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上海阿姐的财富传奇:从两千元到两千万

上海阿姐的财富传奇:从两千元到两千万

生意场 2011-09-14 08:17:30 来源:互联网

  2000元和2000万,背后所代表的财富有着天壤之别,有一位上海女性,却如玩魔方般地完成了它们之间脱胎换骨的转化。本文的主人公华玟,经历了与我们一样的经济环境的变迁,甚至她的起点比起你我都更低。然而,她成功地抓住了稍纵即逝的两次大的财富机遇,从而实现了财富的几何倍数的升级。她的财富传奇,让人感慨,也令人启发,更可以在更多的人身上“复制”。

  2000和2000万,在很多人眼中,这绝对是两个无法放在一起比较的数字,而如果要掂量它们背后所代表的财富,那更是有着天壤之别。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一位上海女性,却如玩魔方般地完成了它们之间脱胎换骨的转化。

  二十多年前,作为“老三届”的返沪知青,华玟再次回到了故乡的怀抱。那个时候,她几乎一无所有,没有钱,没有房子,甚至连自己的上海户口都没能带回来,手中的现金不超过2000元。之后她摆过水果摊,当过营业员,被人称为“外乡阿妹”。

  而今天,她不仅在上海中心城区拥有了多处房产,而且在澳大利亚购买了属于自己的别墅。这么多年来岁月变幻起起伏伏,她的身价也早已超过了2000万元。现在,许多熟悉她的人都会称呼她——“上海阿姐”。

  这是一个让许多人都不敢相信的财富传奇,但又会给大家带来强烈的“复制”渴望,因为故事的主人公经历了与我们一样的经济环境的变迁,甚至她的起点比起你我都更低。于是,揭开“上海阿姐”背后的财富秘笈,就成了我们摆在面前最大的诱惑。

  神秘富媛“上海阿姐”

  2009的上海盛夏。今年的夏天似乎比往常都要来得热,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潮气,让人觉得有一点难受。记者的心同样也有些忐忑不安,因为我们正期待着一位神秘的上海女人的到来。

  几个月前,一位圈内的朋友给记者透了个消息,说是有一位“上海阿姐”,二十多年来从原来的2000元起家,到今天身价早已超过了2000万元。“完全没有什么其他背景,就是一位极其普通的女性,都是完全依靠自己的投资。”朋友的话说得神秘兮兮的,但却撩拨起了记者极大的探究兴趣。一位平凡的女性,居然能够在这弱肉强食金钱变幻的世界里获得如此成功,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巨大秘密呢?于是,编辑部果断地做出了一个决定:找到她,让她讲讲自己的故事!

  但是事情的进展却并不那么顺利,虽然朋友几经邀约,但“上海阿姐”却始终没有露面的意思,这似乎更增添了她的神秘色彩。最后,她终于被我们的诚意所打动,答应与我们见上一面,“只有一个小时!”朋友这样传来了她的回话。

  上海中山公园旁的龙之梦购物中心,一家精致小巧的冰淇淋店,这是她选定的见面地点。就坐在那里等着,但记者脑海却在不停地翻滚,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心也不由得变得有些焦躁起来。

  “我叫华玟,就是你们要找的‘上海阿姐’。”一个声音打破了沉寂的空气,淡淡的幽香随之传来。记者抬起头时,眼前是一位打扮精致的女人,白色的小包,得体的服装,让人似乎忘记了她的年龄。“我想了一下,还是接受采访吧,因为我发现,身边很多人都像我以前一样,正在与生活苦苦搏斗。”她与我们都握了手,但大家的心却都感到了一丝微微的震动。

  我们发现,在她身上,很难找到炫富的痕迹,只是有一种坚定的自信,更有一种抹不去的优雅。“你们想问我的,肯定是集聚财富的奥秘,但我想说,财富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关键看你有没有能力去抓住它。”记者还没有抛出问题,但她却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不过我们并没有忘记自己采访的职责:“我们想了解的,是你的故事,你的创富经历,因为有着太多人有着像你一样的坎坷人生。”记者在故意抬高问题的“份量”。叛逆娇娘艰难起家

  人生下来不是被打败的!——海明威。

  “我给自己的定位是‘50后’,因为这个年代的人往往有着很多特殊的经历。现在很多熟悉我的人都叫我‘阿姐’,所以也就有了‘上海阿姐’这个称呼。其实我从很小开始就一直挺叛逆的,这也让我尝尽了生活的酸甜苦辣。”冰激淋加咖啡的味道应该是甜香的,但说这话时,华玟眼中仍然有一种挥不去的苦涩。这苦涩,来源于她曾经做出的选择。

