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生活 > 吴征任伯明翰副主席 回忆与杨澜的爱情往事

吴征任伯明翰副主席 回忆与杨澜的爱情往事

生意场 2010-11-16 10:08:18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据英国媒体报道,中国传媒大亨吴征已经加入伯明翰俱乐部董事会,成为俱乐部的新任副主席,负责中国地区市场开发业务。吴征是国内著名主持人杨澜的老公,同时也是阳光媒体投资事业集团创始人。

  吴征1966年11月出生于上海,籍贯江苏宜兴。父亲是教育心理学教授。母亲是中学语文老师。祖父吴凯声是民国时期上海著名大律师,早年留学法国,为收回汉口租界,营救多名共产党领导人作出重大贡献,著有多部法学专著,为中国法学史上著名人物。

  吴征先后就读于上海市江苏路第五小学、市三中学及华东师大二附中。就学期间,多次获全国及上海市作文及英语比赛大奖。于1985年被学校推荐免试直接升入复旦大学。为了继承家庭传统赴法留学,选择了外文系法国文学专业。

  吴征在1986年毕业于法国萨伏大学法国语言与文学进修学院,获“法国文学学习高级文凭”。1988年8月抵达美国旧金山,一年后转往圣路易斯。1990年获美国卡尔文-斯多克顿学

  吴征院工商管理学士。尔后入华盛顿大学攻读国际关系硕士学位。为了支付昂贵学费,吴征半工半读,于1991年1月加入“大都会保险公司”,任职分公司副经理及“亚裔市场专员”,负责开拓当地的华人市场。其后全美多州爆发用集体诉讼的方式控告保险公司用“储蓄保值”来推销人寿保险有误导之嫌,吴征亦不能避免牵涉在内,但后来被原告从被告中取消,转向只告保险公司。吴征在硕士毕业后也离开大都会保险公司,自己创业。

  吴征先生1993年获华盛顿大学硕士。1994年至1996年就读于美国巴灵顿大学函授课程。巴灵顿大学是一家远程教育机构,虽学历不获美国教育部承认,但却有美国500强企业中逾100家承认员工接受其函授课程。吴征先生由于在创业后开始从事非其国际关系专业所学的投资专业,特借函授课程以补习金融投资知识。该学校至今仍在营运,除美国外,在亚洲、非洲均有分支机构。后吴征先生于1997年至2000年就读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关系学院获博士学位。1997年至2001年,吴征先后被北大、清华和上海大学聘受聘为客座教授、希望工程和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高级顾问。

  1994年至1997年,吴征先生自创博纳投资顾问公司并出任董事长兼总裁,分别促成数宗跨国购并投资交易,并与“华纳音乐集团”合资开拓大中华电视市场。

  在1998年6月至1999年2月之间,吴征先生参股收购香港亚洲电视,并曾出任营运总裁。其间他大刀阔斧地整顿亚视,引进一系列新创节目如《寻找他乡的故事》、《哭泣的森林》、《觅食天涯》等等,都获得不俗回响,使亚视一度重创无线的独大地位,创历史最佳阶段。

  1994年杨澜放弃央视的主持岗位,受泰国正大集团资助到美国留学,期间认识了吴征,两人于1995年结合。

  杨澜与吴征的爱情往事

  杨澜曾经说过:“最难的选择是选择一个老公。”这里杨澜的感慨,其实就是她自己的亲身经历,是事后所经历过的挫折中的经验和总结。因为刚毕业的杨澜觉得一个女人,到了年龄就嫁人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于是,刚出校门的杨澜就选择了婚姻的归宿。但是杨澜的第一次婚姻只维持了一年多的时间就以和平分手而告终。杨澜说:“你需要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生活,初恋是想不清楚的。”所以,就有个电视剧说“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

  经过了短暂的婚姻之后,杨澜对于男性有一种灵性的透视,对于男人杨澜突然拥有了一种后生的敏感。也许是经历了太多,杨澜开始走向成熟而告别了少不更事的幼稚才让杨澜有了今天的敏感吗?还是这种敏感无意中抵制了更多的男性,而只给吴征留下了一条爱情的通道?

