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获得1亿融资 华尔街见闻会成为怎样的"中国彭博"?

获得1亿融资 华尔街见闻会成为怎样的"中国彭博"?

生意场 2016-02-04 08:31:35 来源:36氪

  “公司2013年成立的时候方向已经定下来了,我们未来肯定是会往金融交易的方向切的。”华尔街见闻创始人吴晓鹏说。

  华尔街见闻今天宣布获得了1亿人民币的B轮投资,领投的是黎瑞刚的“华人文化”。根据A轮融资惯常让出的股份比例来推算,这家财经媒体现在的估值可能在1亿美元左右。  常有人说媒体的影响力价值是无法估量的,所以即便很多媒体并没有跳出广告的商业模式,还是很多人前仆后继去投。但华尔街见闻想得很清楚。他们现在做的事情,跟他们在成立公司时所设想的几乎一模一样——从内容切向二级市场金融交易。36氪在上周采访了华尔街见闻的创始人吴晓鹏和联合创始人顾成琦,尝试还原这家财经媒体的过去和未来。

  哦,不对,未来这家公司不能再叫财经媒体了。就像你们也不会把现在的36氪称为科技媒体。

  财经内容里的蓝海

  最开始的华尔街见闻是作为一个个人博客存在的。吴晓鹏当时是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名驻纽约记者,负责盯美国的金融市场,主攻高端采访。为了尽快熟悉全球市场,吴晓鹏当时开了一个外汇账号,通过频繁的交易来感知各种宏观因素对金融市场的影响。

  很快,他发现以前自己和其他国内媒体所重视的内容,并没有办法满足国内的金融从业者真正的需求。投资者需要的,是快速、准确、完整的经济数据和相关信息,从而帮助他们第一时间做出投资决策。而当时并没有人向国内的投资者提供这样的中文内容。大部分媒体注重的是“高端采访”类的内容内容。

  “同时全球市场的关联度在越来越高。比如中国的制造业PMI一发布,中国股市、香港股市、铜、石油、铁矿石等等,全球范围内的这些资产都是可能随之有剧烈变化的。”吴晓鹏回忆自己个人交易中几次大的亏损,都是在经济数据有比较大的波动、央行发布新政策甚至一些地缘政治事件发生时。“我记得有一次普京撤兵吧,这一下太突然了。我记得全球好几个股市已经连续低迷动荡好几周了,消息一出来整个市场瞬间翻转了。”

  这些会引起金融市场变化的点,没有人帮中国的投资者抓住。吴晓鹏于是做了这个个人博客,把一些没地方发的观察写在博客上。渐渐,一些人会觉得“这个华尔街见闻做得还挺有意思”,然后加入进来成为兼职作者。这些人大多是金融机构或者监管机构的从业者,或者相关专业的学生。

  早期的那批兼职作者里,诞生了两位意义特殊的人。一个是后来的联合创始人顾成琦,一个是团队最早期的投资人。

  接受自己的兼职给自己投资,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们其实碰到很多人,来面试的时候问了很多基本情况,然后到最后他们都说你们要不要投资......”吴晓鹏最终接受了其中一个兼职作者的投资,20万,稀释了一点点的股份。拿到这笔启动资金,吴晓鹏就把工作辞了,回国创业。

  “当时也没想过找机构融资,就觉得这样也可以过下去了。”吴晓鹏带着四五个人搬进了上海松江的一个别墅。二十万并不多,但他们当时开通了Google流量广告,一个月大概能挣两万块钱。团队对物质生活也没有什么要求,每天就做一件事情,把文章写好,其他什么都不管。直到2013年,平安创投找到吴晓鹏,投了一笔天使。团队这才正式注册了公司,开始运作。

  内容护城河

  从那之后,华尔街见闻走过了三个阶段的内容发展。

  第一阶段的华尔街见闻以报道“影响全球大类资产价格的宏观因素”为切入口。“当时正好是金融危机以后,全球市场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全球央行主宰了全球市场的变动。换一个比较直接的说法就是,宏观因素主宰了整个市场。”联合创始人顾成琦向36氪说到。

