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创业板另类暴富传奇

创业板另类暴富传奇

生意场 2009-10-13 08:08:06 来源:金融界

  随着10月下旬创业板的开启,又一场资本盛宴,将正式登上舞台。

  9月23日,第一批十家创业板首发公司公布IPO发行价格,9月25日,创业板首批十家企业正式进行网上申购。

  若以首批10家公司超过40倍的发行市盈率为例,在让创业企业获得超预期融资的同时,也令其中的创投机构和自然人股东即将赚得盆盈钵满:创投机构平均账面盈利16倍,数百位自然人变身亿万富翁,这其中既有“夫妻店”的暴发,又有“父子兵”的造富,既有一个家族的“鸡犬升天”,又有自然人的“天上掉下大陷饼”。毫无疑问,随着这酝酿了十多年的创业板大幕的拉开,造富神话将首先登场。

  的确,如此丰盛的资本饕餮之宴当然引无数投资“食客”折腰,本报记者通过多日调查,将带您一窥这场资本宴席的背后:在面对唾手可得的财富时,或来自村野的莽夫、或拥有强大背景的富二代、或潜伏于大众之中的隐客,无数能人志士都将在这方舞台之上,如何极尽所能,你方唱罢我登场。

  1.拿”来的财富

  我们的故事要从2009年初开始讲起。

  2009年1月6日,一位刚毕业半年的大学生在国内某知名网站上发帖称自己所在的外商合资公司“所谓的德国的合作伙伴,也是假的,其实只是为了骗点税而已”。而且“所谓的技术都是偷的别人的,是青岛的另一家公司的”。

  而这位大学生所在的公司即为青岛特锐德电气有限公司,即9月17日首批获得创业板发审委通过的七家创业板公司之一的青岛特锐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锐德)的前身。

  据特锐德招股说明书显示,特锐德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锐德有限)成立于2004年3月16日,由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与自然人HelmutBrunoRebstock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100万美元,其中德锐投资出资60万美元,HelmutBrunoRebstock出资40万,主营业务是:220kV及以下的变配电设备的设计、制造并提供相关的技术服务。

  但在2004年3月16日当日,虽然青岛特锐德电气有限公司获得青岛市工商部门颁发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资本为100万美元,但其实收资本为0元。

  据青岛大明会计事务所出据验资报告显示,直到两天后,也就是2004年3月18日,特锐德有限才收到股东的注册资本共计60万美元。

  而到2004年11月止,特锐德有限的100万美元仍未到位,实收注册资本仅为85.996万美元。直到2005年5月30日,也就是特锐德有限成立一年零两个月后,其实际注册资本100万美元才全部到位。

  2007年4月14日,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与自然人HelmutBrunoRebstock同时对其进行增资,将其注册资本从100万美元增至300万美元。

  而值得注意的是,其采用的增资方式是以未分配利润和盈余公积转增股本。

  据有关资料称,斯时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与自然人HelmutBrunoRebstock合计未分配利润1463.28万元,盈余公积98.47万元,共计1561.75万元,按当时汇率7.8087折合200万美元,其中,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增资150万美元、自然人HelmutBrunoRebstock增资50万美元。

  从这一点看,特锐德有限的盈利能力却不容小觑,从2004年到2007年,短短三年时间内,其仅仅用来增资的未分配利润和盈余公积就已经达到其初始投入资金的2倍。

  而此次增资完成后,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特锐德有限股权由原60%上升至70%,自然人HelmutBrunoRebstock持股比例则由原40%下降至30%。

  该股权比例一直延续至2009年6月20日,就在其IPO即将申报的前一个月,青岛崂山区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和天津华夏瑞特地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其进行增资扩股,分别以每股5.30元的价格认购333万股和167万股,而其注册资本增至1亿。

  此次增资完成后,也就构成了特锐德IPO发行前的股东构成,其中,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拥有6650万股,持股比例为66.50%,HelmutBrunoRebstock拥有2850万股,持股比例为28.50%,青岛崂山区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和天津华夏瑞特地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则分别持有3.33%和1.67%

  从上述特锐德的发展历程看来,上述这位大学生有关“德国合作伙伴有假”之说也是事出有因——德国籍自然人HelmutBrunoRebstock除了在其拖欠一年之久才到位的初始投资中投入40万美元外,其余时间似乎与公司并无太大瓜葛。

  记者多方寻找,试图联系到该发,帖的大学生,最终无果。而至记者发稿时,特锐德方面也未对上述大学生帖子中有关骗税的说法尚未予以回应。但另一位曾经在特锐德有限工作过的某管理人员向记者证实,有关“技术都是从别人处拿来的”说法并非秘密,该员工向记者坦言所谓的“技术都是来自于青岛的另一家公司”指的是“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

