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毛大庆:继李开复徐小平之后 我是创投领域第三大“网红”

毛大庆:继李开复徐小平之后 我是创投领域第三大“网红”

生意场 2016-04-27 13:44:51 来源:时代周报

  [摘要]毛大庆平均每天要见十几个创业团队。他喜欢用“赋能”“使命”这些大词来形容他的事业。他喜欢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的一句话,“抓住未来,找到本质,并把它变成现在”。

  4月24日,英国第一位专业宇航员蒂姆·皮克在距地球400公里的太空中,为伦敦马拉松鸣枪起跑。

  这里诞生了伦敦马拉松赛事36年历史上的第100万名完赛者,距离伦敦8130公里距离之外的北京选手毛大庆,就是其中一员。他的名字刻在伦敦马拉松名人墙上,全世界八百分之一,完成伦敦、柏林、波士顿、芝加哥、纽约和东京六大马拉松“大满贯”的人,才有资格上榜。

  4年前,伦敦奥运会开幕那一天,毛大庆开始了他人生第一个3000米长跑。4年后,46岁的毛大庆的人生转换到了新赛道。

  “创业是一场长跑,跑场是一座迷宫。跑了才懂。”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的毛大庆,装满激情,亦不回避困惑。

  2015年的春天,毛大庆做了一个“从1到0”的决定—离职,去创业。他没有犹豫就放下万科高级副总裁、千万元年薪和地产20年顶级职业经理人的身份标签。卸下光环后,毛大庆不再是“毛总”,他变成了“庆庆哥”,变成了“毛场长”。

  他创立的联合办公项目—优客工场,在1个月后杀入江湖。相比过去,毛大庆更自由,无所羁绊,他喜欢这种有张力的生命状态。但同样,创业也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累,或孤独。毛大庆要论证这个新赛道有多宽,他奔跑得多么有力。

  一年过去,毛大庆和他的优客工场带着40亿元估值成绩单,再次频繁面对面对话。他自诩是创投领域继李开复、徐小平之后的第三大“网红”。

  人们关心的是,他的优客工场概念究竟是如何落地的,从哪来,到哪去;在国内联合办公行业标准缺失,运营主体良莠不齐,且领域独角兽WeWork虎视眈眈进入内地之后,优客工场下一步如何拼;他迅速开发出的新创业品牌“5L际”,空间在哪里?

  毛大庆和他的行业机构、政府朋友们一起对外发布了首部《中国众创空间发展蓝皮书》(以下简称“蓝皮书”),他说,上面这些问题他也在思考,“大家其实都不容易,都在探索。”但他又给出了笃定的判断:无关年龄,志在一切,皆有可能。

  毛大庆以创客、创客导师、投资者三重身份来回答,答案充满禅意:在中国经济转型关口,许许多多有梦想、有激情,不断书写游戏规则,不断改变世界的“毛大庆们”,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真正的IP。

  “心碎乌托邦成现实”

  十年前,青春励志剧《奋斗》热播,毛大庆看了20多遍。

  男主角陆涛和他的一帮朋友将偌大的废弃工厂改造,变成集工作、生活、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大型LOFT,起名“心碎乌托邦”。这深深触动了毛大庆。陆涛干的事情,就是他这辈子最想干的事。

  “陆涛是建筑师,我也是建筑师,但他是假的,我是真的,”4月16日,身着简单黑T和牛仔裤的毛大庆,对时代周报记者娓娓道来,“从那时候起,我也想建一个‘乌托邦’,跟一群有理想的人在一起。”

  这个看似“不着调”的想法,在当时并没有立即启动。那会,36岁的“毛博士”(同济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还在新加坡凯德置地任中国环渤海区域总经理。那会,万科著名的“007”挖人计划才刚刚启动,王石点名要挖到毛大庆。

  在中国房地产狂飙突进的年代,有更迫切的事情需要毛大庆去做。前后两年时间,郁亮找他吃了20多次饭,最后王石出面才敲定—2009年,毛大庆离开待了15年的凯德置地,转投万科麾下。随后的6年里,万科先后跨越1000亿元、2000亿元门槛,而毛大庆也把北京万科的年销售额从43亿元做到了200亿元,坐稳京城房企第一阵营。

  当互联网演变并释放出共享经济的信号时,毛大庆再次站在了新经济的风口。2015年的春天,毛大庆做了一个“从1到0”的决定—离职,去创业。

  每次选择,就像这个时代转型的一个切片。“毛式乌托邦”这才开始变为可能。站在“享见同类、发明生活”的巨大背板前,毛大庆的头衔变成了优享创智“5L际”的创始人。

  他的“乌托邦”名叫“5L际”。这是Livable(宜居的)、Llinked(互联的)、Lliberal(开放的)、Lively(有生气的)、Landscape(生态的)五个单词的简写。

