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公益慈善 > 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拿出150亿元做社会投资

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拿出150亿元做社会投资

生意场 2015-12-09 08:32:51 来源:红商网

  商业成功只满足了过去的沈国军,社会创新是他更大的舞台。他鲜明如常,也神秘依旧,他超越传统商业和传统公益思维,正在做一笔亦商亦益的社会投资,规模将超百亿

  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开始“不务正业”了。除了在商业上运筹帷幄,这两年,他以更鲜明的积极姿态参与公益慈善。这一点,越来越像他的挚友、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唯一不同的是,沈国军更加低调。提及他的创新公益,他至多会说“还在摸索”。

  沈国军言语凝练,节奏平稳。不说话时紧闭双唇,眼眉很少传达信息。这与外界对他的印象一致—谨慎、内敛,有些神秘。接受《中国慈善家》杂志采访,面对摄影镜头,他像出道多年的演艺明星,随便几个姿势,便亮出中国一线企业家群体中少有的时尚风度。

  沈国军的与众不同,兼具神秘与鲜明两种特质,除此二者,便是求新。

  他曾对他的浙商友人说,企业家的最高境界是慈善家。这几年,他超出传统公益慈善,着手栽培“奇异花草”,同时不声不响地筹划为这片草木开拓边界,再造新生态。

  最近几年,沈国军常现身公开场合,鲜明依旧,却也神秘依旧。打造智能物流平台、成立公益基金会、培养社会公益管理高端人才、涉足环境保护、启动农业扶贫项目??这些零散的表面信息让外界摸不到头脑,沈国军究竟要干什么?布局

  沈国军正在织一张很大的“网”,但他此前从未系统描述这张网的形态。

  他有改变命运的强大愿力,也有成功者必备的坚韧与才智,从银行职员到一线企业家,他抓住机遇,创新求变,终获成功。但商业成就只满足了那个遥远的沈国军,创新求变这一本能反而成了他不变的目标。除了参与可以影响更多人的社会创新,还有什么能让成功企业家更为心动?公益,豪无意外地,成为沈国军施展抱负与才能的另一个舞台。

  他说,“我始终想做一些新的东西。”

  2013年5月,阿里、银泰、复星等企业联合组建菜鸟网,沈国军是首任CEO。菜鸟起飞两年,这只会飞的新物种究竟有何样羽毛,又要所向何处,外界仍看得云里雾里。

  2014年3月,银泰公益基金会(简称“银泰基金会”)注册成立,操作自有项目、对外资助并驾齐驱,公益教育、环境保护、孤残儿童救助、近现代史研究四大领域各有侧重。

  三个月后,沈国军代表银泰集团、银泰公益基金会现身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对外宣告与北大合作设立中国首个社会公益管理硕士专业,并在次年9月设立北大光华银泰公益管理研究中心(简称“公益研究中心”)。

  今年4月初,他与马云、马化腾等企业家朋友共同成立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简称“桃花源基金会”),并任董事局执行主席。

  紧接着,6月4日,他给银泰商业全体员工发出公开信,文末提及新业务“银泰农业发展”(简称“银泰农业”),但并未对此作进一步交代。接受《中国慈善家》专访时,沈国军说,银泰农业在河北的商业扶贫项目即将签约启动,未来“可能会不断投入,算一算,估计超过上百亿”。

  这些并无太多关联的事情背后,逻辑是什么?

  2014年年中,他提出新主张—共享价值,这一理念被哈佛商学院写成教案。这是他对社会发展与商业文明思考多年得出的成果。他想摸索一条路径,整合商业价值与公益价值,让公益如商业般高效,也让商业更具社会效益,二者相融,互有彼此。

  以此为针线,一番穿引,沈国军的这张网轮廓渐显。

  社会公益管理高端人才项目是为突破中国公益慈善管理低质低效之困,公益研究中心则将从模式、规则、制度层面提供未来行业改革和建设的依据。这是中国公益慈善发展面临的两个主要障碍,沈国军要以此解决基础问题。

  与此同时,他开始实践共享价值的模式创新。

  菜鸟展商业羽翼,目的地是打造物流跟快递的数据平台,“提高管理水平和效率,优化资源配置”。银泰农业以公益为目标,试图用商业模式进行农业扶贫。桃花源基金会则为环保引入商业思维之水,养生态之鱼。

  这些项目被分别划分在商业、公益范畴,但都同时具备商业与公益双重特征。

  沈国军此盘布局环环相扣,之于商界与公益界,无疑让未来有了更大想象空间。之于沈国军操持的具体事业,公益人才培养、理论研究、智能物流、农村扶贫、生态保护或将彼此依托,互为支撑,同时,也有可能发展出更多外延。

  他说,“高效利用资源,是一个企业家必须要每天思考的问题。”打向痛点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沈国军及银泰共捐款1000万元救灾。后来他很失望,“捐了以后不知道怎么使用的,再也没有(反馈)消息了。”

  此后几年,屡有公益组织、公益人曝出丑闻,中国公益慈善组织公信力频遭非议。沈国军意识到社会公益管理高端人才缺乏和政策制度障碍已是中国公益发展的最大痛点,要改变现状,就必须从根本上入手。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几年,商业凶猛发展,从整体上看,相比于还在起步阶段的公益组织,商业机构管理上更为高质高效。沈国军想把商业人才转化为社会公益管理人才,为公益界培养一支特种部队。

