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李途纯无罪背后:文迪波侵吞太子奶内情曝光

李途纯无罪背后:文迪波侵吞太子奶内情曝光

生意场 2012-03-29 10:46:58 来源:中国经营报

编者按:李途纯清白了,文迪波被“双规”了,到底是谁搞垮了太子奶?这成了2012年2月长沙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太子奶,一个曾雄踞中国益生菌酸奶霸主之位多年的奶业巨头,最终落得破产重组的局面,探寻其衰落的历史,并非是秋后算账,而是期望通过对太子奶命运的追问,为改革寻找更多的借鉴。

“文迪波案即将进入申请诉讼阶段。”2月21日晚,一位接近湖南省纪委的人士透露,目前文迪波被“双规”涉及三批人:一批是与直接掘取太子奶利益有关的6人,一批是株洲的三个房地产商,另外一批涉及部分官员。

文迪波,原株洲市高新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天元区委常委。他于2008年末受命组建高科奶业,代行株洲市政府使命托管太子奶。2011年7月31日晚,文迪波被株洲市政府官员找去开会后便再也没有回来——他已被湖南省纪委“双规”。这被视为太子奶及其创始人李途纯个人命运的转折点。

李途纯轻敌冒进让太子奶从生机勃勃到‘病入膏肓’,然而半路杀出的文迪波却让太子奶从‘病入膏肓’走向了‘死亡’。”一名原太子奶高管表示,“正是文迪波的变味‘拯救’才导致了太子奶今天的命运。”

我不懂工艺不懂市场,但我是“桥梁”

这种“很有能力”的“桥梁”作用似乎在他眼中就体现为——借太子奶为自己及亲友谋取更多的利益。

2010年文迪波曾向记者承认自己“不懂工艺,实际上对市场也不懂,我无法取代专家,也无法取代职业经理人”。确实如此,太子奶的破坏式经营正是从文迪波接手开始的。

例证之一来自河南许昌。当地一家奶业公司原为太子奶的代工厂,太子奶陷入财务危机后,这家公司开始私自冒牌生产太子奶。

“高科奶业接手太子奶之后,居然还拨付400万元给这家公司。有了这笔钱,这家公司开始到处招兵买马,将原太子奶大批销售人员收归自己门下,轻而易举地掌控了太子奶的销售渠道来销售冒牌太子奶产品。” 作为李途纯的代理律师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透露,这直接成为太子奶在河南市场的销售额从2008年的4亿元下滑到2009年的几千万元的重要原因。

虽然文迪波“不懂工艺不懂市场”,但是他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自己是一个“桥梁”,“很有能力”。

这种“很有能力”的“桥梁”作用似乎在他眼中就体现为——借太子奶为自己及亲人谋取更多的利益。

一切还要从2008年说起。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中国整个乳制品行业四面楚歌,加上金融危机爆发,花旗银行等提前催贷,这一切使得太子奶的资金链断裂,陷入经营困境。

2008年12月,株洲市政府主动提出租赁太子奶,帮助企业走出困境。根据当时签订的协议内容,原太子奶高管及大部分员工都认为这是地方政府在真心实意帮扶民营企业走出困境。可原太子奶高管很快发现,待履行完交接手续,株洲市政府为此成立的高科奶业入主后,高科董事长文迪波经营太子奶的行为方式与租赁协议相去甚远,“管理水平十分低下,企业效益急剧衰退,人为因素导致经销商和经营户、债权人等上访次数明显增加,上访规模越来越大,期间制造了60多起群体性事件。” 翟玉化透露,这些事件都被文迪波加在李途纯身上。

2009年5月,文迪波将其妻弟安排为燃煤供应商,而且将其取代河南燃煤供应商陈文正(从2002年开始陈一直作为太子奶的燃煤供货商,这期间太子奶累计欠陈煤款270余万。陈在2008年雪灾时仍继续供煤,在运煤过程中还发生了一死两伤的特大交通事故,造成巨大损失,陈只能自己还这笔债)。陈文正在多次电话与高科奶业协商无果的情况下,从河南老家带了上百人,到株洲市政府上访。

当然,上访的不仅仅有供应商。文迪波从2009年7月开始在不同场合多次公开宣布,太子奶将进行破产处理(破产处理后普通债权人只能拿到实际债权的10%左右,而太子奶的资产和品牌可以为文控制),这给债权人心中造成极大的恐慌。2009年“十一”前,各地债主大约300余人,来株洲找文迪波要求给出解决方案。文置之不理,还让高科公司提前放假。

在太子奶发生的群体事件中,有据可查的事件还有:2010年5月高科奶业秘密处置变卖太子奶黄冈工厂相关设备和原材料,毁坏了大量关键设备。因担心高科奶业拖欠几个月的工资不予发放,损害自身利益,太子奶黄冈工厂200余名员工将鄂黄长江大桥堵了两个多小时,造成交通堵塞。据了解,堵桥事件先后发生了7次。

不过,在文迪波对株洲政府的“汇报”中,这几起事件“均是由李途纯煽动的,其行为涉及国家安全”。

以广告款形式蚕食太子奶利润

由文迪波签署的高科奶业广告合同,涉嫌与其中学同学陈传焕、湖南籍女子彭晋等“合谋”以广告款形式蚕食太子奶利润。

2010年9月26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一份关于《文迪波涉嫌商业贿赂》的材料。材料显示,2009年3月25日,由文迪波签署的高科奶业第一份广告合同,涉嫌与其中学同学陈传焕、湖南籍女子彭晋等“合谋”以广告款形式蚕食太子奶利润。

