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故事 > 石油大亨龚家龙的传奇创业故事

石油大亨龚家龙的传奇创业故事

生意场 2013-01-16 15:05:59 来源:中国周刊

(生意场讯)  “湖北最大的投机倒把商人”
  龚家龙说起话来,表情总是淡淡的。很少有明显的愤怒和喜悦。只有说起石油梦想来,眼角的皱纹会明显地加深,那是种没有声音的笑容。
  1954年,湖北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喜悦中迎来了一个婴儿,起名龚家龙。17岁时,龚家龙就脱离了家庭,背叛了知识分子的家庭背景,上世纪七十年代成为江汉油田石油井架上的一名工人。
  中国少油,尤其是中部地区。稚气未脱的他在江汉平原大找油的口号鼓舞下,站在石油井架边,看到喷射上来的浑浊的水。他不知道,今后自己的人生会因为这种遍寻不得的黑金而改变。
  随后,龚家龙被调入湖北轻工业物资局。他胆大心细,头脑灵活,待人真诚敢揽事儿,后升为车队队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计划经济的体制下,买一袋米一匹布都需要指标。车队需要一批车,没钱,也没指标。
  龚家龙却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主张从国外买一条废旧的船。运到江边,将船身的钢板拆开,拿到上海、北京等地换汽车。那时候钢材紧张,车厂的生产能力也有限,有钱也买不到,但用钢铁却能换购。市价四五万元一台的北京吉普,他只要花一万多。
  从这时候起,“交换”两个字,便成了龚家龙的发家手段。缺什么,“就去换回来”。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中国,以物换物好处多多,减少了资金成本,也减少了手续上的审核。在他看来,这是“高效的生意法则”。
  倒腾香烟为他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那来自一江之隔的湖南常德。
  由于开车四处走,他听说常德市卷烟厂正因为生产线上缺原料而焦急,他也恰好知道,千里之外的河南因烟叶的大丰收而欣喜。  

于是,龚家龙把河南的烟叶运到常德卷烟厂,换来成品香烟。带着车队拉香烟回湖北卖。他自称,现在常德卷烟厂的产品“芙蓉王”香烟在湖北卖得很好,和他当年的这一举动还有很大关系。
  一个月赚了三百多万元。这是香烟带来的暴利,这也是龚家龙大生意的开端。
  “当时邓小平说,要打破行业界限,能赚钱的都可以做。”龚家龙觉得,这事儿“领袖都开口了”,应该没什么可担心的。
  但隐患也由此埋下。他个性倔强,在起初做生意时,认准的事情毫不退让。当地的某个工商单位来买香烟,要求卖给他们出厂价格。龚家龙不干。“你们换来是出厂价,可不可以卖我们也出厂价?”对方这么问他。龚家龙还是不点头,“我已经送他们一盒了,还让我怎么办”。
  香烟的生意做到第三年,风向标变了。中国开始大规模打击“投机倒把罪”,龚家龙被人称为“湖北最大的投机倒把商人”,被审查了整整一年。“奖金、工资都没有了。”
  这是龚家龙第一次惹上祸事,但他并没有因为安然度过而后怕。相反,他还想要干大事业,1988年,他彻底离开国企。
  湖北省荆州地区生产生活资料产品经销公司是他的第一个公司。他又用交换手段,换来社会上急需的商品。冰箱、车辆、洗衣机等等。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他卖什么都赚,两年后,即身家千万。
  我们可不可以上市
  很快,倒腾“冰箱彩电汽车”这样的小生意,他已经放不进眼里了,龚家龙迷上了石油。
  计划经济时代,县处级的干部才能用液化气,供应紧张。长期全国跑,他知道东北辽河油田有很多油,但运不出来。龚家龙又出大手笔,他买了个火车车皮,把油拉了回来,“敞开卖”,销售极其火爆。
  “石油”成了他生意的“主旋律”。上世纪80年代末,海南岛撤区并省,百废待兴。龚家龙盘算,海南当地没有油气资源,燃料多以木材为主,这是未开垦的处女地,于是,他赶到海南,建了一个大油汽站。
  1989年,他成立海南龙海石油液化气公司。后来,他又在湖北建立了荆州储运站,在1993年更名为“湖北天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石油是个大生意,仓储、运输、原料,各个环节都需要大把的资金,手续也更繁杂。
  虽然龚家龙已经“倒腾”出在旁人看来丰厚的家底,但做起这样的生意,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他开始向朋友和生意伙伴募集资金。
  很快,他遇到了时代给他的大好机会。在深圳,龚家龙亲眼见到证券交易大厅里,人们红着眼睛排队买股票。到处在嚷嚷炒股,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股票兴盛时期。他并不完全懂这“股疯”的原因,但兴奋地问自己,我们可不可以上市?  

