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财富榜 > 辽宁首富周福仁:不改生产队长本色

辽宁首富周福仁:不改生产队长本色

生意场 2010-03-26 05:15:55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周福仁:西洋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连续7年跻身百富榜,在今年的胡润百富榜当中,他以62亿元的资产坐上第24把交椅,为辽宁富豪之首,而由周福仁带领的西洋集团,2005年实现销售收入突破100亿元。

  1957年8月28日生于辽宁;

  1976年1月—1984年1月任英落公社后印大队村民委员会副主任兼后印村第十一村民小组组长;

  1984年1月—1988年7月任英落建材厂厂长;

  1988年7月—2001年8月任西洋耐火材料公司总经理;

  1996年1月至今任西洋村党委书记;

  2001年9月至今任西洋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2003年1月23日当选十届全国人大代表。

  不改生产队长本色

  一如4年前接受记者采访的一样,他没有一副亿万富翁的派头,长相朴实,个子不高,黑红色面庞,一口的东北口音。周福仁,这个30年前辽宁海城英落镇的一个生产队长,如今已成为辽宁首富,但模样与生活方式,似乎还是当年的生产队长。

  记者眼前这位拥有62亿资产的老板,临出门时嘱咐员工:在家里煮好大米粥,准备好咸菜,他晚上回来会吃。

  我们的采访地点,不是在什么咖啡厅,或者是豪华宾馆,而是选择位于亚运村汇源公寓的一个普通居民楼里,这里是西洋集团设在北京的办事处,也是周福仁每次来京落脚的地方。

  他周围的人说,已经“腰缠万贯”的周福仁至今还是把家安在西洋村,与父老乡亲为邻,有时间的时候,他还是会上村民家串串门,拉拉家常。

  就是这样一个“农民”,似乎仅仅凭着自己被人称之为“计算机”的商业头脑,就能够白手起家,从大山里走出,以30年为跨度,带领西洋集团实现年销售收入100亿元,实现净利润10亿多元。而他本人的资产,也从去年的20多亿元一下子飙升至62亿元,成为今年富豪榜当中的一匹黑马。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辽宁首富英雄莫问出处

  一年一度的胡润百富榜几乎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在今年的胡润百富榜中,除了一位拥有270亿资产而夺得中国首富之称的女富豪张茵成为最大的黑马之外,一直稳坐辽宁首富宝座的大连实德徐明意外落榜也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尤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取而代之的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企业家周福仁。虽然周福仁已经是连续第7年进入榜单,但唯有这一次才真正受到市场的关注。原因就是他将已经连续坐了辽宁首富宝座多年的徐明拉下马。

  借助周福仁12月2日来北京参加中国管理100年会暨“双十”推选颁奖典礼的机会,记者在西洋集团北京办事处采访了他。周福仁一下飞机就风尘仆仆地赶到西洋集团北京办事处,即便是这样,还是比我们预定的时间晚了将近一个小时。为了表示歉意,周福仁打趣地说,“开飞机的人迷了路,因此在天上多绕了一圈。”

  一如4年前曾采访他的时候一样。老乡的身份再加上周福仁本就极具亲和力的平民本色使得采访在很轻松的气氛下进行。谈到首次问鼎辽宁首富的头把交椅,以及刚刚入围了2006年十位聚人气企业家之列后的切身感受,周福仁直言,入围前后无论是生活还是其他方面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企业还要继续做下去。辽宁首富不过是外界对他财富的一个判定,企业并不能因此而停顿下来。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依旧。

  根据西洋集团网站上的统计显示,2005年,在周福仁的带领下,集团实现销售收入高达100亿元,实现净利润10亿元,缴税4亿元,其中,仅在鞍山就上缴税金2.1亿元,成为海城历史上第一个突破缴税过亿元大关的企业。这些成绩的取得全要归功于西洋的两大产业——复合肥和镁砂。西洋集团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复合肥生产企业,年产复合肥135万吨。中国最大的镁质耐火材料生产基地也非西洋集团莫属,年产九大类系列镁制品200多万吨,其中,中档镁砂和高纯镁砂的产量均居世界首位。集团拥有综合贸易进出口权,产品畅销欧、亚、美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对这些成绩,周福仁向记者直言,“虽然西洋集团在两大产业上均在市场站稳了脚跟,但是,人总不能停留在已有的成绩上,而是要不断地创新,来满足西洋集团的下一步发展。”据了解,始终让他难以割舍的还是对钢铁行业的热爱。

  钢铁情怀不改变

  从周福仁每一步不断追求的轨迹中,使我们联想到这样一句广告语: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事实上,周福仁进军钢铁的决心并非心血来潮,而是历经了差不多30年时间的漫长等待。并且在近30年的时间里先后3次向钢铁行业发起进攻。而且都进行了不同规模的投资。

