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800万年薪 新上任的CEO李进岭适合万达电商吗?

800万年薪 新上任的CEO李进岭适合万达电商吗?

生意场 2016-02-20 08:41:14

  800万年薪,万达电商迎来了其第三任CEO。

  19日,万达官方向虎嗅确认,原芒果网CEO李进岭已于2月14日入职,担任飞凡网CEO。但对于选中李进岭的原因,以及之后万达电商的动作等并未透露更多信息。

  2012年至今,万达电商发展已满四年。除了天价年薪招人,以及联合百度腾讯50亿成立新电商公司外,万达电商这个标准“富二代”,最多的消息就是人事变动。从龚义涛(第一任CEO,曾任Google总部电子商务技术部经理、阿里巴巴国际交易技术资深总监)到董策(第二任CEO,佳品网原COO),相比较互联网企业出身的职业经理人,这次万达选择了更具传统企业背景的李进岭。

  那么李进岭会是万达电商领导者的合适人选吗?

  首先,现阶段的万达电商需要一个怎样的CEO?

  王健林寄予飞凡网的期望并非一个电商平台那么简单。在去年11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王健林谈及电商用了如下表述:

  “万达电商最大的失误是在一开始把公司定义在电子商务上,这名字起的就有问题,还是想卖东西。”

  “将来我们公司主要是卖钱,不是卖货,卖理财产品,和银行机构合作等。”

  “商业的铁律就是盈利才能支撑持久。中国最早成功的几个电商都是烧钱模式,似乎颠覆了这个铁律,大家就认为中国电商一定是要烧钱。错,如果不找到盈利模式,完全靠烧钱,肯定活不成。”

  这透露出王健林的两点要求:1、不卖货,2、要盈利。

  从董策离职后飞凡网的动态来看,确实正在摆脱“电商”、“O2O平台”定位,试图将全国的购物中心整合进来,变身为给购物中心提供互联化整体解决方案的服务商。服务范围包括但不局限于万达购物中心,比如,给顾客提供智能找店、寻找停车位、电影选座、餐饮排队等服务场景,给购物中心提供全球招商、贷款等的帮助。将服务重点放在线下实体,而非线上。

  用王健林的话说,“万达现在从事的电商与之前的电子商务模式完全不同,而是加上了金融、旅游、体育、文化等等。”

  按照万达电商的目标,到2016年年底将要完成新增购物中心1000个,覆盖全国购物中心的三分之一以上。并一再强调,“将继续壮大线下实体的发展”。

  延续这一发展思路,现阶段飞凡电商需要一个领导者来加速运营,迅速拓展购物中心资源,以及会员规模。换句话说,飞凡电商CEO所担负的责任已由起初的平台和系统构建转变为整体运营,而且对于掌控一个公司的经验和积累提出更高的要求。

  从当初招聘要求的变化也可以窥见一二:“应聘者需要能力偏整体运营方向,而非技术方向;年龄在38岁到50岁之间,有知名互联网公司CEO、COO工作经验;全面负责公司的战略规划、业务创新、平台构建、品牌营销以及日常运营等工作。”

  于是,在第三任CEO中,王健林更倾向于有实体经济背景的人才,若有互联网从业经验那就再好不过了。

  然后,李进岭适合吗?

  盘点李进岭的工作简历,他在传统行业的积累以及互联网运营经验也许正符合万达的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李进岭有丰富的传统行业管理经验,先后在宝洁公司、摩托罗拉、百事可乐等公司任职。2007年加入艺龙旅行网,时任华北区高级销售总监,后升任销售副总裁,全球酒店业务副总裁,主管销售、渠道方面工作。2013年进入芒果网,出任公司CEO。港中旅集团宣布中旅总社、芒果网两家公司合并后,李进岭同时兼任中旅总社副总裁,全面分管线上业务。

  亿邦动力援引业内人士的分析认为,李进岭通过芒果网转型所获得经验教训有助于少走弯路。“飞凡电商这一规划和李进岭此前操控芒果网转型有很多共性。两者都同样面对如何在集团拥有庞大用户的基础下实现会员转化、挖掘会员价值、如何解决线上线下业务整合的阵痛等问题。”

  在担任芒果网CEO时期,李进岭确定了芒果网从综合OTA向旅游O2O开放平台的战略转型,并整合了中旅总社的线下资源,并向整个上下游生态圈开放,吸引更多的第三方资源。而从万达电商的发展来看,也明显有“开放平台化”的趋势:飞凡网在试运营之后就开始去万达化,引入众多购物中心,并且抛弃了实物零售模式,逐步增强线上业务的服务属性以及线上线下业务的融合。

  看似合适的李进岭,能做多久?

  由于高管的频繁离职,曾有业内人士戏称,“什么人做万达电商的掌舵者,都意气风发的进去,灰头土脸的出来”。

  而造成互联网高管在万达电商高离职率的原因,可能有二:其一,万达作为传统企业的管理文化与互联网公司文化格格不入。其二,王健林的强势。

  对于第一点,董策离职后并未对离职原因做太多表述,但从龚义涛此前的采访中或许能够看出端倪。龚义涛在离职后曾谈到与万达团队的磨合,“在万达,通常先是用PPT的模式向领导请示汇报,所有的事情都需要领导批准才能做,我们互联网企业出身的人没有这个习惯,我们的思维是发散型——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除此之外,他还提到自己曾花费3个月的时间才让管理层明白了O2O到底要做什么,然后再说服公司其他人进一步推动进展,因为大多数领导还停留在网购这个层面上。就这个过程,就耗费近一年时间。

  对于第二点,虎嗅曾在《不行你就下:在万达,压力就是这么大》一文中,对王健林的强势风格做过这样的描述:

  王健林为万达注入的军事化管理是万达成为中国公司翘楚的关键,是万达高速运行并跻身全球瞩目企业的引擎。但也极富残酷性,尤以表现在对高管的苛责——对于王健林来说,管理庞大的万达帝国,特别是在一些事关面子和里子的转型业务上,是不允许出错和停滞的。

  虽然对于电商业务,王健林一直在内部强调,不能万达传统思维来管理,要给电商创新、决策、财务的自主权,但实际上最终控制权仍掌握在王健林手里。比如,对电商设立过严格的考核目标:“电商要有考核目标,包括全年目标、半年目标,集团按目标考核,如果一两次完不成目标,就要调整思路;连续完不成,就要调整人,万达事业从不等人”。

  总之,传统业务出身的李进岭能否适应万达文化,带领万达电商完成转型、达到王健林的期许,还需要时间来看。

  本文参考亿邦动力、新浪科技、亿欧网、新京报等。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李进岭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