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三一集团执行总裁向文波:狂而不妄成大事

三一集团执行总裁向文波:狂而不妄成大事

生意场 2011-03-26 08:23:24 来源:人力资本

  (生意场讯)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这幅挂在三一集团执行总裁向文波的办公室右墙上的条幅,显然有座右铭的意思。向文波淡淡地说,这幅用笔如铁而略带拙意的字正是他已经去世的父亲所写。虽然向文波平素放言无忌,但仰视写着北宋中兴名臣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的条幅,他却是一脸穆然和孤独。

  因为去年关于反对“凯雷收购徐工”的一系列事件,在很多人眼里,向文波就是一个狂客。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偏激的民族主义者;有人认为他的言行是为三一重工的利益张目;也有人认为他是在做秀。

  但这些争议抹杀不了向文波作为一名成功企业家的功绩——三一生产的混凝土泵送机械产销量全球第一,占据中国40%以上的市场。2006年年报显示,作为三一集团的上市公司,三一重工的主营业务收入达45亿,较2005年同期增长80.28%;实现主营业务利润16.25亿元,较2005年同期增长85.14%;实现净利润5.57亿元,较2005年同期增长157.70%.

  事实上,正是向文波身上的“狂”劲,才成就了自己和三一集团的今天,但向文波身上的这种“狂”,很多人却未必能够掌握其中的分寸。

  疯狂的挑战者“不当出头鸟就没有机会”

  孔子说:交友即使不能跟对言行把握都很平和的人在一起,也一定要跟狂妄或执着的人在一起。狂妄的人有进取心,执着的人有些事情不肯做。

  客观地讲,向文波应该算是“狂者”。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向文波一向喜欢挑战自己的极限,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往往他都能成为最终的胜者,而有些挑战在很多人们看来几乎是根本无法面对的。例如当时只有16岁、高中尚未读完的向文波在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年就决定报名考试,并最终成功考上大学,这不能不让人叹服。

  据向文波讲,自己最大的挑战来自2002年香港国际金融中心406米的项目。作为世界的第三高楼,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高度对任何一家混凝土泵送机械制造商而言都是一个绝对的挑战。作为最后的胜出者,三一重工的开局也是一塌糊涂,混凝土泵送的高度离406米的“标尺”还相差一定的距离,建筑承包商甚至要求三一从施工现场撤出样品设备,准备重新就混凝土泵送设备展开招标。

  当时在全球范围内,406米的高度对任何一家生产混凝土输送泵的企业都是一个挑战,在现场的很多专业人士看来,一家来自内地的重工企业能做到现有的高度已经出乎意料之外。

  从兵器工业部洪源机械厂的铸造技术员,再到涟源当地名气很大的国企阀门厂长,最终成为三一重工的执行总裁,16年的工业企业生产、管理生涯,尤其是到三一以后头一年做期货的那段经历,让向文波这个典型的湖南人深信:世界上很多事情不只有一条路可走,要大胆地想,大胆地做,没有胆量就没有资格搞创新。

  三一重工刚开始生产产品时,由于质量不稳定,最多的一次竟然换了6台机器。为了推销产品,向文波想出一个主意。在给用户送货的同时,特意租了一台进口设备,为了让客户放心,送去一台三一产品的同时,还带着这台进口设备,“万一我们的产品有问题,这台总可以用吧。这样,客户就放心了。”

  面对建筑承包商要求三一退场的局面,湖南人身上特有的那种倔强使向文波当即拍板,再试一次。因为找其他企业也需要时间,承包商最终答应再给三一一次机会。

  国际金融中心项目能否成功的关键是管道密封工艺。最先三一只考虑到了泵的问题,现场施工时压力一高,管道的接口就漏浆,混凝土就无法流动,整个管道就堵住了。三一集团的最高技术负责人易小刚当时感到一筹莫展。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向文波命令三一在施工现场就地组织技术人员进行技术攻关。后来发现,问题的症结在于技术人员没有跳出传统思维,“总是在想参考别人的做法,别人是怎么做的我们就怎么做,而事实上我们做的事情是别人没有做过的”。最后,彻底的解决办法是把管道密封改为O型密封,而以前业界以为O型密封只是用来密封液压油这些流体的。

