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熊猫资本李论:合伙人的关系更像是夫妻 让你买包包是想把你栓牢

熊猫资本李论:合伙人的关系更像是夫妻 让你买包包是想把你栓牢

生意场 2016-04-14 08:24:39 来源:投资中国网

  2016年4月11日-13日,由投中信息主办的“2016年中国投资年会”在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隆重举行。本次“中国投资年会”以“跨境、布局、未来”为主题,探讨当下行业热点,纵论私募股权行业未来,掀起了对中国股权投资行业新一轮的憧憬与展望。

  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

  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在4月13日“熊猫资本专场”发表演讲,他表示,熊猫资本作为一只创新基金,试图用一个创新的思路打破传统机构的模式。“我们做一家基金,跟创业做一个新的项目其实是一样的,投资圈整天说要颠覆张三李四,为什么没有颠覆自己?熊猫做的事就是要把投资做得更有效率”。

  熊猫资本将LP资源、创业者资源有机整合,在传统方向上大胆创新,推出“熊猫银票”。只要向熊猫资本推荐一个项目,且获得投资,熊猫就会将基金管理人GP收益的10%分给项目推荐人。在募、投、管、退各种环节的创新是熊猫资本的目标。

  谈及合伙人的关系时李论说,“合伙人之间更像是夫妻,没有吵过架的夫妻很容易散,因为没有成本,没有投入,不要看女孩子总是让你买包包,那是因为她想把你拴得更牢”。

  李论认为,没有一个创业者能够在创业的第一天就把项目最终做的样子想得特别清楚的,优秀的创业者是需要不断变化的。

  以下为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演讲实录,根据速记整理:

  今天早上很感谢投中信息给我们评了一个“中国天使和早期投资前三十”,一不小心给我们排了29,明年如果我们能进前十,那是我们投资部门的功劳。在这两个月,我们会有几个比较大的融资信息发布,平均每个项目增值倍数在15倍以上。我们重点关注在车、房、金融、消费升级、医疗在线服务。

  我们拟了一个题目叫做“用创业的姿态做一家创新的基金。”这里面有两个重点,一个是关于创业,什么是创业的姿态,第二个如何做好创业的创新。

  首先,我们来说第一问题,为什么我们当年会想到做一家新的基金。大家朋友圈里面看过一篇文章,有一个知名投资人说我们投的项目平均融到项目的比例是行业平均水平的十倍。我就很好奇,行业平均水平到底是多少?十倍之后这个项目平均融到的比例到底是多少?我们四位合伙人,认为早期投资不应该是一件命中率特别低的事,我们特别不信邪。

  我们看到行业内传统的美元基金可以把命中率做得特别好,是因为他们够专注,够专业,不会像大量的早期投资那样,一年投八十个或者是更多的项目,他们会深耕那个领域,想的很深,同时因为投的很少,投入的精力和帮助也足够。我们当时四个合伙人想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到底应该关注哪几个领域以及怎么制定我们的投资策略?因为我们一直认为我们做一家新的基金就是一次创业,创业可以有连续创业者,创了不行,再干一把,叫连续烧过很多钱的创业者,他能烧出一些经验出来。但投资人不可以,你干一个基金干黄了,就没有第二个机会了。

  我们首先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怎么做一个新基金,怎么把这个新基金干好。我们想到各位投资的前辈,然后仔细分析了行业内的概率和倍数之后,我们认为做新基金就是创业。

  创业定战略、找人和找钱很重要。找人,我们基础的四个人已经有了,接下来怎么建投资团队。首先第一件关键的事情,你的投资战略怎么定,我们重点投哪些领域,以及我在这些领域的布局怎么投,以及怎么做更深入的布局。

  前面听几位嘉宾在讲B2B,其实我们内部也有很多B2B的想法,第一,B2B绝对不能用to C的思路去想,但很不幸,80%的投资人是用to C的想法做B2B的,其实思维模式是完全不一样的。to C里面,支付是核心问题,但to B里面支付根本不是问题。第二,大量的to B的公司创业平台都在撮合交易,但我们任务交易的本身不是to B、to C的核心,你做的本质是想做交易,但交易的本身不是在交易的,为什么?因为你这个平台既不是这个产品的生产者,也不是平台的使用者,你怎么能做交易呢?交易的关键是你有没有服务,哪里产生交易,就取决于哪里产生服务。

