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佳沃集团总裁陈绍鹏 从IT精英到幸福农夫

佳沃集团总裁陈绍鹏 从IT精英到幸福农夫

生意场 2014-04-08 08:31:13 来源:京华时报(北京)

  陈绍鹏。资料图片上周,在联想控股佳沃集团与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达成战略合作的发布会上,柳传志再次为其得意弟子陈绍鹏站台。作为曾经为联想电脑销售立下赫赫战功的老将,陈绍鹏被柳传志钦点为联想控股农业板块——佳沃集团的总裁。在陈带领下的两年多时间里,佳沃集团初步完成了从水果到葡萄酒再到茶叶的全产业链布局。陈绍鹏接受京华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农业里想赚快钱一定死得更快,想图暴利就不要进入,因为这个行业根本没暴利,联想控股要做现代农业,必然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京华时报记者胡笑红

  □人物故事

  转行农业父母不满

  陈绍鹏深刻认识到,中国传统观念中对农业的偏见,导致这个行业生产出来的东西可能让人不太放心,其创造的效益也比较低。

  2011年初,分管联想PC巴西、印度等新兴市场的陈绍鹏正在一会议上布局“作战计划”时,助理告诉他,柳总来电。全身心高度集中的陈绍鹏在四个小时会议后给柳传志回电。

  “绍鹏,联想控股要做现代农业,你有没有兴趣?”

  “有。”陈绍鹏有点意外,但还是未加思考就表示,“我没做过农业,但如果公司觉得我合适,我还是有兴趣的。”

  就这样,在经过数月的工作交接后,2011年10月11日,联想集团正式对外宣布,为联想PC迈入全球领军地位立下赫赫战功的集团高级副总裁、新兴市场总裁陈绍鹏将离开联想集团,加入联想控股,出任高级副总裁、执委会委员,领导联想控股旗下一项新的核心业务——现代农业。

  对于完全陌生的领域,注定未来的日子一定是非常忙碌的。当年10月底,陈绍鹏回了趟老家,专门看看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

  没想到的是,母亲听儿子改行的消息后当时就哭了:“儿子,你说老实话,你是不是犯错误了?被柳总给贬了?柳总是不是不想要你了?”“我和你爸爸辛苦一辈子,就是让你们离开农村,可你怎么又回来了呢?”

  在见父母之前,陈绍鹏已经在全国各地考察农业基地,向同行取经。“当时我是非常亢奋地回老家的,没想到当头被父母泼了一盆冷水,这也的确让我清醒很多”,陈绍鹏深刻认识到,中国传统观念中对农业的偏见,导致这个行业生产出来的东西可能让人不太放心,其创造的效益也比较低,联想控股要做现代农业,必然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叫停时髦生产模式

  佳沃付出了巨大代价管理,但是最终农民生产出来的产品检测合格率却仅有20%左右。

  “很难很艰辛。”陈绍鹏说,仿佛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下。以前在一个全球化的公司,头等舱,住着好酒店;今天的果园往往都在偏远地区,到了县城还要再开车两小时。以前在IT行业的时候一讲就是系统、程序,工厂流水线参观全程也就几十分钟,而农业即便是考察500亩地,半天时间也仅是走马观花。同时,做农业的风险也给陈绍鹏一个大大的下马威,一片田有了虫灾,没准备好应对,几百吨果子就只能倒掉。

  除了天灾,人为因素对食品安全的影响更是无法预测。2011年前后,当时“农户+公司”模式很时尚,联想控股最初也曾有过这方面的试验。然而,佳沃付出了巨大代价管理,但是最终农民生产出来的产品检测合格率却仅有20%左右。

  “其原因并非农民朋友不负责任,农产品会长虫子,就需要用药,农民按照我们给的清单买药,蹊跷的是农残还是超标”,陈绍鹏后来发现,在那些县级甚至县级以下的地方,假冒伪劣农药充斥市场,质量糟糕的程度难以想象和控制。

  这种一家一户的农户与公司合作模式注定行不通。当年,陈绍鹏就紧急叫停了这种时髦的方式,并以一种租赁土地建立示范园的全新方式从源头真正把控食品安全。对租赁的土地,全部由佳沃人按照自己的标准来做。

