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于扬:互联网已成为水电外不可缺少的设施

于扬:互联网已成为水电外不可缺少的设施

生意场 2012-11-05 09:29:51 来源:搜狐财经

(生意场讯) 2012年11月4日搜狐企业家年会在北京召开,本次年会云集50余名精英企业家和重量级经济学家,搜狐财经对易观国际董事长于扬进行了专访。

    主持人:搜狐企业家论坛2012年会,今天请到嘉宾是易观国际董事长于扬先生。易观在电子商务方面很多研究,京东、苏宁电商行业有很大争议,电商价格大战是不是无奈之举?

  于扬:先做澄清,易观定位自己帮助传统企业触电,帮助传统企业认知阶段建立互联网电子商务与他们企业运营初步支持,帮助他们选择团队,帮助他们建立相关的一些对生态系统认识,他们下决心开展电子商务业务我们子公司帮助他们从电商教练角度培训规划辅导,上手网络销售,在与这些大平台商京东等等对接方面我们扮演对接作用。他们发展足够大我们提供相关产品,帮助他们从商品价格、促销等等方面的商情。对于易观不单研究,我们也在实现。特别是上手阶段我们直接去指导和代运营相关平台。

  说到今天我们所谓的之前的京东苏宁大战,我觉得这个让我想起来20年前国美和苏宁与百货大楼的大战,这样的大战表面是店商大战,实际对消费者消费路径的转移和消费心里影响,这样更准确。20年前通过国美、苏宁和百货大楼大战告诉消费者买家电到我连锁家电卖场。今天通过这些大战告诉消费者至少进一步购买商品前先到网上看价格,觉得网上价格便宜直接下单,这是围绕消费者消费认知路径的争夺。这样的商战未来还会持续。直到有一天消费者形成一种路径依赖,我再去购买相关产品,能够在网上比价下单,这种商战争才趋于平等和合理。

  主持人:刚才了解易观国际专注信息服务。我特别感兴趣一个问题,互联网高速发展到今天有了很大突破。中国传统企业会不会更深入,有没有发出很大声音深入电商?

  于扬:这不是会不会问题,是以什么速度和时间拥抱互联网问题。刚才论坛我讲互联网已经成为水电外不可缺少的设施,互联网化进程是必然趋势。这个路径像100年前电力一样,这样一种状况正出现在互联网,20、30年后所有是互联网企业。对于我们制造业不是愿意不愿意,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以什么路径什么节奏和步伐来拥抱互联网,成为一个互联网企业。

  主持人:这种做信息服务这块,传统企业一般遇到最大难题是什么?

  于扬:你指帮助传统企业触电。我们讲互联网化,我们两个英文词,一个电子贸易或者数字贸易,数字贸易这个词比较浅,只是企业把销售或者供应链放到互联网,第二个数字企业和电子企业,含义更广泛,所谓我们互联网化,这个概念是07年易观第一次提出来,我们提了四个层次。第一营销互联网化,第二渠道互联网化,第三是产品互联网化,第四运营互联网化。在这样的一个层次上是逐步递进的,意味着传统企业要真正成为互联网企业,首先要意识到要有战略,基于战略设计路线,现在企业简单把互联网理解为电子贸易,卖多少货,如果卖不出货觉得互联网没有帮助,这是最大误区,我们现在告诉传统企业客户讲,互联网化是一个战略,你需要一个单独战略去指导你未来几年互联网化进程,最后转型成功成为一个互联网企业。而不是简单地把电子企业和电子贸易混为一谈。

  主持人:每年分析很多互联网行业数据。你们的数据如果做到客观?

  于扬:这个问题第一统计学是模糊科学,模糊科学一定是依赖于所谓的研究手段和方法的演进进一步精确,比如哥白尼时代对地球的理解和今天我们对地球理解不一样。哥白尼对星球尺寸测量和我们今天不一样,因为测量仪器和设备不一样。这样的比喻放到我们数据上没有类比效果。比如过去我们更多基于传统研究方法,比如抽样,我们访谈,焦点小组,然后交叉检验。今天易观帮助互联网企业同时我们自己成为互联网企业,我们更多用技术测量。比如我们今天中国网络商品系统,能够把在售主流平台每款产品条码信息捕捉,这点没有所谓的基于传统研究方法客观不客观问题。因为全流量。今天京东页面做什么促销都真实的,这是技术,收集技术演进带来精确度提升。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每一次其实产业拐点是易观暴出来,09年曝出腾讯超盛大,每次既得利益者不高兴,因为我们曝出拐点,所谓的客观你一定放在一个时间轴看。也许当时不对,我们检验。

  主持人:我们知道易观帮助很多客户,你们现在实现战略不应该叫做概念,战略优化依靠什么模式吸引客户?

