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专题报道 > 深圳特区30周年:请不要忘了那些缔造者

深圳特区30周年:请不要忘了那些缔造者

生意场 2010-09-07 16:24:15 来源:生意场

  她们来自中国的广大农村,为了追求梦想或逃避封建选择离开家乡,汇聚到高速繁荣的深圳。多年来,繁重的工作、缺失的福利、挫折的情感,无数青春被消耗在一条条流水线上。

  她们是“外来妹”,美国《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亚军,他们创造了深圳的繁荣,却只能选择群居在偌大厂区的一隅。

  在深圳特区30周年庆祝之际,她们,是被遗忘的缔造者。

  20世纪80年代中叶,随着深圳特区建设的推进和国家用工制度的松动,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涌向深圳,其中包括大量年轻女性。图为1987年深圳市在广东五华县招工,一名前来报名的少女由干部测量并登记身高。摄影/安哥

  1991年,一间20多平米的女工宿舍住了近8个人。两年前,外来务工者开始持续涌入深圳。当年,电视剧《外来妹》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轰动全国,该剧主要描述六个从穷山沟到广东打工的女性的命运,“外来妹”一词传遍中国,开始为人们广泛关注。摄影/张新民

  由于当时深圳吸纳了大量电子、服装、玩具、五金等劳动密集型加工行业,心细手巧、听话吃苦、便于管理的农村女孩广受欢迎。图为1996年,深圳一家劳动力市场外边,一名打工妹临时拍摄证件照。摄影/张新民

  到1996年,深圳总人口达到345万人,本地户籍人口仅有88万,而在剩下的外来人口中有68%是女性,平均年龄只有23岁。图为1996年,广东平远,17岁的张桂珍通过了招工考试,即将远行350公里去深圳打工,母亲张莲凤在车站和女儿惜别。摄影/张新民

  深圳的外资企业产品多远销北美,订单多且紧,很多工厂规定工人每天都要加班,星期日也不能休息,长时间连续超时加班让不少女工频繁病倒。图为1990年,深圳,流水线上的女工趁工作间隙揉眼休息。摄影/张新民

  由于深圳的密集型加工行业多偏重招收女工,境内多个工业区性别比例严重失调,宝安一家拥有205人的塑料手袋厂,甚至只有4名男性员工。1982年9月,深圳一家企业的女工宿舍大门紧闭,男女工人们隔空相望。图/CFP

  各方面的不稳定,加上失衡的性别比例以及个人恋爱期望值的上升,打工妹中的一大部分都会对前途感到迷惘。图为1993年,深圳皇岗工业区,一名女工在床上写家书。摄影/石宝琇

  而相比感情,更突出的是福利待遇的失衡。由于户籍制度改革滞后,打工妹不能与城市居民的正式工一样累计工龄,她们少有晋升,更享受不到公费医疗、退休保险、失业保险和住房分配等各种社会福利。图为1982年9月,深圳,因劳资纠纷,一群打工妹集体要求辞职。图/CFP

  而与所有劳工相同,打工妹们经受着比福利缺失更为悲哀的欠薪问题。图为1982年9月,因老板潜逃而拿不到工资,一名来自江西的打工妹滞留在工厂。图/CFP

  在工厂里,管理者和技术工人一般是男性,而女工多在生产线上,外来妹们的职业上升空间有限,长相好一点的姑娘则有机会进入重要场合做礼仪小姐,这对她们而言已是某种程度的"晋升"。图为1993年,深圳一场签字仪式上的礼仪小姐。摄影/张新民

  在当时的户籍政策下,农民外出打工必须持有身份证、务工证、暂住证,打工妹们还要持有未婚证,否则会被以“三无人员”遣返回家。外来妹虽然为深圳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却未曾被这个城市所包容。图为1996年,深圳,城里人的婚纱吸引了很多打工妹驻足观看。

  1991年的《外来妹》之后,这个人群继续被淹没在深圳高速的经济发展中,直到18年后的2009年,深圳一家光电科技公司的4名女工照片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中国工人”作为群体获评《时代》当年的年度人物亚军。冲在经济年增速“保八”第一线的中国工人,以女性劳动者的形象,第一次出现在了世界面前。图/IC

  30年过去,面对城乡差别,新一代外来妹的遭遇依然是区别待遇、情感歧视,依然没有足够的福利保障。图为2005年5月11日,19岁的黄珍(音)从一千多公里外的湖北老家前来深圳找工作,公司提供的宿舍和学校差不多。