  他观察行业,酝酿了三四年,决定与高校合作。

  2014年3月,马云到北京大学演讲,沈国军与时任北大校长王恩哥相识。三人端起茶杯,沈国军抛出想法,王恩哥听了很感兴趣,马云也要支持。沈国军干脆提议马云做特聘教授或名誉理事长,马云当即应允。

  不到三个月,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阿里巴巴报告厅里,银泰集团、银泰基金会、北京大学、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四方正式签约。项目由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和银泰公益基金会共同管理,设立理事会和教学委员会,马云和王恩哥担任荣誉理事长。除学费外,银泰方面将承担所有办学费用,包括科研、师资、奖学金等,并作长期投入,以鼓励学生毕业后从事待遇普遍偏低的社会公益类岗位。

  该专业教学内容以MBA学科体系为基础,融入公益行业相关议题,如公共政策、社会责任、社会创新、社会企业、投资及NGO组织及项目管理等。

  在国内,此社会公益管理硕士专业为首创。即便在国际上,在商学院举办社会公益管理硕士教育也并不多见,仅在美国有两家类似项目,分别是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的社会企业硕士项目和圣母大学门多萨商学院的非营利管理硕士项目。

  包括马云在内,比尔?盖茨、李连杰等人也受邀担任荣誉教授,哈佛商学院教授孟睿思(Chris Marquis)、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王瑾等近10位教授、学者担任学界客座教授,同时邀请牛根生、郭广昌、王兵、王健林、曹德旺、李劲等国内一线企业家和公益人担任业界客座教授。

  如此强大阵容,沈国军是要“打造中国公益界的黄埔军校”。

  “我希望这些学员今后能成为中国公益慈善界的中坚力量,改变中国公益慈善现状,推动制度改革。”沈国军对《中国慈善家》记者说。

  该专业招生目标是具有3-5年工作经验、立志投身公益事业及相关领域的优秀人才。为了避免“低学费高学位”成为学员谋求在商业领域内晋升的“超值跳板”,项目设置了严格的录取制度和程序,学员材料审阅过关后,还要进行两轮面试,每轮面试都有三个面试官。

  去年10月,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完成大陆地区的录取工作,首批申请者有600名,最终录取27人,他们来自金融、教育等不同领域,其中一些学员有公益组织工作经历。

  除了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未来还有爱佑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爱佑”)和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等更多公益组织也将为该专业毕业生敞开大门。

  2015年9月15日下午,该项目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举办了开学仪式。两年后,中国首批公益硕士将正式进入公益组织。

  建立公益人才池的同时,北大银泰公益研究中心也挂牌成立。

  沈国军所忧心的是,中国公益组织相关税收、社会组织相关管理规则等均受制度所限,公益慈善发展束手束脚,民间组织不得不畏首畏尾。要改变现状,除了“解套”,别无他法。这是该研究中心的首要放矢之处。填补空白

  如公益硕士项目一样,沈国军更倾向于填补空白地域,或抓住正在成长中的事业推动立项。他对中国近现代史兴趣浓厚,而国内史学界对此段历史的研究并不充分。他告诉《中国慈善家》记者,“政治因素我们不去评价,但这段历史客观存在,放在更长的历史时空内,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去做一些推动。”

  银泰公益基金会成立后,借鉴斯坦福大学东亚图书馆、日本东洋文库等范本,启动了“中国近现代史研究计划”。该项目不依附任何学术机构和研究机构,以基金会支持专业学者的形式推动历史研究,这在中国还是新尝试。

  银泰公益基金会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慈善家》记者,该项目调研、立项、实施过程中邀请了国内外各方学者担任顾问委员,力图做到多元化,不囿于一种观点和角度。

  “银泰搭建平台,专家学者可以申报课题,比如某个历史学者对民国的法律、外交、经济感兴趣,或者对二战的某次战役感兴趣,都可以申请研究经费。”

  沈国军说,银泰基金会最近在对一些抗战老兵做抢救式专访,以口述历史的形式做视频记录。“原来黄埔毕业的,包括‘二战’老兵,还有一些将军都90多岁了。我们搜集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将来会向社会共享。”他说,如果资料足够丰富,不排除将来建一家博物馆。

  “我们想长期、专业地做下去,至少做个十年、二十年。以后这段历史如何表达,如何评价,交给专家,我们不管。我们负责把这些资料保存好。”

  沈国军愿意摆弄新模式,那是因为世界无时无刻不在新生力量推动下向前发展。但“新”是有时效的,它要求尝新者要反应迅速。时机一过,新生便可能作古。沈国军作为商海中嗅觉敏锐的成功者,早已练就迅捷身手。

  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颁布施行,民间注册公益组织正式开闸,沈国军成为动作最快的企业家之一。这一年,他与多位企业家共同发起爱佑慈善基金会,并任创始理事。

  千禧年刚过,河南艾滋病村被媒体频频曝光,爱佑甫一创立,聚焦的便是儿童艾滋病救助方向。但爱佑作为一家民间非公募基金会,想要介入难度太大,沈国军很无奈,“原因很多,爱佑去河南,都被人家赶出来。”

1  2  下一页  
6
+1
27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沈国军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