  据公开资料显示,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其主导产品同样为箱式变电站,高、低压开关柜,电力变压器(110KV,35KV,10KV),干式变压器,风电设备,电厂辅机。

  “现在特锐德中的一批技术骨干,都是几年前,特锐德现任董事长于德翔从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中‘挖’过来的。”上述曾经在特锐德有限工作过的某管理人员告诉记者。

  事实上,特锐德的大股东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虽然名义上为一家投资公司,但其7位自然人股东,其中三人皆来自于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该三人持有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股份共计71%。

  据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由7名自然人投资成立,持股最高的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于德翔,其持有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57.86%股权,另外6人分别是屈东明、刘立中、陈忠强、王聚辰、康晓兵、常美华,持有青岛德锐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分别为8.14%、8.14%、7.57%、7.57%、5.72%、5.00%。

  于德翔在2004年前曾担任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屈东明曾为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技术中心主任,常美华曾任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售后服务主管。

  而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提及的8名技术骨干中,其中包括于德翔、屈东明、王克业、郭宪军4位在2004年前皆在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技术部门担任技术中心主任、机械部部长、电气设计工程师等要职。

  而在记者获得的一份2007年关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白音华煤电有限责任公司露天煤矿箱式变电站等设备招标资格预审结果公告》中,在10KV箱式变电站和6300KVA智能移动箱式变电站两项项目中,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都成功入围,而紧随其后的就是特锐德。

  “说特锐德的技术是从青岛龙达电器有限公司那里‘偷’来的并不恰当,现在的龙达电器情况并不好,已经很难赶超特锐德,特锐德是从龙达电器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现在又借助资本市场,对其发展又是一次飞跃,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为贴切。”上述曾经在特锐德有限工作过的某管理人员坦言。

  实际上,无论特锐德是否把从“龙达电器”处“拿”来发展后打包上市也好,还是特锐德是否利用自然人HelmutBrunoRebstock避税也好,当9月23日晚,特锐德首次公开发行A股的发行价确定为23.80元/股,对应市盈率为52.76倍后,其便即将造就6位资产过亿的富翁。

  44岁的于德翔账面财富升至约9.16亿元。

  HelmutBrunoRebstock则以40万美元的代价换来了6.78亿元人民币,若以2004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为8.2计算,也就意味着HelmutBrunoRebstock仅仅以328万人民币,在5年后获得了超过200倍的投资收益。

  而屈东明和刘立中的身家接近1.29亿元,陈忠强和王聚辰身家接近1.2亿元,此外,康晓兵和常美华的身家也分别超过9000万元和7000万元。

  而这还仅仅是以特锐德发行价格计算,等真正上市后,加上市场炒作等因素,则其收益恐怕远远不止如此。

  与特锐德一样,在创业板首发的十家公司中,同样有靠“拿”来技术而上市爆发的还有上海佳豪船舶。

  佳豪船舶董事长刘楠原本在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位,其履历显示,其先后担任过上海船舶研究设计院团委书记、四室(原技术开发室)副主任、院经营计划处处长、院长助理。

  在2001年,刘楠毅然出走,自立门户,而其选择的创业行业也同为其老本行——船舶设计行业。

  斯时,国有专业设计单位、大中型船厂的设计部门、外资设计公司三股强力牢牢占据船舶行业的市场份额,而民营船舶设计企业在市场上毫无立足之地。

  与特锐德的董事长于德翔一样,刘楠并非独自出走,与他一同出走创业的还原单位的四名骨干,分别是赵德华、孙皓、吴晓平和李彤宇,赵德华与刘楠都是上海船舶研究设计院四室出身,并且还担任过二室副主任、院经营计划处副处长。孙皓则是上海船舶研究设计院办公室副主任。吴晓平曾任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东海船厂设计所所长。

  而如今,刘楠和随其一起出走的四位技术骨干都无一例外地成为佳豪船舶的董事,而同时,他们当初随刘楠下海时的一番“豪赌”,也换来了其个人财富的急剧膨胀。

  据佳豪船舶招股说明书显示,刘楠直接或间接持有佳豪船舶2108.5596万股,其持股比例为其IPO发行前的55.782%,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赵德华直接或间接持有152.523万股,其持股比例为其IPO发行前的4.035%,副总经理孙浩直接或间接持有72.6516万股,其持股比例为其IPO发行前的1.922%,吴晓平和李彤宇则分别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86.2974万股和61.603万股,其持股比例为其IPO发行前的2.283%和1.635%。