  现在的华玟仍然有一种独特的风韵,这让人可以想像她当年曾经拥有过的美丽。华玟是“老三届”,中专毕业之后她来到了中部省份一个县级城市,这在当时是一种潮流,她的心被一股革命热情激荡着,满脑子都是青春的理想,最大的愿望是去改造自然创造新世界(600628,股吧)。然而现实的生活却让她失望,没有激情,没有希望,甚至都没有点滴的兴奋。

  这时她开始看书,许多名人格言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震撼,她先是把它们抄下来,带在身边,最后全部都印在了脑海中(这篇文章中,我们也摘录了给她触动最大的那几句话。)思想的升华带来的是行动的抗争,上世纪80年代初,华玟做出了一个令周围人都感到惊诧的决定,她要辞职回上海,去那里闯荡。而这,在当时被看作是一种“违规”,不仅意味着要丢掉“铁饭碗”的工作,而且连户口都无法迁回上海。“我要创造未来,这不仅为自己,更为了心爱的女儿。”还好丈夫支持她,抚着她的肩,送她和女儿上了惜别的列车。

  希望总是美好的,代价却是巨大的。回到上海,昔日熟悉的城市是那样的陌生,人们的目光也是刺眼和异样,她一下成了“外来妹”,没有钱,没有房子,没有户口。华玟在上海卢湾区太平桥(现新天地)附近的一个弄堂里租了一个仅5、6平方米的亭子间。没有洗澡的地方,在那燥热的夏日傍晚,就只能紧闭窗帘躲在屋子里,靠着几盆凉水简单地抹几下。

  她摆了一个水果摊,用来维持生计,但生活的痛楚却一阵阵向她袭来。当她捧着西瓜在街头吆喝的时候,巨大的反差不断地冲击着她,有时候脸上流的甚至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但就是这点小小的生命之火却也无情地熄灭了,之后不久,街道一纸不允许乱设摊点的通知把她的水果生意给彻底毁了。

  就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位好心的朋友帮她在浦东找到了一份营业员的工作。于是,每天早上她送女儿上学后,就赶着到浦东开店,6点钟才下班,到家天早已黑了,女儿一个人在家里又冷又饿,这一幕场景让每一位普通人都会黯然泪下。

  “我甚至还曾被扫地出门!”终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时房东突然告诉她要收回房子,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落脚点,华玟央求房东宽限几天,但有一天下班回家,却发现自己的衣服、被褥等被全部堆放在弄堂口,女儿一个人在瑟瑟寒风中伤心地啜泣不止,房东就这样无情地把她赶了出来。然而华纹没有屈服:“我不能被打倒,一定要站起来!”有人说女人柔中带刚,华玟无疑就是最好的例证。

  卧底学艺苦尽甘来

  运气通常照顾深思熟虑者。——诺贝尔

  在不少人眼里,女人都是水做的,但在华玟身上,表现的却是一种水灵灵的敏锐。做营业员打工每月有了150元的工资,这在当时已算“高薪”,不过她的想法却有些天真和率直:“我忽然有种冲动,不希望一直被人‘阿妹’这样叫下去,有一天也有人会叫我老板娘。”于是,自己“做点事情”就成了她当时最大的愿望。

  见缝插针,利用自己工作的便利,她结交了许多朋友,平时也经常到各个市场走走看看,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搜集各方面的信息,希望能够找到一些门道。就在这时候,有一条讯息一下子刺激了她神经:同样做营业员,服装行业的收入是最高的。员工赚得多老板肯定赚得更多,这个行业一定有机会,当时的她得出了这样一个朴素而简洁的经济理论。

  “这生意肯定有赚头,但对于服装,我除了会绣花,其他的窍门根本都不懂。”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了她的心头,可以通过当营业员,暗中把做生意的方法学来。说干就干,通过一个朋友的穿针引线,她来到城隍庙附近的一个服装市场应聘。那天春风微醺,她把自己着意打扮了一下,更是开出了一个非常“诱惑人”的条件,工资比市场平均水平低50元。那位老板看着她心里乐开了花,真是从天上掉下了个大便宜。

  也许是华玟本来就有做生意的天分,那家服装摊位自从聘请她之后,生意出奇地好。好到什么程度?“进来的新衣服,只要我穿在身上,基本上一两天就会断货。”她这样告诉记者。而在帮别人打工的同时,华玟偷偷地了解进货渠道、进货成本等情况。生意人都很精明,她只能从片言只语中去揣测,同时由于自己的业绩相当出色,也得到了老板的信任,从那里也打听到了不少信息,于是不到半年时间,她对这行已经了若指掌。

