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漏网之语 > 黄怒波:商人的生死疲劳

黄怒波:商人的生死疲劳

生意场 2012-06-21 09:59:03 来源:中国企业家

(生意场讯)

  下辈子要是真的又做了民营企业家,又得从头来一遍,夜半惊心,周旋奔波,涂脂抹粉,这也是够令人心颤的了

  文/黄怒波

  当下,似乎开心的人不多。这政府官员们忙着深化体制改革,解决社会矛盾。文人们老一辈和新一代,嘴上、博客地打得不亦乐乎。学生们忙着找工作,到了零工资就业的地步。全中国的人民都在骂开发商,说是买不起房子了。这经济学家们,一个个变成了可疑分子,谁好谁坏谁真谁假,已经无法说清了。社会学家们似乎正在风头上,很是热闹了一会儿。但据说被定性为往左里靠了,想必心情也未必舒畅。这法学家眼瞅着要走红,但已经有人说了,“没门!别想红过了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去”。我好歹算个诗人,知道这圈子里一些事。这圈子里都是精英,也都是当下这社会没用的人,谁也没法跟大众沟通。你们看,是不是热闹地、好玩地、麻烦地一塌糊涂?

  前日,坐一咖啡厅等人。呆望之下,看着这窗外人流熙熙攘攘、众生万象、车水马龙、纸醉金迷,心中突然感慨,觉得无聊之极。这脑海就回到了哲学的本源问题:我究竟是什么?是谁?生存的意义是什么?往深了想,就显得有点滑稽了下辈子做什么?

  这辈子,当过穷人,又做了富人。做过官,还有个诗人的桂冠。有个多愁善感的毛病,还是个“奸商”,大把地挣钱。事到如今,所有的物质欲望都消失了。应该说,没有物质财富的困惑了。那么,既然有过不同的、异样的、复杂的经历,扮演着相反的、滑稽的、无聊的、多面人角色,种种的恩恩怨怨、甜酸苦辣、荣辱得失都品尝过了,可以向自己发问一句:如果来生下辈子没有变作猪狗,上不了天堂也进不了地狱,还能回到人世,还想做什么?选哪一个行当再来一遍?

  先倒着说,做企业家吧。有钱花,众人仰慕,美女追捧。就是到了欧美的资本主义社会,腰杆也挺得很硬,真所谓财大气粗。出了点名气,就电视上、媒体中,像个众人逗弄的金丝猴沾沾自喜。再弄个博客,搂紧了话语权的风头,要盖过章子怡、李宇春去。到了如此地步,这人生还有什么可盼望的,不过如此了。照这么说,下辈子似乎应该先做企业家了。但是,似乎也不对。如今不怎么说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了,讲求的是和谐社会。这企业家们的形象似乎江河日下,在有些人眼里,跟过去的“地富反坏右”称呼差不多。提起来,就得先垂下脸面。

  眼下批判奸商、房地产商是社会的时髦,民营企业的麻烦似乎越来越多。海外闹得是反倾销,国内闹得是查税、问信誉。眼瞅着,一步步地调控,不知道谁过不了关。你得承认,咱党和政府是鼓励和支持勤劳致富的。对民营企业,是一视同仁甚至厚爱的。但这许许多多的坏老板,真正的奸商、傻小子、冒险家,生生把中国的企业平台,当作了个人冒险的乐园。再加上为民的和貌似为民的,实则为名的某些专家学者们,一天到晚地忽悠,滥用话语霸权。这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形象,整体走向了负面。全民问你暴力,全社会查你偷税漏税,全中国盯着你捐不捐钱。还有,眼下的媒体又开始时髦算谁的财富,算谁的捐赠比例。真正的把这大大小小、男男女女、胖胖瘦瘦、好好坏坏的民营企业家们,不由分说地,齐齐一把脱光了衣服,赤裸于世人。

  想到此,这下辈子不做企业家也罢。

  从头里说,还做官吧,但实在无味。这自古中国的官场,微妙得很。认爹喊娘、卖身投靠、卖官鬻爵、贪财贪色的,无奇不有。记得这小说里就讲过,这康熙、雍正杀贪官杀得都手软,一样的吏治腐败。时至今日,咱党和政府惩治腐败的力度,前无古人。但是,任重道远。中国太大了,官太多了,老百姓太老实了。因而,小小的、少少的腐败分子,就足以坏了执政党的声誉。你想,这么多的官谁看得过来呀?这句话透着的意思是:“人之初,性本善”。只是后来,这社会复杂,贫富差距又大,权力约束又小,弄不好,清官就沾了腐败。也就是说,如果当年我没离官场,保不准现在早腐败,被毙了也说不定。这可好,今生今世尝到了钱的好处,下辈子做官怕不会甘于清贫,八九是要腐败了。腐败的下场悲惨凄凉,后果不堪设想。稳妥起见,下辈子无论如何不能再做官。

  这第三回该轮到做诗人了。

  说实话,这诗人的光环早已不好使了。主要的问题是,这现代诗歌被弄坏了。是真的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更臭。这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不待见。做诗人是做给自己的,自己做给自己看的。顶多也就是一小圈子互相酸着玩。如今的年头,不是讲究精神世界的年头。兜里没钱,这诗人连个乞丐都不如。所以,当今各色各样的诗人,许许多多的,不得不想着法子弄点钱用。下辈子要做了诗人,第一个可能是娶不上媳妇,第二个又可能是吃不上鲍鱼,第三个没准是干脆就疯了,进了精神病院。倒不如在网上直接撒泡尿、糊两摊牛屎,还能招来一大群fans捧场。我估计下下下辈子,这诗人只是社会的畸形产物。就像那化工厂附近的三条腿蛤蟆、四只耳的羊,人们看着好玩。想到此,不寒而栗,打死我,下辈子也不会做诗人。

  总结一下吧,诗人坚决不能做。官虽万不得已能做,没准下场悲惨。三项权衡取其轻,还是做企业家吧。当然了,如果不幸投胎投错了,落到猪圈马棚里,倒也免了这么多烦恼。话说回来,下辈子要是真的又做了民营企业家,又得从头来一遍,夜半惊心,周旋奔波,涂脂抹粉,这也是够令人心颤的了。反过来想,即便如此,也比做官做诗人强。最不抵,总比做猪狗强吧?被贪官恶吏烤着吃、牵着玩,不是更惨么?

  压力太大,逗着大家乐吧。

  (作者系中坤集团董事长)

3
+1
0
+1
文章关键字: 黄怒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