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高端访谈 > 佀海岩:吃一百元以上饭我觉得特奢侈

佀海岩:吃一百元以上饭我觉得特奢侈

生意场 2013-05-02 08:58:14 来源:楚天金报

  【人物名片】

  海岩,原名佀海岩。其最被人熟知的身份是作家、编剧,代表作《便衣警察》《永不瞑目》等成为一代代人的阅读记忆。2006年,他以38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2006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6位;此后连续两年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

  海岩还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现任锦江国际集团董事、高级副总裁,锦江国际集团北方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北京昆仑饭店有限公司董事长。在收藏领域他亦有不凡手笔,早前他在北京顺义成立名为“榈园”的黄花梨艺术馆,其中藏品价值不菲。

  因《便衣警察》、《永不瞑目》、《玉观音》等作品而红了近三十年的著名作家海岩,在阔别文坛5年之后,带着最新长篇小说《长安盗》重新走进公众的视野。

  记者给海岩发去约访短信是5月21日下午5时,而他陪完客人,腾出空来已是晚上10点半。电话那头的海岩,声音温和,听到记者咳嗽,细心地说:“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休息一下?”他耐心地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其间随口抛出古典诗词与哲人语录。说到自己的旧作新书,他兴致勃勃地反问记者:“你这个年龄的人,怎么看?”

  命题作文戴着镣铐起舞

  海岩新作《长安盗》的故事源起《新闻联播》的报道:西安警方成功追回盗墓团伙非法偷运出境的唐朝敬陵石椁。“女性”是海岩一直刻画的主题核心,而公安题材又是海岩创作的一个重要方向。面对记者提问,海岩一一耐心回答。

  楚天金报(以下简称金):有人将您的新作《长安盗》归类为盗墓小说,很多媒体甚至用“不写言情写盗墓”来定义您这次的写作。可我试读后发现它仍是在写大案、法律、情感,您自己怎样定义这部新作?

  海岩(以下简称岩):不只这一部,我的旧作《五星大饭店》曾被人说成是职场小说、励志小说、青春读物等,我以为好的小说不应该被锁定在任一类型,同时,好的小说也可以同时被归到很多类型。当然,我不是自诩我的小说就是“好的”,我只是认为好的文学作品应是丰富的、多义的。具体到《长安盗》中,我当然讲了爱情,还讲了父爱,好奇的人可以自己去看看。

  金:《长安盗》仍旧延续了您以往最著名的警察题材,是因为您以前当过警察,有破案情结吗?

  岩:写《便衣警察》的时候我还是公安,我老想表达一下我们的真实生活,那时候可能的确有这种情结。但现在我不当公安很久了,但被你这么一说,又有点像是有这个情结了。

  其实《长安盗》是根据真人真事真单位改编的,当时《新闻联播》播了这则新闻,公安部一位领导给我打电话,问昨天晚上你看《新闻联播》了吗?我说看了。他说咱得写这个东西,我现在还挂着全国公安文联副主席的职衔,就答应下来。

  开始的确有无奈、被动的成分,但后来公安部以及西安市公安局的人把我带到陕西历史博物馆看了那樽被追回的石椁,它只对媒体开放过一次,到现在也不对外展览,看完这个,我感觉不写就不太好意思了,但开始也只想写一个电影剧本。可我是一个无论做什么事都很认真的人,写着写着就想着如何写好,戴着镣铐也想把舞跳得尽可能优美一点。

  金:根据真人真事的“命题作文”,受的限制颇多,您究竟是如何处理,采用了哪些技巧呢?

  岩:的确,这样一本小说,究竟虚构到何种程度,能设置怎样的矛盾我都有顾虑。可我觉得事件不能选择,但其中反映什么情感、价值观可以选择,这就是作者可以自由发挥之处。公安部对我的要求就是“主旋律”,所以我着力写了社会上“正”的部分,有规则的部分,温暖的部分。大家都知道,文艺作品写这个是不容易抓眼球的,也不好写——画鬼容易,画人难啊。所以我据此说这本书不一定有很强的商业性,但是目前的反馈还不错,也许是读者看了觉得心里有愉悦、阳光的东西吧。

  重读旧作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在电视圈,能用编剧名字命名电视剧类型的很少,海岩就是其中一个。他写出的“海岩剧”,几乎播一部火一部,徐静蕾、孙俪等都可谓是他一手捧起来的“岩女郎”。他会如何评价自己过去的作品?又是如何看作品中纯粹的爱情、宿命的分离的呢?