  华玟再次辞职了。尽管那位老板一再挽留她,提出只要她不走,愿意给她工资翻倍,但华玟知道,这里的天地并不是属于她的。揣着几年来2000元的积蓄,她在西藏路上的红星书场开出了第一个摊位,整个摊位从里到外就她一个人,但每个月却能够给她带来近2000元的收入。最疯狂的还是在柳林路市场上买卖羊毛衫的搏杀,这让华玟真正尝到了什么叫赚钱的滋味。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羊毛衫一直是上海滩最为流行的商品,就连很多东北客商也来上海进货,“那些东北人腰上的皮带里藏的都是现钞,看到我就喊‘大姐,50件’。”回忆起当年喧闹而刺激的场景,现在的华玟还是一脸的兴奋。

  货,只要有货就能赚到钱!江苏吴江横扇镇,华玟每隔几天就要去那里进货,凌晨3点她从上海出发,租一辆“乌龟壳”三轮车,一路颠簸去“抢夺”这紧俏商品。“大雾浓得像牛奶,5米开外的地方根本就看不清楚东西,幸好那个时候车不多,不然我不知要被撞死多少回了。”华玟说。她用4年多的时间,赚得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桶金50万元。在那个“万元户”崭露头角的年代,这相当于一笔非常巨大的财富。“那段时间做生意真的太容易了,东西卖得快不说,利润也很高。”她在生意圈子里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渐渐地大家都叫她“阿姐”,而不再是直呼其名。这时候她终于拥有了第一套房子,她花了19000多元,在南市区(现已并入黄浦区)买下了一间近20平方米的房子。

  初入股市铩羽而归

  失败也是我需要的,它和成功对我一样有价值。——爱迪生

  面对急速膨胀起来的财富,华玟一下子感到了无比的自信,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当时她周边聚了许多人,都亲热地“阿姐”、“阿姐”地叫,让她整个大脑都有些发晕。她拿着当时上海滩最新潮的“大哥大”,每天在乍浦路吃着夜宵,而对金钱的渴望更是与日俱增。

  不经意之间,暴富的机遇似乎又降临了。1992年初,华玟经过一家银行,被一位年轻女孩拦住,向她推销股票认购证。当时华玟并不知道认购证为何物,但看着女孩如此热情,正好手上又有30元零钱,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买了一张。但是就是这张小小的认购证,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也最终带给她在股市遭遇的残酷杀戳。通过摇号,她中了1000股“新锦江”股票,除掉成本,总共赚了15000多元。“原来股票赚钱这么轻松。”急速赚钱的快感把华玟的心撩拨得痒痒的,“股市投资很容易,比做服装生意轻松得多!”她产生了一种兴奋异常的错觉。这种错觉在其后好几个月时间里一直诱惑着她,直到她屈服。1992年末,上证指数在探底386点之后出现了大幅拉升行情,随着股市的节节攀升,华玟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全身心投身股市。

  其实,华玟对股市并没有多少了解,凭的只是一种感觉。她把服装店关了,满心想的都是在股市里赚大钱。她拿出所有积蓄,进驻了一家证券公司的大户室,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女大户”。那时在上海当个“大户”是很显摆的,不仅有专门的出入证,而且每位“大户”都有四台专用显示器,中午还可以享用特制的“大户”午餐。当每次从大户室里走出来,挤在大厅里的散户股民都会用一种异常羡慕的眼神看着她,这让她感到很是受用和舒服。

  大户室里消息满天飞。1993年初的一天,华玟在这里听到了一个让她血脉贲张的“内部消息”,并且被告诫严禁外传:“有人告诉我,有来自高层的情报,有资金要把‘厦门机场’抬到100元,现在还能追涨。”其时“厦门机场”(现简称为“厦门空港(600897,股吧)”)已经涨到了45元。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样的重磅炸弹让华玟彻夜难眠,飞机场的股票难道还会差?她横下了心,一下子投进去近30万元,买进了6000股。消息果然准,股票还在涨,没过几天就涨到了48元。跟进,加仓!华玟昔日的清醒和理智现在早已荡然无存,账户上的钱最终全部成了股票。100元,冲上去!当时的华玟每天都异常兴奋,只是希望手中的资金能尽快翻倍。但不久市场风云突变,在一个半月时间里,上证指数从1550点一路下滑到了950点,她的50万元瞬间缩水成30多万元。终于从4月初,上证指数开始反弹,一度爬到了1380点,这让华玟又看到了希望。怎么办?那位“消息人士”让她再熬一熬,说是主力的后续资金马上就会注入,会继续拉升股价。但最终等来的却是股市的大幅下跌,当账户里只剩下十万多元的时候,她无奈地选择了“割肉”。

