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生活 > “爱玩”诗人黄怒波

“爱玩”诗人黄怒波

生意场 2012-05-22 08:36:27 来源:企业观察家

  他好像一个矛盾的综合体:名为“怒波”,接触过会感到他宽厚平和;文质彬彬,又充满“狼性”和“匪劲儿”;来自体制内的部委高层,弃官从商却搞得风生水起;一边文艺地写诗,一边勇猛征服了七大洲和南北两极的巅峰。

  因此,可以说他有着诗人的感性敏锐、企业家的理性精明和登山者的超强毅力。

  说起云南小城普洱,当下最具热度的关注点不是久负盛名的普洱茶,也非刚刚进入消费者视线的普洱咖啡,而是中坤集团欲以500亿元巨资,牵头投资普洱休闲养生部落。

  4月初,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率领团队完成对普洱的考察,领略了这个“茶马古道”驿站的原生态风光和民族文化,当同行人员纷纷表示对普洱的“震撼”之感时,黄怒波微微地笑了。

  大家的热烈反应并不让他惊讶,他的目光早已望向了更远:“我想把普洱打造成一个中国面向世界的度假天堂。这是我的梦想。”此言出于黄“爱玩”诗人黄怒波怒波去普洱考察前,面对记者,他认真地说。

  黄怒波是一个与众多企业家不同的人。他好像一个矛盾的综合体,看似相悖,却又相生:名为“怒波”,接触过会感到他的宽厚平和;文质彬彬,又充满“狼性”和“匪劲儿”;来自体制内的部委高层,弃官从商搞得风生水起;一边文艺地写诗,一边勇猛征服了七大洲加南北两极的巅峰。纵观黄怒波的人生,跌宕起伏,在不断地选择与改变中,他始终以“乘风破浪”的精神奋勇向前,对待其掌管的中坤集团尤为如此。

  进到中坤大厦的黄怒波办公室,门口整齐地摆放着十几双登山鞋、大大小小的氧气瓶、登山包等工具,“这些都是黄总登山用的”,他的秘书边说边带记者来到里面。刚落座,一只

  英国短毛猫“喵呜”一声蹿上桌子,“我们这里好像动物园,楼上还有鹦鹉和小猴子,一会儿去看。”说话间,黄怒波手拿文件走过来,笑道,“和它玩呢”,又摸摸猫的背,“行啦行啦,去吧好孩子,我要工作。”

  一切源于“好玩”

  也许,放眼所有中国企业家的办公室,鲜见哪一个像黄怒波一样,办公室也是小动物的“乐园”。从这一点来讲,无疑很“好玩”。在这样“好玩”的办公室里,黄怒波喜欢做“好玩”的事。

  办公室因为有了小动物而有趣好玩不难理解,但对于黄怒波——中坤集团董事长、一位福布斯榜上的富豪来讲,手下有这么多的旅游地产项目——安徽宏村、南疆……若只因“好

  玩”的话,这样的说法未免太过简单。连他自己也说,“在MBA教程里,看不到‘好玩’这样的字眼。”那么,在黄怒波的眼里,什么叫“好玩”?

  “‘好玩’就是做一个项目,能够有激情,能够有梦想,带着实现梦想的激情做,这个项目才是有意思的。要我搞什么PE,我就没激情,不好玩。”“越是那种大的挑战,越具有

  不可确定性的项目和战略,就好玩,因为挑战性强。极易做到的事情就不好玩了。”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包含了太多的内涵——“激情、梦想、挑战……”所有这些被黄怒波汇成一个词,“好玩”是他走到今天的动力。而“好玩”的背后,则是企业家的精神,“企业家就是要预见未来,改变未来。”

  如今,在中坤集团下属的42家企业中,旅游地产成为黄怒波的核心战略着眼点。“我都是做实业,像安徽黄山、新疆喀什,都是一个个梦想,我去实现我的梦。”“这就是企业家

  的魅力,凭一个人的智力和战略思考,去推动一个地方的改变。”

