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三株集团董事长吴炳新:传奇故事的创造者

三株集团董事长吴炳新:传奇故事的创造者

生意场 2011-08-31 08:18:41 来源:互联网

  1987年,吴炳新和儿子注册成立了淮南大陆公司代理销售“昂立1号”,也就是那时他开始认识到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是一块含金之地。1994年,吴炳新任总裁的山东三株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了。是年,推出名誉天下的“三株口服液”,当年销售额即突破1.25亿元,到1996年竟达到了惊人的80亿元。

  主持人:今天财富人生节目为大家请到了三株创始人--吴炳新先生。吴先生是五十岁才开始下海经商,在此之前他的个人经历是非常非常的丰富,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三株由零到80亿这个神话传奇令许多观众都觉得很好奇,下午我们就有请吴先生来为大家揭开这个传奇故事!

  吴炳新:九死一生在人的一生当中,在我们念书时都是一个形容词,表示磨难比较多。我的一生来说是一种实践。我真的死过九回,但是没死掉。我水上死过两回,在大海里死一回被救了。现在我如果能找到救我的人,我会感谢他,后来再也没碰上。煤矿上有几次大的事故,那时就一瞬间,什么都不知道了。轰的,铺天盖地,整个都塌下来了。

  主持人:您就完全给埋在里面了?

  吴炳新:跟我一起的人都跑出来了,有的快离开工作面了倒在那儿了。他没被石头打倒,而是被压挤被推倒的,有很多是压在石头缝里的,压在木头上的。

  主持人:您当初是埋在土里?

  吴炳新:我正好不该死。这也是说不清楚。当时来看,那木头都这么粗,这边一塌一倒,整个石头都捂下来,石头一倒,把木头推倒了一部分,上面是石头,有三根木头倒在那里,煤也堆下来。碎石头,大石头堆满了。我们两个人腿交叉在一块儿,也不知道怎么交叉在一块儿的。当时那阵子还不知道害怕,就轰的一下子压在那儿了,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如果再多跑一步也死了,少跑一步也死了。我们两个如果是分开跑,也死了。正巧我们俩拽着,也是无意识的抱在一块儿,我们俩人都没死。但是碎石头,煤在缝里挤过来,埋起来了,那石头都往下掉啊。

  主持人:您害怕吗?

  吴炳新:原来不知道害怕,这个时候害怕了。这家伙,咱们就在这个缝里,再下来一块大石头打塌了就完了。这时候我冷静下来,观察了一下,这顶上吭卡掉的是什么石头啊,在哪一块呀。我一看,冷静的一听,不是在我头顶,在远方,在上面,我观察我是在底下。这个地方任何的冒顶有个扇面,它是这样往下走的,我是在这根上,你再冒也冒不到我这来。我就心中有数了,这个时候就开始自救了,先把自己身上压的石头和煤往外扒。手都扒出血了,自救,扒出来俩人能动弹了,外面的人也听见喊叫。我先是自己能动弹了,后面下来的人去扒他们了。这时矿上也来人了,我还是自己扒,扒出来能动弹后。我说你别动他,他的腿不好,我先观察观察。我从石头缝里钻出来,就像耗子一样,钻出来再向那边望了望,哪个地方能出去,观察完了没有问题。我觉得找一个安全地带,可以跑出去。这时我们俩人再回去,再把他再拽出来。我说你别着急,听我的。这会儿你得老老实实听我的,最后我就拽着他,从这煤里慢慢地跑出去。

  主持人:像这种被埋在矿下靠自己自救出来的情况多吗?

  吴炳新:矿山上有,还有瓦斯爆炸,水淹了,但不是太多。像这种冒顶啊,能有一次这种稀罕事也少。

  主持人:您是不是自救出来以后,整个矿山多轰动了。

  吴炳新:都轰动了。这个事情,我还没出来就传开了,说是我死了。

  主持人:那么大的冒顶,后来查出您是生了病,家人一开始就知道是吗。

  吴炳新:那次是,查出来以后,当时认为是癌症不可救的。

  主持人:是肝癌吗?