  在那个时代,很多募集资金的商人,因为非法集资罪进了监牢,他躲过了一劫。原因在于,他的上市募集资金的手段与别人不同。

  上市并不容易。和现在人们熟悉的上市环境不同,当时的中国,没有投资机构在屁股后头追着要投资,也没有多少资产翻倍的案例可以学习。他的第一感觉是,“找政府”。

  龚家龙对湖北政府晓之以理,如果当地有一个石油公司,按照惯例,当地税收就业等能有多大的好处。此外,龚家龙还激动不已地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梦想。试想,若湖北出现了中国最大的民营石油公司,这对湖北会有多少好处?

  1996年,挂着“国字号”招牌的“湖北天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交易所上市,成为拥有全国民营石油企业唯一所有牌照齐全的石油类上市公司。鼎盛时期,在湖北湖南两省,龚家龙拥有100多个加油站和3座万吨级加油站。这个时候,后来中国石油的两大巨头中石油、中石化,都尚未组建。

  湖北省政府的支持显然功不可没。毕竟,石油生意,路上关卡重重,从批发到零售,从销售到仓储,手续接起来,可以成一条长龙。如果没有地方政府的扶持,龚家龙,一个毫无背景的商人要在那个年代让自己的石油公司上市,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仿佛是那个年代的中国商人的宿命。当资源都集中在政府手中时,商人就要一点点撬开合作的大门。

  其实,龚家龙心里清楚,任何恩惠都有要报答的时候,今后他或许将会为此付出代价。历史上盛宣怀、胡雪岩这些“红顶商人”的命运,他从很多书里都看到过。

  有人说他是骗子,“内外两本账”

  需要龚家龙“报恩”的时刻,很快来了。

  在政府的授意下,90年代中后期,龚家龙接手了多家负债累累的国有企业。10亿多元的负债,那些企业的员工,厂房和设备,龚家龙“几乎没怎么反抗”,一并接了手。

  他的理由是,“政府培养了你,你不能……”

  随着石油公司的上市,他还新开了几家农业公司,希望带动湖北的农业发展,毕竟湖北是个农业大省。“这也是我们对湖北政府的承诺。”他说。

  以菜籽油公司为例,石油公司上市后第二年,龚家龙的天成油脂厂开工,到2000年建成投产,年加工油菜籽30万吨,被国家八部委授予了“国家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龚家龙记得,最鼎盛的时候,一年要接待各党政机关企业参观团高达900人次。这也成为湖北省的一张漂亮名片。

  他做事魄力十足。只要发现机会,就一头扎进去,快速落实。这让他快速成功。

  有一次,他陪同湖北省某官员一同出差丹麦。他们一起吃当地优质的瘦肉型猪排,觉得跟中国的猪肉口感相差很大。官员叹了口气说,如果我们中国也有这样优良的瘦肉型猪就好了。

 龚家龙立刻把丹麦优良的猪种引入湖北,通过几年的建设,中国最大的瘦肉型种猪场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不管是油菜籽,还是食用油,还是养猪厂,龚家龙都颇为自得。投入农业没有足够资金,他就申请成立了三峡基金,由湖北省政府的支持,借用国家的部分资金来投入。菜籽油公司后来也上市了。
  他在这条路上也走得更远。这也是外界认为他惹祸上身的一大缺点,“太敢想,太敢借力。”
  还有媒体评论,后来龚家龙企业产生了大问题,和他接手一堆烂摊子企业,战线铺得太长有关,“资金链紧张,负债二十多亿,出了问题。”
  龚家龙的管理也一度被外界诟病。有媒体援引了这样的“知情人”表述,“当时内部管理极其混乱,根本毫无公司治理可言。”
  相对内部的混乱,更糟糕的是,外部环境也面临着剧烈的变化。随着1998年两大石油公司的重组成立,原来一盘散沙的国有销售体系,迅速被整理为强大的两个系统。龚家龙的对手,由一个个地方小公司,变成了巨无霸的央企。
  他开始感受到了压力和煎熬。1996年,他有成品油零售资质,“后来遇到垄断”,零售资质被取消,经营非常困难。
  龚家龙的公司曾一度失去牌照,只能买两大公司的高价油,惨淡经营。他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直到2003年后,才重新获得国家批文。
  一次随着石油部前部长出国访问的机会让他灵机一动,“国外行业商会很有地位。接待我们的都是这样的商会,集合了实力强的民营企业家。”得到一些官员的支持,他就大胆组织起商会来。
  同时,给他鼓劲的还有国家的政策。2005年,国务院颁布《非公经济36条》,鼓励民营资本进入石油等垄断行业。龚家龙把它当做明显的信号,振臂一呼,挑战两大石油公司的垄断地位。成为行业的带头大哥,带领众多石油商人寻找上游资源,开拓下游市场。一时,龚家龙名声更甚。
  但时势难违。2004年起,“天发石油”因连年亏损,进入了ST行列,成为了垃圾股。他与政府的关系,也由蜜月期进入紧张期。很快,龚家龙被荆州市政府一脚踢出天颐科技董事会,收归国有,一夜之间,公司和龚家龙毫无关系。
  此时,也是一个微妙的关头。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一批民营企业获得成功。但是论起出身,很多都是国有企业改制而来。媒体开始讨论起关于民营企业的“原罪论”,侵吞国有资产的反对声也比比皆是。
  在资金链紧张、产权问题纠纷引发社会重新清算的氛围下,龚家龙头上的光环迅速褪色,这一次他再没有那么幸运了,有人说他是骗子,“内外两本账”;有人说他侵吞国有资产;即便那些和他亲近的朋友,说起他来,评价也是“满腔热情,梦想大,但执行力差”。  

