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Zipcar创始人:三个孩子的母亲的两次创业传奇

Zipcar创始人:三个孩子的母亲的两次创业传奇

生意场 2012-12-07 13:46:15 来源:财富中文网

(生意场讯)

和许多创业者一样,罗宾•蔡斯创业的点子同样源于自己的个人生活经历。12年前,现年54岁的蔡斯成立Zipcar公司时,她家正需要第二辆车,但只会偶尔使用。结果如何?她在波士顿创办的这家公司成了全球领先的汽车共用网络,2011年公司年收入达到2.42亿美元。2003年,蔡斯辞去CEO职位,目前正在经营Buzzcar公司,帮助车主在法国出租自己的车辆。她拒绝透露这家公司的具体盈利情况。Buzzcar公司的联合投资者是一家支持可持续交通的法国公司Mobivia。下面就是罗宾•蔡斯的创业传奇:

我父亲是一名美国外交官,因此,我曾经在多个国家居住。我的成长期主要是在斯威士兰度过,这样的经历也造就了我的全球视角。我母亲是一位极其优秀的企业家。她曾在多个国家创办各种手工作坊,涉及的产品种类从手绢到服装设计,可谓五花八门。

后来,我去巴黎读大学。1980年,我从威尔斯利学院( Wellesley College)毕业,获得了文科学位。之后,我前往波士顿卫生保健研究及培训机构JSI工作,该机构接手了多个美国国际开发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公共健康领域的大合同。在那里,我见识了没有任何金融背景的人如何进行项目运营,所以我决定到商学院继续深造。

1986年,从麻省理工大学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毕业,我心怀壮志,但同时却要抚养孩子。我有三个孩子,分别相差三岁。从商学院毕业到成立Zipcar期间,我有时会做全职工作,有时会做兼职,或者根本没有工作时间,一切取决于孩子的年龄,以及我丈夫的工作。我丈夫(罗伊•拉塞尔)是一位语音识别领域的电气工程师。1999年9月,我与安特耶•丹尼尔森闲聊时,她提到曾经在柏林见过汽车共用服务。安特耶是德国人,她的孩子是我六岁孩子最好的朋友。当时,我待业在家已经有一年时间,正在寻找创业的机会。

我和丈夫住在马萨诸塞州的坎布里奇。我很少开车,所以我不用再买一辆车。其实,我希望能按小时或按天租车,不必非得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所以,汽车共用的理念深深吸引了我。

1999年,互联网的繁荣达到了巅峰。大约50%的人在上班时能够上网,25%的人拥有手机。那时的创业群体对无线网络简直就是趋之若鹜。我在与安特耶交谈时想到,汽车共用恰好体现了互联网的意义——在一大群人中共享某种资源,而Zipcar正是对无线网络的有效应用。

下面就是Zipcar的运作理念。客户可以在线或通过电话预定在某个时段使用某辆车。预定信息通过无线网络发送到汽车上。Zipcar会员可通过会员卡打开预定的汽车。用完之后,用户将汽车返还公司,在将其锁好后,计费便会停止。办理租车仅需要30秒钟便可完成,而且只有承租人可以使用汽车。所以,Zipcar的服务完全是一种自助且自主的服务,瞬间便可完成。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们便决定成立一家公司。安特耶的工作是负责汽车技术和联系租车公司。我则负责融资、建设网站、营销、设计支付系统和其他事务。

首先,我起草了一份商业计划书。1999年12月,我们便去拜访MIT斯隆管理学院(Sloan School)院长格兰•厄本。他曾在汽车制造业从事过营销工作。他认为Zipcar是个好主意,但他说我们需要筹措两倍的资金,将发展速度加快一倍,而且要立即行动。

接下来三天,我一直在家里思考一个问题:我真的想干这件事吗?我12岁的女儿问我:“发生什么事了?”她曾经跟我聊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我告诉她,我在犹豫是否应该把大把时间花在这家公司,因为这意味着我将不得不减少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她问:“那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会很有钱,可以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更多钱,拯救更多儿童?”我说没错。她说:“那就干吧。”

于是,在2000年1月,我们注册成立了公司。到2000年6月,开业当天,我筹得75,000美元,并购买了四辆汽车。其中第一批50,000美元投资来自我在斯隆管理学院的同学珍•哈蒙德(信息技术公司Quarry Technologies与IT服务公司AXON Networks创始人),她是我同学中的首位百万富翁。

我一直努力说服的一位天使投资人在最后一刻提供了剩下的25,000美元资金。离公司开业还有三天的时候,我们的银行账户只剩下67美元,只有一辆用作β测试的汽车,而购车首付款则以我的房子作为抵押。然而,租车公司突然通知我们,剩下三辆车每一辆必须支付7,000美元首付款。我当时正在公司开业典礼上,胡安•安立奎斯(目前为投资公司Excel Medical Ventures执行董事)走到我面前对我说:“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我说:“明天上午之前,我需要搞到25,000美元。”他说:“没问题。”

我每周在备用卧室里工作100个小时,但却乐在其中。2000年9月,我丈夫从语音及语言解决方案供应商Lernout & Hauspie辞掉了软件开发总监的工作,成为Zipcar的首席技术官。但他在Zipcar只领半薪,而且我们完全互换了角色。他成了照看孩子的主力,而且,虽然他在Zipcar做的是全职工作,但我却只能给他半薪。Zipcar成立的第一年,我自己没有工资。那年秋天,安特耶又有了一个孩子。2001年1月,回来工作后不久,她便决定离开。我们在第一年便实现了收支平衡。从公司成立伊始,Zipcar每月都以7%至12%的幅度增长。首轮融资,我们获得了130万美元投资。于是,我们产生了向其他城市扩张的想法。当时投资者们认为,Zipcar在波士顿能大获成功,并不代表其理念一定会成功。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创业故事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