业成功的企业高管,他一定在原来企业里也是不错的职业经理人。

  新京报:看起来你并没有太多不适应?创业之后,你的生活状态如何?

  毛大庆:这一年里,我跟很多创业者交流,大家“对”了很多词,出来都是一样的,比如质疑、怀疑、孤独。

  新京报:为什么这么说?

  毛大庆:工作和生活没有了边界,生活就变成创业,创业就是生活。原来在职业经理人的位置上,可能你有周末还有休假的生活,创业以后,只要还没进入睡梦状态,全是在创业的生活里。

  新京报:会觉得后悔或者有些感伤吗?

  毛大庆:其实我不太赞同把创业文学化,不是非常浪漫非常时髦,就是抛家舍业、妻离子散,这显得我们很幼稚,显得我们的社会很幼稚。不是英雄就是烈士,有什么必要呢?

  新京报:你觉得什么样才算是成熟的?

  毛大庆:人人都认为我去制造一点新东西,我去创造一点新价值,是一个自己觉得很愉悦,社会觉得很正常,国家觉得对发展很有贡献,旁边人看着觉得挺朴素的一件事的时候,创业可能就真的有效果了。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自己和现在的这批创业者?

  毛大庆:开复老师他们在弄创新工场时,那时还没有“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样的巨浪,他们走这条路的时候,我还在传统经济里边,还觉得自己无限风光。他们当时创业很恐怖很艰苦,办公室都没有,现在的办公室也是租的,刚刚装修,地上的砖是原来超市的瓷砖,开复的办公室很多人都知道,简直就不是个办公室。但是他们仍然认为这就是方向,我觉得就是这些人,社会里总有这么批人,看得比别人远。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创业者应该是这样一批看得比别人远的人?

  毛大庆:李开复、徐小平、沈南鹏这一批人,他们都已经属于上一个阶段创业,用他们的力量在继续发挥着热量,但如果这一批人越来越年长之后,还能不能出现新的李开复、新的徐小平,我是在思考这样的问题。

  踩节点和跟风是不一样的

  在国内联合办公的模式上,我们算是踩在双创大潮的整个节点和节拍上。

  新京报:这一年你发展得很快,从我们的年度创客获得者到今年变成了创业导师,有人说你赶上了好时机,你觉得呢?

  毛大庆:其实只能说跟国家的大步骤的节点是完全一致的,我们踩上了这个节点。

  新京报:但你说的踩节点和很多人质疑的跟风,有什么不同?

  毛大庆:跟风是你完全不明白它是怎么回事就跟进去了,可能跟了一半才发现根本就没弄明白这事是在干吗,觉得很后悔,也无法再往里边跟,最后又跳出去。

  新京报:那你为什么认为自己是踩了节点呢?

  毛大庆:联合办公我认为我们是第一家,是先行者,在国内联合办公的模式上,我们算是踩在双创大潮的整个节点和节拍上。

  新京报:节点和节拍,具体是指什么?

  毛大庆:开复老师问过我,你是什么商业模式?当时我的回答是,我们应该服务于那些中国成长的人群,或者创造性的人群,我们叫做Creative class。中国今天的状态,以及Creative class这一批人,还处在被培养的状态里面。我看到了这个需求,一大批中小微企业,包括商务人群,需要更好的、全方位的社会化服务。

  新京报:所以你认为优客工场是解决了这部分的服务问题?优客工场和现在的众创空间有什么不同?

  毛大庆:我不太喜欢“众创空间”这个词,因为它强调空间,听起来像是商业地产。而优客工场是一种空间解决方案,商业模式以租赁为基础,但联合办公最大的内容不在这儿,而是社群经济和服务。

  新京报:联合办公是以空间为平台做资源的共享?

  毛大庆:对,服务是联合办公的灵魂。要让创业者觉得除了办公室,他还能得到知识、技能、合作伙伴,以及能够共享的资源。这些都远远超过了商业地产的逻辑。

  新京报:国外的联合办公模式发展得如何?

  毛大庆:全球都有,我们是把它中国化了。

  新京报:但你说Creative class的这群人还在被培养的状态,这种模式会不会在中国太早了点?

  毛大庆:现在我们可能是在培养一种新的职场文化,创造一个新的市场。

  鼓励众创空间接待中学生体制要创新,教育体制的改革也很重要,能不能在中学生、小学生时就埋下他们对创新的热爱,我鼓励所有北京市的众创空间都接待中学生。

  新京报:这一年多里,你遭遇过质疑吗?

  毛大庆:很多,我自己也在质疑自己。联合办公到底是个互联网生意,还是个商业地产买卖?服务怎么搞?一会觉得自己像孵化器,一会又觉得自己像商业地产,创业目标不停在漂移,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新京报:后来怎么让自己坚定下来?

  毛大庆:那次开复生病回来,他说他觉得很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孩子,他的创业过程很艰苦。我跟他说,你知道多少人在感谢你吗?这么多年轻人因为你给他们一句鼓励,给他们刚开始的一笔钱或者一次辅导,他今天可能成了亿万富翁,或者已经开始再次创业了,我说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情,好多人在感谢你。我今天干这个事,实际上从内心深处在学习他们这种态度,这真的是由衷地这么想的。

  新京报:那你希望将来大家提到优客工场提到你,会记住你什么?

  毛大庆:我希望未来好多年轻人或从我们这儿出去的人,他不一定感谢我,但他记得我们这个地方,说曾经这儿有这么好的一种工作氛围和环境。我希望通过这样的东西慢慢地改变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他们对于事业、他人和社会的细微看法。

  新京报:《2015年全球创新企业百强名单》中国大陆没有一家企业入选,怎么看这个事?

1  2  下一页  
3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毛大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