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公益慈善 > 曹德旺:倔老头要做慈善家

曹德旺:倔老头要做慈善家

生意场 2010-01-01 05:24:25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股改时曹德旺说:凭什么自己辛苦多年,还要送给别人!如今他说:我捐的还不够,最后我都会捐出去,不留下一分钱!

  2009年春节刚过,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就宣布要把他手头持有的福耀股票的70%,市值大约46.72亿元的股票捐出来(按照福耀玻璃600660.sh2月23日收盘价6.18元每股计算),成立河仁慈善基金。此事一出,马上引起舆论高度关注,有人称赞有人质疑。2006年股权分置改革的时候,曹德旺给出的10送1股改方案被很多人视为“吝啬”,但他的态度强硬:凭什么自己辛苦多年,还要送给别人!

  如今,曹德旺却如此慷慨,一下子捐出了所持股票的70%,而且还说:“我捐的还不够,最后我都会捐出去,不留下一分钱!”

  这位慷慨的倔老头,在动荡的2008年,面对不期而至的经济危机,面对自己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企业和工厂,其眼光的长远、意志的坚决和行动的迅速,让人感觉到一个企业家在面对危机时的镇定和果敢。

  关,马上关!

  应该不是巧合。2007年11月,曹德旺在福耀集团的内部刊物《福耀人》上写了篇名为《一叶知秋》的刊首语,预言“冬天即将来到”“我们需要经受严冬的考验”。曹德旺决定从2008年起,停止一切再投资,之前,福耀玻璃每年都有10多亿元的投资。

  这只是序幕。接下来曹德旺以自己超强的意志掌控着福耀在2008年的每一步,小心避开一个个雷区。

  2008年2月25日,福耀玻璃发布公告,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亿股A股,募资用于总投资为38.75亿元的玻璃研究院技术改造等8个项目。财务总监左敏的想法是,福耀上市后极少在资本市场融资,历来是通过银行贷款进行再投资的,负债率相当高,希望通过再融资改善企业的财务结构。他当时预估股票至少能按25元发行(2008年2月25日福耀玻璃收盘价为35元)。

  “我跟他讲发不出去的,没有机会了。”曹断然表示,他一点都不乐意在这个关键时刻去冒风险:万一再融资不能按照预期完成,对公司的商誉损失就大了。名誉对曹德旺这样的商人而言至关重要。公告发出去第3天,2月27日,曹德旺在与投资者见面会上宣布福耀玻璃将取消A股增发计划,并声称今后5年都不会有新的融资计划。没多久,中国股市开始一泄千里。

  5月,福耀在福建福清总部的3条浮法玻璃生产线被关掉1条。自此,路过的员工都会感叹那3条价值数十亿元的大烟囱,现在就只剩2条还在继续冒烟。曹给大家的解释是,“我要用医生治病的方法来治理企业,一旦发现亏损,马上关,马上停!”当时,玻璃卖1800元/吨,他们的成本是1800元/吨。而且,那条被关掉的三号线是供应建筑玻璃市场的。

  那时候,除了曹德旺自己外,大家都觉得说不定下半年就好了。曹德旺斩钉截铁地告诉所有人,“没有下半年了,下半年的价格会更低!”果然,下半年价格狂跌,到年底的时候,只值1200元/吨。

  11月初,曹德旺又跑去东北,关掉一条建筑用浮法生产线。福耀在东北一共有4条建筑用浮法玻璃生产线,当年依靠收购双辽公司完成浮法线的技术积累,全面进入浮法玻璃行业。双辽全资子公司的两条浮法玻璃生产线当时月盈利超300万元,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反对曹德旺的这个决定。但既然下定了决心,他去之前就已经把福耀北京分公司人事部经理调到双辽去做遣散工作,到了双辽第一句话是,“我今天来就是来关线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曹当天就关掉了那条尚在盈利的浮法线,“眼下房地产状况只有越来越糟糕,关掉这条是为了保护另一条。”