  早在1983年,周福仁对钢铁行业最初的兴趣仅仅是来自于一句话:“钢铁行业是工业的粮食,是国民经济发展中的一个大行业。”既然农民以粮食为主,那工业肯定与钢铁息息相关了。抱着这样的心态,周福仁当时就投资了一个半吨的小电炉。“经过了不到一年时间的生产,由于没有竞争力,再加上产量根本上不去,所以就停产了。

  说起这一段,周福仁并没有因为失败而放弃对钢铁行业的热情。反而从这一次的失败中悟出了一个道理,就是钢铁行业一定要做大做强,小打小闹根本就不行。因此,在资本积累了近10年之后。周福仁在1993年将目光瞄准了海城的钢铁厂并进行了投资,建立了一个4吨规模的转炉。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转炉建完即将投入生产的关头,全球的钢铁价格走低。当时周福仁判断,在今后一定的时期内不会出现好转。为了避免损失更大,周福仁紧急“刹车”。这一次算是摔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跟头。但同样没有打消他对钢铁的执着。

  难怪当时有很多西洋的老员工都忍不住劝他放弃,还是把西洋已有的两大产业做大做强算了,没必要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偏偏周福仁是个不信邪的人,他当时就说,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重新开始。在随后接近10年的时间里,周福仁始终在等待时机。终于在2002年让他等到一个可以卷土重来的机会。他兼并了海城和沈阳钢铁厂,正好也赶上国内钢材价格上涨、市场前景看好的大背景。周福仁终于圆了他的钢铁梦。如今的西洋集团已经收购了4家小型钢厂。今年6月,周福仁还与重钢宣布共同投资30亿元上马热轧板生产线。该项目年产量200万吨。

  作为进入钢铁行业的小字辈,周福仁凭借着一股子恒心和毅力用了不足4年的时间,就赢得了“民营钢铁大王”的美誉。难怪周福仁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也放出狂话,不出5年的时间,钢铁行业就会以民营企业唱主角。这样的狂话想必会遭到一些大型国有钢铁企业同行的口诛笔伐。但是,周福仁全然不顾。

  资本市场探深浅

  周福仁始终认为,现在他作为西洋集团的领头羊,只需要对企业负责,对企业下属的两万多名员工负责,一旦上市,将要对全体的股东负责,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之前有太多的前车之鉴,如科龙的顾雏军、德隆的唐氏兄弟、鸿仪系、飞天系等先后在资本市场的折翼,让他觉得除非时机成熟,否则不会急于把西洋集团带进资本市场。

  因此,周福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重复着他的“三不”原则。即不上市、不开辟陌生行业、不让其他企业控股西洋产业公司。但实际上,周福仁与资本市场的渊源还要追溯到2002年。

  4年前,西洋集团要到纽约市场上市的消息被炒作得沸沸扬扬。当时,周福仁率领大队人马连同保荐人的代表在北京特意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宣布了中国最大的复合肥企业即将登陆纽约交易所的消息。记者当时也因为此事有了第一次采访他的机会。用周福仁自己的话说:“上市的事情在当时确实搞得很热乎。但随后由于公司的股权结构等一系列问题最后作罢。”然而,按照周福仁一贯的性格,想要做一件事的决心不会因为遇到困难而放弃。事实也确实如此。

  对此,周福仁有他自己的理解。他说,我虽然没有走到资本运作当中来,可是并不代表未来一定不进入,只是暂时不考虑公司的整体上市。但是,西洋集团子公司的分拆上市目前正在进行之中。据周福仁介绍,今年2月,国际金融巨头汇丰银行大财团看中了西洋集团的发展潜力,因此与西洋集团旗下的公司——贵州西洋牵手,斥资5000万美元收购了贵州西洋25%的股份。而按照汇丰方面的部署,将把贵州西洋拿到香港上市,预计上市募集的金额将达到25亿元左右。至此,周福仁将正式奔赴资本市场。

  4年目标世界500强

  从最初创业的时候开始开采镁矿、烧镁砂,短短两年之后,他就被列入身价100万元的富人之列。直至90年代开始进入复合肥领域,1997年周福仁投资3亿元资金兴建辽宁西洋特肥股份公司,仅用了5年时间,“西洋特肥”就覆盖了国内市场15%的市场份额,人称中国肥业一匹黑马。2000年周福仁将目光锁定中国的磷矿资源,投资9亿元建设贵州西洋肥业有限公司,年产高浓度专用系列复合肥100万吨,复合肥20万吨,一举成为中国复合肥生产骨干企业。

