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暴风科技身陷“暴风眼”:董秘坚称股价低估

暴风科技身陷“暴风眼”:董秘坚称股价低估

生意场 2015-07-22 08:22:3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回头,认知成长股

  过往,不止一个知名的基金经理在与笔者沟通时,认为研究一家上市公司,商业模式和盈利能力至关重要。

  而这种思维模式,却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单边牛市被逐一打破。针对商业模式而言,中青宝涨了,掌趣科技肯定可以炒,掌趣科技涨了,大可以再炒作一下天润控股,资金按照概念的情绪在一个主题里左突右撞,几乎不会关心不同公司在商业模式上有极大的差异。

  而对于盈利能力,则更不是投资人关注的重点,有概念,可不管有没有利润。

  一轮急跌会让人怀念高歌“价值投资”的美好日子。上述逻辑的副作用显然需要更长时间消化,当下,我们建议证监会未来加大上市公司监管力度,严惩刻意炮制各种概念的上市公司。

  导读

  7月20日,暴风科技早盘即打开跌停。但,前期参与拉升股价的国泰君安江苏路营业部和机构席位再次大举出逃。其中,4家机构席位合计卖出金额达4.27亿元。

  特约记者董鹏成都报道

  一家非行业龙头,每股收益为0.47元的上市公司,究竟股价多少才算合理?看似简单的问题,但是放到互联网行业中,便很难说清了。

  今年3月24日上市的暴风科技(300431.SZ),恰恰赶上久违的牛市,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公司股价从7.14元/股的发行价最高飙涨至327元。不过,当7月13日复牌后,暴风科技连续5个交易日一字跌停,合计换手率仅有5.33%,能够出逃者寥寥。

  直至7月20日早盘,暴风科技方才打开跌停,全天收涨7.37%,但是机构却出逃坚决。

  龙虎榜数据显示,前期参与拉升的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营业部,以及4家机构席位合计卖出暴风科技6.42亿元。

  “暴风科技前期的飙涨,集合了新股、牛市、稀缺性等多重因素”,上海某私募人士指出,加上游资、机构的资金推动,最终促成了连续29个涨停的奇观。A股经过连续暴跌后,未来个股走势将趋于分化,前期爆炒过的公司能否重回高位仍未可知。

  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公司收入结构、业绩、估值和机构运作等方面着手,希望能够理性客观地反映出暴风科技的现状,以此为投资者提供参考。

  董秘:公司股价被低估

  相比于“老农”似的传统制造业公司,暴风科技在本轮暴跌中的反应,以及处理危机的能力,明显要强上许多。

  7月13日,暴风科技复牌后一字跌停;7月14日,暴风科技预告,上半年净利润为343万元至801万元,同比下降65%至85%;7月15日晚,暴风科技发布维护公司股价稳定的公告。

  或许是因为投资者不满于公司维护股价的措施,15日晚间网上开始流传一份“暴风科技董事长冯鑫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100股”的虚假公告,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对冯鑫开始声讨。

  自此,暴风科技开始连续抛出稳定股价的实质措施。

  7月16日晚,暴风科技在澄清上述虚假公告的同时,冯鑫还以个人名义发出的《关于暴风科技员工增持暴风科技股票的倡议书》,承诺7月17日至21日增持公司股票,并连续持有6个月的员工,若因增持股票产生亏损由其个人补偿损失,产生增值收益全部归员工个人。

  同时,暴风科技还于17日召开网上投资者交流会。“今天已有员工增持,具体买了多少股正在统计中”,冯鑫在交流会上表示,对于产生的亏损部分,由其本人全部补偿。

  对于连续跌停一周的股价,刚刚上任的董秘毕士钧亦明确给出自己的观点,“目前公司股票的跌停是市场非理性下跌的结果,我认为目前公司的股价被低估,相信市场会认可公司的价值”。

  冯鑫则指出,对于未来股价走势,公司已有相关预案。如下周股价继续下跌,公司不排除采取其他措施稳定股价。

  或许是暴风科技的稳定股价的措施开始奏效,又或许是因为整体市场处于反弹。7月20日早盘集合竞价阶段,暴风科技被打开跌停,尾盘更是出现急速拉升,全天收涨达7.37%。

  远超乐视网的市盈率

  与其他视频网站的盈利模式类似,此前暴风科技主要收入来自广告业务,只是端口分别为PC端的软件和手机端的APP,通过免费视频吸引用户群后,赚取商家的互联网广告业务收入。

  数据显示,暴风科技2014年广告收入为3.43亿元,占比为88.72%;软件推广收入3690万元,占比9.56%;销售商品收入515.3万元,占比1.33%;其他收入150.7万元,占比0.39%。广告业务收入占公司当期营收近9成。

  对比历史数据可以看出,暴风科技近3年广告业务均保持一定增长,2012年至2014年营收分别为2.25亿元、3.09亿元和3.43亿元,广告业务收入增长相对稳定。

  不过,深圳一位互联网行业人士却指出,做视频领域,最有价值的在于内容,尤其是能够持续导入流量的优质内容。此前暴风影音能够获得较高的用户群,是因为当时对版权保护力度有限,但是自快播被查后,网络视频市场环境已大幅改变。

  “腾讯视频、爱奇艺和搜狐视频等网站,目前已开始寻求自制网络剧或综艺节目,通过优质视频内容来吸引用户群”,上述人士认为,相比之下,暴风影音并不占优势,未来广告客户或将继续局限在小型游戏公司领域。

  再来看下暴风科技的业绩情况,公司今年一季度亏损379.16万元,同时预计上半年净利润343.32万元至801.08万元,可见在第二季度已实现扭亏。但是由于上半年基数较低,若全年想要实现利润同比增长,无疑也将面临较大压力。