  若按佳豪船舶发行价27.8元,40倍市盈率计算,上述五人中,刘楠在佳豪船舶中所持股票的账面价值则攀升至5.86亿,而赵德华、孙皓、吴晓平和李彤宇四人在佳豪船舶中所持股票的账面价值也分别攀升至4240万元、2019.7万元、2388万元和1712万元,皆跨入千万富翁的行列。

  2.幕后的“隐客”

  或许,这早已不是秘密。

  按照确定的发行价,首批10家创业板的上市将造就32位亿万元富翁,其中身家最高的是担任乐普医疗董事、总经理、技术总监的蒲忠杰,其持有乐普医疗6043.67万股股份,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4.89%。按照发行价29元计,上市后,蒲忠杰的身家将陡增至17.53亿元。

  但包括蒲忠杰在内的这29名身家过亿的富翁们几乎都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决策层,其几乎都伴随公司一步一步成长壮大,用其中之一的立思辰董事长池燕明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所言“这是我们为之奋斗的事业,对其中感情是金钱所不能取代的”。

  诚然,对于这些真正的创业者而言,数年的积淀一朝暴富,正所谓“天道酬勤”,但实际上,在和他们同时分享创业板这场资本盛宴的人,还有一些“眼光独到”的藏匿者,他们的身份甚至常常让你惊诧莫名。

  2002年7月18日,央视的知名栏目《百家讲坛》当日播出的节目为《中国古代青铜技术与艺术》,节目中,一位来自于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的专家学者对我国古代青铜的锻造工艺和美学欣赏侃侃而谈。

  这位专家就是中国科学院传统工艺与文物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曾担任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常务理事、秘书长;现兼任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市东城区科协副主席——苏荣誉。

  据苏荣誉的有关公开简历显示,其1962年7月生于陕西山阳。1979年考入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1983年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师从华觉明教授学习研究中国金属史。曾先后在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做高级访问学者、访问教授;美国史密森学会福布斯访问教授,德国图宾根大学访问教授。

  而实际上,此刻的苏荣誉早已开始涉足商界,并于1999年11月投资21万元,与现任乐普医疗董事、总经理、技术总监的蒲忠杰出资设立了北京天地和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地和协),并持有其7%的股份。

  2003年,七二五所报请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批准,决定引入中船投资对北京乐普进行增资扩股,其中,中船投资提出增资北京乐普的前提条件之一则为:北京乐普必须全资收购并整合天地和协。

  根据各方股东确定的增资方案,2004年2月,苏荣誉将其所持有天地和协5.72%的股权无偿转让给中船投资。

  2004年3月6日,随着乐普医疗增资扩股,此时,苏荣誉以64万元的出资额占股1.28%而第一次出现在了乐普医疗的股东名册中。

  2007年6月,乐普医疗再次增资,苏荣誉以157.69万元的出资额,获得乐普医疗当时1.051%的股份。

  2007年8月15日,乐普医疗董事会通过公司改制协议,以乐普医疗2007年7月31日净资产折合为新的股份公司的注册资本29,759万元。苏荣誉斯时占股1.051%,则对应的312.7万股。

  2008年初,乐普医疗进行股本分红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完成后,乐普医疗总股本达3.65亿股,各股东持股比例不变,而在此次股本分红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后,苏荣誉则共持有383.615万股,而这一持股数,一直保持到目前乐普医疗上市前。

  此时,满腹经纶的文人学者苏荣誉则转眼成为了让许多资本运作行家汗颜的资本弄潮儿,而若仅以乐普医疗发行价29元计算,持有383.615万股的苏荣誉则成为了一位不折不扣的亿万富豪,其仅在乐普医疗中所持股票的账面价值则达到了1.112亿元,即使以2007年6月,乐普医疗再次增资时,苏荣誉157.69万元的出资额计算,其仅仅2年多时间内,该笔投资回报则达到了70倍。

  而据乐普医疗招股说明书显示,即使成为乐普医疗的大股东之一的苏荣誉,并未在其中担任任何职务,而一向以艺术史、技术社会经济史、文化遗产为自己研究领域的学者苏荣誉似乎和医疗行业之间也几乎难以沾边。

  似乎谁也难以想象,这位温文尔雅、博学多才的文人学者,竟然也是一位资本的投资高手,仅仅一个创业板公司的上市,五年时间,则一改昔日文人的形象成功化身亿万富豪。

  如果说苏荣誉“潜伏”5年一朝暴富70倍让人感叹,上述特锐德的控制人5年时间,经过实业加资本的运作,成功将60万美元(当时480万人民币)积累成超过15亿人民币的财富让人艳慕,那么下面即将出场的这位80后的小女生在这批创业板造富神话中获得的收益则可能绝对傲视其他资本群雄。