  难题接踵而至。泵送结束后,管道里残留的混凝土怎么办?几百米高的管道里的残留混凝土全部放下来要装好几车,这几车混凝土倒在哪里?最好的办法是把残留物送到施工现场去。没东西顶它怎么办?用水顶。混凝土顶上去了,水放下来可以循环使用。怎么产生高压、高速?易小刚想到就用自己的输送泵泵送。经过改进,最后也成功了。承包方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每天40立方的残留混凝土,按内地价格,一栋楼建下来,把一台泵的钱就节约下来了。

  在实现了406米的高度之后,承包商又提出要求:三一能泵送406米,以前混凝土的强度是C40、C50、C60,像C80、C90这样的高强度混凝土,你能不能送?(混凝土标号越高,强度就越高)。通俗地讲,高标号混凝土就像糯米球,非常粘,用手抓能抽成丝,铲子都铲不进去。而高标号混凝土在管道里流动跟管壁摩擦很大,连吸进管道也相当难,所以对压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向文波属于那种“得志更来劲”的人。在三一的工程人员就输送高强度混凝土的问题向总部请示时,向文波不假思索,当即又决定立即尝试。

  这次向文波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在全球范围内,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实现过将C80、C90混凝土输送到这样的高度,因此,以至于国外许多摩天建筑在一定高度后都放弃混凝土改用钢结构。

  现实需求为三一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结果是:三一把C90泵送到了392米的高度。为此,三一还特别申报了吉尼斯纪录。

  口碑的影响是巨大的。就在三一完成了国际金融中心高标号混凝土泵送后,与国际金融中心隔海相望,500多米高的九龙站七期工程建设方获悉此消息后,在设计楼的结构时就考虑用C90.

  “现在世界上几乎所有高楼的混凝土泵送都在使用三一产品。如果做国际金融中心的时候不敢挑战自己和别人的经验,三一就不会有今天的技术进步和订单,而且国内的很多高楼还不知道该怎么建。”

  面对记者采访,向文波表示三一重工能够实现高速增长,以至于成为中国民营重型机械行业的代表企业,其核心正是敢于去尝试挑战,“不当出头鸟,连机会都没有”。

  胆大、敢于面对挑战,看来是向文波的个性使然,但向文波更深层面想的却是,一旦取得突破,将意味着三一重工提高行业的领导力。

  “在中国重型机械工业行业,每个企业实际上都面临着外国企业的竞争压力。我认为我们不敢冒险,永远只会碌碌无为,直到被收购或死掉,而主动尝试挑战,即使最终不成功,失败所带来的经验也是一种资产。”

  “知向而不知有梁”的背后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三一

  在外界看来,三一集团的执行总裁向文波要比董事长梁稳根更“有名”。

  如果说当初关于股权分置向文波“大猪拱食,小猪别闹”的言论只是在业界掀起了一个小波澜,那么2006年下半年,向文波发表了关于凯雷收购徐工的一系列言论,从而引发了一场外资并购与产业安全的大讨论的经历,使很多人都记住了向文波和三一重工。在Google上搜一下向文波,大概有10万条搜索结果,由此也可知向文波的知名度。

  正因为如此,许多重型机械行业以外的人士总是将向文波和“他的三一重工”这两个字眼紧密地连接在一起。而事实上,向文波的职务只是三一重工执行总裁,三一重工真正的董事长却是创始人梁稳根。

  “经常有一些官员或客户握住梁稳根的手问候说‘向总好!’”在采访中,三一集团的职员告诉记者,这样的事情非常常见,往往搞得双方都是非常尴尬,以至于后来,在一些场合,三一方面会有人专门叮嘱称呼的问题。

  按理而言,向文波的如此高调,以至于人们“知向而不知有梁”,势必会引起董事长梁稳根的不满。何况向文波还经常向媒体提起自己曾经推荐梁稳根的事情。“我们最先的认识不是因为私人关系。当时我们是同事,我到他那里去,看见他桌子上放了一本管理学的书,书翻得很烂,说明他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过了。后来,工厂要我推荐人才,我就推荐了他,在此之前我跟他没有任何私交。”