  作为国内仅有的互联网视频类公司,究竟该给予暴风科技多少溢价并不好直接给出判断。但是不妨尝试将其与同样是视频业务起家,近年转入硬件领域的乐视网(300104.SZ)做下对比。

  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20日,暴风科技动态市盈率为734.35倍,而乐视网则为258.65倍。而从每股收益上看,暴风科技和乐视网2014年每股收益分别为0.47元和0.44元,差距并不大。

  需要指出的是,乐视网如今已有乐视TV、乐视手机等硬件产品先后落地,而暴风科技的硬件产品尚只有暴风魔镜一项。

  对于公司估值,冯鑫则在投资者交流会上指出,“对于互联网公司的估值,市盈率这一指标可能不全面。同时暴风科技的内生增长和外延并购都在做,预计未来三年净利润会有增长,因此市盈率的数据也会不断变化。具体到多少倍,还是看市场博弈的结果”。

  老故事和新故事

  既然有了小米手机、乐视TV等成功案例在先,冯鑫也开始谋取介入硬件领域,并早在公司上市前便已打出了虚拟现实的概念,其载体便是暴风魔镜,对应资源便是暴风影音播放器上的部分3D视频资源。

  2014年9月1日,暴风科技发布暴风魔镜第一代;同年12月14日,暴风第二代发布;2015年6月5日,暴风魔镜第三代产品发布,三代产品首发价均为99元。正是由于暴风魔镜的发布,暴风科技在2014年的营收表中多出了515.3万元的商品销售收入。

  不过,目前暴风魔镜只能支持安卓系统,苹果IOS用户则无法使用。“魔镜三代目前已上市,目前IOS版本的APP已研发完成,正在向苹果申请”,暴风科技董秘毕士钧7月17日表示。

  实际上,暴风魔镜的功能与3D眼镜类似,即通过魔镜观看手机时会附带一定的3D效果,其本身并算不得上是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产品,与Google公司2014年6月发布的3D眼镜Cardboard相类似。

  记者在暴风魔镜商城官网上看到,除了在售的暴风魔镜外,公司还计划推出一款名为“暴风魔眼”的360度球形全景摄像机,售价为999元。同时,暴风科技7月6日称,将与海尔旗下日日顺、奥飞动漫以及三诺数码影音形成合资公司,合资公司推出首款产品为暴风TV。

  对此,冯鑫在投资者交流会上指出,“暴风魔眼上市时间约在9月份,而暴风TV大约在11月能出产品。目前来看,瓶颈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从产品发布的时间点上看,年内亦很难对公司业绩带来较大贡献。

  暴风科技的概念并不只限于虚拟现实一项。

  5月18日,暴风科技举办了上市之后的首次战略发布会,冯鑫首次提出了“全球DT大娱乐”战略,暴风科技将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全面转型为DT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

  7月12日晚间,暴风科技发布公告,公司拟出资5100万元与深圳手势科技成立合资公司,涉足互联网演艺。公司称,此次成立合资公司是暴风完善“DT大娱乐”的内容布局。

  只是未来DT娱乐变现能力如何,对公司会带来多大的提升,目前尚难以准确衡量。

  转机?机构再抛4个亿

  虽然基金曾因抱团拉升创业板个股而饱受市场诟病,但是就暴风科技而言,因其3月24日上市后便连续涨停,直至5月6日方才打开涨停,所以仅从一季报来看,基金机构筹码并不算是非常集中。

  Wind数据显示,截至一季报,共有20家主力机构(基金17家、券商1家、社保基金1家、企业年金1家)持有暴风科技,持仓量总计35万股,仅占公司流通股1.16%,这部分筹码又主要来自于暴风科技IPO时,各家机构配售所获得的新股。

  但是自5月6日,暴风科技打开涨停后,游资和机构介入力度明显增加。

  龙虎榜数据显示,5月6日,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营业部和国泰君安交易单元(010000)合计买入暴风科技4.8亿元;5月21日开始,机构席位开始频繁现身龙虎榜,当日3家机构席位合计买入暴风科技1.58亿元。

  就在暴风科技停牌前夕,机构也未停止扫货动作。6月8日和10日,买二至买五席位均为机构席位,两日买入金额分别为2.3亿元和3.2亿元。可以看出,暴风科技的推手,既包括中信证券溧阳路这类国内一线游资,也有各家机构席位的身影。

  需要指出的是,国泰君安交易单元(227002)曾多次现身暴风科技龙虎榜。而根据交易所相关规则,券商交易单元可以经交易所同意,会员可将其设立的交易单元提供给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使用。

  对此市场亦有传言,国泰君安交易单元为徐翔专用席位。“徐翔此前曾租用过券商的交易单元”,上海一位接近泽熙投资的资本市场人士指出,但是目前徐翔所使用的马甲众多,有时是故意做出给对手盘看的,所以仅依靠席位,很难判断具体是由谁出手。

  当暴风科技7月13日复牌后,机构也开始了集中撤离。只是由于股价连续跌停,买盘稀少,使得机构出逃并不顺利。以7月14日为例,4家机构席位合计卖出金额仅有6979万。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北京金融大街证券营业部、中信北京望京证券营业部,两家前期救市的“主力部队”17日出现在了暴风科技买方营业部上。

  7月20日,暴风科技股价出现转机,早盘即打开跌停。但是,前期参与拉升股价的国泰君安江苏路营业部和机构席位再次大举出逃。其中,4家机构席位合计卖出金额达4.27亿元。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暴风科技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