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其他 > 靳保芳:中国硅王出冀商

靳保芳:中国硅王出冀商

生意场 2015-11-11 16:51:06

  人物小传:

  三岁失怙,与寡母相依为命,蒸过馒头,炸过馃子,过早地承担起生活的重担。

  当县农机公司经理时,使一个濒临倒闭的公司8年效益翻了五番。任县电力局长经过10年奋战,一个“老大难”单位就成了十强县局之首。15年前,诞生在农业县宁晋的晶龙,发展成为一个拥有40多家控股和全资子公司,员工两万余名的太阳能光伏产跨国大集团。

  旗下晶澳太阳能有限公司于2007年2月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成功挂牌上市。2010年,太阳能光伏电池片规模产量又荣登世界首位的宝座,晶龙终成世界太阳光伏产业的领军者。

  当下,老靳带领的晶龙集团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280位、中国电子信息企业百强第12位,中国新能源行业第一位,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第八 位。 “2011年11月3日,在江苏无锡召开的WINDOSI2011中国太阳能年度人物暨企业评选”颁奖大典上,靳保芳摘得“2011中国太阳能年度十大最 具影响力人物”桂冠。晶龙在国内业界首获“中国驰名商标”称号。

  老靳的话——

  “信心比黄金更珍贵”

  “认清路就不要怕路远”

  “做企业就是把复杂的事情做简单”

  “思想决定品牌”

  “中国企业家首先应该是政治家”

  “企业做大了,就是社会的了”

  “把企业做强做大是一个企业家的使命”“世界只有一个太阳,开发太阳能源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机敏老靳的笃定嗅觉

  坐在我面前的老靳,最吸引我的还是他的眼睛——那种干净澄澈与机敏,提示着我们老靳的睿智,几十年一路走来,或泥泞或坦途,老靳只是坦然通达地 用“嗅觉”一词轻轻带过。“我的嗅觉告诉我,这次光伏业的危机恐怕要熬到2013年。”老靳很相信自己的嗅觉,而这样的嗅觉已经不只一次告诉老靳他应该走 的方向,庆幸的是,每一次都是正确的。第一次笃定的嗅觉是入行——选定光伏业。

  1992年,宁晋这个农业大县频闹“电荒”,靳保芳临危受命出任县电力局党委书记、局长。他先后筹措资金4亿多元,用于电力基础建设和电网改 造,全县供电量翻了一番,使这个管理混乱、效益低下、名盈实亏的落后局实现了谷地腾飞,在抓电力发展的同时,老靳已经敏锐地意识到,电力供应是按区域划分 的,发展空间有限,仅靠这一主业是不可能有大作为的。于是,他把目光盯在了大专院校的科研成果上。一个偶然的机会,老靳听说河北工业大学半导体材料研究所 单晶硅研制已有三项成果问世,于是兴冲冲地赶往天津。然而,任教授一口回绝了:宁晋一没资源,二没人才,凭什么搞高科技? “认清路就不要怕路远。”事隔多年后,老靳还是经常会说起这句话。就像当年的老靳没有泄气,他一边学习单晶硅知识,一边不断拜访任教授。两次、三次……靳 保芳多次北上天津,向任教授阐述宁晋县上这个项目的电力优势、信用优势、资金优势……对事业的执著追求,最终打动了河北工大的专家们——靳保芳入了行。

  1996年,宁晋晶隆半导体厂建成达效,这正是晶龙集团的前身。

  第二次笃定的嗅觉是选择外资合作方,晶龙由此完成“三级跳”并走向世界。

  经过多次磋商谈判,1997年12月,世界最大的硅片商日本松宫半导体技术株式会与晶龙集团的前身晶隆半导体厂(资产的二分之一)共同出资兴建宁晋松宫。

  宁晋松宫的投产,不但带来了当时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管理经验,而且使晶龙单晶硅产品很快进入了广阔的海外市场。这次合作给宁晋单晶硅产业发展带来 了突破性进展。到1998年底,晶龙单晶硅基地单晶炉增至24台,产能达到100吨/年,成为国内最大的太阳能单晶硅生产基地;1999年,年产单晶硅 200余吨,跃升为亚洲老大。2004年,单晶炉总数达到136台,年产单晶硅836吨,占国内总产量的70%,占全球产量的20%,雄居世界太阳能单晶 之首。

