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富二代 > 揭秘特立独行富二代:王思聪高调褚一斌高冷

揭秘特立独行富二代:王思聪高调褚一斌高冷

生意场 2015-12-01 09:09:16 来源: 参考消息

摘要:“港媒称,同是富二代,同是从外国归来,王思聪和褚一斌对于自己的“特殊身份”有着不同的演绎:前者作风高调,几乎每次发言都会引来非议;后者为躲避父亲为自己规划人生,远走他乡30年,希望摆脱“褚时健儿子”的形象。

  据香港《南华早报》中文网2月25日报道,近一两年来,王思聪每隔一阵子就会红一下。其独特的“王思聪体”如旋风一般席卷微博等社交网络,无论是“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都没我有钱”,还是“只要胸大”的选女友标准,王思聪每次张嘴,都会引来网民和媒体热议和围观。

  在谈到“红得发紫”的王思聪现象时,其父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日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儿子从小在海外长大,怎么想就怎么说,不会看眼色说话。

王思聪(图片来源于网络)王思聪(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还称,父子之间经常交流,他的思维很独立,都是“西方的那些东西”。 “他回来3年了,时间还短,可能等回来到5年8年的时候,也许就真正中国化了。”

  去年,王健林在访谈中透露,曾拿出5亿元让王思聪开一家私募股权公司,锻炼能力。被问到如今的成绩时,王健林直言“还可以啊,他去年不是评上中国前多少名的私募经理人吗!”

王健林(图片来源于网络)王健林(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位前中国首富称,去年王思聪的回报率达到了60%,蛮高。 “反正我允许你失败两次,但不能失败第三次,失败第三次你回来上班,老老实实到万达上班。”

  实际上,王思聪目前已经在万达集团担任董事一职,但有报道称,他在集团内部实际上并不负责任何事务。

  如果说王思聪从不掩饰父亲有钱的“任性”是一个极端,那么“烟草大王”褚时健的儿子褚一斌就是另一个极端。他在接受《成都商报》访问时坦承,富二代限制多,为了躲避父亲的规划,曾经离家30年,而现在才尝试从父亲手中接过衣钵。

褚时健(图片来源于网络)褚时健(图片来源于网络)

  褚一斌称,早在20岁出头的时候,父亲就对他的人生进行了全方位设定:“我才20岁出头,父亲就把我的人生规划到了55岁,从一名普通工人,到小组长、车间副主任、车间主任,然后到副厂级。”

  报道说,为了逃避父亲的规划,褚一斌去了日本,名为自费留学(微博),其实是在打工。 1989年前后,褚一斌和两名中国留学生租了一套12平方米的房子,居住环境很差,洗澡要走2公里路,而褚时健探访时也只能坐在枕头上。

  褚一斌后来去了香港广东一带打拼,后来意识到有钱人能承载很多社会责任和义务,因此开始明白“有钱不是可耻的,有钱甚至是光荣的”,继而转向做股票,主攻美国市场。

  1999年,褚时健从“烟草大王”的神坛掉下,因被匿名检举贪污受贿,被判处无期徒刑。后来,被减刑的褚时健保外就医,和妻子承包荒山种橙,种出了蜚声国内的“褚橙”。

  报道说,褚一斌目前正在开发马龙县的5000亩苹果基地,还有龙陵县的上万亩橙子基地。最终还是回归尝试接过父亲衣钵的他说,52岁了,不希望仍旧只是“褚时健的儿子”。

   [延伸阅读]王思聪斥被富二代骂败家:没我爹我没今天

  微博认证为“前重庆新诺迪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兼CEO”的“Kissmilan_张琨维”发微博指责王思聪没有靠自己赚过一分钱: “越来越看不惯@王思聪 的叼样,没你爹你能有今天?是,你也自己创业,但创业项目也是专业打游戏。。没你爹你靠自己赚过一分钱么?现在的社会是怎么了?居然崇拜热捧这样的败家孩子。。看不懂了。 ”

  随即王思聪转发微博并回复:“虽然电竞只是我关注众多领域之一,但是你瞧不起我们电竞工作者?”并表示:“没我爹我当然没有今天,你没有你爹是耶稣给你妈卵子受精的吗?”