  在常人眼中,向文波的做法似乎有些“狂得不知进退”,但梁稳根本人对此却并不介意,甚至乐得低调。而在很多场合,梁稳根与向文波之间也表现的相当默契,“那句话是怎么讲的,你知道吗?”如果其中一个人提出问题,另外一个人就会马上回答问题,简单而准确。

  对自己在媒体上大出风头,梁稳根为何能够容忍?向文波表示除去梁稳根本人性格和行事方式上的优点,自己与梁稳根沟通顺畅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虽然梁稳根是董事长,但在向文波看来,职位只表明了分工的不同,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更像是兄弟。只要在长沙,三一集团的高管们每天中午一定会在一起共进午餐,目的就是沟通工作,“但客观上我们也起到了交流感情的作用。”

  “很多事情梁总知道我的做法是在为三一集团考虑,他也了解我这个人的个性,我是跟着自己的感觉去做事,而不是受利益诱惑去做事。人要敢作敢为,如有太多的利益考量,太瞻前顾后反倒容易迷失自我,自己受自己禁锢。”

  在三一员工看来,向文波在一些事情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如外界所说的“狂”,“向总很随和,没架子,有啥就当面说。”他的一位下属说。和他相识多年的一位老朋友也说,向文波一直就是个活得很本色的人,简单、真实、随性。

  作为企业的领导者,向文波认为包容心非常重要,所以一直以来,作为创新的极力拥护者的向文波,在鼓励员工创新同时,允许创新出现失误。向文波惟一的要求就是“不许重犯”。据记者私下了解,事实上,三一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因为技术创新失败处罚任何一个技术人员,哪怕是象征性的处罚都没有。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解除技术人员创新时的后顾之忧。

  “一个精明的领导他什么都看得透,如果没有包容心他跟谁都合作不来。‘水至清则无鱼’讲的就是包容心。求全责备,过于的完美主义是有问题的,尤其在中国这个有中庸传统的社会。”从这点上讲,也正是梁稳根的包容心给向文波提供了一个实现理想的平台。

  对此,向文波坦然承认:“他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我跟他很多性格相近。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们总能达成一致。我们是靠一种共同的理想和爱好相识相知的。”

  “梁稳根是三一的灵魂,向文波是三一的符号,缺一不可。”一位三一员工这样评价。

  希望有机会去徐工演讲只想改变一些人的行业经验

  从2006年6月开始,伴随着《徐工并购:一个美丽的谎言》《徐工不能被外资收购的四大理由》《徐工闯关推演》《徐工为何要粉饰收购方案》等40多篇文章相继出炉,诸如“卖什么都可以,但卖国不行”,“要先唱国歌,再唱国际歌”一类的激烈言辞的不时出现,向文波给人们留下的狂人印象达到了顶峰。

  不过,他也有一些不在意,“我就没有过什么感到压力很大的事,我这人有什么说什么,不怕误解。”

  外界有这样一种论调,向文波向徐工收购案发难的目的和动机是为三一重工的利益再张目,否则向文波不会如此的发飙。

  对于各种质疑,向文波有一点儿无奈,也有一点累,“我完全是有感而发”,向文波表示,关于徐工的一列言论,完全是建立在自己对行业发展的体会之上,“我和普通博客作者一样,把博客当作自己自由表达思想、伤世感怀、针砭时弊的途径之一,出发点也是希望能和大家一起交流、分享。”

  向文波承认徐工收购案中对徐工本身和行业并没有任何的促进和发展是自己“发飙”的重要原因。“过来人”向文波认为在中国建筑机械行业,所谓引进、消化、吸收、再国产化的思路是完全错误的。

