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奢侈巨头PPR皮诺的法国式财富传奇故事

奢侈巨头PPR皮诺的法国式财富传奇故事

生意场 2010-02-07 04:19:44 来源:金卡生活

  (生意场讯)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皮诺是个花大钱买失败的冤大头。有人说像PPR这样一个原本经营木材交易、廉价家具、图书销售这样与奢侈品行业风马牛不相及的集团要吞下Gucci,不过是为了与LVHM分庭抗礼。事实上,和当初阿尔诺买下LV与Dior时的状况不同,LV与Dior彼时的业绩都极其低靡;而皮诺打算拿下Gucci之时,Tom Ford正把Gucci搞得有声有色。没有了Tom Ford的Gucci是否能与LV抗衡,这对于皮诺来说的确是一个莫大的考验。其实当时Gucci的业绩已经出现了下滑,包括财经分析师与其它竞争品牌,都预期Gucci迟早会跨台。

  为了再造Gucci的品牌形象并找回其获利能力,皮诺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延揽异业人才。他找来之前任职于联合利华的高级主管罗伯特·波雷(Robert Polet)来担任Gucci的执行长。虽然波雷之前完全没有奢侈品行业的经验,但皮诺看准他在联合利华“转亏为盈”的能力。后者上任后三管齐下,大兴营销研究、加速新品推出并加强广告放送,从而刺激Gucci的成长。而在设计方面,皮诺则力求改变以设计师主导的局面,大胆启用“无名小卒”,甚至向Zara等二线品牌取经,加入年轻、时尚、个性的新元素。得益于全球奢侈品行业突飞猛进的大环境,Gucci从倒退边缘绝处逢生,第二年(2005年)营业额就达到18亿欧元,增长了18%,稳超竞争对手LV10%的增长业绩。而值得皮诺自豪的是,Gucci虽只占PPR集团营业额的10%,却占获利的45%,高达4.85亿欧元。

  葛拉西宫的新主人

  为了让自己收藏的2000多件艺术品与公众见面,皮诺买下威尼斯著名的葛拉西宫99年的使用权,并请安藤忠雄将其改造成私人博物馆,震惊了整个国际艺术界。

  近年来,皮诺已经逐渐从公司的具体事务中脱身,交给儿子亨利·皮诺(Francois-Henri Pinault)去打理,而他开始把更多注意力花在自己的爱好上——艺术品收藏。皮诺在三十多年前就开始收藏,他第一次买的作品是保罗·塞鲁西叶的画,之后他逐渐将兴趣集中在现当代艺术方面,至今藏品已经有2000多件,包括毕加索、米罗、蒙德里安、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和达明·赫斯特的重要作品,涵盖了欧美主要的艺术流派。艺术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总结自己的收藏经验,他认为收藏需要热情、耐心和毅力,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去选择作品。他特别推崇美国的极简主义艺术,因此购买了这个流派的几乎所有重要艺术家的代表作。不过这也不影响他对其他风格作品的收藏,比如杰夫·昆斯、村上隆这样当红的艺术家的作品。之前这些作品保存在库房中,从未公开展出,很少有人见过这些可以和任何当代艺术馆媲美的收藏品。

  在20世纪末,皮诺有了建立私人博物馆的打算,他希望和公众进行交流。2000年他与巴黎市以及雷诺汽车厂达成协议,将利用塞纳河上的西甘岛(lle Seguin)的一座雷诺汽车厂旧址修建30000平方米的博物馆,那里距离巴黎市区3英里。建筑大师安藤忠雄设计的形如“水上宇宙飞船”的博物馆如果建成,几乎和蓬皮杜中心一样大。不料这个时候巴黎市府改变规划,决定要在岛上发展科技城,皮诺不得不掷下2000万欧元再作开发规划,之后还遭到环保团体掣肘,迟迟无法获得土地使用权。自称“5年来学着要对行政程序有无比耐心”的皮诺,在2005年4月宣布放弃在巴黎建立博物馆的计划,转向威尼斯大运河边的葛拉西宫(Palazzo Grassi),一时间震动法国艺术圈。有传言说皮诺是在巨大的花费面前退缩了,皮诺则宣称是当地政府的拖拉作风和低效率摧毁了他的耐心。