  据悉,张琨维是上市餐饮品牌“乡村基”创始人的儿子,与“俏江南”张兰儿子汪小菲一样都算是餐饮界富二代。

  王思聪:王健林之子 1988年出生,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IG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万达集团董事,新浪微博红人。

  [延伸阅读]褚时健之子:“富二代”有很多限制 甚至被父辈埋没

  在云南省昆明市滇池路靠近西贡码头200米的地方,一栋不起眼的小楼藏于某庭院之中,这是云南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总部,负责人是褚时健唯一的儿子,52岁的褚一斌。

  目前,褚一斌正大力开发马龙县的5千亩苹果基地及龙陵县的上万亩橙子基地,他正尝试从老父亲手中接过衣钵。未来的褚氏品牌下,或将是集多种水果于一身的王国。

  褚时健

  原红塔集团董事长,昔日赫赫有名的“亚洲烟王”,在最辉煌的时刻,从“烟王”的神坛上跌落。73岁,身患多重疾病保外就医的他,与妻子承包荒山开始种橙,十年后,一种名为“褚橙”的水果风靡全国。

  褚一斌

  褚时健之子,20岁出头因父亲对其人生进行设定,而出走逃避家庭,后经自己不断努力打拼,逐渐站稳脚跟,2013年被父亲召唤回家,现承父业开发上万亩果园,52岁的他,不希望仍旧只是“褚时健的儿子”

  模式

  ———将沿袭褚时健的“基地加农户”

  云南新近成立了一家公司———云南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操持者是褚时健的儿子褚一斌。

  不久前,步履蹒跚的褚时健曾来到马龙县,考察了当地的气候、土壤、降雨、光照等自然条件。为与“褚橙”达成合作,云南省曲靖市政府副市长朱兴友率领一众干部,到褚橙庄园与云南恒冠泰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苹果基地框架协议。

  站在这片基地坡顶,可见马龙县城高楼林立。目前这里仍是一片荒地,但将来,上百农户将在这里工作生活。褚一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公司将沿袭褚橙庄园基地加农户的开发模式,如果马龙县物色不到足够合适的农户,他会在全省范围内寻找。

  褚一斌正学会理解化肥、土地和气候,“主要是和有经验的人接触交流。”他说,新平县褚橙庄园成熟的管理、技术人员,正对新基地的各项业务进行交叉指导。

  褚一斌现在的宏观思索,是为什么国外的高端水果,一旦进入中国进行规模化种植后,却难以占领顶端市场。而在细节上,他要考虑的,是如何将每亩田、每亩地耕好,对基地的每一个农户做到了如指掌,“理解农户,才能管好农户,才能让他把事情做好。”

  褚一斌正处于父亲的考察期,“一家人开会时,我也说到,只要家里有能人,能够比我做得好,由他来挑大梁,我没意见。”他说,他有信心比别人做得更好。

  出走

  ———父亲给儿子的人生设计:从工人到副厂级

  在父亲掌舵的玉溪烟厂,褚一斌曾当过一年多的电器修理工。1987年,褚一斌离开云南时,烟厂正加速步入快车道。当时烟厂电器修理工人少,而且是两班倒,上班时间长达11个小时,“工作辛苦重复,我有些厌倦。”

  然而褚时健已经为儿子的人生进行了设计,“我才20岁出头,父亲就把我的人生规划到了55岁,从一名普通工人,到小组长、车间副主任、车间主任,然后到副厂级。”褚一斌说,这样的设定让其头冒冷汗,致其生逃避之心。

  他去的第一站是日本,名为自费留学,但其实是打工,“每天刷盘子洗碗,到学校后太疲倦马上就睡着了。”他的心理得到释放,但生活压力很大。

  1989年前后,褚时健带助手到日本某烟草公司考察。褚一斌和另外两名中国留学生租住在东京城郊,住房面积12平方米,整栋楼才一个公共厕所,洗个澡,要走两公里去公共浴池,因自己做饭,草席上落了一层油。

  褚时健进门后,袜子就黏在草席上。褚一斌弄了一个枕头,让褚时健坐了一会,父子俩聊了一会天。这样的场景实在尴尬,实在坐不下去,他们就到附近的小河边散了一会步。褚一斌还记得,当时老父亲很深沉地讲了一句话:“他说,日本经济那么强,没想到生活环境那么差。”

  立足

  ———“老父亲反对我用虚拟的方式获得利益”