  吴炳新:在包头确诊是肝癌,到了内蒙确定为原发性肝癌。到了北京以后,检查下来确定,肿瘤还不大,但有个动手术的问题。我当时有个想法,肝脏动手术我有点不放心。当时瘤还不大,我说能不能保守治疗,这是我的思想,后来又长鸡蛋那么大。就一年嘛。当时我自己又觉得着急了。

  主持人:当时四十七八岁。

  吴炳新:四十八岁,这次基本上我老伴、家人、朋友都认为我回不来了。我临走也都和朋友告别了,都打了招呼。现在还有个副总裁,原来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到他家去了。我说咱俩喝点酒,他说你还喝酒呀,我说咱俩再喝一次,死了是赚的,要不就喝不上了,就开了个玩笑。坐了坐,真喝了酒,我说我这次要走了,也许回来也许不回来。这次去也托了人找了手术技术最高的大夫,也得托人啊。这刀子怎么动,能不能不死啊,就是这样想,但是我自己在家里吃药,后来加速吃药了,各种药,有我自己从书上找的,民间的土方,各种各样的药就吃吧。住上院以后就在那儿,那医院里都是癌症啊,个个是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我说你们是不是天天愁眉苦脸,阎王爷就不要你们了,我说何必呢,我们活一天,要乐一天,我们怎么非得愁眉苦脸的。你愁眉苦脸,阎王爷照样请你,请得更快。我们乐呵一点面对死神,不要在乎这个事。

  主持人:刚才说您各种药都吃,这药是医生给你开的呢,还是偷着吃?

  吴炳新:医院没有什么好药。

  主持人:在那个年代,您一直没有开刀?

  吴炳新:准备开刀,大夫都请好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又检查发现瘤比原来小了。当时他们都觉得挺奇怪的,说再观察观察。我就挺高兴的,也不知是什么东西起的作用,乱七八糟都吃。后来一个礼拜检查一次。每次检查都小一些。

  主持人:最后小到什么程度呢?

  吴炳新:比这个还小了,就剩这么点,我就不理它了。后来再检查就没了。

  主持人:是不是就是自己偷偷吃了那么多的药,但也不知是哪一味药对症。

  吴炳新:我后来在研究癌症当中有两种思路。确实发现在癌症病人当中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有的人得了癌症并不知道,后来他自己慢慢康复了,这个非常少,十万人没有一个。另一种是相克,哪一种药起了作用了,可能是针对它起作用了。这两种因素是我自身的免役,特异性免疫。我身体的免疫好,把它治好了,还是我吃这么多杂药,以后一直是个迷。

  主持人:我知道九七年成都事件之后,您公开发表了您的十五大失误。

  吴炳新:这个没有,是有些记者在炒作。在九七年的工作会议上,我们总结了,象我们九四年产品上市,当年就完成了一点二五亿,九五年完成了二十三点五亿,到九六年完成八十个亿。这个成绩应该是肯定的,我们当时管理也非常好,但是同时我们也发现存在不少的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影响三株今后发展。

  主持人:您觉得在这些问题当中,最大的一个致命问题在哪里?

  吴炳新:如果现在回过头来,当时可以规避的问题是什么?当时来看,我觉得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三株在高速发展,干部开始骄傲起来,腐败现象非常严重,对执行制度,执行命令不彻底,这是最根本最要害的问题。当时我提出来,我们不能乐观,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主持人:您个人呢?