  于扬:传统企业上手这方面我们已经是通过我们所谓的电商教练,从培训规划到辅导已经深入业务流程。比如一个眼镜公司找我们说,能不能帮我们提升在网上销量。我们上来制订首先在网上要售卖的产品品牌是什么,适合什么样人群。你的定价应该什么样。这些问题解读之后,我们有针对性选择分销平台,京东是淘宝是分销平台,不同分销平台用户类别和调性不完全一样。在天猫卖得好在京东不一定好。我们要把渠道组合做出来,而且要把它所谓的渠道对接,和京东对接做完,我们把货直接铺到京东,我今天不仅仅是咨询。我们是身体力行我们在实现,我们在卖货,帮助客户卖货,卖他们的商品。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中国互联网市场有一块蛋糕,现在经济高速发展,这块蛋糕很多中小企业是庞大群体,这些企业特别是传统企业他们考虑互联网会有技术障碍或者人才障碍,有什么好解决方法?

  于扬:我感觉技术上一点不是问题,人才挑战这也不是问题。最大问题是传统企业老板意识,是不是认识到这样的巨大变革,是不是认识到他深处变革中,除了拥抱互联网别无二法。比如什么时候你提问了,你了解了,我们进了一大步。比如技术,我们拿中国通信网讲,现在讲4G,可以告诉你的是从技术上全部就绪,我们为什么还不能享受到流畅的带宽,还是金融体制和运营模式问题。不是技术问题,今天可以享受和桌面有线宽带一样的,没有问题,是体制的问题。我们现在主要是传统制造业,主要帮助传统制造业触电,帮助他们开展互联网业务。

  主持人:比如说重工业?

  于扬:如杉杉西服,如皇明,我们现在就是要互联网证明黄鸣本人有超前意识,包括志高空调都这样。

  主持人:还是会有一些比如互联网老百姓意识上,可能比较之后再回去买。

  于扬:你现在今年和去年比在上网,联网设备时间多了少了?你自己感觉,联网设备,手机是,PC也是,今年和去年多了还是少了?

  主持人:总体在进步。

  于扬:所以我说的一点,你不要去看今天的消费者,80后已经30多岁了,90岁完全在数字空间长起来的。他们的第一选择在数字空间寻找背书,那个时候选择商品首先数字空间,找不到再去线下。我们今天谈20、30年就是90后的人成为30岁成为社会中间主流互联网竞争基本完成。这个没有选择,包括北京市政府,在网上办社保,公积金越来越多,如果去问企业,很多网上办的,这种情况已经变成必然。我为什么举电力的例子,电力当时有水利,马力,所有没有拥抱电力的公司全部完蛋。柯达是我们所谓第一次产业革命出现的巨头,今天破产了。诺基亚没有赶上互联网化,现在处于困境。这是失败例子。

  主持人:行业有什么创新?

  于扬:我们大量用技术,过去是人,现在大量用技术。

  主持人:但是还会存在一定技术障碍,比如条形码东西。

  于扬:对。

  主持人:但是这个时候你抓住这个条形码总会有技术障碍?

  于扬:技术障碍永远存在。但是我想讲技术带来的鸿沟的挑战,远不如意识带来的鸿沟大。技术鸿沟容易被逾越。今天很多人穷,很多人富,其实首先在意识上,由于意识产生了,才带来行为鸿沟,行为鸿沟影响最后结果。技术是行为层面。

  主持人:我个人觉得你的工作很难做。因为很多传统制造业企业家,他这种知识面也好,因为知识层面相对薄弱一些。还是有很长路。

  于扬:我完全同意很多路要做,这是今天价值所在。第二点最后10、20年后,现实会教育每一个人,就像如果今天传过去看10、20年可能想某决策错了,如果当时看好形式做出别的决策。第一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这是我们价值和责任在,我们希望普及这个东西。第三我们用实际案例和数据告诉他们拥抱互联网带来效益,而不拥抱互联网带来落后挨打。

0
+1
3
+1
文章关键字: 于扬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