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其他 > 郑裕彤荣休归隐 长子郑家纯接掌新世界

郑裕彤荣休归隐 长子郑家纯接掌新世界

生意场 2012-03-09 14:22:24 来源:《赢周刊》

(生意场讯)

  2012年2月29日,新世界(600628)发展(0017,下称“新世界”)公布董事会重组,年届86岁的“彤叔”郑裕彤将宣布“退位让贤”由其长子郑家纯接任主席;长孙、执行董事郑志刚将与陈观展同时出任联席总经理,32岁的他将成为香港蓝筹企业中最年轻的CEO;而郑家纯的长女、31岁的郑志雯,亦将被委任为执行董事。这是郑裕彤第二次宣布退下火线,“千亿王国”在第二代接任的同时,第三代亦已铺排好。另有七位高层管理人员“擢调退辞”。

  新世界系业务包罗珠宝、地产、基建、百货等业务,旗下5家主要上市公司总市值达2678亿港元。现年65岁的郑家纯表示深感责任重大,未来会兢兢业业治理公司,“要再坐20年,同父亲差不多年纪才退休!”

  不过,新世界由曾经“表现欠佳”的郑家纯掌舵,市场似乎不表乐观,自重组消息公布后,系内股份全线下挫,新世界股价更一度跌逾半成。

  香港富豪第二代接班问题备受关注。因为除了郑裕彤,长和系主席李嘉诚、恒基系主席李兆基及东亚主席李国宝,这几个掌控逾千亿资产、多家上市公司的家族掌舵人分别已年届84岁、85岁及73岁。

  新世界董事局年轻化

  今年1月,与郑裕彤一齐创办新世界的“开国元老”梁志坚辞去非执董一职,跳槽到会德丰(0020),担任董事及副主席。“开国元老”引退后旋即另觅高就,显示老臣子并非退休,只是新世界出现新人事新作风。

  去年在周大福珠宝筹备上市时,媒体记者追访郑裕彤,郑裕彤已常常用“你们去问郑家纯啦、我都不理啦”来做回应。市场人士当时已预测,新世界正在“改朝换代”。

  2月29日,新世界宣布多项人事变动,“掌舵人”郑裕彤宣布退下火线、正式离开自己一手创办的王国;1971年加入新世界的执行董事冼为坚辞职,周桂昌则因需投放更多时间于其个人事务,同时辞去新世界及新世界中国(0917)的非执行董事职务。另外,非执行董事纪文凤将改任执行董事,1979 年起被任命为董事的执行董事梁仲豪改任非执行董事。

  于是,以新任主席郑家纯为首的一众新管理层,令新世界董事局(不包括独立非执董)年轻化,平均年龄由过去62.2岁变为50.37岁。其中,执行董事郑志刚将与总经理陈观展同时出任联席总经理,负责日常业务及执行主要策略方针。将会扮演“辅政”角色的陈观展曾任越秀交通(01052)执行董事,去年1 月加入新世界。郑志刚的妹妹、现任新世界酒店集团行政总裁郑志雯,首度加入董事会,出任执行董事。

  港交所资料显示,新世界加上旗下的上市公司新世界百货(0825)、新创建(0659)及新中,市值合共约1360亿港元;再加上彤叔私人持有、去年上市的周大福(1929),新世界系的市值高达约2700亿港元。

  郑裕彤:是时候享清福了

  2月29日,郑裕彤如常全套西装返中环新世界大厦上班,表现得精神奕奕、步履轻快,同时说话声线响亮,显示退休与健康无关。

  郑裕彤表示,自己工作已有70 多年,看到新一届人才很多,公司事务亦已上手,故想退下来“享清福”。他又否认自己是待周大福成功上市后才退休,而是近期才有退休计划。他还透露,因为近日自己才决定退休,故事前未知会恒基地产(0012)主席李兆基等友好知己。

  宣布让位的郑裕彤获颁授荣誉主席职衔。他强调,除非公司管理层要询问意见,否则退休后将不再管理,即使是没有上市的公司业务或私人投资等“不再管了,再管就不是退休”。他更谦称自己办事方式或已落后,又笑言不会再作其他投资或抽新股。