  事后看来,11月正是玻璃价格下跌最快的时候,下半月价格一下子从1800元/吨跌到1400元/吨。关线后,双辽工厂光库存都损失100多万元。然而,因为福耀行业龙头的影响力,他们关线之后,其他厂商也纷纷跟进,全国一下子关掉了40多条浮法线,总产量下降,福耀在东北的3条线浮法线也因此得以保全。

  11月份,福耀双辽工厂总经理被调到福耀海南工厂。他到海南之后跟曹德旺汇报说,海南原来的生产成本1400元/吨(东北是电力能源,海南是天然气,因此成本更低),他可以把成本降到1200元/吨。“但是,市场价格已经跌到900元/吨。”他接下来说。曹的回答很简单:“关,马上关!”

  福耀集团当天就召开内部会议讨论,一直讨论7天没通过。老曹发火,拍着桌子吼:“你们这些人懂什么?不管你今天同意不同意,都要关!”第二天,他就派了一位副总去海南做关厂准备。副总走的第三天,老曹亲自奔赴海南,因为海南缺乏大型工业,福耀海南工厂两条浮法线都关掉需要省委批准。海南省委本打算拿财政收入补贴福耀,但曹德旺看淡房市,他觉得“政府补贴不起,福耀也亏不起,不如现在先关掉。”

  当时集团内部也有另一个担忧:一下子关掉4条浮法线,会不会引起股东担忧。曹德旺的解释是,福耀集团总资产接近100亿元,关掉的4条浮法线仅占福耀总资产的10%多,停产不代表全部报废。仅就海南而言,截至11月30日的流动资产合计是2.82亿元,库存是1.56亿元,非流动资产是8.44亿元,可以收回4亿元左右的流动资金,固定资产虽然要计提损失,但算起来,停产的损失比一边生产一边亏损要小得多,而且规避了建筑玻璃会继续降价的风险。

  “我会退出建筑玻璃行业,全心全意把汽车玻璃做好。”事实上,早在写那篇《一叶知秋》的时候,曹德旺就预计到今天,只不过没想到,冬天来得这么快这么猛。当时他观察到由于中国产能过剩,国际贸易摩擦愈演愈烈,人民币不断升值,中国政府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中国制造业的兴盛正在颠覆全球的经济平衡。他敏感地推断出,随着汇率上升,出口企业利润下降,甚至亏损停产,会影响包括化工、钢铁、发电、航空、运输等整个上游产业,进而影响股市,而股市波动会影响房市,房地产中短期非常不看好——虽然后来事情并没有完全按照他的推理演进,但却并没有背离他的基本判断。

  学习能力超强的曹德旺其实连中学都没能读完,却靠一本字典和一本辞海通读了古今中外无数典籍,加上几十年来把福耀打造成国际知名品牌的运营经验,他对全球经济局势的判断有自己的逻辑,就跟他停产止亏救福耀的疗法一样。

  “最冷的时候还没到,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护好根,把根保护好了,春天来了,总会发芽的。”汽车玻璃显然就是福耀的“根”,是曹德旺更是福耀发家的宝贝,是他们这么多年苦心修炼而成的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曹德旺为护“根”做的远不止是关掉几条建筑玻璃浮法线这么简单。甫一开始感觉到寒意,他就组织了福耀创业来第一期管理干部培训班,进行5S培训。并聘请了韩国的KSI协会来进行6西格玛培训,上至管理干部下至车间工人每周都有三四节培训课,推动精细管理,通过管理来提升国际形象,巩固品牌地位。他还提出来新一轮降耗的硬指标,以应付市场的竞争。

