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海鑫家族分化转折点:2003年李兆会父亲被枪杀

海鑫家族分化转折点:2003年李兆会父亲被枪杀

生意场 2014-03-25 08:32:4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生意场讯)  李兆会心不在焉 海鑫多元帝国崩塌

  张国栋

  海鑫钢铁行政楼与主厂区一路之隔,李海仓的铜像就竖立在一楼大厅里,在厂区里,他当年喊出的“拼搏创新、挑战极限、超越财富、争雄世界”的口号仍清晰可见。

  没人会想到,在李海仓离世十年后,海鑫钢铁非但没有在世界上谋得一席之地,反而陷入大厦将倾的危局。“海鑫每年的产值一般在110亿到120亿元,好的时候每个月产值有十几个亿,现在行业不好,它的产值降幅也比较大,去年降幅接近45%。”闻喜县统计局工作人员说。

  董事长李兆会频频在资本市场施展拳脚,但对钢铁主业并没表现出太多兴趣。这期间,李氏家族多位骨干或出走或被边缘化,大多已游离在海鑫钢铁体系之外,让本就缺乏精细管理的海鑫钢铁元气大伤。

  家族分化

  1987年,现任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之父李海仓创立海鑫,他从炼焦起步将这家民企一步步做大。在“李海仓时代”的老员工眼里,李海仓生前,海鑫钢厂的产量在国内民营钢企中排名前列,那时候也是厂子最鼎盛的时期,现在员工起码比当时少了三分之一。

  转折点发生在2003年。

  彼时,李海仓被枪杀身亡,经其父李春元拍板决定,20岁出头的李兆会接任董事长一职。当时,李海仓的创业搭档辛存海(时任副董事长)、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时任总经理)以及同样有海归背景的六叔李文杰,这些人均可“辅佐”李兆会,延续李海仓的钢铁基业。

  “李天虎是做实业的,很踏实也很有才干,曾被认为是海鑫最合适的接班人。”一位与李天虎有过接触的当地官员如是称。

  但好景不长。据外界报道,因发生矛盾,李兆会的这些父辈们其后逐一淡出,他们或出走他处或被边缘化。

  其中,被外界认为最有经营才能的李天虎,当时从海鑫带走海天水泥,一步步做大并最终入股冀东水泥(9.98, 0.73, 7.89%)。此外,他还在运城经营房产,而与李兆会走得比较近的李文杰也在几年前离开海鑫钢铁,另谋出路。此外,李海仓时代的陈金发,目前虽然为海鑫钢铁的常务副总兼党委书记,但实际已退居二线。

  本报记者在运城调查期间,还曾前往李春元在河头村的住处,这座仿古建筑的门口已经安了摄像头,除了两尊石狮子镇守,两扇朱漆大门一直紧闭。当地人称,平时很少见到李春元本人,过年的时候他可能会回来住两天。

  而海鑫的少帅李兆会,似乎对钢铁生意并不感兴趣,很多资金也是抽出来投入到了金融等领域。这些年,他更多时间在北京、上海等地,与闻喜当地的政商鲜有来往。

  目前,李兆会将海鑫钢铁实际交由妹妹李兆霞打理。“我们尊称她为‘霞总’,现在是海鑫的执行CEO,每个月都会定期过来给我们开会,像指标分析会什么的。”海鑫能源管控中心人士说。

  新帝国崩塌

  2008年以前,正是国内钢厂大干快上的时期,很多企业借机更换设备扩充产能,但李兆会治下的海鑫钢铁,并没有这么做。直到现在,海鑫钢铁的高炉仍为6座,产能也与李海仓时代相当。

  “海鑫现在的环保手续是齐全的,但这两年环保设施上不全,像烧结脱硫这些后期需要集中改造的东西,现在有些动工了有些还没动工。”闻喜县环保局人士介绍。

  作为闻喜县唯一一家钢铁企业,生意红火的时候,海鑫钢铁对当地的财政贡献超过一半以上。“前几年,闻喜县的三顿饭,有两顿都是海鑫供的,而且是午饭和晚饭。”闻喜县经贸局一位负责人说。

  这种好日子没能维持太久。李兆会对钢铁的重视和投入不够,以及家族内部不断分化,为海鑫钢铁其后的衰落埋下伏笔。

  在海鑫钢铁一位中层眼里,李兆会这些年的确不把钢铁当主业,90%的精力都投放在了外面,“比如环保节能减排投资1000万,三个月就能收回来,他连1000万都不投”。

  与此相比,李兆会本人在资本市场“玩”得风生水起:2004年,海鑫拿出6亿元成为民生银行(7.62, 0.06, 0.79%)的前十大股东之一,又在民生人寿、兴业证券(8.85, 0.71, 8.72%)山西证券(6.67, 0.06, 0.91%)继续扩展金融版图,海鑫还多次买进过中国铝业(3.32, 0.06, 1.84%)等多家上市公司股票。

  此外,李兆会还分别在北京、上海建立和嘉投资、惠宇投资及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公司,这三家公司很长时间为海鑫钢铁的主要投资平台。其中,李兆霞长期在上海,为上海海博的大股东。

  历经多年打拼,三十出头的李兆会把海鑫打造成一个全新的多元化帝国。目前旗下包括5大板块,为儿童事业部、资金管理部、钢铁事业部等,其中,像世界儿童体验中心已在全国建了7家,他甚至召集海鑫厂级干部的家属带儿子,亲自去体验过。

  如今,海鑫钢铁的债务风波,让李兆会再次回到人们的视线,这一次,他有点坐不住了。“目前市场面临着的环境,不是他心中想的,他也借这个机会捋顺下。”能源管控中心一位中层说。

  在海鑫多位内部人士看来,现在没有哪家企业要把钢铁作为主业,海鑫现在只要不亏太多就行,“主产业亏少一些就行,只要钢铁效益好,几个月就能卖出亏损好几年的钱”。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李兆会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