  她的传奇来自于创出此次首发十家创业板公司最高发行价58元的神州泰岳。

  2007年8月,神州泰岳决定收购互联时代持有新媒传信的50%股权,此次转让的同时,原神州泰岳股东同意向新媒传信副总经理兼运营总监周志锋转让部分股权,而同时,互联时代全体股东也获得了原神州泰岳股东转让的部分公司股权。

  据资料显示,互联时代系由神州泰岳实际控制人王宁、李力控制的公司,该公司股东还包括神州泰岳公司核心管理团队成员王国华、齐强、徐斯平,新媒传信总经理汪铖外,还包括我们这个“传奇”的主人公——与公司无关的自然人万瀛女。

  在此次转让中,万瀛女分别从神州泰岳原股东甄岳宾和万能手中以1元/股的价格分别受让31.4065万股、12.5935万股,共计44万股,占当时神州泰岳股本的1.02%。

  2009年2月,神州泰岳对2008年利润进行分红,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送10股红股并派发5元现金红利(含税)。

  上述分红后,万瀛女所持有的44万股则变成了88万股,并获得现金红利22万元,这也就意味着,万瀛女仅仅用22万现金便获得了IPO前的神州泰岳的88万股。平均每股成本仅为0.25元。

  同年3月,神州泰岳向其中层管理团队、技术人员和业务骨干共计29名员工进行增资扩股,而每股认购价则为2.5元。

  2009年9月23日晚,当神州泰岳以58元的发行价,顺利完成超三倍募集资金,超出融资额达13.33亿,引得市场一片哗然。

  而此时,万瀛女仅仅用22万现金便获得的88万股神州泰岳的账面价值便飙升至5104万元,仅仅两年投资收益超过230倍。

  虽然包括新媒传信总经理汪铖、新媒传信副总经理兼运营总监周志锋以及神州泰岳公司核心管理团队成员王国华、齐强、徐斯平等与万瀛女同时受让神州泰岳股权的人都与其一样两年获得超230倍的收益,但除万瀛女外,其余人士皆为神州泰岳的管理团队和高级骨干,而万瀛女却除了出资受让该部分股权外,则几乎与公司经营管理毫无瓜葛。

  据神州泰岳招股说明书显示,万瀛女出生于1981年10月21日,为不折不扣的80后一代,其登记的身份证住所为北京市东城区后沟胡同。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而在此轮创业板首发的十家公司中,造富最多的也是神州泰岳,这家中国移动“飞信”外包服务供应商是首批创业板上市公司中最庞大的造富机器,共有12名自然人股东成为亿万富豪,占首批10家创业板的上市将造就32位亿万元富翁的37.5%,而该公司董事长王宁和董事、总经理李力,两人持有神州泰岳股份均为1760.97万股,以该股发行价58元计算,他们的身家均达10.21亿元。

  3.“夫妻店”与“父子兵”

  由于创业板上市公司的性质决定其必将成为民营企业及家族企业资本运作的平台,所以“夫妻店”和“父子兵”的家族式暴富将成为创业板造富特征之一。

  实际上,在首发的创业板十家公司中,则至少有6家带有家族式企业的特征,他们的成功上市,将可能给整个家族的财富都带来极大的增值空间。

  正如前文所述,乐普医疗董事总经理蒲忠杰或将成为此次首发的创业板十家公司股东中,身家最高之人。

  实际上,乐普医疗难逃“夫妻店”的影子。

  据乐普医疗招股说明书显示,此次IPO发行前,乐普医疗中发起人股东中,持股3099.21万股的WPMedicalTechnologies,Inc为蒲忠杰其妻张月娥全资所有,蒲忠杰持有乐普医疗的6043.67万股。加上张月娥通过WPMedicalTechnologies,Inc间接持有乐普医疗3099.21万股,夫妻俩人共持有乐普医疗9142.88万股,占其IPO前总股本的25%,若按照发行价29元计算,蒲忠杰夫妻两人合计身家约合市值达26.5亿元。

  而探路者则不折不扣的为一家以夫妻店发展而起的家族企业。

  北京探路者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月11日,创业之初,则就是凭借盛发强、王静夫妇租借北京香山脚下的两间小平房起家而发展壮大的。