  哪些服务跟交易的双方重要性更大,这个平台能够产生交易的可能性更大。而不是说别人把它的交易舱单放在网上,C没有什么忠诚度的,今天滴滴补贴多,就用滴滴了,明天Uber补贴多就用Uber。我们定了很多战略,我们跟我们的小伙伴不断把各个行业做推演,做减法。

  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打算投游戏,因为我们做了很多减法,因为我们不擅长,在那个行业内的积累不够,所以我们不去投相关的行业。我们重点关注哪些领域?车的交易,房的交易,B2B的交易,企业服务,金融和医疗服务,这几个是我们关注的,我们自己认为是最擅长的,而且我们会投入最多的想象力。我们投了很多这些领域的公司。

  大家都想做伟大的投资人,但都不想想,伟大的投资人应该承担什么样的风险?或者说都愿意用战术上的勤奋替代战略上的勤奋,创业者也一样。第一个,我们战略上绝对不懒惰,我们会做战略上最勤奋的投资人。我们首先是一家创新的有不同的战略基金。如果你的战略没有想清楚的话,就会跟风走,B等以下的人做B等以下的事。所以我们一定要立志做一家命中率很高的基金。

  第二个,我们有自己的方法论,有自己深耕的领域。房的领域里,真的链家能一家独大吗?很难,而且它依然是传统的中介模式。爱屋及屋一定是很伟大吗?也不一定,这里面还是有机会存在出现新的公司。讲我们的方法论,我们会有比别人更高的一些命中率,这是我们为什么想做新基金的梦想。说白了,跟创业颠覆别人一样,我们也是想做一家颠覆的基金,这是最初的一些小的情怀。

  我们从第一天起就有四位合伙人。除了我本人以外,其实我是我们四位合伙人里面投的最烂的,虽然我投了17家公司,没有一家公司死掉。伟大的投资人怎么可能没有公司死掉呢?我的其他三个合伙人才是真正的投资人。当我有了这些小伙伴之后,我特别激动,但激动之余,我产生了深深的忧虑,为什么?因为他们太厉害了,我怎么能够在我司长期担任茶水一职呢?我就想到一个概念,合伙人应该合道。

  我觉得合伙人在一起也是夫妻关系,没有吵过架的夫妻是很容易散的,为什么?因为没有成本,因为没有投入,没有投入就没有凝练。好的恋爱对象,不要看女孩子总是让你买包包,那是因为她想把你拴得更牢。所以当时我想怎么办?有忧虑之后,我在投资圈前三年到处拜师,我去找了启明创投合伙人邝子平,一个投资机构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危机感,你随时有被别人可以干掉的危机感,这是第一点。

  后来,我又找了DCM的老大,我问他你们怎么平衡你们内部的关系?他跟我说,很简单,意见不一样的时候,我就看着他的眼睛,你确定要投吗?你要投就投吧,我当时觉得这个很难做到。但这充分说明彼此的信任是非常关键的,大多数的团队根本的一点,没有信任感,几个合伙人坐在一起,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这样的团队很难持久。

  我们当时去聊了一位LP,王强老师,我认识他已经超过15年。我有困惑的时候,也会找他去聊天,当我产生更大危机感的时候,我感觉会被我的合伙人干掉的时候,我就去找王强老师聊天。我说最近有一个危机感,我怕我会影响我们团队前进的脚步,一个基金的高度是受到这个基金木桶原理的短板决定的,红杉之所以牛,是因为它有沈南鹏。我又不好意思说,会不会我的高度不够,影响我们基金的发展?我不能说我害怕被其他合伙人干掉,我只能找王老师聊天。王老师说,你相信自己吧,你既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你应该会找到办法。虽然我对自己不一定有信心,但我对我的团队是非常有信心的,这是另外一位大佬给我们的分享。