  回顾过去70多年工作生涯,郑裕彤认为新世界中心及会展做得最好,而对于新世界及周大福成功上市,他“感到十分满意”。

  郑裕彤说,退休后想陪太太去旅行,旅行地点则以内地为主,因为没有时差、饮食文化相近,自己在顺德有祖屋,闲时会到那里暂住。

  事实上,这是郑裕彤“第二次退休”。1989年,他辞去董事总经理一职,借此逐步交捧予郑家纯。然而,郑家纯的作风更胜父亲,上台后大肆收购,但由于投资不善,一度令公司债台高筑,业绩一落千丈,亏损数十亿港元,最终郑裕彤于1991 年“重出江湖”,出售部分业务减轻负债,包括将亚洲电视的股权转售予林百欣,才解决危机。

  长子郑家纯曾接父帅印不力

  资料显示,郑家纯接父帅印后的1989年6月底,新世界的短期贷款达29.29亿港元,长期贷款14.82亿港元,令总借贷升至44.11亿港元,负债比率亦由郑裕彤执政时的1988年6月之一成多,急增至三成。

  与郑裕彤相比,当时郑家纯的确急进。1989年3月,郑家纯宣布全面收购永安集团,计划斥资23亿港元;同年4月,他又破天荒集资逾27亿港元收购美国华美达集团。在不足1个月内做出合共逾50亿港元的重大收购,令不少股东担心新世界的财务压力。郑家纯的投资还包括回购新世界海景酒店和君悦酒店。1989年底新世界市值为124.75亿港元。香港联交所以公布资料不详为由,勒令新世界停牌半天。

  虽然郑家纯的每一宗收购均为潜质上佳的企业,不过,此举令新世界由股民当年喜爱追棒的地产明星企业变成综合式企业。而同期李嘉诚、李兆基及郭氏兄弟均趁当时香港地产市场低迷,大力发展地产版图,令新世界在波动的股市下,市值跑输大市,不敌同业。郑家纯“生不逢时”的收购策略告败,郑裕彤在1991年复出,并将部份业务出售以减轻负债。

  郑家纯希望“坐足廿年”

  不过,由曾经“表现欠佳”的郑家纯掌舵,市场似乎不表乐观,自董事局重组消息公布后,新世界系内股份全线下挫,新世界股价更一度跌逾半成。

  对此,坐正成为“大当家”的郑家纯回应说:“没有人是圣人,自己已累积经验,学精了,日后会避免犯错。”他表示,与父亲共事多年,学会了成功之道,“做生意最重要是货真价实,不要欺骗人,要诚实才可成功。”

  但他又称:“可能下次会再犯,但不紧要,最重要是有心,是否为公司利益着想,相信透过错误经验,日后可做得更好。”

  “做主席不是今天才开始,之前都已经在做多家上市公司的主席,但觉得目前责任更加重大,战战兢兢去实践公司现有的方针,希望带动公司做到最好。”郑家纯强调,过去多年自己在公司内部也是重要决策者,现在出任主席与之前只是职衔上的分别,未来希望“坐足廿年”,但需视乎个人身体情况而定。

  郑家纯表示,这次交班是父亲的个人决定,他近月开始想退下来,减少工作上的压力,并笑言:“(父亲)作为上市公司主席,有时要应港交所要求履行董事职务,心理压力好大,有时想睡晚一点都不得,现在退休后,终于可以睡好一点啦!”他希望日后联同亦是刚上任为联席总经理的儿子郑志刚,通过与另一新任联席总经理陈观展及其他高层,团结创新品牌。

  财报显示,新世界截至去年底止中期核心盈利多赚23%,至28 亿港元,符合市场预期。郑家纯说,公司过去一年都在进行改革,不仅外聘人才,还希望未来提升产品质量、减低成本、提升品牌,同时还增加公司透明度。

  郑家纯透露,公司去年开始进行重组,建立一个20 人的新管理团队;又把业务类同的部门重组,包括将尖沙嘴商场“K11”与租务部门合并;亦将投资者关系部成为独立部门,增加透明度。公司还成立了判标委员会,借此缩短判标时间,减少错误。