  不管造成僵局的原因怎样,无论法国人如何议论,威尼斯人以罕见的高效率欢迎了皮诺。葛拉西宫原属于威尼斯望族葛拉西家族的官邸,由18世纪中期的古典建筑大师马萨里(Giorgio Massari)设计,至今已经有234年历史,陆续在歌剧歌手、画家、商人之间转手,也零星办过一些艺术展览。2004年,皮诺从葛拉西宫当时的经营方威尼斯赌场那里买下了80%的股份,并和威尼斯市政府持有的一家公司共同经营葛拉西宫。他邀请曾经担任法国文化部长的让-雅克·阿亚贡(Jean-Jacques Aillagon)担任馆长,打算今后将推出重要的当代艺术和古代文明的大型展览。

  对于皮诺的2000多件藏品来说,葛拉西宫仅有的5000平方米的面积实在微不足道。根据他与威尼斯市政府达成的交易,买下著名的葛拉西宫99年的使用权,又花2900万欧元将展区扩大一倍,让它可以更好地展示当代艺术作品。负责整修的仍然是安藤忠雄,他给博物馆架设了白色的天花板,让光线的进入更为均匀,在各个展厅之间则含蓄地使用白色,突出展品本身而不是设计师。2006年4月,皮诺在重新开馆的葛拉西宫举办了第一个展览——“我们要去哪·”,震惊整个艺术界。虽然200件展品只占了皮诺个人收藏的十分之一,但却几乎涵盖了所有当代重要艺术家的代表作,堪称是对当代艺术史的一次奇妙的游历。

  有趣的是,皮诺永恒的对手——贝尔纳·阿尔诺在艺术方面也在和他较劲。当皮诺败走巴黎以后,阿尔诺则协同法国文化部长及巴黎市长,共同宣布将成立路易威登艺术基金会暨博物馆,并已经邀请著名建筑师佛兰克·盖瑞(Frank Gehry)在巴黎的布洛涅公园内设计展馆。不过对阿尔诺来说,短期内要撼动皮诺在艺术界的地位还是没那么容易的。

  图注:

  1、皮诺的好眼光其实远不仅限于商业,曾经在军队服役的他热心政治运动,他支持的德斯坦于1974年在竞选中获得成功,就任法国总统;而早在1981年希拉克还是巴黎市长时,皮诺就预见到总有一天他会成为法兰西的灵魂人物。

  2、PPR集团在收购Gucci之后,又于2007年收购了德国彪马公司62.1%的股份,并实现业绩的大幅增长。而声名显赫的春天百货公司却变成了PPR集团最不赚钱的一块业务,在大众超市和奢侈品专卖店的夹击下,百货公司位置尴尬,在2005年PPR集团178亿欧元的总营业额中其营业额仅占7.52亿欧元。皮诺和现在担任公司主席的儿子果断地调整战略,在2006年把旗下17家百货公司作价10.75亿欧元售给意大利文艺复兴百货公司,并把一些非核心产业转让出去,进而把更多的工作重点放在奢侈品领域,尤其是Gucci上面。

  如果仅以财富论英雄,阿尔诺是当仁不让的赢家,其255亿美元的身家足足比皮诺高出一半;但在另一个领域——艺术界,皮诺则比阿尔诺胜出很多。皮诺可以说是全世界最慷慨的艺术收藏家,拥有的艺术品超过2000件,有自己名下的基金会,而其持股的佳士得拍卖行更是全球拍卖巨头,深刻影响着全球的奢侈品及高端艺术品市场的走向。因此,人们经常可以在各种报刊的收藏家排名、艺术影响力榜单的最前列看到皮诺的名字。而就在全球权威艺术杂志《艺术评论》不久前揭晓的“全球当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100人”中,皮诺也再次蝉联冠军位置。

  Gucci争夺战

  皮诺商业生涯最精彩的一次胜利,当然要属他和贝尔纳·阿尔诺联袂主演了激烈的Gucci争夺战。走过一段漫长的戏剧性经历,皮诺终于建立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奢侈品帝国。

