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盘点 > 盘点中国亿万家产的“女少主”都嫁给了谁

盘点中国亿万家产的“女少主”都嫁给了谁

生意场 2016-02-24 11:01:12 来源:老男人

 

 

宗庆后与女儿宗馥莉

 

  眼下,“子承父业”的传统被悄然打破,越来越多“女少主”接二连三登台,挑战并颠覆了人们对“女儿家”的刻板印象。她们以女性独特的手腕与风格,接手或时刻准备着接手父辈数以亿计的财富与未来。

  “我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

  “从来没有?怎么可能?”

  记者大吃一惊,30岁的宗馥莉再次重复:“从来没有。”

  在2013年1月号《嘉人》杂志专访她的报道中,记者这样描述:家里太有钱了,后果之一就是难以分辨追求者的动机,似乎每个接近她的人都想和她谈生意。

  事实上,宗馥莉家不是“太有钱了”,而是中国最有钱。2012年9月,宗馥莉父亲宗庆后以一个非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和800亿元资产再次登上胡润百富榜榜首;10月,他上了福布斯富豪榜榜首。

  宗馥莉不在时尚杂志谈论爱情时,她的另一个身份更令人好奇—娃哈哈集团少当家,宗庆后的“接班人”。

财经作家吴晓波将以宗庆后为代表的改革开放以后出现的成功企业家称为“新财富家族”。凡家族企业,都希望打造“百年老店”、“千年家族”,但吴晓波认为,这些企业刚传到第二代,没有可借鉴的经验,而中国的历史文化背景及官商大环境又不利于西方价值观的生存。二者共同作用,直接导致新财富家族的如何传承成为难题。


  关于这一类难题,麦肯锡曾发布过一项研究数据:约有70%的家族企业未能传到下一代,87%未能传到第3代,只有3%的家族企业在第4代及以后还在经营。看来,家族企业安全度过权力更替的唯一方式,就是传给一个合适的人。

  并且,速度得加快。2010年胡润百富榜上,亿万富豪平均43岁,未来10到15年,中国家族企业将迎来交接班高峰。

  在中国,企业家选择接班人的方式都比较传统:传给儿子。康奈集团总经理郑秀康就在女儿更早进入公司,做出不菲成绩的情况下,依然把企业交给了小儿子。在他看来,“女孩比男孩发育早几年,到了50岁,女儿就要走下坡路,弟弟那时候精力还正旺盛。”在中国民营企业中,郑秀康代表财富一代的主流意志。

  但眼下,“子承父业”出现越来越多例外。过去两年,宗馥莉们接二连三登台,挑战并颠覆了人们对“女儿家”的刻板印象,以女性独特的手腕与风格,接手或时刻准备着接手父辈数以亿计的财富与未来。

 

 

尹明善与女儿尹索微

 

  为什么是她们

  “女承父业”,原因有二。

  对宗馥莉这样的独女来说,接班,没有选择余地。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和宗申集团总裁左宗申则是因为儿子年纪实在太小,只好先培养女儿接班。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的儿子早夭,大女儿又因幼时发烧,智力受到损害,因此,接班的重担就落到了二女儿杨惠妍身上。尽管她最初的人生理想,是当一名教师,并曾鼓动父亲“为穷人的优秀孩子办一个最好的免费学校”。

  另外,儿子不愿接班,或能力不济,家族的未来只好由女儿来扛。

  汇源集团朱新礼的公子朱胜华,只在家族企业上了一年班,就感到兴趣索然,改去打高尔夫,成绩还不错,再也不愿接班。

  儿子靠不住,女儿得赶紧上。2011年10月18日,尹索微跟着年过七旬的父亲第一次以“力帆集团董事”身份公开亮相时,只有24岁。 

 

 

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女儿杨惠妍与丈夫

 

  像尹索微一样,大多数女继承人都是80后,这意味着她们30岁前就被决定了未来50年的人生道路。有的甚至更早。碧桂园的继承人杨惠妍自13岁就开始旁听父亲的董事会会议。父亲会在会议结束后对年幼的女儿讲解管理技巧。

  事实上,在30岁以前,女继承人们能做的事也相差无几:出国留学,攻读管理、金融或者与家族企业主营项目相关的学科,回国后被安排入读商学院,广结人脉,接通地气。除了汇源的朱圣琴和华为的孟晚舟,宗馥莉、杨惠妍和宗申集团的左颖都是在美国上的大学,甚至高中。新希望刘永好的女儿刘畅在美国完成高中学业后,回国念的大学。尹索微则是在英国读了管理专业本科。