  探路者的管理层中,除董事长兼总经理盛发强与董事王静为夫妻关系,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蒋中富为王静的姐夫,监事会主席李润渤为盛发强的外甥、职工监事康泰为盛发强的外甥女婿之外,直营总监王冬梅为王静胞姐,装备部经理李润渤为盛发强之外甥,主管会计李小煜为盛发强之外甥女。

  据记者调查了解,在探路者22位自然人股东中,至少有8位自然人有着关联关系,包括盛发强在内的该7名自然人持股比例约占其IPO发行前的75.65%,其中公司董事长盛发强持有2128.51万股,其妻王静持有955.08万股,蒋中富持有278.5647万股,王冬梅持有119.38万股,外甥李润渤持有183.61万股,外甥女李小煜持有113.08万股,侄子盛晓舟持有4.53万股。

  从家族的持股情况看,盛发强家族将诞生多位富豪。

  以探路者发行价19.8元对应市盈率53.1倍计算,盛发强家族在探路者成功上市后,他们持股的总市值可以达到7.49亿元。

  其中,盛发强、王静夫妇在探路者中持股市值将达到6.1亿元,蒋中富、王冬梅、李润渤、李小煜其所持探路者股票的面值也将顺利使其跨入千万富豪的行列,在家族中持股最少的盛晓舟,其账面资产也将近百万。

  除了乐普医疗和探路者外,汉威电子也同样是一家夫妻店式的家族企业。

  据汉威电子招股说明书显示,在其38位自然人发起人中,控股股东任红军与公司董事钟超系夫妻关系,任红军与任红霞系兄妹关系,钟超与汉威电子子公司炜盛电子总经理钟克创系姐弟关系。

  其中,任红军持有1585.429万股,钟超持有728.857万股,钟克创持有152.4380万股,任红霞持有36.408万股。

  若以汉威电子发行价27元对应市盈率60.54倍计算。

  任红军家族所持汉威电子股票的账面市值达6.758亿,其中,任红军、钟超夫妇身家达6.24亿。

  在十家首发的创业板公司中,除了上述三家夫妻店外,安科生物、南方风机、莱美药业则是兄弟、父子齐上阵的家族企业代表。

  成立于1994年3月22日的安科生物是目前我国规模最大、效益最好、技术储备最雄厚的生物制药高科技企业之一。

  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宋礼华、宋礼名兄弟二人,目前,宋礼华持有公司股份2604.90万股,持股比例为41.35%,宋礼名持有公司股份669万股,持股比例为10.62%,二人合计持有公司51.97%的股份。按照22.8元/股计算,该公司上市后宋礼华兄弟二人身家将增至7.45亿元。

  莱美药业则由邱宇、邱炜兄弟二人执掌大权,今年41岁的邱宇为董事长,其持有莱美药业2063.9万股,占其IPO前30.13%的股份,其兄邱炜今年44岁,持有1609.61万股,占其本次IPO前23.50%的股份。

  以莱美药业发行价16.5元对应市盈率47.83倍计算,邱宇、邱炜兄弟二人持股的账面市值分别达3.4亿、2.65亿。

  同样,由20年前父亲杨泽文一手设立的一家校办工厂起家的南方风机,其实际控制人为杨泽文及其子杨子善、杨子江父子三人。

  作为一个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其在本次IPO发行前,杨泽文、杨子善、杨子江父子三人合并持有本公司76.19%的股份,其中,现年62岁的杨泽文,持有2053.33万股,为南方风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长子杨子善持有1674.81万股,为副董事长、总经理;次子杨子江持有1604.81万股,为董事、副总经理。

  若以南方风机发行价22.89元/股,对应市盈率为71.53倍计算。杨泽文、杨子善、杨子江父子三人所持南方风机股票面值分别达4.7亿、3.83亿、3.67亿。

  除此之外,以战略投资者或财务投资者身份进入的机构也集体暴富,也赚得盆满钵满。

  据统计,在首批10家创业板企业中,以战略投资者或财务投资者身份进入的机构共有13家,其中境内企业11家,境外企业2家。

  按首次对企业入资到今年9月,13家机构投资者平均投资年限为15个月,进入年限最长的为江苏高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对安科生物长达33个月的投资;最短才3个月,为青岛市崂山区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天津华夏瑞特地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特锐德及汇金立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金石投资有限公司对神州泰岳的投资。

  账面盈利幅度最大的机构为WPMedicalTechnologies,Inc对乐普医疗的投资,按照乐普医疗最后一次披露的股东出资情况,WPMedicalTechnologies,Inc累计出资额为1171.5万元,但现在的账面市值已升至8.99亿元,升值幅度超过71倍。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创业板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