  的确,黄怒波做过的每一个的旅游地产项目,随着各景点、宾馆的建起,每到一个地方,都改变了当地的面貌和经济生活。令黄怒波最骄傲的案例当数安徽宏村成功申报为世界文

  化遗产,“不管怎么说,我们把世界文化遗产贡献给全世界了,这就是我们改变的。”

  虽然中坤在他的带领下正做大做强,但黄怒波却不肯把中坤投入到上市的大潮里。在民营企业费尽心思寻求上市的今天,黄怒波只是淡淡表示:“上市不好玩。”“每年要考虑利润

  增长率,变成一个怪圈,就为利润而利润;再一个,上了市那么多人管着,没有自主性了,股东天天看着你,这不能说那不能说,那人生变得多不好玩呀?没趣了。”顿了顿,黄怒波变得严肃起来,“并且,现在的股市的审批制度有很大问题。最关键的一点是,上市我做不到不分红,做不到骗钱捐钱,既然做不了“天使”,还是好好做我的现在吧。”

  做企业像登山

  这个总把“好玩”挂嘴边的成熟男人,做起事来可绝不仅仅是“玩玩”,对于企业的发展战略,黄怒波始终有着清醒的认识。用他自己的话说,“中坤发展到今天,都是战略投资,就是从资源最廉价的时候开始进去,成本很低,增长空间很大。所以现在资产状况很好,上升得很快。”

  从1995年成立中坤投资集团,到2011年成功登顶“7+2”高峰(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及南北两极),对于登山和发展企业这两件都不确定、都有挑战的事,黄怒波认为两者之间的

  道理是互通的。做企业如攀高峰,一脚踏空全盘皆输。

  在黄怒波的《7+2登山日记》里,他回忆了多年来登山几次与死神擦肩的经历。面对皑皑雪山,黄怒波是无畏的,但他说:“我从来不赌。我对风险会有个判断。珠峰是1%的死亡概率,也许是我,也许不是我,但希望不是我。乔戈里峰是50%,极大的概率轮到你,怎么能去呢?天气变化太恶劣,不是一个人能掌控的。”

  “登山遇到过好多次麻烦,平安归来都是因为准备得好。”2011年5月,黄怒波在从珠峰北坡登顶过程中,氧气罩坏在了海拔8000米的地方,“我二话没说,马上拿一个俄罗斯面罩换上。谁想到氧气面罩会坏?要是没带备用的,必死无疑。”

  回到自己的企业上,“比如现在要做的普洱等,这些项目看着大,但我知道风险在哪,不至于倾家荡产。做不下去就慢一点,不会去赌。”

  多年来,中坤始终坚持走旅游地产路线也在说明黄怒波的风险管理意识,“我们很早就从住宅地产里逃了出来”。前些年房地产炒得火热,黄怒波却急流勇退。外界质疑“中坤不

  行了,没钱了”,他也不为所动,专心做他的旅游地产。“现在就做得很舒服了”,黄怒波笑笑,“那时候没别的原因,所有产业都进来做地产,我就知道有问题了。”

  一方面,黄怒波把做企业的风险评估意识用到登山中,“登顶是为了活着回来,死在山上的人都是把登顶当成唯一目标了,全力拼力去登,累得筋疲力尽,回不来了。”另一方面,

  黄怒波把对登山的风险判断用在对企业的风险管理上,“做企业的目的是生存下来,不是做大。因为争老大永远有比你大的。”

  除了让自己的企业减小风险,黄怒波对国家政策的把握也很到位:“企业要学会制定和国家、时代共同成长的战略,当企业战略目标和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方向一致时,你就已经赢了一半了。”

  “文化”让旅游地产不一样

  虽然黄怒波在商场上经常谈的是经济项目,但在下海之前,他的身份却是中宣部的北大中文系才子。

  “我跟别人能比的就是文化的分析能力。斗狠我斗不过,斗勇我斗不过,斗聪明我斗不过。”“别人做住宅,我就想到把稀缺的土地资源和文化结合起来。”