  两位老人给予底气

  在农业里想赚快钱一定死得更快,想图暴利就不要进入,因为这个行业根本没暴利。

  2013年11月,佳沃金艳果猕猴桃与昔日烟草大王褚时健种植的“励志橙”一起组合成“褚橙柳桃”首发。陈绍鹏说他有两次向褚老学习交流的经历,当时拜会快90岁高龄的褚时健时,老爷子还在山顶的果园里,陈绍鹏从玉溪走,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才到。陈绍鹏说褚老有三点让其特别敬佩和感动:实干、用心做事情,坚韧和坚持。

  “柳总和褚老做农业理念完全一致,就是要做放心食品、良心食品,”陈绍鹏说,“柳总一直对我说,投资农业要稳,我们不急着挣钱,投10亿、20亿都没问题。”这些话给了陈绍鹏坚守农业的底气。他说联想最会卖东西了,单纯做个果贩子,现在就可以卖上千个品种的水果;若着急赚钱,动作就会变形。在农业里想赚快钱一定死得更快,想图暴利就不要进入,因为这个行业根本没暴利。

  “不急于求回报,另外还要有一名领军人物,我们联想就有这样一位非同一般的领军人物,所以我们才敢做现代农业”,在各个场合,柳传志一直这样公开为自己的得意门生陈绍鹏做宣传。

  “柳总给了我们非常宽松的环境,农业是投入期和回报期都很长的行业,目前的投入已有10多亿,没有盈利。”陈绍鹏称,未来五年,佳沃将围绕着已有的产品品类扎实打基础,并投资20亿元-30亿元。“在这条路上,我们会很辛苦、很漫长;但我们遇山开路、逢河造桥,是不是做得特别好还不敢说,但我相信佳沃一定会笑到最后。”

  □人物素描

  1993年,从小就立志当科学家的陈绍鹏到联想应聘研发部门,没想到却被安排到销售部门。在联想PC系统供职的近20年内,陈绍鹏曾带领分区业务部门创造了年度业绩增长585%的骄人战果,其曾在12年内连升8级,无论是在公司内部火箭般的升迁速度,还是在销售方面,陈绍鹏都立下的汗马功劳。

  如今务农后的陈绍鹏则称,自己未来的事业已与现代农业紧密联系在一起。在记者采访前的一周,穿着夹克衫的陈绍鹏还在青岛蓝莓基地,与一群头戴黄色和绿色头巾的大妈一起,听来自智利科班出身的老外如何修剪蓝莓枝。几天后,在浙江杭州龙井茶产区,在炒茶师傅的指点下,这位“夹克男”将采摘的碧绿青芽在手里推、磨、压、扣,一招一式博得了师傅的认可。他对记者说,将来退休后,就想在果园里有个房子,做个幸福快乐的农夫。

  □人物对话

  农业要用百倍的良心去做

  ◎农产品真的是一个比天还高、对科技要求极高的“双高”行业。◎最大的痛苦就是中国农业人才的缺乏,转变人的观念特别难。

  >>谈农业

  有机食品是高端消费需求

  京华时报:佳沃从源头打造食品安全产业链,那是不是可以称为有机食品呢?

  陈绍鹏:虽然我们也有一些地块在做有机种植的实验,但佳沃从未宣扬做有机食品,也从未宣扬不用化肥和农药。这其实是科学使用的问题。中国的土壤有机制含量太低,不够肥沃,我们还会用少量的有机肥,补充农作物需要的元素。我们还要让公众知道,不要一提农药就谈虎色变,这也是个错误的观念,但是我们一定要用科学的量,在科学的时间点使用,并保证在上市之前产品上没有残留。

  我们认为,当前中国老百姓缺的是放心食品,并非有机食品,后者只是极少高端消费人群有需求。因此联想控股对农业的定位就是给主流人群提供“放心食品”。柳总说,我们要做坚挺的良币,就会有人跟着进来,良币多了就能带动行业良性发展;未来中国的放心食品解决得不错了,佳沃再考虑做别的产品。

  京华时报:电脑和食品若出了问题,你认为有怎样的区别?

  陈绍鹏:食品安全挑战非常大,因为农业的链条长,生产作业很分散,人工介入的环节比较多,所以管控的风险就比较高,这就要求一定要以百倍的用心、百倍的良心去做。这个良心不仅仅我要有,我的每一个员工都要有。我会经常亲身到田间地头剪枝、采茶,前几天,我去剪蓝莓枝,手上就剪出了血泡。当然每件事不一定我都亲自去做,但是我一定要懂,一定要明白,亲身体验了,我就知道该如何高效去支持服务我的团队,让他们把工作做得更好。因为农产品真的是一个比天还高、对科技要求极高的“双高”行业。佳沃的文化叫“食品安全高于一切”,宁可损失金钱,损失生意,也不能损失我们的品牌,品牌就是我们佳沃人的饭碗。

  >>谈白酒

  白酒板块目前闭关打基础

  京华时报:除了佳沃集团外,去年9月你还接任联想控股旗下白酒板块丰联集团董事长,为何葡萄酒不放在丰联集团旗下呢?