  参观汽车前挡OEM的福耀第五工厂时,厂里的师傅会很骄傲地跟你介绍,每片汽车前挡玻璃都夹有252根金属丝,以前14个人8小时之内加工28~30片,经过2008年一整年的探讨和实验,重新安排其中的设备位置和操作流程,现在12个人可以完成45~50片玻璃,因为实施了6西格玛管理和节能减排,成本下降了13%。与此同时,经过反复的查找原因和设备改进(福耀的生产设备都是自己研发设计的,浮法玻璃厂区就有他们的设备制造厂),用全新的方法生产的玻璃每片可以省3元钱的电费。通过流程改造和优化,2009年前挡OEM玻璃的成品率较前一年提高了10个百分点。

  福耀的汽车玻璃生产线2008年成本下降大约4000多万元,2009年曹德旺的目标是降低1.5亿元的成本,因为他要给客户降5%的价格,这就要求他们必须不遗余力地降低成本。曹德旺还决定把原来90天的原材料库存降为45天,尽量减少价格暴涨暴跌的损失。

  “我相信2009年不会比2008年更差,人民币会进一步贬值,银行利息会下降,原来高价进的材料也消化完了。”虽然对市场异常地不看好,但曹对福耀的2009年多少还是有点把握的,至少眼下看来,这棵被保护得很好的“根”正在养精蓄锐,“两三年后,冬天过去的时候,我们还会增加汽车玻璃的浮法线,继续拓展市场。”

  福耀是中国最大、全球第四大的汽车玻璃生产商,现在占有国内汽车玻璃50%左右的市场份额,每年40%左右的产品出口海外。但在海外主要市场的市场占有率都不高,在美国配件市场仅占20%多的份额,整车配套市场的份额还不足10%。2009年,福耀还将在俄罗斯建厂,为大众俄罗斯公司配套。

  传承进行时

  但是,强悍的曹德旺心里很清楚,他太强了,他必须退下来。

  “诸葛手下无大将,如果我再做20年,福耀一定没有未来!”虽然过去一整年曹都在奔波来去,福耀的中长期战略到短期管理看似他全都一手操办,说一不二。但事实上,已经63岁的曹德旺去年就退到董事长的位置,把总裁的位置和日常的运营都移交给儿子曹晖,并为他配备了一个总裁办公室和7位副总。“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会帮助公司发展。我不弹琴了,你们弹,我给你们当指挥,培养一批接班人上来,把公司接走,我总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笃信佛教的曹德旺说这句话的时候平静而略带感伤。

  这7位副总每人都跟了老曹十多年、40岁以上的老臣,年纪最大的有50多岁,而且根据曹的看法,他们每位的能力都比刚刚掌权的曹晖强,“但他们每位都很忠诚。”区别于其他企业家选择直接辅佐儿子继任的方式,曹德旺觉得有一帮忠心耿耿的“摄政大臣”来辅佐儿子反而更加稳定。一个好汉三个帮,团队的力量总是远胜于一个人单打独斗,而且这种模式以后会比现在更稳:一方面曹晖日益熟悉集团工作,更得心应手,另一方面,福耀多年来一直推崇内部培养的方式,连一线抬玻璃的都不乏大学生,本科毕业生占到30%以上,越往下,一大批年轻干部都逐渐成长起来,管理团队的能力也更强。

  其实,曹德旺的这种传统君主式的传承安排和他平日里的待人接物一脉相承。曹平时处理问题的时候,就只问数据,不要故事。对生产部门直接就问成本下降了多少,客户投诉做到什么程度,今年拿下几个质量大奖。只要没有达到要求的标准,他会立马严惩负责人。但也不是一味的严惩,只要情况稍一改善,他就改成仁政,宽慰鼓励对方,大棒加胡萝卜地恩威并施。

  虽然中学只上了一年,但他平日博览群书,还经常鼓励年轻人要多读《四库全书》,对眼下的经济形势也别有自己的看法,旗下高管多少都有点把他当神去崇拜。一位东北片区的高管曾在餐桌上问曹,“金融危机,美国人的钱都到哪儿去了?”曹的回答简单而深奥,“八口锅七个盖。”让那位高管在整顿饭的余下时间都若有所思似有所悟。他多少有点故意并得意于自己这种制造距离感的技巧。