  吴炳新:我一直非常冷静,我用了个词叫如履薄冰。恰恰在大家膨胀、高兴、莺歌燕舞的时间,我说如履薄冰,危机就在眼前。高速公路开快车,前面非常好,可能出现一个石头就翻车。当时我提的非常严肃,我就专找问题,存在的问题、问题、问题,不要盲目高兴。

  主持人:我觉得,你说是失误。

  吴炳新:不是失误,失误我的从容所在,失误我的冷静所在,能把问题看得如此清楚,我要解决掉。我用了刮股疗毒,从我身上开始。我的产品质量绝对没有问题,不会出现死人,百分之百的不会,一千个保票我也敢打。因为我的东西很明确,我们已经销了将近四亿瓶了,一人喝四瓶还得一亿人喝呢?你想多大的量啊,都没有出事。而且科学试验各方面都非常好,无毒副作用,它的原料也不可能有毒。我当时很冷静。但我没想到这官司拖的时间这么长,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告一段落。我还有个没想到,就是在常德初审判决以后,我们接着就向湖南高院提出上诉,我们认为判的不公平。这个时间一但上诉,湖南高院受理了,常德法院的审判就无效了。那么一个无效的判决书,常德法院盖着红头章,它盖了多少份我数不清,寄到全国各个省市,寄到中央及各大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寄到香港、国外,这个我没想到。一个无效的判决书,按理说判决书给我一份,给被告一份就可以了,那你为什么搞了到处寄,这是知法犯法,是别有用心。

  主持人:您认为这个行为是针对企业的,是搞跨企业,但为什么要搞跨企业?

  吴炳新:我也搞不清楚,我不能再去追究说什么了。八瓶三株要了一条老汉的人命,这就形成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三株有多大的名声,多大的辐射面,它就能传到哪去。有的地方制作了45分钟的专题,就播送这个事情,传得特别快。

  主持人:您说九七年。

  吴炳新:这是九八年的事,对。

  主持人:九七年三株的销售额是近八十亿,那九八年呢?

  吴炳新:完了,一下子下来了。当时一下下到不到二十个亿。当时我们还有别的,就三株口服液惨了。当时还有复新康,还有生态酶,还有其它别的产业,但主要是三株口服液。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这件事情到现在的结果是,湖南高院重新立案。

  主持人:调查的结果是怎样?所谓喝了八瓶三株要了老汉命。  

  吴炳新:他买三株的发票是假的,他开的诊断书说喝三株过敏,这诊断书是假的,就是这个也没经过检查。这大夫也不是正规医院的大夫,这都是湖南高院取的证。你看就这么一堆假的,最后能判了我们一个败诉,炒作到全国。到了香港,要每个药店查封三株,一个药店不漏,整个香港查封三株。我都不理解,这一瞬间就像唐山地震一样,根本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就塌了。

  主持人:当时没有想到这件事,我想当时没有哪个人心里的压力会超过您。

  吴炳新:当时来看真是莫名其妙,说起来我心里也很清楚,这事说怪不怪,就是要搞跨三株。我觉得就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要整跨你三株。

  主持人:您觉得是来自哪儿的势力要整跨三株。

  吴炳新:这个事情我曾跟别人讲过,非常复杂。我打这场官司时,不管是那一级的领导,不管是哪一方面的,还是学术界等都说了一句话:老吴你冤枉了,但是打赢这场官司很难,你要有精神准备。这件事我刚才说非常复杂,但最终搞清楚了,是假的,冤枉了我们。但是再纠正这件事情告诉人们三株冤枉了,这件事是假的,可就传不开了,就慢了。我们尽管申诉以后,在北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济南、山东开,但是传得慢。哎,说笑话了,就在济南我的所在地,半年以后我们到了药店,到了医院以后,它还不知道三株胜诉呢。说你们怎么又拿三株,三株不是毒死人了吗。不要说远处了,就在济南市还这样,所以三株这次的直接损失,当年是四十个亿。你想一想,我们一个年轻的企业,自己发展的企业,这么年轻,一年损失四十个亿,这个数字有多大。不要说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就是宝钢这么大的企业,一年让它损失四十个亿,也是沉甸甸的数字。再说,间接损失多大,企业的名声遭到了破坏,恢复如此之难,这就是它元气的损失。

  主持人:元气的损失有多大?