  少小留学海外的直接结果是:女孩们见多识广,思维西化,行事做派常常迥异于学历普遍偏低,白手起家的父辈。

  每天早晨的家庭餐桌上,宗庆后吃大饼油条,坐在对面的宗馥莉吃面包牛奶。从中学就开始留学美国的左颖与修摩托车起家的父亲“左师傅”左宗申更是格格不入。她毫不忌讳在微博上高调晒自己的生活方式:爱玩,爱度假,爱泡夜店,爱自拍着装奔放的派对照与比基尼照;吐槽某些女星“整容只能改善外表,不是智商”;甚至自曝比起接班,她对一边周游世界一边玩股票更感兴趣。

  但眼下,她不得不天天坐在父亲旁边的办公室,“经常挨骂,说话不到位、考虑事情不全面都会被骂”,被骂的理由包括在办公室修眉和天天盯着电脑。

  刘畅则热爱时尚,不但为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做了形象代言人,还逼着喜欢以“农民企业家”自居的父亲刘永好给某时尚杂志拍了一组时装大片。 接班前的“功课”


  在确认继承以前,女继承人们多保持低调,这多半出自父辈的要求。他们认为,自己需要一手安排女儿上位的节奏,才能避免节外生枝。

  刘永好曾就在刘畅2002年回国之初立下规定:“10年之内,不许出现在媒体面前!”为了保证百分百低调,刘永好还一度让刘畅随母亲李巍姓,改名李天媚。2008年,地产商杨国强女儿杨惠妍的名字突然出现在胡润百富榜与福布斯富豪榜排行榜第一位时,外界对这位碧桂园二小姐几乎一无所知。杨惠妍至今未接受过任何采访,媒体甚至找不到一张有关她的合乎发表规格的照片。

  女继承人们的接班准备工作,低调而有条不紊地进行。她们被安排进家族企业,通常会从基层做起。

  2005年回国后,宗馥莉开始担任娃哈哈萧山二号基地管委会副主任,4个月之后兼任杭州娃哈哈童装有限公司与杭州娃哈哈卡倩娜日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开始进入到奶粉、香精、机械、包装、进出口等行业。2007年,宗庆后为女儿设立了杭州宏胜饮料集团“练手”饮品的国内销售。2010年,宗馥莉才开始出任新成立的娃哈哈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管理集团所有进出口业务。

  而孟晚舟刚读完高中就进了华为,岗位是前台接待员。此后,孟晚舟历任公司国际会计部总监、香港华为财务总监、账务管理部总裁、销售融资与资金管理部总裁等,直至公司的CFO职位。其间,孟晚舟还在继续进修,先后获得华中科技大学硕士与南开大学博士学位。

 

 

刘永好女儿刘畅 聚集着政商高端人脉的商学院是更受女继承人—更确切地说,是她们的父辈青睐的进修之地。刘永好在刘畅大学毕业后,并不着急将她召回新希望,而是让她报读了北京大学国际MBA.


  朱新礼念完长江商学院中国企业CEO班后,立即推荐女儿朱圣琴报了长江的EMBA.

  接班的准备工作完成后,接下来的事情也很有讲究—女继承人们如何第一次“公开亮相”。

  有的经过精心铺垫。2010年,尹明善就开始有意让女儿尹索微在公众面前曝光。他带女儿在证交所参加了力帆股份的上市仪式。这也是尹索微首次公开亮相。次年,尹索微陪伴尹明善登上主席台,成为力帆高端乘用车基地开工仪式上的贵宾之一。几天后,父女一起高调出席一个商业峰会。当天,尹索微回避了所有媒体的采访,尹明善向媒体直接表示:“我也希望女儿能够接过我的班”。

 

 

左宗申女儿左颖

 

 

  有的比较低调。2005年,杨国强就决定将碧桂园70%股份转让给刚留学回国的杨惠妍。招股书中,杨国强明确表明:“将股权转让给女儿杨惠妍,是希望训练她成为碧桂园继承人。”还有孟晚舟。2011年,华为财报首次公布公司董事会成员,出任华为CFO一职的孟晚舟出现在名单上。

  有的尤显高调。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刘永好来京开会,带上了女儿刘畅,其“十年内不得出现在媒体面前”的禁令自动过期,女儿接班的意愿不言而喻。

  不过眼下,家族大事,乃至女继承人的地位,还是当爹的说了算。“左师傅”家大小姐左颖,奢侈的生活方式一度让父亲左宗申感到不满。2008年,26岁的她与美国男友在海南完婚,仅制作婚礼请柬一项,就花掉上百万元。2009年,左宗申忽然收回女儿的大部分公司股权,要给她“降降温”。事后,左颖曾对媒体表示:“这次收回去和父亲当初给我的时候一样,没有和我商量,我也不反对。”