  新世界股价在2003 年熊市结束后,曾经一度大幅反弹,但随即在2003年底及2004年初配售新股集资。

  在过去10 年,新世界的负债水平及透明度上有一定改善,但管理层未能向投资者展示发奋图强的冲劲,成为“抽水”最频密的蓝筹地产公司。新世界股价相对资产净值于同业中折让偏高,再加上股东长年对管理层的不满,令新世界成为最有机会被狙击的蓝筹地产公司。

  经过去年10 月的百亿元供股,新世界大股东持股仅逾四成,由于要维持持股量,因此已经没有太大集资空间。新世界处于向第三代交棒的阶段,管理层去年曾向证券界透露,希望争取公司市值重回“四大地产公司”行列,股价经过近月大幅反弹,市值约600亿港元,仍不及恒隆地产的一半。

  谈及公司未来发展方向时,郑家纯表现雄心壮志,多次强调要将公司革新,在努力降低成本的同时,亦要提升产品质素,完善内部机制,与时俱进,为股东谋取最大的利益。他表示,未来将积极拓展公司在香港的地产业务,有信心未来可把公司发展成为香港四大开发商之一,甚至是“Big One”;同时令公司每个年度盈利水平不出现大上大落的情况。

  郑裕彤栽培第三代极速上位

  郑家纯否认新世界是一间家族企业,新世界董事会成员中的三分之一(约五人)为独立董事;而周大福董事总经理是姓黄的,而不是姓郑的;在周大福的董事会15名成员中,只有4人是郑氏家族成员。

  这次新世界发展管理层“大执位”,除了执掌大权的郑家纯之外,最令人瞩目是年仅32岁的郑志刚兼任联席总经理,成为蓝筹股中最年轻的CEO。郑志刚一直是郑裕彤锐意栽培的隔代接班人,这次作为第三梯队极速上位,其崇尚沟通的管理作风或会为新世界系带来一番新气象。香港的多个地产大家族,掌控城中庞大资产,接班人一直备受关注。新世界系对于接班人选早有准备,除了郑家纯是第二代的当然接班人选之外,郑志刚一早已获得全面训练。

  在哈佛以及史丹福两大美国名校修读历史的郑志刚,2005年毕业便在高盛以及瑞银等大型投资银行工作,2006年才加入新世界,初期只是出任经济研究主任等较“基层”的职位,而且身份保密,很多同事当时均不知他是郑裕彤的长孙,直至2007年出任新世界百货执行董事,其家族身份才公开。2009年11月15日,他与时任高盛证券及债券执行董事余雅颖结婚。

  郑志刚在新世界的第一个大项目是尖沙嘴商场K11,K11的名称更是由他亲自构思。以往被视为作风保守的新世界,近年在郑志刚推动下也致力增加透明度,例如人事部会安排他和不同阶层的员工共进午膳,加强了解,又曾亲自带一群媒体记者往武汉参观当地的商场项目。

  郑裕彤退位对新世界影响不大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郑裕彤近年已较少参与公司日常运营,所以这次他辞任主席对新世界影响不大。

  一位美资投行的分析员认为,郑裕彤退位是早晚会发生的事,近年公司逐步让第三代涉足管理工作,他已较少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反而交由长子嫡孙郑志刚及另一位联席总经理陈观展负责。

  中资投行的分析员亦认为,若新世界日后大力拓展香港地产业务,对公司未来发展将更为乐观,而且相信郑裕彤仍会担当公司的“幕后军师”,故是次交捧对新世界的影响不会太大。

  信诚证券联席董事张智威认为,郑裕彤今次接棒的除了第二代,亦有第三代,反映其经过周密的安排,由于其行动为一早步署,相信对业务影响不大,市场借消息沽货,相信是过度反应。

  富一代交棒考验接班人

  香港巨富大多白手兴家,堪称为“富一代”。随着他们步入晚年,企业领导责任即将要交棒。但第二代的威望及商场的战绩不及创办人,令投资者担心,交棒后的企业经营会否褪色。另外,创办人越迟交棒,接班人就越难有时间进行历练,未能赢得外界的信心。

  香港首富、长和系主席李嘉诚至今仍未公言有退休打算,虽然众所周知,其长子李泽钜早于1985年加入长实(0001),现为长实及和黄(0013)的副主席,并以主席身份主理长江基建(1038),不过,长和系依然是以李嘉诚的身影为主。