  这种观点在许多人看来确实有些离经叛道。为此,向文波甚至被人带上了狭隘“民族主义”的大帽子。

  曾经有记者质问向文波:“如果引进外资和先进的技术,不是能更快更好的提升三一在业界的水平和规模,为什么三一却坚持独立自主发展?另外,在重型机械行业内,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显然不如外国企业,双方竞争下去的结果很可能是外资凭借强大的势力将国内企业逼到‘墙角’,最终还会被外资以更低的价格收购。”

  向文波的理论是有实践支撑的。“在三一刚进入重工这个行业的时候,也曾经想走引进、消化、吸收、国产化的思路。”向文波表示董事长梁稳根也曾出去“周游列国”,希望能和国际巨头谈技术引进,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人家根本不理你。“无奈中,只有坚持以自己搞为主——结果反而搞成了!”

  三一凭什么实现高速增长,以至于成为中国民营机械行业的代表企业?三一有什么资格居然想收购徐工这个“国老大”?向文波对此感慨万端:“我们就是被逼出来的,牌子也是‘打’出来的。如果说,我们取得了某种意义上的成功,就是因为我们坚持了自主创新。”

  这也是向文波一直很欣赏任正非和华为的原因,在向文波看来,华为能够成为全球重要的电信营运设备提供商,与任正非长期以来坚持自主研发的理念息息相关。

  “现在在重型机械领域,技术相对已经比较成熟,根本不存在那种所谓划时代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技术突破,引进的意义并不大”,向文波说,在中国重型机械企业引进的众多技术中,绝大多数是一些“哑技术”。这就像煮熟了的鸡蛋,固然拿过来就能吃,但是无论如何孵不出小鸡来,能孵出小鸡来的那些“元技术”中国根本买不到。“元技术”只有依靠自主创新才能形成。“即便引进的技术是先进的,把引进的技术建立在中国重型机械行业不完善的工业基础之上,生产出的产品仍然是落后的。”

  说到引进失败的例子,向文波并不避讳批评徐工。在向文波看来,徐工与卡特彼勒的合作就是不成功的:“卡特不把技术给徐工,人家不断注资,徐工又没有钱,所以股份比例日益减少。卡特赚钱了徐工却丧失了机会,这就是引进的下场!”

  “希望我有机会去徐工演讲。”向文波这番话说得相当诚恳,“我们与徐工没有深仇大恨,作为同行,我只想跟他们共享一下我这些年来对行业的经验和意见。”

  口舌之快的反思将大是大非进行到底

  2007年的春节,经历了半年争议的向文波选择回到了湖南益阳老家度过,因为那里不再有媒体和业界关于自己的争论,可以静静地反思过去一年的是是非非。

  对于自己被外界称为狂人,向文波并不接受这样的称呼,虽然他也知道自己这几年,尤其是这一年来因为一时的口舌之快得罪了不少人。

  在中欧读MBA的时候,向文波就和老师吴敬琏有过非常多的争执。他不同意吴敬琏对于农村问题的一些观点,“我虽然没有他那么多理论,但是我用自己的经历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啊。我就是从农村来的,我觉得很多经济学家高高在上,其实并不了解农村的真实情况。”

  “这跟我受的教育有关,改不了了,也不想改。”虽然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口不择言所带来的负面作用——因为在博客上发表关于徐工的一系列言论,向文波还曾经为这种并不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定的行为作出了道歉。“我就是一个匹夫,有话不让我说,我会憋死的”。然而向文波却表示自己不会放弃直言的习惯。“但以后说话,我会尽可能直白、准确,以减少他人的误解。”

  事实上,“狂客”向文波并不是不在意外界对自己的评价。“我希望别人认为我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不是一个盛气凌人的人。如果你老觉得自己是个英雄,是个人物,那么你跟别人就有了隔阂。当你成功的时候有人说你好,当你失败的时候还有人说你好,这就是人生的境界。”

  如果说向文波关于“口舌”的问题至少显露出了些许反思的态度,那么对于发动博客之争,阻击凯雷收购徐工等行为,向文波的态度却是“绝不后悔”。“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要表达看法,这是我个人的价值取向”,对于已经45岁的向文波来说,未来还是要继续他的“狂客”之旅。

6
+1
4
+1
文章关键字: 三一集团 向文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