  这等于把做生意赚来的钱全扔了,当时的华玟痛苦不堪。在那段日子里,她就时常坐在家中发呆,脑海中全是过去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幕幕场景。终于,面对着那五颜六色迷离的灯光,华玟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不管是投资还是做生意,首先必须懂行,绝对不能盲目。”

  重操旧业东山再起

  有时一扇门虽然关上了,其余的门却是敞开的。——塞万提斯

  失败,对弱者是句号,对强者则只是逗号。用这句话形容华玟再合适不过。虽然首次投身股市输得惨不忍睹,但这并没有让她从此消沉下去。股市带给她的教训是沉重的,但痛定思痛,她决定再次回到自己熟悉的服装领域打拼1995年的春天,华玟来到了广州的高第街,当时这里是广州乃至全国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琳琅满目的时装让她着了迷。“这些服装在上海当时还不多见,但款式新潮,穿在身上就是显得大方漂亮。”直觉告诉她,这生意有得做。

  华玟又开起了服装店,这次的落脚点首先是在上海的九江路上,那里曾一度是申城时尚的发源地。华玟知道,穿时装赶的是时髦,因此要以最快的速度把最新的款式引进来,于是她在如何抢时间上动起了脑筋。当时火车还是大多数生意人的首选,但她却选择了飞机,这无疑在时间上赶了先,赚取的利润足够补贴机票。渐渐地,她的生意越做越大,接连开了好几家服装店,许多人买服装都是慕名而来。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服装行业的利润率出现了大幅下滑,华玟毅然做出了收手的决定。在1999年底,她把开在长宁区的最后一家服装店“倩影服饰”关掉了,而这时她的资产早已超过了百万元。

  似乎已经功成名就,华玟在静静地筹划着下一步的行动。这时她的丈夫也来到了上海,他原来是做装修的,华玟就投了一笔钱开办了一家装潢公司。不过此时华玟也有一个难言之隐,虽然在上海滩已经打拼了许多年,但她的户口却一直未能迁回上海。终于,转机出现了,上海推出了购房蓝印户口政策。

  “开始买房完全是为了报户口,根本没有投资的概念,就挑便宜的,面积都不大,只有几十平方米。”2000年初,她在上海七宝附近的航华新村里买了一套小面积两房,7万多元的价格。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由于该小区为动迁安置房,开发商的房产证一时无法办出来。没有房产证,还报什么户口?华玟气得去找开发商理论:“违约,就退钱赔款!”她的维权意识特别强。但开发商收了钱怎么还肯吐出来?那位老总开导她:“大姐,这房子可是能赚钱的,我给你换一下吧,莘庄疏影路上的东湖花园,给你两套小面积的,一口价,15万元。”

  房子也能赚钱?华玟当时似懂非懂,但日后发生的故事却让这变成了现实。楼市从2000年开始启动,而莘庄在轨道交通开通之后,附近的房价也随之出现了一轮快速上涨过程。2003年初,她以39万的价格卖掉了一套。然而在办理过户手续时她意外发现,原来是中介把房子“吃”了下来,并以42万的价格卖给了别人,一转手就赚了3万元。

  这时,华玟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投资房产!这回,她吸取了股市惨败的教训,采取了先学再做的方法。当时市面上有关房产投资的书并不多,但她仍然费尽周折找了几本阅读,终于也明白了像容积率、套内面积这样专业术语的含义,并且懂得了房产是一种很好的投资工具。与此同时,她的另一项“工作”就是请中介公司的经纪人吃饭:“当时饭桌上刚刚开始流行红酒,我就用这招待他们,酒后吐真言,我炒房的很多窍门就是在那里学的。”华玟这次可真的是学乖了紧接着,她以42万元的价格抛掉了东湖花园的另一套房子,一共凑足了200万元,开始了投资房产的神奇经历。“当时我总结了一下自己的特点,”华玟说:“我虽然没有背景和关系,但有充沛的时间,并且善于与人打交道,有做生意的基础。”于是,她制定了颇为与众不同的炒房三原则:“紧盯二手房,专炒小户型,低进加快出”。“买新盘不仅要排队,而且常常要有后台撑腰,黑幕重重,我没有这个能耐,而买二手房与人打交道则是我的特长。小户型总价不高流通性强,买卖非常容易,关键是尽量要把进价压低,有20%~30%的赚头就卖出去,加快资金的周转率。”

