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挥别阿里三年 “新兵”卫哲的投资秀

挥别阿里三年 “新兵”卫哲的投资秀

生意场 2014-05-22 08:29:0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上海)

  李静颖

  31岁成为百安居中国总裁、36岁加盟阿里巴巴并眼看着阿里巴巴成长为电商巨头的卫哲,2011年受“欺诈门”波及,离开了供职5年的阿里巴巴。之后,他在不惑之年转身成为一名投资人,圆了他年轻时的梦想。

  今年被视为VC/PE的新一轮融资窗口期,就在各家机构开始忙活基金募资的事宜时,嘉御基金却已提前做完了功课,不久前宣布完成第二期5.5亿美元基金募集,整只基金的募集耗时仅为4个月。卫哲说,他甚至都没有做全球路演,很多与LP的谈判都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完成的。

  基金的过往业绩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500彩票网、PPS、91助手,这是去年嘉御基金成功IPO或是并购退出的项目,而与其他在这些投资项目内蛰伏多年的同行相比,嘉御基金却是一家成立不到三年的行业新兵。

  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问及,这背后是否有运气的成分时,卫哲摇了摇头,颇为自信地说:“1个项目可能是运气,连着3个项目绝对靠的不是运气。”

  企业出身的非主流

  从投资银行到职业经理人再到投资人,不断转换的身份加上多年老练的职场经验,并没有让卫哲变得圆滑。相反,他是一个会把自己的喜恶鲜明地表现在脸上的人。当记者谈及时下热门的“投后管理”时,卫哲皱起眉头表示反感。

  “之前参加很多行业会议时会听及不少同行提到,现在退出困难,所以要加强投后管理。听到这里我就觉得可笑,难道行情好的时候就不要管了吗?”说话喜欢直来直去的卫哲说,“很多机构现在都喜欢把投后管理挂在嘴边,作为投资机构的增值服务,但在我们这里投前服务是核心,投资才是增值服务。”

  用运营来驱动投资是卫哲从一开始就给嘉御基金定下的基调,而这多少受创始团队的基因驱使。目前嘉御基金的6位合伙人中有5位非投资人出身。“我们大多企业出身,所以知道企业最缺的是什么。”

  为此,卫哲做投资的想法是反其道而行之,把管理放在投前,通过前期免费咨询深层次了解企业。一旦免费咨询提供的解决方案赢得企业的认可后,企业就有可能愿意创造一轮投资机会以换得在运营上与投资机构的更深度合作。这种方式,被他称作“收红包的雷锋”。

  “我以前做过咨询,别人老会问我你这个方案靠不靠谱,你自己敢不敢花钱去这么干,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但现在我最期待企业家来这么跟我说,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跟他说,那好啊,我们一起出钱来干啊。”

  据卫哲介绍,嘉御基金一期投资的10个项目全是通过咨询的方式获得最终的投资机会,且其中有7个投资项目原不在融资状态,换句话说,当时这些企业都不缺钱。

  在卫哲接触深圳农产品交易中心(下称“深农”)时,这已是一家行业巨头企业,每年中国有30%以上的白糖批发交易通过这个交易平台进行。但是一番深入了解后,卫哲发现,平台交易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即其过往的交易收入往往与糖价挂钩,糖价的升跌对平台的收入影响较大。

  在嘉御基金的建议下,2012年初,深农旗下的白糖交易业务确立了从交易平台向电子商务平台转型的战略方针,使得交易的服务费与成交的吨数直接挂钩,同时还引入供应链管理和第四方物流。通过一年的改造,深农的业绩获得翻倍的增长,嘉御基金也最终赢得了深农母公司深圳市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000061.SZ)董事会的认可。

  “这个模式可能早五年不成立,早五年中国所有的企业都在蒸蒸日上,如果让企业停下来做精细化管理可能还害了它,但今天整个宏观经济并没有原来那么好,所有企业增速放缓,这时企业就愿意放慢脚步看一看自己的内部系统有没有值得完善的地方。”卫哲说。

  “抬头看路”

  时下,赛道、赛车及赛车手成为了对VC/PE行业投资颇为流行的比喻。卫哲说对于PE、VC以及天使投资来说,这三种要素的排列秩序是完全不同的。

  他认为,天使投资就应该只投赛车手,也就是创业团队;VC则最应该关注的是赛车,即企业的业务模型;对PE来说优先要看的应该是行业性的判断,然后在赛道里找到优秀的赛车手。“做PE就是要赌对赛道、赛车手,就算这辆赛车的车型不对,那我们完全可以换车。如果只是车型好,跑的赛道很窄,那肯定是跑不开的,好比把集装箱卡车开到巷子里去,肯定出问题。”

  对于赌赛道这件事,卫哲有自己的方法。据他介绍,每年夏天他都会把整个团队拉去国外“拉练”一个月做行业大研究,去看一些行业趋势性的东西,用他的话来讲就是不能一味“闷头开车,要抬头看路”。

  在这过程中,卫哲摸索出了一些门道。当记者提及,眼下由于BAT的强大,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企业都很迷茫,卫哲大方地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我觉得如果BAT都没做的事就大胆去做,可以做成独立平台,奇虎、小米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这个模式在BAT中有2家没有做,也可以去做,因为有机会在做好后卖给它们。如果只有1家没做,就千万别再搅和进去了。”

  除此以外,在电子商务领域,卫哲对于B2C的介入一直保持谨慎。在他看来,C端个人消费者的互联网化已红海泛滥,相反企业间的互联网化在国内才刚刚起步,但事实却是B2B领域的投资很少有机构触及,虽然眼下曲高和寡,但卫哲的判断却是这一领域可能是下一波的机会,其已注资的八爪鱼、好耶、易才、深农等项目都属于此类型。

  聚拢资源

  在嘉御基金内部,卫哲最为看重的是LP、团队及投资项目,他把这三部分称为三大基石。

  “许多基金都会以中介代理的方式来做这三件事,比如募资靠融资中介公司、通过猎头挖人、项目来源于财务顾问,但这三件事我们必须事必躬亲,因为这是关乎核心竞争力的事情。”

  如果说一期基金募集时,卫哲走的是熟人路线,集聚了一批私交甚好的著名企业家,那么在二期时,卫哲则在把这种策略发扬光大。据他透露,二期实际出资的企业家人数比一期多了一倍,有超过30位在全球互联网、零售、电子商务等相关行业的领军人物。

  这些LP在各自行业的经验及深厚的人脉和行业资源对后期基金的投资项目有着决定性的帮助。“我们有超过一半的项目是LP推荐的,每星期的项目讨论会都向LP开放,告诉他们嘉御基金在做什么,最终又有一半的项目LP进行了跟投。”

  另一方面,在自身团队的搭建上,嘉御基金的初期团队组成遵循“没有陌生人”原则,即所有的成员不仅仅是旧识,更重要的是在过去一起工作过,或是有直接汇报关系的同事。比如,另一位创始合伙人朱大铭在德同资本任职时就与卫哲相熟,两人相识已超过18年;运营合伙人吴华婷和黄旭原在阿里巴巴与卫哲共事,就连卫哲的助理也是他从阿里巴巴带过来的。在他看来,因为彼此熟识,所以能减少磨合的时间,进一步提高运营协作的效率。

  此外,卫哲还有意让“85后”成为投资团队的主力,他把这部分人称为基金的“腰部力量”。“我坚持这批‘85后’一定要自己来培养,虽然对我们来讲可能会辛苦很多年,但这种从零开始培养的基因可以保证与我们的整体作风契合。”

0
+1
3
+1
文章关键字: 卫哲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