  褚一斌后来在广东香港一带打拼,逐步站稳脚跟。褚一斌说,他远走他乡,只是为了证明以自己的能力可以谋生。

  海外生活经历,让褚一斌的观念发生改变。有一年年底,褚一斌看报纸,看到全日本最富的10人排行榜,报道解释了这10个人做什么工作,他们有多少收入、交了多少税、养了多少工人、做了多少慈善。“这时候我才认真去思考,原来有钱能承载很多社会责任和义务,才明白有钱不是可耻的,有钱甚至是光荣的。”

  后来褚一斌专心做股票,主攻美国市场。

  褚一斌还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说不上非常成功,只能说日子过得不差。”褚时健作为实业家,反对儿子以一种虚拟的方式获得利益。“我做的很多事情他要么不知道,要么反对。”褚一斌说,对长辈要尊重,但要有自己的选择,并在此条件下保持独立,道德标准自己衡量。

  褚一斌浓眉大眼,爱抽烟,谈话偶尔沉吟,遗传了褚时健的神态。与褚时健一样,褚一斌穿着随性,“一个人如果对自己有充分自信,就不需要用包装来标榜自己。”在新加坡出入一些顶级投资银行,他也是穿着大裤衩和拖鞋就进去。

  召唤

  ———“老父亲叫我回来,我立即卖掉房产,推掉事业”

  2013年的一天,褚时健第一次向褚一斌清晰地表达了希望儿子回云南的意思。

  褚一斌的理解是,早期阶段,父亲的果园谈规模化,环境上还不成熟,后来果园在父亲的指挥下,还能稳定地发展。“但父亲这么大年龄,事业如果再拓展,已不是他的精力所能承载。”

  事实上,褚一斌一直在等待着父亲的召唤。他给自己设定了两个回云南的标准:“如果老父亲明确对我说,你要回来了,那我就回来;或者是有一天,老父亲生活上需要我回来照顾了,那我也回来。”

  褚一斌立刻将深圳、新加坡等地的房产处置,只留住所。他把投资公司的事业全部推掉,一些朋友见其半路退出,即诧异,又生气。他只能赔礼道歉,称这是老父亲的召唤,身不由己。

  褚一斌眼里的父亲,是“稀有的、承受力很巨大的人”,是“用特殊材料制成”,“没有娱乐,工作才是他的享受”。褚一斌将自己的回归当作尽孝,“父亲是精神的巨人(微博),但在时间面前,他也是个弱者。”

  褚时健是长兄,父母早逝,从十几岁起,他就在弟妹前扮演半个父亲的角色,“生活对他的要求很苛刻,一件事干不好,会影响到整个家庭。”褚一斌说,父亲的生活起伏大,过的都是苦日子,“把父亲的性格磨砺得像钢铁。”

  但日积月累下来,褚一斌终于明白,坚韧品性对一个家庭来说,具备非凡的承载力。“其实老父亲非常爱他的家人,只是他爱的方式不同。钢铁的爱和棉花的爱,给人的感受自然不同。”

  误会

  ———“我是小褚,不是老褚”

  最近一年多来,褚时健在一些场合,偶尔提及儿子的回归,并含蓄地表达了希望儿子继承事业之意。

  褚橙大热后,人情交际让老人疲于应付。有一次,褚时健经历了一天的劳累后,拒绝了一家媒体的采访,让这家媒体的记者很生气。低调的褚一斌站了出来,替父亲说了几句话,意思是应该设身处地为老人家考虑,“他很诧异地问我是谁。”

  在一些生意场,褚一斌偶尔也被误以为是“老褚”,他不得不开玩笑地解释说:“我是小褚,不是老褚。”

  褚一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年他离开玉溪烟厂,也面临这样的问题,即他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常常附加于另外一个主体。

  他谈到了现在有官二代、富二代之说,“社会普遍认为,这帮人是无能的,觉得他们不努力,占了很多便宜。但在我的理解当中,这个问题要看两面,他们有牺牲,他们自身的概念,都被抹杀了。”他说,一般人难以感受他们的环境,以及他们所面对的困惑,他们有很多限制,甚至被父辈埋没。他不希望52岁了,仍旧只是“褚时健的儿子”。

  对褚一斌而言,最大的压力,是不希望一个牌子砸在自己手里,“不希望看到市场说闲话,说前一任干得那么漂亮,到我手里就完了。”

  基本每一周,褚一斌都要回一次玉溪,在公司重大的事项上,他都要与老父亲交流。“老父亲只负责考试,很少提要求。做得不好,他就批评批评。”他已经爱上了这片土地,隔三差五不去基地走走,总觉得哪里不适。

  褚一斌认为,云南独特的立体气候条件,决定了特色农业必有出路,但对褚氏品牌而言,“能做好一个果子就已经很不错了,能不能做好第二个、第三个,只能等时间来检验。”

   [延伸阅读]中国企业交班高峰出现 “富二代”能否接棒?