  吴炳新:后来我们恢复的时间,调整的时间,难度都非常大。我夫人承受能力也非常大,她遇到这么大的事,没有责难我什么,也没多说什么。我告诉她说,没问题,你相信我,我会打赢这场官司。她说我相信,我老伴对我非常相信,她对我也非常佩服。她教育儿子,当有事情不理解的时候,你就听你爸的没错,他看问题看得远。我老伴对我很崇拜,她崇拜我的能力,崇拜我的见识,她对我的知识也是这样,所以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都是坚定不移支持我,没有怨言,从来没有怨言。她可能是同我相处了几十年,对我比较了解。我这个人从来在困难当中不软弱,而且不着急,非常冷静,非常沉稳,不发脾气,我爱我的家,爱我的妻子,也爱我的子女,我就没脾气可发了。说良心话,她很有能力,很有本事。但她找上我了,找上我这个人也想干事业,不敢说有能力有本事。在她眼里,我比她还强,两人不能并驾齐驱。我们俩要一块干,最后两人谁也干不成功。那么只能有一个让步,所以我老伴就提出来,她给我让步,她辅佐我,所以家务、所有的事情,她都担负起来。对我的关照,吃穿,儿女的教育,她都担负着,给我腾出时间学习、干事业。所以如果说我能做点事,我能学习、取得多少知识,她是有功劳的。我给她题几句话当中就写到这一段,很感谢她。

  主持人:你有没有反省过三株为什么会这么脆弱?一个消费的纠纷案就把它彻底给击跨了?

  吴炳新:我们有很多同志提出来,难道说就这么个官司,可以让你三株损失四十个亿,搞跨吗?有人提出来,是不是你自己内部的管理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主要是这个问题纠纷,内部是不是有不足,有管理问题,我用一个数字可以告诉你。我当时的管理水平,资金周转速度,最快是23天,就从我工厂、济南生产出产品到市场、农村卖完了,把钱再回来,23天周转一圈。

  主持人:这个数字反映了什么呢?

  吴炳新:反映了管理水平,我们的资金、货款都没有流失,而且这么大的规模、这么松散的摊子,我们确实还是有点办法的,我觉得这点还值得骄傲。常德事件的出现,因为在一定的历史阶段,三株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冒得太快了、也冒得太高了,这样来看,引起了多方面的关注,最后出现了这种情况,也是历史阶段的产物吧。我们应该站得更高一些,看得更广一些来认识问题,就容易看清,也不会就因为此事而怎样怎样、如何如何。所以我对这个事情,从一开始到最后非常平静。你刚才问了一件事情,你当时的心态。当时我就一个心态,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是我心里面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这场官司我一定打赢,损失我知道是了不得的。但我又想,这个损失是损失谁的,表面上看是损失的三株,损失的吴炳新,但实质不是。

  主持人:您认为是什么?

  吴炳新:是国家受损失,我们民族受损失,党的事业受损失。你想想,我一年交那么多的税,我现在交不了了,我那么多的员工都下岗回家,最后法院终审是到了九九年。

  主持人:九九年几月呢?

  吴炳新:3月25号给我们下了判决书,我们这时间正好在北京,判决书下达了,他们传真给我。正好那天北京下雪。

  主持人:你们拿到法院终审的时候,当时心里怎么想?

  吴炳新:很激动,非常激动。当时我想,这场官司能够打赢,一个是感谢党中央,实实在在的非常感谢党中央,党中央对我们的事情也非常关心。另外也感谢司法反腐败,我们是赶上这个点了。如果这场官司打不赢,三株就不存在了。我们实际这几年,搞八十个亿,七十个亿很累,非常累。打赢这场官司,我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这场官司赢了以后,我又转入内部调整,原来想的比较简单,就是说,我一开新闻发布会,大伙一吵吵,三株冤枉了,整个就又恢复名誉了,这样反复炒作,可能变成好事了,这样一个思维方式。这是我的错误,我这个思维错了。