  金:您曾说过自己是“一流的室内设计师,二流的酒店管理者,三流的作家,四流的编剧”,哪怕是自谦,为何您的作品还会那么受人喜爱呢?

  岩:这句话我的确说过,但是有特定的语境,大概是我在与朋友开玩笑时说的。不过后来媒体很喜欢引用这句话,就传成这种“经典句式”了。我绝不自夸为一流设计师,但我想我的小说被读者喜欢,还是因为其中的爱情纯粹、干净,在这个功利化、物质化的时代,爱情的交易性质太浓了,什么房子车子户口,优美的爱情人们在现实中找不着,当然想在文艺作品里看看,纯真是人的本性中向往的东西。就是对感情的描摹,撩拨准了读者的神经吧。

  金:很多读者反映您的作品中主人公结局都是悲剧的,有一种被命运捉弄了的感觉,您是悲观主义者吗?

  岩:我的确是。可我生活里还是挺积极的,一些跟我打交道的出版社编辑,熟了说“海岩老师,你特别适合写喜剧,你说话特别逗。”我只是写作时投注的感情太多,写得深情,无论是事件的演绎、严肃性和男女主人公之间的情感,自然才有了那样的必然的宿命。

  金:您在采访中引经据典,这样的文学底蕴从何而来?您现在的阅读量还很大吗?

  岩:我以为人文造诣不只要靠看书,还要靠阅历。我很惭愧,现在看的书很少,时间太少了。有些人说我清心寡欲,不抽烟、不喝酒、不交友、不旅游,其实我只是太忙了。就像都市里任何一个打拼阶段的小白领一样,每天忙得死去活来的,哪有时间思考个人爱好?我总想,也许退休以后会好点。那时候,一杯茶、一本书,或者出去旅行,多有美感啊。

  朴素家风

  穿的西服不超过百元

  海岩出生在一个文艺世家,他的儿子佀皓?(原名佀萧)也走上演艺之路,参演过《舞者》和《重案六组》,但之后因整容失败风波一度销声匿迹。家学渊源对海岩的文学创作、经商是否有影响?他又对儿子有怎样的教诲呢?

  金:您除了是成功的作家、编剧,还是成功的商人,收藏家,几种身份上都做得非常出色,请为年轻人讲讲您成功的要诀是什么?

  岩:首先你说的成功是世俗意义的评价体系,其次,每个人成功的路径都是不同的,大家的长处也都不一样。我做这些事,没有一件是我蓄意为之的,我们那个时代干什么都是国家分配的,我一生换过很多工作,也从来没有自己做主过,那时候我们坚信的话是“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当然,这就引申出了我认为成功需要的一个重要要素——忠诚。我们这些平凡的人,只有忠诚于自己的事业,无论这事业夕阳或是朝阳、顺境还是逆境,都坚持走下去,才能靠时间使事业伟大。

  现在的年轻人老是想走捷径,总是思考是否能够成功,这使得别的砝码都压不住这些想法本身,人总轻飘飘的跟着想法跑了。其实,理想笼统一点,现实具体一点,不要问是否能成功,问问今天是否勤奋,反而好。

  金:您说起勤奋,您是著名的收藏家,这也是靠勤奋而来吗?

  岩:靠一种执着吧。平常我吃一百元以上的饭都觉得特奢侈,我穿的西服都不超过一百元。有人说我清心寡欲,其实我把热情都用在收藏,用在小说里了,这算不算勤奋?

  金:您对儿子做演员、从事演艺事业,有什么看法?会给他提些具体意见吗?

  岩:我原本不赞成儿子搞这行,可任何孩子,一旦爱上艺术,就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只能任其发展。不过他现在已经没做演员了,跟着赵宝刚导演学习。《男人帮》《北京青年》里,他担任执行导演。目前正在赵导的新戏《老有所依》里做联合导演,宝刚管一组,他管一组。我的朋友去探班,回来告诉我,儿子进步了,“这下你是老有所依了”,呵呵。不过“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父爱永远是无私的,若要等回报,恐怕需要儿子自己当了父亲以后吧。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佀海岩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