  陈绍鹏:葡萄酒可以说99%属于农业,因为只有种出好葡萄,才能酿出好酒;但是白酒其实是粮食发酵的工业产品,做白酒的绝对不需要去种粮食。佳沃就有一支专门种植葡萄、酿酒的国际化专家团队。在智利,能酿出好酒的专家,他们整天都在田里,捏把土,抓把肥,这些人都不是穿得西装革履的。

  京华时报:丰联集团核心资产包括联想控股投资20亿元在行业高峰时收购的孔府家酒、板城烧锅酒等四家酒企,如今遭遇行业低谷,丰联集团业绩如何?

  陈绍鹏:我在农业方面投入的精力相对要多些,白酒板块目前有一总裁专门负责,我只是把握大的方向和战略。

  去年丰联集团销售正常,也是盈利的,今年还启动了酿好酒工程,我也品尝了我们的白酒,感觉质量水平提升很快。联想控股计划2015年整体上市,丰联集团将成为一级火箭,而佳沃集团则仅是“二级火箭”。

  京华时报:白酒业未来还会收购企业吗?

  陈绍鹏:并购不是主要方向了,未来白酒应该是拼质量、拼价格合理的时代,大众消费产品应该是几十块钱到一两百块钱,最贵的酒应该是两三百块,主流酒应该是一百块钱左右的。我给他们三年时间,闭门扎扎实实做好基础工作,用心酿好酒,建设好渠道,相信未来丰联集团会成为白酒行业新潮流,新时代的引领者;两三年内不允许接受媒体采访,因为还没做就开始说无任何意义。但是农业却截然不同,因为中国的生态环境太恶劣了,我们需要大声呼吁全社会来关注农业,关注放心食品。

  >>谈个人

  梦想做田间地头纯粹老农

  京华时报:为何几乎未加思考就放弃了当时如日中天的事业?

  陈绍鹏:其实早在2008年,我就有创业的想法。当时公司派我到哈佛大学学习,此前,我就像一只高速旋转的陀螺,从未思考自己未来要做什么,而一旦静下心来,我就萌生了创业的冲动,不过学习结束后又投入到紧张工作中,也没多想。后来柳总跟我一提,这正好与我那时创业的想法契合了。

  京华时报:做现代农业与做PC行业感觉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陈绍鹏:PC行业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行业,但我认为农业比工业难多了。我们当年在中国做的就是全球标准的PC产品,因此联想能成为一个世界级公司。但是在农业方面中国太落后,太传统,与其花十几年的时间自己慢慢摸索,不如去国外取经更好。

  因此我们在全球各地考察学习,并通过并购智利的优秀农业基地,直接复制别人的经验。在中国你复制硬件设备很容易,但是找一个合格的拥有农业科学思维的人才极难,所以,在佳沃的基地,你能经常看到我们从海外收购的企业直接调过来的专家进行培训,给农民讲如何修剪,手把手培养我们的人。

  京华时报:你说做农业痛并快乐,既然痛还很辛苦,未来能坚守这份事业吗?

  陈绍鹏:对于我来说,最大的痛苦就是中国农业人才的缺乏、转变人的观念特别难。佳沃也正在寻找愿意学习进步的员工,再让外国同事培养他们。我在大会上也公开讲了,要让我们从事种植的员工,三年内收入在他的同学、朋友中是排在前25%,像技术人员,一年收入几十万是没有问题的。

  对于我个人来说,原来20年的工作确实已能让我现在过一个体面的日子。但我的梦想就是想成就一家企业,创业是我最大的动力。我特别向往大自然,今后我肯定只朝着现代农业这条路走下去,我只会越来越热爱这个事业。我现在穿着西服就难受,也非常不愿意在办公室开会,就想穿着便装待在田间地头,觉得很快乐。10年后,我就想退居二线,不做经营管理者,在田间地头再干10年,教大家修剪,浇水施肥;20年后,我希望我也会像褚老那样,做一名彻底的幸福的老农。

3
+1
0
+1
文章关键字: 陈绍鹏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