  从小到大,从无到有,从西洋集团的历史上来看,西洋集团从镁砂,到复合肥,再到钢铁行业,每一次的转型都恰到好处。周福仁认为这主要是他自己对市场判断得比较准确。他说,他所涉及的领域基本都是常规项目,不熟悉的领域他基本不做。

  目前已经先后在镁砂和复合肥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周福仁又给自己制定了下一个目标,那就是全力进军钢铁,力争在2010年前把西洋集团带进世界500强之列。他也因此在填写京华人·财·榜问卷时,对于他本人会在什么情况下退休的问题很肯定地作出回答,不把西洋集团带进世界500强,他就不会退休。他给自己的解释是:“任务没完成,我不能当逃兵啊。”

  早在今年的9月,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联合公布了2006中国企业500强的名单。西洋集团入选2006中国企业500强,列第317位。刚刚进入中国500强的西洋集团如今又要向世界500强发起冲刺,谈何容易?面对记者的疑问,周福仁却很是不以为然。他说对自己很有信心,西洋集团目前每年的销售收入在以60%的速度递增。如果这样发展下去,4年之后不是没有可能。

  两架马车拉出创业坦途

  据一位同样来自于海城的报社同仁透露,周福仁在当地是几乎家喻户晓的人物。人人都知道有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人白手起家,创办了令人刮目的全国百强的大型企业——西洋集团。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辽宁首富,一个穷乡僻壤的村队长成为中国肥业巨人,不得不让人为周福仁所创造的奇迹折服。

  1957年,周福仁生于辽宁省海城市西洋村,这是个位于辽宁省海城市西南方向20多公里的小山村,他家里有兄弟姊妹五个。在周福仁13岁那年,父亲撇下母亲和他们兄弟姊妹五个,早早地走了。父亲的离去,使得本就艰辛的日子更是度日如年。

  周福仁说他记得最清楚的是,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他作为家里的长子,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每天早晨要打上一担柴才能上学,放学回家也要割草喂猪。即便是这样,家里的几口人还是过着三餐不继的生活,多数的情况下要靠亲戚的救济,才能勉强维持生计。

  靠别人的救济,就难免要看别人的脸色,偏偏周福仁从小就是个倔强的孩子,非常爱面子。据说,当时为了能不看别人的脸色,他不惜拒绝接受亲戚的帮助。这样的日子过了差不多五六年之后才有所改变,这成为埋在周福仁童年生活当中最大的阴影。

  周福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毫不避讳地承认,他小时候想得最多的问题,不单单是如何能够解决吃饱穿暖的问题,而是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很多钱,因为他觉得,没有钱就得不到别人起码的尊重,没有钱就更谈不上有任何社会地位。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当时就向妈妈保证,长大以后一定让家里人过上富裕的日子。

  白手起家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用在周福仁的身上再合适不过。

  二十出头的周福仁已经显现出了不同于常人的领导才能。他不仅是家里人的主心骨,村里有个什么大事小情,村里人也都会听取他的意见。当时村里30岁左右的男人基本都轮流当了一次生产队长,但没有一个人能够稳坐“钓鱼台”,原因很简单,这些人终究没能让村里人摆脱穷困潦倒的生活。

  不得已之下,当时只有20岁的毛头小子周福仁,在大家的期盼下走马上任了。据说,这在他们村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因为多数人对于一个刚满20岁的毛头小伙子能否担此重任,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据周福仁回忆,他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村里人交代清楚,既然选他做生产队长,就一定要给予他充分的信任。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周福仁说一不二的性格开始显露出来。用周福仁自己的话说,“就是不这样不行,因为整个村子70余户人的温饱,全都寄希望于他一个人的身上。因此,作出什么决定的时候,不容许他瞻前顾后的。”他说原来的几任生产队长,就是做什么事情总是犹豫不决,所以最后什么事情都没干成。

  在得到了村里人的充分信任之后,周福仁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开始根据村里当时的现状来制定计划。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困难是可想而知的。村里仅有的两辆马车和两辆牛车都被周福仁派上了用场,在农闲的时候,他就召集一些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去外村拉脚。就这样,一年的时间下来,村里的人均收入从原来的60多元一下子翻了番,涨到120多元,周福仁也因此在村里树立了威望。

  如果周福仁就这么带领乡亲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干下去,虽然不会让乡亲们大富大贵,但起码也能温饱不愁,但偏偏周福仁是个不安于现状的人。

  对于这一点,周福仁自己也承认,他说自己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否则企业也不会做到今日的规模。也正是凭借着这种不安分的心,周福仁在基本解决了村里人的吃饱穿暖问题之后,又开始计划下一个目标。