  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团队要合在一块,我们其实是一个以“道”合的团队,我们每个合伙人之间有着特殊的感情,我们其他三位合伙人是08级长江MBA的同班同学。人才这个事情是分年的,不得不相信,比如说足球有黄金一代,英格兰有,曼联有。在现在投资圈的大佬里面,最多的人来自于98年中欧的MBA,但江山代有人才出,隔十年就会出新的人才,我的三个合伙人是08级的长江MBA。所以有了信任之后,再加上不断跟同行业的前辈大佬们交流,沉淀出更多的“道”的层面之后,就有了非常好的团队。

  最后就是募资,我们从早期的天使到B轮都可以投,单项目可以投到1000万美金,这是我们的上限,更小的可以投。当然我们最主要的是在早期天使。

  我们试图用一个创新的思路整合创业资源。我们做一家基金,跟各位创业做一个新的项目其实是一样的。我们做投资人,投资有四个环节,募、投、管、退。投资圈整天说要颠覆张三李四,为什么投资圈没有想过怎么去颠覆自己,有没有可能把自己投资的模式也颠覆一下?比如说我们现在在中国沿用的这种投资的模型其实是40年前在美国硅谷产生的一种投资方法,但中国的国情和硅谷不一定完全一样,中国整个社会发展阶段都跟40年前不一样的,有没有可能做出一些创新的东西出来,能够把投资做得更有效率,这是我们想做的一件事情。

  LP的资源,创业者的资源,友军的资源,怎么样把它们整合起来?这是我们花很多心思去做的。当我们基金募集结束的时候,尝试在众筹平台上发一个熊猫基金的产品,看看众筹会不会是一个新的很好的渠道。如果一个好的基金对自己的投资收益回报有信心的话,更多的可以让广大的普通老百姓能够参与其中,但这里面不是很简单的让老百姓出资,对于普通的投资人的保护和激励的创新。大量的合伙人为什么会离开原来的基金做新基金,除了一方面梦想没有满足之外,很多方面是分钱没有分爽。

  我们做了一个东西叫“熊猫银票”,只要你给我们熊猫推荐一个项目,我们也投资这个项目了,我们就会把我们基金管理人,GP收益的10%分给你,而分你的这10%是用一张银票的方式给你的,跟债券一样的,不记名不挂失,见票付钱。我们成立到目前为止,一共只投了14个项目,但我们已经发出4张银票,有创业者,有基金内部的投资经理都拿到了这张银票。我们希望能够在分配端多做很多的改革,这是我们想做的,募、投、管、退各种环节的创新。

  为什么我们和各种孵化器合作?我们希望能够做很多创新。包括我们为什么花一些力气做市场,也是一样的,原来我的老东家曾经有一个理念叫做“三不原则”,不坐主席台,不接受采访,不接受评奖,那个年代是因为这个市场上钱很少,创业项目很多,那时候供给资源是不一样的。但在现在万民创业的环境里面,中国的中早期投资机构已经有29000多家,这么多人都拿着钱要投的时候,就跟你做一个创业项目一样的,怎么样找到项目,就是我所有的流量来源,所以我们做一些市场的工作,包括参加一些评奖,也是为了打开我们的流量端,让流量能够进来。

  再具体的看一下我们的新思维,用创业的思维做一家VC,基金管理完全是公司化来做的。我们不是简单的合伙人,我们所有的合伙人在基金内部都承担具体的职能,然后募、投、管、退各个环节产品化。我们会集中在重点领域内高浓度的布局。

  我们投了一家公司叫全民财富,最早做的是供应链金融的公司,因为我们也投了一些B2B的公司,发现这两种公司可以非常好的结合,然后他们变成了新型的B2B结合的公司。因为没有一个创业者能够在创业的第一天把最终做的样子想得特别清楚,好的创业者是在不断的变化的。

  最后,时间关系,再次感谢大家听我唠叨了这么久,我们努力的建立投资人、创业者、基金管理者良性的生态圈,成就彼此。最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熊猫资本把你当宝”。谢谢大家。

3
+1
4
+1
文章关键字: 李论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