  华玟第一套房买在田林新村内,是一套总价30万元的小户型,二个月后以36万元的价格抛掉,随后又在徐家汇、中山公园等地来回征战,都是涨了20%后抛出,赚来的钱滚动投资。那时候,她每天都去中介公司“上班”摸行情,这样到2004年初,华玟一度手上持有9套房产,市值已超过420万元。

  “我做服装生意的时候,发现其实卖得快要比价格卖得高赚钱,特别是在货源非常紧俏的时候,只要手里的资金不断流动,就会带来源源不断的收益。”当时,几乎每套房产在她手里停留不会超过一二个月。2004年,上海的房地产市场进入了疯狂状态,房价几乎一天一个样。“这种疯狂有点像卖羊毛衫,只要手中有房,买家就抢着要。”对于当时的这一幕景象,现在的华玟仍然唏嘘不已。2004年的冬天,楼市到达了疯狂的巅峰,她也把买卖周期缩短为一个月。她说:“价格涨得那么快,一个月最少要上涨10%,我就加快资金周转速度,不断地把赚来的钱投进去,这相当于利滚利,肯定赚得更多。”2004年底一盘算,华玟“买卖”的房产已接近30套,资产已经达到了800万多元。

  再次布局意在长远

  当良机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要及时抓住它们,利用它们,这是生活的一大艺术。——约翰逊。

  过度疯狂的背后必然是沉寂。2005年春,当楼市达到沸点的时候,宏观调控力度骤然加大,一系列限制楼市投资的政策频频出台,如增加交易税费、停止转按揭等等,短线炒作赚差价已经很难了,房价也开始出现调整,华玟也渐渐悟到了其中的“奥秘”。这时市场上消息满天飞,一位专家级的“老法师”拉着华玟语重心长地说:“这楼市肯定要大跌,不能再碰了,赚来的钱快点存银行吧。”而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更是耸人听闻:“上海的房价,将下跌50%!”

  然而经过这么多年的跌打滚爬,华玟的抗击打能力与日俱增。“当时,我凭自己的直觉,觉得楼市的后市一定还有戏。”她说。为了验证自己的观点,她利用自己广泛的人脉关系做了一个调查,最后得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结果,她发现自己身边那些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朋友,许多在未来都有着购房的计划,而看空后市的,往往是那些根本无力购房的群体。既然需求仍然那么旺盛,那这房价肯定还要涨。“我要做长线!”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这一决定也让她今日的身价快速提升。华玟转变思路,开始投资上海中心城区的房产,并长期持有,其中有几个案例还颇为经典:2005年8月,她毅然以150万元的价格吃进了一套位于静安区威海路上中凯城市之光的两房;2007年4月份,她以450万元的价格买进一套古北华丽家族(600503,股吧)的四房,这一举动当时遭到了她周围所有人的反对,但现在这套房产的市值已经达到700万元;而在今年4月份,她刚刚买进了一套思南路上的公寓房,因为她觉得那里“老外”多容易出租。

  随后,她甚至把眼光还投向了海外。2008年夏天,华玟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投资了一套别墅,当时的价格是35万澳元。“还好采用了按揭贷款,当时签合同时澳元兑人民币为6.5:1,随后竟一路下滑至4.6:1,跌幅近40%,如果全额付款,那可就惨了。”不经意之间,华玟又多了许多外汇投资知识。

  “那将来,你还有什么打算呢?”眼看时间早已突破了原来设定的一小时界限,采访不知不觉已进行了5个小时,记者不好意思再继续打扰她。“现在年纪大了,不可能像年轻时那样疯狂了。这几年我也投资了一些股票,不过数额不大,丈夫的装潢公司几年下来经营得还不错,我也会多帮帮他。另外我觉得还是要多学习,像基金、艺术品等领域或许我也会涉足一些。当然投资不是目的,最重要是好好生活,我们这一代人失去得太多了。”对于自己的未来,华玟还是有着不少憧憬:“知道吗,近来我有收徒弟的打算,她是一位来自安徽的小姑娘,很漂亮也非常要强,这让我想起自己当年的样子。她也像我,烧得一手好菜,特别是那水晶虾仁,嫩却非常有韧劲。”采访结束了,但华玟最后的话却深深地打动了记者,或许在她帮助下,在我们这座城市又会诞生一位叛逆倔强的“上海阿姐”。然而最重要的是,华玟的故事对那些在大都市中苦苦奋斗的人来说,无疑给出了一个很好的提示:只要你努力,财富并不遥远!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成功故事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