  与澳大利亚科学家团队(被誉为“太阳能之父”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马丁·格林)合作创办的晶澳太阳能公司,不仅将产业链延伸到终端,同时借助晶澳在 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晶龙集团跃上跨国大公司的竞争平台。集团不失时机在美国、德国和中国香港设立加工厂和分销处,与世界最大的多晶硅生产商——美国海姆洛 克公司的战略合作,使产业链上溯至原料层面,从而获得优质、低价的多晶硅原料,在光伏业界“拥硅者为王”时期,不仅没有“无米下锅”之虞,而且占据了竞争 优势。

  短短八年间,晶龙迅速实现了由国内第一、亚洲第一、世界第一的“三级跳”,半导体产业跃上新能源业跻身世界光伏行业十强系列。

  “我经商几十年,没有哪一年像今年这样困难过。”在老靳的茶室里,老靳一边轻续茶汤,一边这样告诉我们。“我的嗅觉告诉我,这次比2008年更凶险的光伏业危机,可能要到2013年才能熬过去。”这,恐怕是老靳第三次笃定地说起他的“嗅觉”。

  事实上,这场危机,早在今年初老靳就已经预料到了。“一方面,欧债危机发酵,几个光伏应用大国相继调整光伏补贴政策,补贴一降再降,需求大大放 缓,引发市场动荡;另一方面,国内光伏企业近两年来极速扩张,供需失衡。现在中国的太阳能生产量已经超过全世界需求量的两倍还多”。

  嗅觉到危机的老靳,也同时嗅觉到了商机。“光伏业的下一个春天,是在中国。”老靳如此笃定:到2015年光伏发电电价接近国内上网电价,那么,国内光伏业的春天就要来了。”老靳的这份笃定,让他的许多具体而微的决策变得尤为决然。

 

  危机面前的决绝老靳

  在危机面前,往往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决断魄力,狠绝,往往是必须的。只是,这些生死一线的关键时点,在今天的老靳说来,依然是那样举重若轻。

  “保生存、保稳定、保发展。”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老靳就向所有员工发出了如此紧迫的动员令。“光伏业最好与最差的时候我都赶上了。”老靳 说:“1996-2002年,是光伏业的平稳过渡期,到2003年,光伏业开始爆发式增长;2006-2007年,光伏业的利润达到了最大化。随后金融危 机来袭”。老靳的决断,在2008年曾给很多人带来了极强的震撼。

  2008年,金融风暴疯狂袭来的时候,晶龙集团一家下属单位生产的一小批单晶硅棒出现了质量问题。面对有瑕疵的产品,靳保芳手起锤落,怒砸单 晶。老靳告诉大家,越是市场困难的时候,越不能忽视产品质量问题,质量是企业的生命。产品质量就是大家的饭碗,谁砸企业的饭碗,大家就要先砸了他的饭碗。 就是这个砸了一个人的饭碗的老靳,却决然地在危机面前保住了更多人的饭碗。

  “这是不容商量的事情,没有订单咱们搞培训,决不让一个人下岗。”时至今日,靳保芳的一位老友清楚地记得2009年3月份同他吃饭时,靳保芳在电话中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回绝有关人员“好心”时的情景。

  而当时,靳保芳和他的晶龙正陷入“谷底”,晶龙出现了自集团成立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严峻局面,2009年一季度几乎停产,二季度才逐步恢复生产,并且价格还不到2008年的三分之一,上半年全集团亏损2000多万元。

  “订单直线下滑,生产全线告停,曾经繁忙的厂区变得空旷。我知道,这是硬拼的艰难时刻。谁能挺过去,谁就能变成强者。”老靳的记忆中,那时的晶龙一方面面对着企业没有订单的生产销售“收入空白”,另一方面却要面临成千上万名员工急需开支的“空前压力”。

  “员工是企业的宝贵财富,绝不能把员工推向社会。无论如何,我们绝不裁员。”就是在这样的信念下,晶龙千方百计保住市场,只要有订单,不论大 小,不论盈利多少,有一份干好一份,没有订单就做来料加工。来料加工不盈利,只要保本也要干。总之能多开一点是一点,只要能养住员工就是胜利。设备停了, 就抓紧时间搞维修,员工没活儿干了,就组织搞培训。