 

 

朱新礼的女儿

 

  “女少主”的驸马们

  刚接班或被宣布将接班的女继承人,绝大多数都很“乖”。一次被媒体问到,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宗馥莉脱口而出“等于零”。即使是相对叛逆的左颖,虽然曾经因为逃避接班而出逃美国,但2009年经济危机来袭,家族企业所在的制造业不景气时她果断选择回国,与父亲共渡难关。

  对于企业,“女少主”会更倾向于注重维系一种大家庭的感觉。由于女性的敏感特质,她们即使发起改革也是和风细雨,让人易于接受。不论是在管理并购企业还是接班的过程中,这一点都显得尤为重要。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2006年,立白家族并购高姿公司,两年后,大小姐陈丹霞被父亲陈凯旋派往接管。刚去时,高姿的员工并不信任她。陈丹霞于是把销售人员全部召回公司,逐个找闹情绪的员工面谈沟通,建立归属感。她的姿态和诚恳,赢得了人心。这场企业变革过程绵密、细腻,最终,高姿与立白顺利合并。彼时,陈丹霞28岁。

  柔中带刚的女继承人,杨惠妍再典型不过。在碧桂园内部,她的口碑颇佳。在杨国强一位下属的眼中,二小姐行事低调,勤奋务实,是给人“淡淡的亲切感、稳重感”的“邻家女孩”。但2005年杨国强赴美治病期间,杨惠妍不动声色杯酒释兵权,用从美国带来的管理团队替代了杨国强时代的创业团队,将碧桂园曾经混乱不堪的账目和采购程序平稳理顺。

 

 

 

朱新礼与女儿朱圣琴另外,与男性接班人不同,她们不必时刻去和父亲比霸气、比决断。父亲在儿子面前的威严感也很难在女儿身上起作用。浙江企业家们私下说,别看宗庆后在下属和经销商面前霸气十足,可在女儿宗馥莉面前就是没办法。


  女儿接班后,往往不会苛求自己超越父亲。她们继续过着“公主”的生活。刘畅热衷社交。她是“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的主席,这是一个有名的“富二代俱乐部”。她在四川“富二代”圈子中颇有号召力,人称“畅姐”。左颖仍然经常泡夜店,还在微博上传过一张与朋友集体竖中指的party合照,附文:我隆重地告诉你们:我要接班!我愿接班!我能接班!不过仔细想想我接不接班关你啥事呀?难道我不接还会轮到你?

 

 

 

  也有宅“公主”。宗馥莉自称生活基本上都被工作占据。由于出国太早,她在国内甚至没什么朋友。至于那些高级派对,只是“变相地聚在一起,谈谈最近有什么项目可以投”。所以她“从来不去”。

  作为女继承人,她们与父辈共同面对的人生大事还包括嫁给谁。相比男继承人,她们的婚姻更受关注,也更有压力。有人戏言,让女儿接班就等于有了两次机会,女儿不合适还有女婿。

  “驸马爷”当然需要很优秀,并且最好能帮助女儿操持家族王国。杨国强在女儿杨惠妍的恋爱和婚姻上有过明确的指向:事业与爱情需要兼顾,所以在恋爱时就要寻找有能力、进取的人。杨惠妍的丈夫是个“官二代”,毕业于清华大学,曾赴美留学。据媒体报道,杨国强对女儿的这桩婚事,“觉得非常有面子”。婚后,女婿确实还利用上自己的化学专业,帮助老丈人开拓了新业务。

  高勇,在娶了朱圣琴后,也很快成为汇源集团的核心成员,曾经深得朱新礼器重,甚至一度传出被指定为接班人。朱新礼送女儿入读长江商学院念EMBA时,也一并将女婿送了去。不过,在他被汇源内部爆出涉嫌利用汇源的广告业务牟取巨额利润后,慢慢淡出了汇源。

 

 

任正非女儿孟晚舟

徐伟文,华为高管,在核心管理层中排名最末。不过这个格局在他娶了孟晚舟之后就改变了。也许对任正非而言,将女儿直接嫁给自己的能干下属,比起嫁给旁人再让他慢慢熟悉并参与公司管理,也更为经济快捷。

  宗坤集团“左师傅”的女儿应该是最另类的女继承人了。她和一个叫麦克的美国人相识不久,便闪电结婚。  

4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盘点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