  主持人:但炒作的结果不对。

  吴炳新:我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所以说要进一步完善整顿,就是加强内部的结构调整,就是缩小摊子。原来我们是五大产业,保健品、中药、西药、还有化妆品、生态酶是我们的。你不知道,最早是三株生态酶,后来常德事件以后,挂三株就倒霉,只要牵涉三株两字都倒霉,最后这个品牌就不再挂三株了,砍掉了两个产业,含着眼泪砍掉啊。农业科技有自己的专利,有自己的产品,有自己的生产基地,非常现代化的,有自己的一套网络,全部下马,关闭。多大的决心啊。当时还有饮料产业,娃哈哈不是搞饮料吗?我们原来也有自己的专利饮料,也是现代化的生产线,砍掉、下马、停。医疗器械都停了。就保留三个,一个是药品,中药西药这块三个厂,一个就是保健品,功能性食品,一个化妆品,留这三个产业,这是大的产业结构调整。第二,管理体制进行调整,原来那个管理体制,也是现代企业化管理。我们是经理支配企业,不是家族式管理,我们没有一个家族成员担任高级领导的,我儿子另外再干一摊去,都不在一块。

  主持人:您在2000年的时候,聘请了张强作为总经理。

  吴炳新:是01年。

  主持人:您当时有一个叫吴氏家规,就是吴氏子孙以后不会再当总经理。

  吴炳新:是的,有这么个事情。

  主持人:你这个家族成员,有没有聪明人,应该说也有,但他的聪明或者能力与社会相比,可能社会可选择的范围更大,优秀人才更多,更能给企业推动。

  吴炳新:对,这样更能保证。这资产还是你的,你可以当董事长嘛,监事会的监事。经营权你交给别人,让别人给你挣钱还不好吗,别人挣的钱别人也分,你也分,归根结底推动了国家发展。第三是分配制度调整,我们是实行双赢三得利。就是资产的分配制度。我们把企业的领导集团,领导人的能力作为资本,这个也不是我们的发明创造,像科学家研究了科研成果,可以拿这个成果作为股份入股。领导的管理能力,我们说他可以参与企业分红,我们拿出多少给领导班子分红呢?拿出纯利润的20%,可分配利润。企业挣的钱,我是股东,那么我分八十可分配利润,那么你是经营者,你分20%,但你没出一分钱的本钱,你就是经营的本事。另一方面,对底下的员工,我们在基层的子公司,实行全额让利。为什么呢?因为底下的利润是在上面的控制幅度之内,这样更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这样我想,调整到位以后,咱就是干了市场上具体的战略战术,就根据不同的情况制定不同的策略不同的战术。

  主持人:我们在采访过程当中与您的职工有接触,大家对三株这个品牌都特别有感情,寄希望于三株在您的带领下,重新复出重新开始。您考虑过这个问题吗,有没有给自己制定一个时间表?

  吴炳新:我们把2001年定位为扬帆出海年,不能老检修船啊,该下海去探索打点鱼了吧,所以去年我们出海,在新的环境新的条件下,又遇上好天气,如江总书记“七一讲话”,整个形势,我说这叫做又迎来了春天。我们又总结出了在新的历史阶段,新的环境下,新的市场竞争下,怎样去发展,总结出了一套完整的市场营销、管理各个方面的东西,我不敢叫经验,叫一点点东西比较好吧。今年我们定为快速发展年,进入快车道,加速发展。就我而言,松了一口气。

  主持人:中国有句老话,叫成者为王败者寇。应该说您经历过巨大的成功,也面对过巨大的失败,您今天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吴炳新:我觉得我没有失败,不要简单说失败,叫挫折比较好。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挫折,都有可以总结的丰富教训和经验。这样去看问题,你就会很冷静。人做成一件事较容易,但在过程当中,遇到困难低潮这常有,但能从挫折当中汲取走向高潮的经验,又能汲取走向低潮的不足,这两个结合是一个完整的一段,非常有价值的一个经验。如果结合这个经验再能从困难中走出来,我看值得总结才更有意义,这才是人生完整的一笔。我是这么看问题。如果没有挫折,就不是完整的人生,没有法写完整人生的书。

  主持人:谢谢吴先生接受我们财富人生的专访。我们敬重象您这样百折不挠的企业家,我们也祝愿您身体健康,带领您的三株走向新的辉煌。

1
+1
0
+1
文章关键字: 成功故事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