  今年71岁的弗朗索瓦·皮诺和法国传统的富豪一样,很少接受报章电视的采访,因此显得相当神秘。从有限的媒体报道来追踪他的人生轨迹,皮诺确实有商业天分。这个锯木厂老板的儿子高中辍学就开始经商,他的第一任妻子就是父亲交好的供应商的女儿,在岳父的大力支持下他开办了自己的贸易公司,淘来第一桶金。之后他通过收购与抛售的操作不断获利,逐渐收购或控制了多个公司,涉及木材交易、廉价家具、图书销售公司等各个方面。1992年,皮诺买下春天百货公司(Printemps),从而迎来了事业的高潮。经过十余年的精心耕耘,让它牢牢占据了法国奢侈品零售商的头牌位置,其有百年历史的巴黎哈斯曼大街旗舰店更已成为时尚工业的象征,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

  迄今为止,皮诺商业生涯最精彩的一次胜利,当然要属他和贝尔纳·阿尔诺联袂主演了激烈的Gucci争夺战。1999年,阿尔诺的LVMH集团试图收购Gucci这个意大利家族品牌,几经周折没有达成一致。Gucci集团转而找PPR集团入股。也许,正是阿尔诺本人的成功刺激了皮诺的雄心,阿尔诺早先在LV与Dior业绩低靡时廉价买下两者,待到市场复兴时大发其财。对高端奢侈品市场觊觎已久的皮诺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两方就此展开了一场Gucci争夺战,甚至为此还对簿公堂。他们的竞争也让Gucci的售价直线上升,最后皮诺付出88亿美元的高价才成为这一品牌集团的大股东,他为此甚至不得不卖掉下属公司来筹钱。不过就在PPR和Gucci签约的次日就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事件,让他正式入主Gucci的事一拖就是3年。戏剧性的是,他进入的第一个动作竟然是和之前带领Gucci走出困境的设计师汤姆·福特(Tom Ford)、首席执行长戴索雷(Domenico De Sole)闹翻,没有获得独立经营权的两人只好黯然离去,制造了2004年时尚圈的最大新闻。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皮诺是个花大钱买失败的冤大头。有人说像PPR这样一个原本经营木材交易、廉价家具、图书销售这样与奢侈品行业风马牛不相及的集团要吞下Gucci,不过是为了与LVHM分庭抗礼。事实上,和当初阿尔诺买下LV与Dior时的状况不同,LV与Dior彼时的业绩都极其低靡;而皮诺打算拿下Gucci之时,Tom Ford正把Gucci搞得有声有色。没有了Tom Ford的Gucci是否能与LV抗衡,这对于皮诺来说的确是一个莫大的考验。其实当时Gucci的业绩已经出现了下滑,包括财经分析师与其它竞争品牌,都预期Gucci迟早会跨台。

  为了再造Gucci的品牌形象并找回其获利能力,皮诺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延揽异业人才。他找来之前任职于联合利华的高级主管罗伯特·波雷(Robert Polet)来担任Gucci的执行长。虽然波雷之前完全没有奢侈品行业的经验,但皮诺看准他在联合利华“转亏为盈”的能力。后者上任后三管齐下,大兴营销研究、加速新品推出并加强广告放送,从而刺激Gucci的成长。而在设计方面,皮诺则力求改变以设计师主导的局面,大胆启用“无名小卒”,甚至向Zara等二线品牌取经,加入年轻、时尚、个性的新元素。得益于全球奢侈品行业突飞猛进的大环境,Gucci从倒退边缘绝处逢生,第二年(2005年)营业额就达到18亿欧元,增长了18%,稳超竞争对手LV10%的增长业绩。而值得皮诺自豪的是,Gucci虽只占PPR集团营业额的10%,却占获利的45%,高达4.85亿欧元。