  见多了成功人士,见多了聪明人士,也许相反的才是最吸引人的?对于杨澜这样的女子来说,也许糊涂才是捕获爱情的最高境界吧。这样说,不是在暗示吴征做局,而是想说吴征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如果吴征一眼就认出杨澜的话,可能就不会有以后的爱情故事了,那就不会有阳光,也不会有那么多杨澜制作的电视文化。

  杨澜与吴征的见面很有戏剧性。杨澜说:“当时我刚熬了一个通宵,在朋友家我一直喝着不放糖的咖啡,怕自己睡过去。吴征后来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很憔悴。他不知道我头一晚上没有睡觉,熬了一个通宵在做论文。”就是这时候,吴征登场了。

  当时很巧,巧到这次见面好像是主人的刻意安排。因为吴征进来的时候,杨澜除了不认识吴征以外,其他的人都认识。而吴征当时却是除了杨澜以外,其他的人都是吴征的朋友。于是,吴征与杨澜的手就很自然的被主人招呼到了一起,虽然那时候是一种客气的连接。也许连主人都没有想到,这次偶然的认识竟然引起了一场后来电视界的狂澜。

  主人对吴征说:“这是杨澜,国内最火的节目《正大综艺》的主持人。”

  吴征迟疑了一下,从神态里杨澜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来,吴征知道《正大综艺》,但吴征下面要说的话,杨澜没有想到。吴征很有礼貌地说:“认识您很荣幸。”然后又接着说了句:“您认识袁鸣吗?”

  杨澜一笑还没有接话,马上就有人笑起来。上来对吴征说:“Bruno,杨澜小姐做了4年《正大综艺》的主持人。因为来美国读书,才由袁鸣接替的。你以为我们在逗你玩儿啊?难道主持人还能冒充?亏你也是搞电视的。”

  通常人的习惯性思维是这样的,认识一个新的朋友,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工作的时候,正好自己又有认识的朋友在那里工作,就会问对方,这样可以拉进陌生的距离,吴征显然在运用这种手法,但却忘了杨澜是《正大综艺》第一位女主持人,用习惯性的切口显然不适合这个戏剧性的见面,虽然有朋友解围,却让吴征更尴尬了。

  吴征有点儿局促,很尴尬地笑了笑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每次回国都忙得没时间看电视。因为袁鸣采访过我,所以我才知道她。我以为你们是同事呢。”说着向杨澜伸出手来:“我叫吴征,很高兴认识你,以后请多关照。”

  下面的交流就简单了很多。刚开始的时候也只是礼貌性的交流,在国外这样的聚会常有一种老乡见老乡的感觉。可能是杨澜的宽容,或者还有吴征的真诚,两个人最后竟然聊得很投机,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杨澜说:“很奇怪的,在聊了一会儿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有点喜欢上这个人了。这个人的眼睛真诚,让人信任。”也许是因为杨澜做主持时见过的眼睛都是一种崇敬?或者都是一种仰慕?当杨澜看多了那种隐藏着内心想法的眼神时,对于真诚的渴望和寻找,让杨澜对那种真诚的眼神有种渴望已久的敏感。

  这就是杨澜跟吴征的第一次见面。简单到你都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可以发挥的情节。

  中国有句老话,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是一种仇恨,奇怪的是,中国的文化竟然赋予了冤家又一层意思,把夫妻之间的关系也称为冤家。冤家竟然成了夫妻相亲相爱时的一种儿女情长的称呼,暗示着东方文化里的智慧。

  在聊天中,杨澜知道了吴征的一些情况,也因为吴征的真诚,杨澜喜欢听吴征那种带着大舌头的南方口音说着从老辈人口里遗传下来的江苏宜兴口音,这个地地道道的江南人,却生就一副北方人魁梧的体魄和豁达的心胸。

  吴征跟杨澜谈电视,围绕着杨澜的工作圈子聊天,杨澜发现,听吴征说话是一种乐趣,虽然吴征没有那种幽默感,可是吴征的口气就已经让杨澜困意全消了,何况吴征在杨澜说话的时候还是一个很好的听众。

  对于艺术上的分歧和共识,吴征并不隐藏自己,这让杨澜感到吴征的真实。如果说陌生的男人和女人在第一次相识的时候,应该带着一种谨慎,带着一种小心,带着一种礼貌,带着一种试探的防备的话,那么初次见面的杨澜和吴征好像都忘记了这种与人交谈的礼仪。在这种谁与谁都可以聊,谁也不会在意谁的朋友聚会上,杨澜和吴征被大家有意或无意地忘却了,而杨澜和吴征却是无意中进入了两个人的语言世界。

  爱情是一种好奇,是一种对自身不足的补充和学习。当杨澜需要的东西在吴征身上体现出来的时候,杨澜发现,这个真诚的让你不自觉就会信任的男人,并不是一种糊涂,更多的是一种真诚里的大智若愚。