  去年11月,人称“四叔”的恒基地产主席李兆基亦触发过其部署退休疑云,事缘李兆基辞去恒基地产旗下33家香港附属公司的董事职位,惹来市场部署“交棒”的揣测,成为市场焦点。李兆基早前已澄清:“旗下的有限公司有百几两百家,旧的无用的要转了它,不是要退休。”其长子李家杰早于1985年加入恒基地产,次子李家诚亦于1993年出任恒基地产执行董事,目前两人仍然只是担任恒基地产副主席。恒基地产发言人表示,李兆基未言休,亦未有任何“交棒”安排。市场人士认为,李兆基的接棒人仍存在竞争角力的隐忧。

  两大富豪的下一代早已在公司内部担当实职,近年均有所表现,建立起个人威望,并透过与投资界及媒体打交道,让外界了解其作风及能力,一旦接棒不致引起太大震荡。

  张智威亦相信,各个富豪第二代迟早都要接棒,不过,仍未交棒,相信是考虑到市场信心问题。有学者认为,富二代要在市场建立威信,或要让投资者相信其有足够经验,及管理庞大集团(601258)的历史业绩,才能成功交接。

  澳门“赌王”何鸿燊高龄91岁,近年健康惹关注,但他两名子女——50岁的何超琼及36岁的何猷龙,均在各自的上市公司独当一面,外界担心澳博赌业王国的争产风波多于接班人的能力。

  富一代愈迟交棒,亦愈容易引起争产。89岁的陈廷骅多年前患上老人痴呆症,但至今仍任南丰主席及控股持有人,无论企业掌控权及财产继承权均未明确安排,其妻女在2010年打官司争产。

  新地(016)郭氏三兄弟皆为第二代,早于父亲郭得胜1990年逝世即接手集团运营工作,曾被视为香港富豪接班的成功例子。但三兄弟近年不和,需由83岁的母亲郭邝肖卿出任主席稳定大局。

  “鲨胆彤”功成身退

  白手兴家的香港第四大富豪

  纵横商场数十载、有“鲨胆彤”之称的郑裕彤是顺德人。1925年8月26日他出生于广东顺德县贫穷偏远的伦教镇。从小家境就不是很好,但父母却对他期望很高,节衣缩食送他到学校念书。就在郑裕彤准备念中学的时候,广东境内连年战火蔓延到了这里,生活的困难使得他不得不放弃了学业,全家人避难到澳门去谋生。

  来到澳门,为了谋生,郑裕彤走上了打工仔的道路。那时的郑裕彤,个子不高,身材单薄,但机灵而乐观,对生活充满着信心。1940年,父亲把郑裕彤送到自己的老朋友周至元所开的“周大福金铺”去当学徒,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两家早就指腹为婚,郑裕彤到未来的岳父这里也便于联络感情。

  虽然是以“准女婿”的身份在店里帮忙,但郑裕彤一样从最基层做起,最初,他的工作只是扫地、倒痰盂、洗厕所,空余时间才在店面学习接待点小生意。

  郑裕彤十分聪明好学,很善于从小事上察言观色,把每件事都做得妥妥当当。周至元当时“恶名”远扬,私底下有人叫他绰号“轰炸机”,可以说谁见了谁害怕,但郑裕彤却从来没有挨过骂。

  因为郑裕彤的聪明勤奋、为人诚实,没多久周至元便让他正式改为学做生意。在做生意中,他又很爱动脑筋,经常外出观察别的珠宝行是怎样做生意的,吸取别人的长处,改进自己的短处。

  1943年,郑裕彤升为主管,并和周至元的女儿周翠英结婚,从此工作更加卖力,从各个方面辅助岳父经营珠宝店。

  1946年周至元派女婿郑裕彤到香港开分店。当时郑裕彤拿着两万元现金及24两黄金来港,选址皇后大道中148号,成立周大福金行。开始时他担任人事部经理,为金店选拔了一批精明能干的人,使金店的生意非常火爆,到1950年代中期,郑裕彤掌管了周大福金铺的全部账项,并独立负责黄金交易。1956年,周至元将生意全部交给郑裕彤管理,从此,郑裕彤这个打工仔正式变成老板。