  葛拉西宫的新主人

  为了让自己收藏的2000多件艺术品与公众见面,皮诺买下威尼斯著名的葛拉西宫99年的使用权,并请安藤忠雄将其改造成私人博物馆,震惊了整个国际艺术界。

  近年来,皮诺已经逐渐从公司的具体事务中脱身,交给儿子亨利·皮诺(Francois-Henri Pinault)去打理,而他开始把更多注意力花在自己的爱好上——艺术品收藏。皮诺在三十多年前就开始收藏,他第一次买的作品是保罗·塞鲁西叶的画,之后他逐渐将兴趣集中在现当代艺术方面,至今藏品已经有2000多件,包括毕加索、米罗、蒙德里安、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和达明·赫斯特的重要作品,涵盖了欧美主要的艺术流派。艺术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总结自己的收藏经验,他认为收藏需要热情、耐心和毅力,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去选择作品。他特别推崇美国的极简主义艺术,因此购买了这个流派的几乎所有重要艺术家的代表作。不过这也不影响他对其他风格作品的收藏,比如杰夫·昆斯、村上隆这样当红的艺术家的作品。之前这些作品保存在库房中,从未公开展出,很少有人见过这些可以和任何当代艺术馆媲美的收藏品。

  在20世纪末,皮诺有了建立私人博物馆的打算,他希望和公众进行交流。2000年他与巴黎市以及雷诺汽车厂达成协议,将利用塞纳河上的西甘岛(lle Seguin)的一座雷诺汽车厂旧址修建30000平方米的博物馆,那里距离巴黎市区3英里。建筑大师安藤忠雄设计的形如“水上宇宙飞船”的博物馆如果建成,几乎和蓬皮杜中心一样大。不料这个时候巴黎市府改变规划,决定要在岛上发展科技城,皮诺不得不掷下2000万欧元再作开发规划,之后还遭到环保团体掣肘,迟迟无法获得土地使用权。自称“5年来学着要对行政程序有无比耐心”的皮诺,在2005年4月宣布放弃在巴黎建立博物馆的计划,转向威尼斯大运河边的葛拉西宫(Palazzo Grassi),一时间震动法国艺术圈。有传言说皮诺是在巨大的花费面前退缩了,皮诺则宣称是当地政府的拖拉作风和低效率摧毁了他的耐心。

  不管造成僵局的原因怎样,无论法国人如何议论,威尼斯人以罕见的高效率欢迎了皮诺。葛拉西宫原属于威尼斯望族葛拉西家族的官邸,由18世纪中期的古典建筑大师马萨里(Giorgio Massari)设计,至今已经有234年历史,陆续在歌剧歌手、画家、商人之间转手,也零星办过一些艺术展览。2004年,皮诺从葛拉西宫当时的经营方威尼斯赌场那里买下了80%的股份,并和威尼斯市政府持有的一家公司共同经营葛拉西宫。他邀请曾经担任法国文化部长的让-雅克·阿亚贡(Jean-Jacques Aillagon)担任馆长,打算今后将推出重要的当代艺术和古代文明的大型展览。

  对于皮诺的2000多件藏品来说,葛拉西宫仅有的5000平方米的面积实在微不足道。根据他与威尼斯市政府达成的交易,买下著名的葛拉西宫99年的使用权,又花2900万欧元将展区扩大一倍,让它可以更好地展示当代艺术作品。负责整修的仍然是安藤忠雄,他给博物馆架设了白色的天花板,让光线的进入更为均匀,在各个展厅之间则含蓄地使用白色,突出展品本身而不是设计师。2006年4月,皮诺在重新开馆的葛拉西宫举办了第一个展览——“我们要去哪·”,震惊整个艺术界。虽然200件展品只占了皮诺个人收藏的十分之一,但却几乎涵盖了所有当代重要艺术家的代表作,堪称是对当代艺术史的一次奇妙的游历。

  有趣的是,皮诺永恒的对手——贝尔纳·阿尔诺在艺术方面也在和他较劲。当皮诺败走巴黎以后,阿尔诺则协同法国文化部长及巴黎市长,共同宣布将成立路易威登艺术基金会暨博物馆,并已经邀请著名建筑师佛兰克·盖瑞(Frank Gehry)在巴黎的布洛涅公园内设计展馆。不过对阿尔诺来说,短期内要撼动皮诺在艺术界的地位还是没那么容易的。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皮诺 财富传奇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