  沉默是金。杨澜相信,信守沉默是金的男人最可靠。

  沉默的男人不是因为没有口才不能侃侃而谈,沉默的男人也不是因为腹内空空而一言不发,沉默是种习惯,是睿智思考人生的意义,沉默是种美德,是人生在积极的行进中观察着人生的旅程。通常沉默的男人说话很少,只说一些关键的词汇,这些词汇有时候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强悍和霸道,但就是这种强悍显现出一个男人的魅力,正是这种霸道体现着一个男人对你的关心。

  杨澜眼里的吴征就是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虽然吴征的话很少,也有一种强悍和霸道,但吴征的强悍和霸道一般都会在话音的深处流露出一种温馨的亲情,在隐隐约约地流露着关怀。

  有次,吴征约了杨澜,两个人在纽约的街头悠闲地散步,一边随意地走着,一边聊着电视或者是生活里的话题。这时候杨澜与吴征的情感已经有了一层欲说还羞的意思,这时候,杨澜和吴征都看见了街头上的一件事情。

  一个高大粗壮的黑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正在街角殴打一名瘦小的巴基斯坦人,这个黑人一边大打出手,一边嘴里还不干不净地说着脏话,那个巴基斯坦人被黑人打得头上流出血来,一边求饶一边躲避,却无法摆脱黑人高大身材的纠缠,旁边的行人远远地看着,虽然都是满脸同情,但却没有一个人上去制止。这时候,吴征突然把杨澜拉到一边,对杨澜说:“在这儿等我,别乱跑。”然后杨澜就看到,吴征快速地跑过去,先护在伤者身前,然后对那个黑人说:“嘿,伙计,行了,他已经流血了,到此为止吧。”

  那黑人嘴里叫骂着还要绕过吴征动手,吴征一把捏住了黑人的拳头,对黑人说:“你已经把他打伤了,你不怕警察找你麻烦吗?”黑人挣了两下,没有挣脱出来,他也察觉出吴征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就说:“好吧。好吧。”吴征松开手,看着黑人转身走远。

  杨澜在一边还没有明白过来,事情就已经结束了,事后,杨澜只感觉到心惊肉跳的,万一要出点什么事情呢?杨澜问吴征:“你不怕吗?那黑人比你高那么多?”吴征说:“怕也不能看着那黑人把小个子打死吧。”话不多,但很有分量。杨澜第一次发现沉默寡言一样会绽放出美丽的色彩。吴征是一个有侠义心肠的男人。

  随着认识时间的增加,杨澜与吴征也越来越熟悉,当然吴征的一切优点和缺点都在杨澜的眼睛里透视出来。杨澜发现吴征虽然话不是很多,但都很经典。有时候一句话就可以让你感动得热泪盈眶。当然吴征不会老是这样感动杨澜。因为吴征对杨澜说:“在我身边,我会让你一直开心地微笑。”那么吴征感动的会是谁呢?

  吴征是个很幸运的人,和杨澜一样,在事业的道路上几乎可以用一帆风顺四个字来描述。吴征在多年的国外生涯里,变得极有理智,而且每次做事情都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因为一直做生意,可能会有人觉得吴征还很“精明”。吴征正是用这种精明来感动别人。当然这样的感动机会并不是很多,但一次就足以让我们认识吴征。

  有一次,吴征有个多年合作的好朋友,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最后做了点不该做的事情,让吴征蒙受了损失,这样的事情在商业圈子里,是人神共愤的事情,最后两个人不得不终止了商业上的合作。当在双方律师的监护下,签署分手协议时,吴征给对方开出了优越的分手条件,让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吴征的律师双手高举,一边大声地说着:“吴征,你疯了吗?”一边焦虑地来回走动,好像吴征在割他的肉一样。吴征的那位朋友对吴征说:“是我对不起你。”吴征很真诚地安慰朋友说:“大家都不容易,以后有事我还会帮你的忙。谁让我们是朋友呢,只要你做过我的朋友,你就永远都是我的朋友。”在场的人都看到眼泪从那个人的眼角滑落下来。

  杨澜知道事情后没有说什么,男人有男人做事的方式,男人有男人的处世原则,别说还没有结婚,就是结婚了,杨澜也知道,自己不会干涉吴征。因为吴征是一个有原则的男人,吴征是一个有侠义心肠的男人,吴征更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当两个人的邂逅打开爱情的主题,并以一种性情的吸引发生着作用的时候,我们的男女主人翁已经开始了爱情的协奏。花前月下在这里缺少一种浪漫,街头的散步与图书馆的空间才是这种异国他乡真心相爱的舞台。于是,两颗漂泊的心不再漂泊,两个流浪的人不再流浪,这个世上又多了一对恩爱夫妻。

7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