  继在香港金饰市场打响名堂后,郑裕彤再接再厉,又主攻女人至爱的钻石。1960年代的香港,唯一拥有De Beers(戴比尔斯)钻石入口牌照的只有廖桂昌,其他人无法经营。为了取得这张牌照,郑裕彤索性在1964年到南非买下一间有De Beers牌照的公司,此后又购得了多张De Beers牌照,成了香港最大的钻石商。从此周大福黄金、钻石两瓣“通吃”,高峰期更包揽全港钻石入口量三成,而他也赢得香港“珠宝大王”的称号。

  1970年代,郑裕彤开始进军香港地产市场,与珠宝同业合作,成立新世界。他自1982 年开始出任公司主席,至今刚好30 年。

  美国《福布斯》杂志最新香港富豪榜显示,郑裕彤排名第4位,身家达1167亿港元,仅次于李嘉诚、李兆基和郭氏家族,而郑裕彤的家族生意周大福(1929)去年亦成功在香港上市,市值高达1324亿港元。

  新世界起步时只是一间香港中小型地产公司,今天新世界已成功建立千亿市值的商业王国,涉及地产、基建及通信等业务,郑裕彤可说功成身退。

  香港房地产市场在上世纪70年代随着经济起飞而快步发展,当时大批中小型公司成立,进军地产市场,继而上市集资。新世界能从众多中小型地产公司之中脱颖而出,显然郑裕彤在营商与投资方面有过人之处。上世纪70年代与50年代是新世界商业王国创建期,期间郑裕彤拍板落实的三项经典大投资,奠定新世界跻身香港五大地产商之列。

  一是兴建本港首个大型私人住宅屋苑,即现在的美孚新邨。

  美孚新邨前身为油库用地,上世纪60年代末美孚油库搬迁青衣,原有地皮则改作住宅用途。由于美孚油库地皮发展规模庞大,兴建99幢住宅楼宇,涉及1.3万户,投资年期长达十年,但新世界勇者无惧,收购整项发展计划,开创油库、船坞地皮转作住宅发展的先河,而美孚新邨更成为香港私人住宅屋苑的楷模。

  二是投资兴建尖沙咀新世界中心大型综合商业项目,为集团提供稳定租金收益。

  1973年香港出现股灾,及后又发生石油危机,但未动摇郑裕彤大举进军地产市场决心,兴建美孚新邨的同时,也押注在尖沙咀大型综合商业项目,包括兴建两间酒店、两幢写字楼、服务式住宅及商场。1971年,新世界发展以1.3亿港元从太古地产收购尖沙咀蓝烟囱码头地皮,发展成为新世界中心,楼面面积达250万平方尺,为新世界发展提供可观租金收入,也是尖沙咀重要地标之一。

  三是投资湾仔会议展览中心与毗邻的酒店与服务式住宅项目。

  1980年初,香港前途未明,楼市低迷,在市场普遍看淡之下,郑裕彤冒险逆市而行,决意投资湾仔会议展览中心与毗邻的酒店与服务式住宅物业,“鲨胆彤”之称由此而来,事后证明郑裕彤投资眼光独到,之后会展中心更需要不断扩建。

  不过,1990年新世界发展曾陷入低潮,事缘1989年郑裕彤一度宣布退休,业务交由郑家纯打理,但投资过度进取,例如高价收购美国一间酒店连锁集团,导致新世界负债高企,最后郑裕彤在1991年复出,连番出售资产减债,包括出售亚视股权,业务才重踏正轨。

  重新担当新世界掌舵人之后,郑裕彤投资心态有明显的变化,转为稳健投资为主,除了老本行地产投资之外,还涉足巴士、渡轮及通信等有稳定现金流的投资,业务趋向多元化,进一步巩固新世界集团业务发展根基,为接班人作了周详部署。

  从郑裕彤过去的投资心路历程,可见“沙胆彤”并非浪得虚名,他看准投资机会,定必押下重注,博取最大回报。新世界千亿商业王国能否继续腾飞,便要看接班人有何好本领与真功夫了。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郑裕彤 富豪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