  更快速的经济发展,更大型的企业,更多的外来妹,更繁重的工作,这一切带来的是更严重的精神问题。2010年,富士康连续发生12起员工跳楼事件,其中有4起是女工跳楼。图为2010年5月29日,几名富士康女工走过富士康龙华园区门前。图/CFP

  梦想之外,更多的外来妹们,选择过着平静的打工生活,一份感情、一件新衣、一次聚会,撑起了她们的一年又一年。在深圳,这个因她们而高速繁荣的城市里,他们却只能选择群聚在偌大厂区的一隅。图为2009年2月17日,深圳一名女工下班回家。2010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30周年,在此诞生的“打工妹”也走过了30个年头。“深圳”已经成为繁荣高效的代名词,而“打工妹”何时才能被赋予新的意义,她们是被遗忘的深圳缔造者。 (来源:网易)

  willow深度报道: 

  岁月如流,30年匆匆而过。30年前,中国首个特区深圳诞生。30年间,深圳经历了一个翻天覆地变化的“火红年代”,从一个边陲小渔村,崛起为一个千万人口的大都市,创造了世界现代化、工业化、城市化历史上一个又一个奇迹……

  今天,当我们赞叹深圳30年辉煌之时,不能只停留在对改革开放的歌颂。当年蛇口工业区一声炮响,在拉开特区建设帷幕的同时,也拉开了持续至今的民工潮。中国农村剩余人口,开始从广东其他地区、湖南、四川、江西等地涌向这个刚刚被赋予了新的历史含义和使命的城市。

  资料显示,1987年来,深圳市90%以上的工、农业产值,60%以上的第三产业产值,8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80%以上的税收,80%以上的地方预算内财政收入,70%预算外财政收入,90%以上自产出口产品和98%以上的加工出口产品,83%的农村经济,都来自外来工直接或间接的劳动。

  事实证明,他们才是深圳的脊梁。

  农民工、外来妹这些称呼其实也是种心酸,深圳早几年前就用了个新称呼“来深建设者”,这个新名确实很有人情味,很温暖,但其实质远未达到表面字义。现在的“来深建设者”的实际待遇和多年前的“农民工”“外来妹”无异。

  我们的“农民工”兄弟与“外来妹”姐妹三十年来在深圳流汗、流泪、甚至流血,深圳的每栋高楼、每条大道都有他们的辛劳和欢乐、痛苦。他们为深圳耗费了青春,人到中年不得不再次背起行囊,回到他的家乡!深圳的繁华与他们将毫无关系!

  三十年,当年青春年华,现在已经是人到中年;三十年,当年壮志满怀,现在已经被生活折磨的毫无生气;三十年,当年身强体壮,现在已经也许是疾病缠身!三十年间,这些农民工兄弟们来来往往,带着自己的梦想,来到深圳,与深圳一起为梦想打拼。现在深圳由梦变成了现实,可他们的梦想呢?他们的幸福呢?他们在家乡还会想起当年在国贸工地的豪情吗?他们还会想起在东门喧闹人群中的快乐吗?

  现在,在深圳享受深圳发展成果的每个人都应该记得他们,他们是无名英雄!深圳三十年的辉煌有他们的血汗,深圳未来三十年的辉煌也需要他们儿女的打拼!

  然而,我们对他们的关怀却不够,他们的付出与回报也不成正比。经济学家吴敬琏在一次采访中谈到:中国的经济不是二次探底的问题,而是如何抑制泡沫的问题。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劳动者的收入没增加,现在劳动者要求增加收入的要求非常强烈。改革已经30年了,农民工工资基本没提高,我觉得这没道理,中国的很多财富都是他们创造的。中央显然很着急,一再的讲转变是刻不容缓,但是如果不改体制则很难转变。而改体制就会有很多既得利益的障碍,两三个月前还出现过很多“国进民退”的现象呢。

  无论怎样艰难,我们都要对他们做一些什么。在三十年大庆之时,笔者觉得深圳政府及全体市民应该向过去三十年在深圳打拼过的所有“农民工”兄弟与“外来妹”姐妹发出最诚挚的问候与感谢!感谢那些为深圳今天的辉煌付出过血汗,现已经回到家乡的农民工们,真诚地邀请他们有空再来深圳看看!

  结语:深圳的“脊梁们”,也应该挺起他们的脊梁!

  生意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willow)

0
+1
0
+1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