  把文化思想和商业思维成功贯穿,这是黄怒波做成中坤的一大秘诀。在他看来“旅游就是文化”。诚然,中坤的每一个旅游地产项目,都蕴含着独特的地域特色文化。

  黄怒波说,自己不喜欢做重复的事,“旅游地产都不重复。但战略模式是固定的”,好像在一棵大树上,结出不同的果实。

  “不重复”,和别人不一样,在地产模式化的今天,无疑是从千篇一律中脱颖而出的关键。与众不同的黄怒波,旗下的地产也各不相同。“新疆喀什和安徽黄山的不一样,门头沟和宁夏的又不一样。”

  怎样做到“不重复”?“当地的文化很重要。每个地产要符合当地文化,才能真正走到最后。比如新疆喀什,就是帕米尔文化,把中亚的文化都包括进来,比如建酒店、商店和酒

  吧就要有中亚的特色。去那儿的人可以看中亚风情,这样旅游地产的建筑才活了,度假的内容就有了。你为什么到喀什度假?一定为帕米尔文化。所以,这是旅游地产的一个魅力,不

  可以重复的。”“我不喜欢复制,特别反对住宅地产工厂化、产业化。我做持有型旅游地产不可能标准化,绝不会用同一种图纸。”

  中坤的项目这么多,不怕资金流出现问题吗?黄怒波摇摇头,“每一个旅游地产项目,都是一个独立的板块,实行封闭式管理。比如黄山,有自己的现金流,有门票收入,有酒店,

  还有地产增值可以卖别墅的收入。”中坤的每一个板块就这样形成起来,从最初每个项目需要很大的投资量,到今天形成品牌号召力,“中坤投资进去后,银行就跟进来了,战略合作

  单位都跟进来了,形成自己的战略资金。”

  说到手上的普洱项目,黄怒波认为,普洱将替代三亚,成为下一个度假天堂。“三亚已经被房地产化了,很难再回来了。谁替代它?目前只有普洱。因为它的气候、资源、生态保

  护得特别好,最关键是文化的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这是21世纪紧缺的东西。”

  诗人的成功

  如果问黄怒波,是诗人还是商人?他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他是一个诗人。从小开始写诗,13岁时诗歌被刊登在《宁夏日报》上,多年来笔耕不辍,出版数本诗集。中国企业

  家里像黄怒波这样系统出作品的,还真不多。

  诗歌之于黄怒波,像鱼之于水。写完《7+2登山日记》,他甚至感到,他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他已经“非常的富有了”。

  在山上,在山下,黄怒波都在过诗意的生活。2011年让黄怒波一时间名声大噪的“中坤冰岛买地”事件,最初的起源也是因为黄怒波给冰岛投资100万美元用于诗歌交流活动。

  把黄怒波放在诗人的定位上考量他的行为,似乎一切顺理成章。因为诗人的浪漫情怀,他在2008年登上卓奥友峰时朗诵自己的诗作《卓奥友诵》,此举让他成为世界上在海拔最

  高的地方朗诵诗歌的人;因为诗人喜欢咏物寄情,他把登顶“7+2”的见闻感触汇成诗集,王石评价黄怒波有着“空气稀薄地带的诗意”;因为诗人的价值追求,他在中宣部顺风顺水

  时辞官下海,“不争名,不想当领导,不在乎福布斯富豪榜上的排名”;因为诗人热爱自由,他选择自己做企业,不去上市和别人商量着来,坚持“毁灭性创新”,改变未来。

  和黄怒波同为登山者的王石说,黄怒波“在超越巅峰前,已经一次次超越自己”,“他的自我实现,更多是以一个诗人的方式。”

  黄怒波喜欢把自己比做一匹来自西北的“狼”。“我们这一代人做企业,都有狼性,从逆境中打拼出来,生存下来都不容易。”他轻轻一笑,“这就是我的个性,喜欢挑战。”

  谈到成功,记者问是什么造就了他的今天?是诗人的感性敏锐?企业家的理性精明?或是登山者的毅力?黄怒波望着记者:“成功不是设想出来的,得踏踏实实地去做。登山的都

  知道,说得再多都得一步一步走上去,没人抬你,你还得自己走回来。”

4
+1
0
+1
文章关键字: 黄怒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