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大疆汪滔:一个偏执的完美主义者 曾众叛亲离

大疆汪滔:一个偏执的完美主义者 曾众叛亲离

生意场 2016-03-09 09:03:11 来源:第一财经

  上周末,在深圳欢乐海岸去年底刚落成的旗舰店中,大疆发布了其新一款的个人消费级无人机“精灵4”。在各大媒体以及大疆创始人兼CEO汪滔的口中,这款产品“是一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人工智能无人机”。

  大疆各个“精灵”产品线在不断进化,唯一没变的是汪滔依然没有参加发布会,如果说“精灵3”是因为“产品不够完美”而选择缺席,到了“精灵4”,汪滔则希望大众将更多精力放在产品而非其个人身上。

  如多年前iPhone问世,2013年大疆推出“精灵”消费级系列产品后,迅速在全球卷起无人机风潮,在全球无人机市场大疆已经占据70%的份额,2014年的营业收入超过5亿美元。

  汪滔算不上是个圆滑的人,倔强个性中带着些一意孤行,在中国人的传统认识里,这样不够圆滑、八面玲珑的人或许不适合创业。但大疆的崛起与汪滔个人强硬的管理风格以及其固执追求完美的产品理念息息相关。

  “如果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一味地随大流,那么无论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对你而言都不会是顺风。”这是汪滔在深圳大学2015级新生开学典礼演讲上告诫新人的话。作为航拍无人机的掌舵人,他清晰地知道要将大疆这艘船驶向何方。

  非标准化CEO

  在大疆,汪滔有两个身份,一个是CEO(首席执行官),一个是CTO(首席技术官)。

  很难去界定他是不是一个合格的CEO。他鲜少直面媒体,很少参加公众的活动,甚至缺席发布会。但对于产品和技术,汪滔近乎偏执地追求着“完美”这个词。

  两年前,汪滔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时曾说过一句话:“我是做产品的人,我只想把产品做好,让更多人来使用。”

  在大疆创立初期,汪滔曾列出一张愿望清单,根据无人机特点,要解决稳定性、清晰度、传输距离三个问题,大疆后来的产品线正是依照这份清单而展开。

  这份清单中三大问题对应着大疆的三大技术:云台、航拍摄影以及传输系统。

  “以前,无人航空器在操作体验方面存在很多不便,把大量的普通消费者挡在了门外。我们认为,凭借大疆的技术积累,能够推出一款高度集成化的产品,一举解决这个痛点,并且创造价值。Phantom系列的成功,证明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汪滔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在公司里,他强调最多的是“品味”二字,这一点更多体现在产品以及公司整体简约风格上。

  对于品味的把握弥漫在公司的上上下下,公司员工每天下午有时令水果供应,这些水果的图片都经过行政部门员工P图处理,保证图片呈现的质量。

  红杉资本合伙人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Moritz)曾在自己的Linkedin上写道:“DJI的精灵2Vision基本就相当于一个飞行着的AppleII。”

  大疆也是依靠产品打入美国市场,成为与苹果相提并论的品牌。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是为数不多的汪滔欣赏的人。他将自己与乔布斯比作“英雄所见略同”。“他身上拥有很多优秀的品质,他的做法、想法也给我带来不少的启发,自然会爱屋及乌。”汪滔告诉记者。

  跟大部分的CEO不同,汪滔出现在公众前谈论产品的机会少之又少,他和大疆的公关团队控制着公众获取这方面讯息的机会,原因是害怕公众过于关注汪滔个人从而分散了关注产品的精力。

  这种避讳甚至远远超出一般CEO,他甚至缺席大疆产品的发布会,从精灵系列到手持云台相机Osmo再到农林植保无人机,每一场划时代的发布会,汪滔往往都只活在媒体通稿里。

  对汪滔而言,产品中浓缩了所有他要说的话,无论大众是否接受、喜欢,他也不准备辩白剖析自己在研发时的故事以及心路历程。

  如今大疆销售额已经超过60亿元人民币,汪滔也在去年被福布斯评为身价超10亿美元的无人机首富,但其依然保持最初创业时的衣着习惯:平常大都穿着衬衣,天气冷的时候在外面再套一件毛衫,只有在接待重要到访人物或者参加正式场合才会穿西装,其标志性的鸭舌帽总是不离身旁。

  择人同谋

  “现在部分企业热衷于自我炒作,还被当作大众榜样。它们依赖商术,却很少追求商道。”在记者追问目前大疆融资情况时,汪滔这样说道。

  美国数据库网站CrunchBase数据显示,大疆分别在2014年5月以及2015年5月完成两轮融资,最近一轮融资7500万美元,由著名美国创投机构AccelPartner领投。

  与其他创业者不同,从最初创立大疆,汪滔基本没有为“钱”的事情发过愁。对于投资人,汪滔只有一个要求,理解大疆以及他的产品。

  汪滔首位支持者是其在香港科技大学的老师李泽湘,他是大疆创新的早期顾问及投资者,现在是公司董事会主席,在去年仍持有10%的股份。

  在公司起步阶段,汪滔依靠在校期间研发的直升机自主悬停系统模型挣取第一桶金。因为技术的稀缺,当时出售一个模型能够得到几万元钱,而大疆一款单品能够卖到20多万。当时产品还没达到实用阶段,主要作用是让大型国企领导进行功能性的展示。

  在这种畸形商业模式中,汪滔看不到发展前景。

  从新西兰代理商的口中了解到一些个人爱好者将系统搭载到多旋翼飞行器上,汪滔看到新的市场潜力,决定更改研发方向,将自主悬停系统搭载到多旋翼飞行器上并增强其实用性。

  大疆另外两位大股东与汪滔的交情都不浅,他们分别在大疆初期最需要资金的时候加入,并且在公司内担任重要职务。两人手持的大疆股份随着大疆估值水涨船高,根据《福布斯》计算,两人所持股份均已超过10亿美元。

  或许是汪滔本人并不善于资本市场运作,又或许他希望将大疆交到自己信赖的人手中,从成立至今,大疆接受的机构投资者并不多。

  汪滔并不想让投资人控制大疆市场化的步伐,在红杉领投大疆A轮之后,“大疆将启动海外上市计划”的消息甚嚣尘上,而大疆作出的回应是至少5年内都专注于产品,并没有上市打算。

  对于炒作概念获取资本注意的做法,汪滔十分看不上。“这些做法,无非是想在盲目涌入的资本那里捞取一些好处。大疆不是一家‘B2VC’、‘B2股民’的公司。”汪滔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去年5月,大疆宣布完成7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领投方为美国著名风险投资机构AccelPartner。

  随后,大疆宣布与Accel共同推出全球首只无人机基金SkyFund,向包括机器人硬件与软件、计算机视觉与导航、多媒体工具与社区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初创公司提供包含资金、技术和其他资源等全方位支持,特别支持使用DJISDK(DJI软件开发套件)研发测绘、影像、农业、巡检等应用的企业家们。

  “硬球”

  在《硬球:政治是这样玩的》一书中,作者克里斯·马修斯(ChrisMatthews)用“硬球”一词形容政界人物为了权力和成就而展开的讲求实际、大胆出击的手段。

  这个词同样适用在汪滔身上,在与同行竞争中,其并不是一个容易打交道的对手。

  与苹果一样,大疆的成名很大程度在于汪滔准确把握了个人消费市场的需求,这也是大疆能够占据市场的关键。让大疆与之后进入无人机市场的极飞、零度呈现不同的发展态势,并且快速地甩开竞争对手,在个人消费领域迅速占据主导份额。

1  2  下一页  
4
+1
0
+1
文章关键字: 汪滔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