  他教导总裁曹晖也是一样,“当总经理要不怒自威”。但他给儿子的压力其实是超过给其他任何人的。今年已经38岁的曹晖之前管美国地区的销售,去年回来之后成为新任总裁。他自坐上总裁的位置后就极少回家,任他老头怎么劝,就是不肯回家,家里他的卧室几乎一直都铺着挡灰尘的布。

  老头子看的出来,小曹心里其实是卯足劲想要超过他,所以一直都在一线摸索,希望把所有的生产流程都摸个透,掌握每个管理流程的核心关键。老曹之前聘请的职业经理人之所以会离开,就是因为跨国公司的管理文化和一线拼搏奋斗出来的本土文化两厢差异太大,最后不得不放弃。

  但老头子还是认为,做总经理就是要用秘书和一个独立的大办公室跟属下隔开,而且,重要的是明白什么人会做什么事,把目标合理分配给每个人就可以,这就跟看书一样,不必去死记硬背,会查字典查辞海爱看书就可以。而集团的管理架构也正符合曹德旺的管理逻辑。集团不过几十个人的团队,每年负责制定战略目标,然后分配给相关部门和人员来操作,集团负责审核和奖惩。福耀的财务报表都是曹德旺亲自设计的,考核的目标就更不言自明了。

  “超过我是不可能的,我是特殊材料做成的。”老曹劝解儿子的话透着一股无奈的傲气。

  无论如何,有曹晖在一线,曹德旺说自己现在处于半退休状态,一周只上两三天班,并且2009年春节刚过,他就宣布要把他手头持有的福耀股票的70%,市值大约46.72亿元的股票捐出来(按照福耀玻璃600660.sh2月23日收盘价6.18元每股计算),成立一个慈善基金,并以其父的名字命名——河仁基金会,取义黄河的子孙,黄河的仁义。曹氏家族共持有福耀玻璃集团的股票10.8亿股。

  不同于国内其他富豪的现金捐赠,曹德旺打算以他名下70%的股权过户转让给基金会,让慈善基金作为福耀的长期控股股东,履行大股东职责,承担福耀集团的投融资决策。并在公司章程上面体现,基金必须保留最初捐的股份数,当然市道好的时候可以卖掉一部分,市道低的时候可以补充一部分回来,保持长期稳定的数额,但基金所持的股份比例必须是入股时的股份上下浮动的10%,以保证股价稳定。

  这种以股份运作成立的慈善基金会的模式在国内尚无先例。基金会的第一任董事长当然还是曹德旺本人,但这个基金既作为慈善财团法人的性质,曹德旺家族不拥有基金,只是作为基金的第一任管理者。接下来的继任者就由基金自己选择。

  3月份,曹德旺将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希望于年内正式成立。曹甚至已经把这只基金的章程大纲都想好了:这支慈善基金以后主要捐赠的3个方向,就是宗教文化、边远地区的支教和灾难救济,每年根据董事会决议把公司的总盈利调进基金户头,然后聘请专业机构去调研、接受全社会的资金申请,开始审核、分配各个项目的资金申请,调研清楚后,转给专业的评估单位来评估,评估完之后才转入实施救济,由慈善基金会亲自监督实施。把基金申请、发放和监督分开来,这才能有效监督。

  “我烦恼的是公司该怎么向社会捐献才能保证公司长期的更好的向前发展,才能对现有的管理层实现更好的监督。”虽然,曹德旺一直把福耀的成功视为中国人的成功,把福耀玻璃打入奥迪、宾利等欧美高端主流市场视为所有人的荣耀和职责,他尽全力护住福耀的根也是觉得是历史赋予他和福耀的使命,但毕竟,福耀是他一生的心血所在。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