  听起来很酷炫,但毛大庆的想法却很简单,如何从办公衍生到社区,如何创造一条独立的链条,不是盖房子,而是将各种有趣的东西装进房子里,然后寻找到它们之间的关联点,最终成为一个未来新型城市的产业集聚平台。

  “5L际”是毛大庆创业后的第二个品牌,第一个是优客工场。

  “在优客工场之后,红杉资本、真格基金、中投汉富等一大批投资人在一起商量,再次创业,做一个真正生活方式的发明者,运营商,”毛大庆说,我们希望创造一个更高层级的生态共享产业模式。

  “5L际”不是商业综合体,不是产业园,也不是联合办公,这些功能归优客工场所有。它们二者的最大区别就是,优客工场是以事业为主体的生态系统,“5L际”是以生活方式为主体的生态系统。

  毛大庆要将“5L际”聚合成为全新生活方式经济生态圈。这一想法将落地在北京顺义、东四和郭公庄三个项目上,暗合了今年两会“鼓励闲置厂房、仓库等改造为双创基地”的精神号召。

  体量最大的是位于顺义赵全营镇的一处家具厂。20万平方米面积,挑高8米,框架结构的家具厂房,为毛大庆的想法提供了最有利的呈现条件。

  2017年中开业后,你将看到,越来越多的生活发明家已聚拢而来,包括VR、文体、大数据内容供应商,厨房美食意见领袖,高端综合服务解决方案供应商等。这与更倾向科技、生物、医疗以及各类知识性创业行业的传统孵化器明显不同。当然,除了一部分招商企业外,顺义项目内绝大部分都是毛大庆参股孵化的创业公司。

  “今天我能够扮演陆涛,并集结一大批陆涛去完成城市人心目当中想象的生活方式,”毛大庆甚为感慨,这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产业和事业。

  圈子的力量很惊人。

  优客工场天使投资人徐小平,赶来现场为毛大庆助阵,他随时准备着心灵鸡汤。

  陆涛的扮演者佟大为,也来到现场,希望他正儿八经的邻居“毛场长”在顺义项目给他留一个空间。

  “从租桌子到当饲养员”

  佟大为现在的工作室,就在毛大庆的优客工场里。

  进入优客工场官网,页面上方一排滚动的数字很引入注目:截至目前,优客工场的开业城市有5个,桌子3030张,入驻工友2292个,服务商128家。

  这一切,从2015年4月17日优客工场正式成立迄今,只用了一年时间。同样,短短一年内,优客工场已完成三轮融资(天使轮、A轮、A+轮),目前估值近40亿元,前后翻了24倍。

  一年前,毛大庆两次去美国寻求房地产领域内的新内容,美国的CoWorking—给了他启发。

  出发点再简单不过了,“有那么多房子没人用,又有那么多人想创业找不到地,还有那么多钱想投不知道该投给谁。我要做一个平台,把闲置资产、把钱、把想创业的人全部搁在一起,让资源的效率最大化,”毛大庆说。

  后来,优客工场诞生了。

  优客工场是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如果用更时兴的词语来定位,也可以被称为“众创空间”。

  毛大庆跳出了创业和创业者的限定,提出了一个更为高远的目标—“我们要让联合办公成为中国职场的‘新惯例’。”

  在他看来,这个职场新惯例需要包含5个要素:要有沉浸式的办公场景,打动人的空间设计,无边界、无障碍的沟通环境,伙伴式的合作关系以及丰富的生态资源和合作机会。

  联合办公的鼻祖和大咖—美国WeWork正来到中国,首先落脚在上海。在今年3月优客工场宣布A+轮融资之前,WeWork刚获得第F轮融资,4.3亿美元,最新估值约为160亿美元,是这个领域内真正的独角兽。

  F轮由北京私募股权公司弘毅资本及其母公司联想控股领投,也暗示了WeWork开拓中国市场的战略规划。它就像是进入了装满沙丁鱼鱼槽的鲇鱼,将给国内这个行业带来不同的冲击和新的活力。

  一番对比,在所难免。

  毛大庆不喜欢别人喊他的优客工场是“中国版WeWork”。

  “优客工场真正的商业模式,既不是商业地产,也不是纯粹的孵化器,”毛大庆赋予优客工场的定位是“70%的WeWork+30%的Rocket Space”。

  他解释说,之所以借鉴了70%WeWork运作模式,是共享联合办公模式,不仅仅针对创业企业,众多自由职业者与小微企业都可以入驻,优客工场会对每个入驻者提供财务、税务、法务、人力资源关系等服务。

  但优客工场与WeWork也有不同,比如WeWork在美国的开放工位数量要高于独立办公室工位,优客工场尽可能将开放工位和独立办公室工位的比例设为1∶1。

1  2  下一页  
2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毛大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