  事实验证了靳保芳的判断。从2009年下半年,市场逐步恢复。终于,晶龙挺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而今天的老靳,再次与危机直面,这是一场光伏业的危机:目前国内大型光伏企业开工率不足50%,中小型企业基本停产,众多电池片的生产厂家亏损 经营。几家拥有完整产业链的大型企业也都是勉强生产,处于半停产状态,并且亏损严重。一些国外知名的光伏企业也相继破产,或申请破产保护,或被其他企业收 购。

  而与危机搏弈的老靳依然收获了一份不错的成绩:2011年1-9月份全集团共实现销售收入222亿元,利税26.1亿元。不过,如果对比去年的 数据,就不难品出老靳的艰难:2010年,晶龙集团销售收入267亿元,利税41亿元。对此,老靳依然沉稳:营收没有下滑,利润却薄了,这说明,光伏业的 利润率慢慢回归正常,这是一个行业健康化的标志。不过,成功挺过2008年危机的老靳对于此次危机不敢有丝毫懈怠,对于危机,他是心存敬畏的。

  “今天,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不搞好转型升级,我们完全有被淘汰的可能,这是一场生死考验。”

  “在今后的企业竞争中,竞争的关键在于创新能力,科技创新能力关系到企业的前途和命运。”

  “晶龙品牌,是中国第一个光伏产业的驰名商标,在维护品牌、弘扬品牌上下工夫。这是练好内功的一个重要方面。”“当前要把保生存放在第一位,只有度过了难关,谈利润率才会有意义。”

  “在供大于求的市场格局下,已经不再是跑市场,而是抢市场、拼市场的时候了,不然就没有活路……”危机面前的老靳忙而不乱,每一个决断都没有犹 疑。2008年的危机,老靳未雨绸缪,2008年9月份以来,老靳在市场尚好的情况下,率先“甩货”,在高价位时清空了库存,上亿资金“落袋为安”,危机 袭来时轻装上阵;在股票价格较高时,卖出晶澳得上亿美元;及时从国内生产多晶硅的合作中退出,在多晶硅价格大幅下滑前抽身而退,保证了资金的安全……一系 列高超的“运作”让晶龙集团在2009年因市场剧变而压力大增时资金充足“血脉畅通”。

  而此次危机来袭,老靳再次闪转腾挪,只是比2008年更多了几分从容与淡定。“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老靳呵呵笑着轻摇茶汤,语气坚定。

  霸气老靳的三业鼎立

  采访老靳,是在一个午后。老靳把我们引向他的茶室

  忙碌的老靳最喜欢这个地方,如果不出门,每早他7点半会准时来到茶室“喂”茶壶,也让自己静心思考。

  茶壶温润,茶汤色郁,老靳的思路也日趋清明。

  “现在光伏业占集团营收的91%,依然是一业独大,但是,我的理想状态,是让晶龙形成光伏业、金融业、电力业多业支撑。”

  与老靳交谈,温和语气,依然难掩经营霸气。老靳,已经打造了一个霸气的光伏王国——到2008年,晶龙集团已经形成了分布河北、江苏、上海三大基地三足鼎立的格局。三大基地各有侧重,互为依托,南北呼应,呈现出强势崛起的态势。

  河北基地包括宁晋园区、邢台园区、三河燕郊园区,是以太阳能单晶硅为主的,包括拉晶炉、石墨坩埚、高纯石墨热系统、拉晶、切片、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等产品为主的基地。国家火炬计划太阳能硅材料产业基地。

  江苏基地包括扬州园区、东海园区,是以太阳能多晶硅为主的,包括拉晶、切片、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等产品为主的基地。