  2006年,在一个论坛上,龚家龙在众人的注视下被带走。不过,他好像预料到了这一幕,把发言稿叠好,放进口袋,面无表情的转身,平静极了。
  被带走一年多后,2008年8月,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挪用资金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判处龚家龙有期徒刑一年零七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不过,该判决宣判不久,自2007年初便已被刑拘的龚家龙,便“刑满出狱”。
  “不能像过去那样,打了土豪分了田地,然后就完了”
  直到出狱,龚家龙仍然确信自己没有问题。
  在监狱里的生活,他并不愿意多谈。只是说起,进去的那年,湖北下了特别大的雪。室外温度零下几度,他被要求站在室外大雪中反省,和死刑犯关在一起。这不是玩笑,那个年代,没拿过国家一分钱,只是借用了“集体帽子”办企业的商人,甚至有因为贪污罪名被枪毙的。
  在监狱,他有很多时间读书。读胡雪岩,读巴菲特,他推崇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在实业家里,他最佩服王永庆。
  他还记得,49岁那年,曾经去台湾面见85岁的王永庆。当时,王永庆建成了一个二千多万吨的大型炼油厂,刚投产。龚家龙去那个小城一样巨大的厂区参观后,激动不已。
  他永远记得那幕,他毕恭毕敬地对王永庆说,我没有办法跟您比,您干出那么辉煌的成绩。
  王永庆安慰他说,小伙子,有点信心。我现在85岁,这个炼油厂开工时83岁,你离我开工时的83岁还小得多呢。
  “和王永庆比,我还算年轻,还能干事,不是吗?”他反问道。
  的确,出狱后,他并未像有些人预料的那样,要休息一阵子,而是马上投入了他的新事业里。
  2008年秋天,湖北一个偏远的县城,风呼呼地刮。刚出狱的龚家龙,站在江边的丘陵上,对着一片荒原,眺望他心中的油厂,那个想象中的石油帝国。
  入狱前,他也曾站在这里,雄心勃勃,准备从沙特买入原油,建造2000万吨的炼油厂。那时,江上水汽氤氲,六艘巨型轮船在江面上载着他的原油,形成一张不需要石油管道的流动运输部队。这是他从王永庆那里得到的梦想。
  2011年,龚家龙的案件由湖北当地法院重审。龚家龙被宣判无罪。他被命运撞了一下腰,好像过去种种都是玩笑,一年多的牢狱生涯,原来是莫须有的罪名。
  在等待罪名被洗清的那些时间里,龚家龙也没有闲着。北美、南美,他花了两年时间,转了个遍,最终在加拿大收购了两处上市石油公司和一个钾肥公司。同时,龚家龙还在找回因过去定罪而失去的资产,“不能像过去那样,打了土豪分了田地,然后就完了。”  

 闲下来时,这个身在异乡独自打拼的中年男人,也会想想朋友规劝他的话。
  “我的老部下也曾对我说,让我退休,游山玩水得了。但人一生是短暂的,你一生之中总得做点事情。现在油价这么高,跟美国一样,你说美国的人均收入多少?中国又多少?我能打破垄断,在海外多开采点石油,不好吗?”他说道。脸上的表情很柔和。
  回想过去多年的起起伏伏,他将其归结于“国家法制的不很健全”,“我们这代人经历了改革开放这个年代,很艰难地一步步走过来,摸着石头过河。用现在的眼光看以前,确实没有规矩”。
  不过,他不后悔对石油铁了心的“追求”。而他的操作手法,和多年前又如出一辙。重新谋求和国资、政府的合作来落地项目。所不同的是,这些项目在海外,法律法规健全,他更心安。
  有人用“红顶商人”来称呼龚家龙,他断然否认。
  “我的个性不适合当官,但我是做大事的人。我还是想着为国家做点事,虽然母亲有时候让你受了点委屈,但你的心总还是向着她的。”他说,“而且,石油这样的行业,国家迟早也是要放开的,垄断下去,没有一点意义。” 

0
+1
3
+1
文章关键字: 创业故事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