  随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创一代”逐渐到了退休年龄,未来5至10年将是“创二代”接班的高峰期,“富二代”、“创二代”们开始走上前台,做出自己的人生选择。

  最近,地产大鳄王健林的独子王思聪的一句择偶标准就是胸大,引发中国官媒新华社的连番批判,称其“传播三俗肆无忌惮”,且指这一说法“流露出一种西门大官人式的轻佻、轻浮、轻薄”。

  姑且不论王思聪是否仅仅只是开个玩笑,这样的说法又是否值得舆论一再地解读和鞭挞。个性张扬、“口无遮拦”的“二代”王思聪的确与他的父亲——军人出身、严于律己的万达集团创建者王健林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

  这种“一代”与“二代”间的代际差异普遍存在于中国企业家之中。根据胡润研究院最近发布的富豪榜,中国是白手起家富豪最多的国家,九成多的中国企业家是真正的“富一代”。

  随着大批上世纪40、50年代出生的“富一代”、“创一代”逐渐走向耳顺、古稀之年,财富在代际间的传承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有评论认为,目前全球在经历规模最大的一次两代人之间的财富交接,未来的5到10年将是中国企业交接班的高峰期。

  不过,成长环境与父辈们完全不同的“富二代”是否有能力接管父辈一手打下的“江山”也遭到许多人的质疑。

  从杭州富豪之子飙车案,到“我爸是李刚”的开豪车撞人案再到李双江之子李天一所涉的轮奸案,对“富二代”的这种质疑不难理解。中国的“富二代”也被贴上了任性妄为、好吃懒做、浮夸炫富等贬义标签。

  当然,“富二代”之中也并不乏积极向上,成功继承父业的例子。如一位“富一代”所总结的那样,“年轻一代的生活背景和视野都不一样,不能要求下一代跟我们当初一样那么艰苦,那么拼,但是他们接受现代的意识,国际的思维,是我们所不具备的。”知名的企业家“二代”如王思聪、宗庆后(微博)之女宗馥莉、梁稳根之子梁治中等大都有较长时间的海外求学经历。

  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永好之女刘畅被公认为是“富二代”的正面典型。2013年刘畅担任新希望六和联席董事长,正式成为其父所创办企业的新领袖。据报道,2013年刘畅的薪酬高达294万元人民币,较其父亲在2012年任董事长时高出一倍有余。

  作为“富二代”,刘畅称,其实她接班的压力大于动力。刘畅认为,自己父亲对行业有着令人吃惊的洞察力,但作为第二代企业管理者,她需要更多地运用管理制度将职业经理人各自的长处发挥出来。她认为自己的使命是“带领企业走上规范化的国际市场,为中国打造品牌”。

  另一位知名“富二代”是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之女宗馥莉。她也是娃哈哈集团“钦定”的接班人。宗馥莉自留学回国后就直接进入企业内部参与管理。目前,她担任杭州宏胜饮料集团总裁,并且负责娃哈哈的进出口业务和童装等事业。

  近期由宗馥莉管理的四家公司上榜萧山技术开发区十大财政贡献企业。宗庆后罕见地在微博上给女儿点赞,并称:“这几家公司主要由我女儿在打理。作为父亲,不禁对女儿的成长深感欣慰!”

  当然也有一些“富二代”选择另起炉灶,并不接手家族企业。例如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独子何剑锋专注于投资,并未接手美的集团,何享健在三年前将董事长位置“交棒”给职业经理人。

  王思聪目前仅担任万达集团董事,拥有万达院线的少量股份,也并未参与集团运营。王健林曾表示,王思聪没兴趣接自己的班,“管十几万人他觉得太辛苦”。王健林也直言,“将来不一定他接班,职业经理人谁好就谁来”。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富二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