  上海基地是以晶澳总部为依托的集销售、科研、投资、信息和电池组件等为一体的龙头带动基地。

  老靳坦言,晶龙集团在河北和长三角地区布局,可以实现资源、人才、科技、市场的有效利用,内可以辐射全国市场,外可以连通世界舞台,十分有利于 企业双向延伸——纵向延伸,建起了“晶体生长一切方一切片一太阳能电池片一太阳能电池组件”一条世界光伏产业界独具优势的产业链;横向延伸,建立起半导体 设备公司(生产单晶沪)、高纯石墨加工厂、高纯石英坩埚厂等服务群体。这正是实践了老靳的“十字思维”决策,晶龙由此形成了互为依托、协调发展的高科技产 业群,从而规避了高科技产业链条脆弱的风险。目前,晶龙年产单晶硅6000吨,硅片5亿片,太阳能电池片3.5吉瓦,太阳能电池组件500兆瓦,产品远销 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10多个国家。

  不过,显然,老靳更大的志向是他的多业王国,这几年,老靳悄然频频落子,未有稍懈。

  目前,晶龙已经是邢台银行第一大股东;华龙证券的大股东之一,同时,晶龙小额信贷公司发展迅速;晶龙投资公司注册一个亿落子上海;晶龙借紫金山 开始涉足休闲旅游业,另外,投资12.5亿的国际会展中心落址省会石家庄。电力产品制造与电力工程亦是风生水起……金融、酒店、旅游、电力等多业支撑,老 靳的霸气就这样为晶龙构画着多业蓝图。

  “计划在‘十二五’期间投资400亿元进行项目建设,预计‘十二五’末销售收入达到1400亿元。”老靳语气笃定。

 

  忠义老靳的冀商情结

  晶龙集团的前厅,摆放着几件宝贝,遒劲的根雕,质朴的古砚,灵性的黄玉,剔透的水晶……“企业做大了,就不是某个人的了,而是整个社会的。你们眼中这几件宝贝也是,他们是整个社会的财富。”

  老靳膝下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工作了,二女儿还在念书,但都没有涉足晶龙集团。“企业,必须是社会的,才能做大做长,它不应该是某个人甚至是某个家族的。”对此,老靳没有丝毫动摇过。

  “我的企业有员工2万多人,算上他们身后的家人,近10万的人幸福与理想都维系在晶龙集团,这就是我的责任所在。”

  晶龙集团是个大家庭。集团投资1500多万元兴建了6栋高标准的宿舍楼,全部安上了空调并配备了小型超市和食堂,为一线员工住宿和生活提供便利;投资500多万元修建灯光球场和“职工书屋”……忠义的老靳在心系晶龙小家的同时,更挂念社会这个大家。

  老靳以“开发太阳能,造福全人类”为己任,十几年如一日的支援公益事业,在灾害救助、扶贫救济、助学助教以及城市环卫公益领域累计捐款近两千万 元。2006年,晶龙集团倡议成立了“宁晋县慈善会”,并带头捐款15万元;设立“晶龙奖学金”以来,先后三期为800余名学生颁发奖学金、助学金共计 68.54万元;2007年底,启动了捐助百所希望小学助学工程,首期捐资200万元支建的11所小学,目前已全部投入使用;在未来十年,该工程将实现投 入2000万元;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晶龙集团先后向灾区捐款、捐物累计500多万元,今年,在河北省“慈善关爱行动”中捐资100万元救助重大疾 病贫困儿童。

  “2011年是历年来经营是困难的一年,不过,就在上个月,我们刚刚确定了在宁晋、衡水等地捐建3所希望小学,看着那些残破的门窗,透风的墙 壁,露天的屋顶,坑洼的操场变身窗明几净的校舍,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做企业就更有动力了……”出身贫寒老靳骨子里似乎都刻着“忠义”二字。

  “我,只是冀商群体中的一员。”老靳这样说。“冀商情结”让他有着独特的思考。

  “很多人问过我如何做好企业?我觉得,要企业必须具备四个要素——要选择一个好的产品、要建立一个好的机制、要锻造一个好的团队、要有一个好的 经营环境。这四者缺一不可。但是,是不是做企业或者做大企业就是一个好的冀商呢?我觉得也不是。好冀商要有三个品质,一个是企业规模,一个是社会责任,一 个是社会修养。”

  “冀商,有着好的传统与开端,但是为什么不如浙商或徽商那样响亮?一是企业或企业家自身的原因,二是经营环境的问题。目前,与许多沿海省份比起来,河北的民营企业还是比较弱,从这个层面说,做长做久一个企业,是每一个冀商的使命。”老靳的话让人回味良久。

1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