  2013年底,团队开始涉及国内内容,这是第二个阶段。在这个时间点做国内内容,一个原因是中国市场和全球联动逐渐紧密,尤其欧债危机以后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更加提高了;另外一个原因是团队发现这块内容市场其实并不是想象中那样饱和。“一开始我们不做国内,也是觉得国内的财经媒体做了十几年了,我们跟他们比没有太多优势。但是后来我们发现一个问题,大家虽然写了十几年,但是对资本市场本身的专业性报道并不够。”顾成琦提到当他们决定以报道海外的逻辑和写作手法,去报道国内市场的宏观领域时,发现其实看不到国内有太多同样的报道。华尔街见闻的报道重心逐渐向国内转移和扩展。到现在国内外的内容大概各占50%。

  走过这两个阶段为公司累积两个重要的能力:对全球资本市场的及时反馈,和专业理解。

  前者是速度。华尔街见闻是诞生在美国的,现在也在北美有一个内容团队,对全球市场的及时反馈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优势所在。后者则体现在报道的专业性。他们推出的“7x24直播”是一个实时滚动的标题新闻栏目,只有一个标题或者一小段话。“这是原先财经媒体都不会做的东西。它就是给需要第一时间做出判断的投资者看的,非常讲究及时性。”

  第三个阶段是这次融资之后将要开启的。内容取向上,随着中国市场和全球市场的联动,国内外内容的会进一步融合。“过去中国市场跟全球市场有点绝缘,除了2008年非常大的危机对中国有比较大的影响。但这半年以来,你会发现中国和全球的联动越来越紧密。中国跌他们就跌,他们反弹中国就反弹。”吴晓鹏认定中国市场和全球衔接是一件会来得很快的事情。

  但更重要的是内容生产方式的改变。之前两个阶段华尔街见闻的新闻或深度报道内容均为编辑产生,除了数据类的新闻会加入机器的帮助减少成本。在下个阶段,团队希望解放UGC。

  由于内容的专业度所致,华尔街见闻的用户中有很多在各个领域中非常专业的金融从业人士,甚至比团队自己的编辑要专业很多。吴晓鹏回忆早期的兼职作者里有两个在国家央行工作的人,还有在顶级对冲基金做石油交易的人。有一次他们写了一篇关于铜的文章,一个在这个领域研究了很多年的研究员看完文章,在微博上跟团队辩论了整整一周。

  华尔街见闻所服务的用户质量足够高,有能力产生优质内容。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怎么设计产品机制和调动用户积极性。吴晓鹏和顾成琦提到产品会在原有形态下做些迭代,但团队PGC的专业优势不会丢掉,产品不会一下子转成类似“雪球”这样的社区产品。

  他们希望从两方面激励用户贡献内容。简单来说,无非也就“名”与“利”。

  “名”方面,华尔街见闻的读者足够聚焦,都是这个领域的投资者或者金融机构的参与者。UGC作者在这里发表文章后,有机会让相应领域的人第一时间了解你,有机会和行业里水平相当的从业者进行直接讨论。这一块产品要做的,是把UGC的内容匹配给合适的人,并与之产生互动。

  “利”的话,华尔街见闻希望未来将优质的、有能力提供服务的用户,对接给有需求的企业。举个例子,国内现在有大量私募基金。这些私募基金不像公募基金,能够有很多研究所为它提供投研服务。“除去顶尖最大的那批,剩下80%的私募基金是没有任何服务的。他们第一不知道能服务他的人在哪,第二付不起投研费用。”顾成琦提到很多私募基金要知道一个行业的情况,基本上是靠个人关系去了解。未来华尔街见闻希望把这两块的需求对接起来。

  UGC对于华尔街见闻的直接意义,可能只是内容上的补充。但长远来看,价值在于基于“人”的社群而不是UGC内容,毕竟这些用户每个人的背后都是大量的资产和钱。

  中国彭博?

1  2  下一页  
0
+1
3
+1
文章关键字: 华尔街见闻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