广告合同显示,高科奶业将与灵动时代传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灵动”)进行总金额为1150万元的形象代言和广告推广合作,其中850万元主要为植入广告费,300万元为动漫形象“胖兔子粥粥”的广告代言费。合同约定,北京灵动应保证高科奶业在湖南卫视首播的电视剧《一起去看流星雨》中有2000秒的剧情植入广告,并确保全剧每集片尾要滚动鸣谢字幕,并保证该电视剧艺人将无偿参与20场以高科奶业品牌宣传为主线的地面活动。但湖南卫视广告部一位人士证实,这些广告只执行了少数内容。

“这份广告在高科奶业内部存在很大争议,但文迪波一意孤行一定要签字付款,最后分两批共支付了600万元。”高科奶业内部员工当时向记者证实。

相关凭证显示,高科奶业于2009年4月21日向北京灵动支付了第一笔款项300万元,后又于2009年4月30日支付了第二笔款项300万元。

然而,高科奶业与北京灵动所签合同的大部分条款未执行。2009年6月9日,在合同尚未终止的情况下,高科奶业又与湖南灵动传媒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灵动”)签订了价值115万元的广告合同。

相关材料显示,高科奶业2009年6月24日向湖南灵动实际支付广告费104.8万元。包括这笔广告费在内,高科奶业先后共向湖南灵动支付费用234万元。

其实,北京灵动和湖南灵动的实际控制人为陈传焕和彭晋,他们都是文迪波的“熟人”。

湖南省醴陵二中提供的同学录显示,陈传焕与文迪波属该校高中同班同学。此外有人证实“彭晋系文迪波情妇”。“现在陈传焕和彭晋都因文迪波事件被抓,涉嫌诈骗罪。”亲历本案的相关人士表示,即使文迪波可以在这一系列权钱交易中“撇清关系”,也难免合伙诈骗和渎职之嫌。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涉案的6名嫌疑人状况并未得到湖南省纪检系统的证实。

此外,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之后,文迪波亲属身影也频频闪现于高科奶业内部。太子奶原高管发现,高科奶业当时作为国资企业,“完全没有监督机制,文迪波一个人说了算”。而据记者了解,高科奶业10%的董事会经费也被文迪波独自批用,2010年春节期间文迪波还从公司擅自领走10万元作为活动经费,长时间未能销账。

私有化高科

文的目的显然是希望将高科奶业私有化进而控制太子奶价值30亿元的资产和价值20亿元的商标。

在2008年仍处于内忧外患的太子奶,缘何成了文迪波等人眼中的“香饽饽”?

株洲市人民政府代表与李途纯等太子奶股东签字认可的《会谈纪要》和《资产租赁合同》显示,高科奶业的租赁经营行为“完全是对太子奶集团公司实行保护性经营,帮助其恢复到正常经营状态”。所谓正常经营状态,是指一年内销售额达到约12亿至14亿元,并将所产生的利润以交租金的形式来为太子奶偿还债务,但不久后又改为“按规定支付太子奶一年大约5000万的租金”。

“但是,文迪波入主之后,太子奶生产经营加速下滑,2009年全年的销售收入仅为5亿余元,而公司2008年半年的销售收入都有13亿元。”翟玉华表示,高科公司流动资金全面缺乏,高科奶业又未按规定支付太子奶一年大约5000万的租金,为了掩盖种种问题只能对太子奶实行“掠夺”:先是强行变有偿托管为无偿经营,进而将高科私有化。

2010年1月26日,高科奶业引进北京商络和上海明观,变身民营控股公司。“实际上两家公司都不具备投资能力,是文迪波用个人存款虚假注资的方式解决投资款的,存款在当天就取走了。”一位接近李途纯的人士表示,文迪波先后阻挠原太子奶团队引入香港水务集团、方正等四家已签订合同当天准备付款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要么当场被文迪波赶走,要么被文及部分政府官员要求占20%干股的要求吓走。”文的目的显然是希望将高科奶业私有化进而控制太子奶价值30亿元的资产和价值20亿元的商标。

最终高科奶业几乎被文迪波一个人控制。2010年9月,文将“太子”和“日出”两个价值20亿元的商标偷偷转至高科名下,但后经查实这次转让行为还涉及“盗用或私刻太子奶公章。”

在文的事件遭遇多次举报之后,2010年8月左右,株洲市政府组织了太子奶事件协调小组。但令人惊讶的是在该小组中,文迪波任组长,此外该组中还有来自政府、司法等四个部门的副主任级干部。

文的权力被进一步放大,这或许导致了他对其“能力”和“手段”的更加自信。

但随着李途纯被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拘禁,太子奶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草草收场。高科奶业操作太子奶商标转让、高科从托管变身为太子奶最大的非银行类债权人(为“挽救”濒临破产的太子奶,株洲市政府将1.3亿元借给太子奶,但由于这笔账通过高科的财务汇入太子奶,文迪波在破产重组时就把这笔钱列入自己名下,转而摇身变成“欠高科1.3亿”的太子奶债权人)等事件的发生,文迪波行为引起了湖南省纪检部门的高度重视。

“文迪波在担任管委会副主任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等事件也被揭开。”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因文涉案的株洲当地三个房产商目前均被抓捕,涉及的问题主要包括文迪波等人利用土地和政策等为房产商提供便利,其中文等人的受贿额约在1亿元人民币左右。

就在2011年8月太子奶破产重整方案递交前几天,文迪波从巅峰跌落到了谷底,最终被押至湖南郴州,等待他的结局正如2010年9月底他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讲的一句话“自有党纪、政纪和法律管我”。

3
+1
3
+1
文章关键字: 李途纯 文迪波 太子奶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