  首战告捷

  村里原来的马车牛车,很快换成了汽车。有了更先进的交通工具后,周福仁就开始带领十几个人,到辽河油田去烧“苦头瓦”赚钱。“苦头瓦”就是提炼油田的落地油,这绝对是又脏又累的苦差事,但周福仁还是熬了近三年的时间。也正是这三年的时间,周福仁积攒下了第一笔资金,而此时的西洋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贫穷落后的村子,在周福仁的带领下,西洋村人均收入超过3000元,一跃成为辽宁省第一个人均收入超千元的村组。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人均收入达到3000元,绝对不算是个小数目,昔日贫穷的小山沟,变成了东北最富的“关东第一村”。

  从最初的干农活、拉脚,到烧“苦头瓦”……用周福仁的话说,基本都是“小打小闹”。他当时心里清楚得很,这样做下去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大出息。基于这样的考虑,脑袋开窍后的他当即拍板决定,要利用自己所处地区的地域优势来做点什么,于是就连同村里人搞起了耐火材料,没想到,竟然一发不可收。

  周福仁身处的辽宁海城,具有独一无二的资源优势——当地的菱镁矿不但储量大(根据统计,海城菱镁矿储量占全世界总储量的近70%),而且也是全球最优质的,国际市场对产自那里的镁砂需求与日俱增。据说,当时在海城开镁矿、烧镁砂的有上百家,很多人都因此发了家。

  跟别人相比,周福仁不过是后来者,没有人认为周福仁能干出什么名堂来。在起步阶段,周福仁和别人一样,做不能出口的低档镁砂,也赚了些钱。但是,心比天大的周福仁怎能满足于此,后来他选定做出口的中档镁砂。就这样,没过多久,全村家家户户都用自己家门口的菱镁矿烧成的镁砂,建起了石棉瓦的新房。

  基于市场广阔,周福仁出面承包了大队的两座窑,开始自己烧镁砂卖,从此也开始了周福仁人生中第一次简单却又完整的产业链运作。为了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客户,周福仁做事果断的个性再次显露出来,竟然一口气建了七座窑。也正因为他的大胆,使得他自己厂子烧的镁砂远近闻名,不仅在东北地区,甚至浙江、四川、福建等地的石棉瓦厂用的全是他的镁砂。1982年,他在广州租了个仓库,成立了销售分部,同年又将生意做到了贵阳,成立了生产分厂。

  不到两年的时间,周福仁就做到了全国最大的镁砂供应商。周福仁不无炫耀地告诉记者:“那架势,收都收不住。”

  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周福仁积累的资本已超过100万元。周福仁的大胆和气魄,很快就让他成为当地的明星,年仅30岁的周福仁首次当选为辽宁省人大代表。

  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创业之路就一路绿灯,顺风顺水了。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市场不相信眼泪,只钟情进取”成为周福仁每次给员工讲话时必说的。

  相马“伯乐”

  也许是自己有着独特的创业经历,使得周福仁的身上具有着诸多民营企业家身上都有的一种特质——那就是虽然出身贫寒,但是却渴望成功,喜欢大权独揽,甚至有些独断专行,基本不在乎外人对自己的评价。用周福仁自己的话说,他跟公司高层之间,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而是下级必须服从上级。

  周福仁承认,在西洋集团内部,多数时候都不很民主,因为大家基本都在以他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他拍板的事情基本没人能改变。他说,“这样没什么不好,如果是对的就要服从”。

  原本以为员工对于他这种坚决不在公司内部搞民主的执拗会有所抱怨,但是,几位跟随周福仁多年的部下在私底下面对询问时告诉记者,“生活中的周福仁是个毫无性格可言的人,从不斤斤计较。但在工作过程中,如果员工没有理解他的意图,他凶起来也蛮吓人的。不过,周总是伯乐,我们都是千里马”。他们说,周福仁总是能把每个员工的潜力发挥到最佳。

  周福仁就是这样一个时而专横甚至还有些跋扈,时而又不拘小节,笑容可掬,不时还来点小幽默的性情中人。已经五十几岁了的人了,说起当年全村三四十个适龄光棍因为穷而找不到对象,不得不愁眉苦脸地满街晃荡,而他自己却因为具有聪明才智交上了女朋友,整天意气风发的往事,还是会有点小得意。

  自己的企业发展得顺风顺水了,农民出身的周福仁并没有忘本。多年以来,他始终坚持做慈善。在2006年胡润发布的中国慈善家排行榜中,周福仁排名第49位,向社会捐赠的资金总额已经达到1510万元。

1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