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钢痴周福仁海外寻矿

钢痴周福仁海外寻矿

生意场 2009-09-16 10:07:28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

  王延春勾新雨

  周福仁终于拿下了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第一大铁矿。

  这位被称为“钢铁狂人”的东北首富,希望在220平方公里的别列佐夫矿山上,再圆他的炼钢梦。

  拨开绿草皮,可以看到褐色矿石。周福仁抱起一块铁矿石,激动得脸色泛红,“爱也钢铁,恨也钢铁,最终还是离不开钢铁。”

  钢铁狂人

  西洋集团董事长周福仁第一次到俄罗斯别列佐夫铁矿时,就被这里的矿石迷住了,他兴奋地到处走,天黑得几乎迷了路,他仍在山上跑。周福仁已获得了这座储量7亿吨以上的铁矿的25年开采权,按远景储量10亿吨算,西洋集团出资2亿多人民币购买了这座矿山的先期开发权,“每吨铁矿才2毛钱,”周福仁说。

  按照他的计划,一期年生产150万吨铁,200万吨钢;二期600万吨钢。目前俄罗斯超过600万吨的钢厂还没有。这将是目前中国在俄罗斯远东区最大的投资项目。

  周福仁又要大炼钢铁了。不过这次不在辽宁海城,也不在中国境内的任何一座城市,而是在距离中国室韦口岸仅有4公里的俄赤塔州尔琴斯克-扎沃得区(简称涅区)。他计划在此兴建一个年产400万吨钢坯的大型钢铁厂。

  “我们争取三个月后开始动工”,7月10日,周福仁告诉本报记者。

  20年来,周福仁的钢铁梦想在国内屡屡受挫。

  实际上,让周福仁连续几年成为福布斯人物的,是耐火材料制造与复合肥生产,这两项西洋已经做到了中国最大,但周福仁却更爱钢铁。“肥料是农业的粮食,钢铁是工业的粮食”,周福仁说,他就是要做两种粮食。

  1993年周投资海城钢铁厂,建立了一个4吨规模的转炉。然而,不久全球钢价大跌,周福仁只好停炉撤火。这是周第一次造钢。

  这次失败并没有挫败他造钢的勇气和激情。

  有公司员工泪流满面地劝周不要把多年积攒的钱砸到钢铁里去,但固执的周福仁像头“倔牛”,没有人能说服他。至今还是西洋村村长的周福仁不喜欢专家、文化人和官员,他只对钢铁感兴趣。他的执着、韧性,甚至独断专行的风格在西洋村出了名。

  2002年,他兼并了海城钢铁厂;2003年又兼并了辽阳钢铁厂。随后又一连运作贵州赫章西洋铁业公司、宁夏恒力[7.00 -0.57%]钢铁厂和黑龙江鹤港钢铁厂。

  这一时期,钢价飙升,“国退民进”的市场氛围,让周福仁的“钢铁梦”迅速膨胀。时任中共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拍板:“支持西洋进入钢铁行业,做大作强。”

  当时鞍钢已是一千万吨级的国有钢厂,但周福仁却提出,也要建一座一千万吨级钢厂,并且技术国内一流。辽宁海城要建两个千万吨级的钢厂,在钢铁行业曾引起轰动。

  然而,2003年的铁本事件,让周福仁措手不及。他的一千吨钢厂的计划未能获批。戴国芳入狱,他悄悄让集团高管赶到江苏会见铁本高层,希望收购铁本或者合作,但最终担心“招眼”而放弃。

  周福仁心中的钢花并未熄灭。

  2005年周福仁花35亿元从美国进口了一套为福特、凯迪拉克等轿车制造面板的2030轧机,当时这样的技术国内只有宝钢有。机器靠岸,一家大型国有钢铁公司的老总就公开说,周福仁“不知天高地厚”。

  周福仁还没有安置好设备,这一年末,国家钢铁新政出台,不再审批新的钢铁项目。

  周福仁的2030轧机进口已经4年了,至今仍在营口海关沉睡。

  铁本、建龙的命运让周更加低调,公开场合他不再提及他的钢铁梦。西洋集团的网站也将“钢铁”的字眼扣去了,并考虑将相关的钢铁项目都改名“重工”。

  此间,铁本倒台、建龙退出宁波项目,日照钢铁被山钢强行收编。

  周福仁也曾设想与同处海城市的鞍钢携手,但遭到鞍钢的拒绝。一家国有钢铁企业的负责人说:“民营企业就不适宜搞钢铁。”

  海外寻矿

  周福仁无奈,开始将目光投向海外。“我这一生把实现钢铁梦的希望全寄托在‘走出去’上了。”周说,“把钢厂建到国外。尽管境外政治风险大,但也要冒险求生。”他曾到印尼、俄罗斯、印度、南非等国考察,最终签下了俄罗斯和朝鲜的大单。

  “俄罗斯、朝鲜政府部门一直在催促我们赶快开工,”周福仁说,“朝方专门为中国员工安装了电视设施,能收到中国卫星[21.71 -0.46%]电视20多个台。”

  不过,很多钢铁行当的人觉得周福仁太狂,在俄罗斯和朝鲜拿那么大的矿,会出现俄罗斯突然关闭切尔基佐夫斯基中国市场那样的事情,让投资血本无归。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首席顾问焦玉书曾是鲁能集团在俄远东地区探矿的专家评审成员,他告诉记者,俄罗斯政策多变,加上远东地区水电供应困难,基础设施差,采矿风险很大。“今天喝酒签合同,明天睡一觉就变卦了。”

  从内蒙古的拉布大林出发,越野车颠簸了六、七个小时,才到达涅区,在区政府狭小而简陋的会议室里,周福仁对员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400年前,咱们这就是回家了”。

  现在,周福仁大炼钢铁的冲动和俄罗斯远东大开发战略碰撞到了一起。当天驱车7个小时,赶来的俄罗斯赤塔州副州长别落泽罗夫向周福仁递上了一张中文名片,反复说,俄方非常重视这个项目,将尽快协办各项手续,期待西洋集团尽快开工。

  此前这家铁矿的采矿权由中国鲁能集团竞标获得,这家国有企业因缺乏海外开矿的耐心和经验,最终在2007年8月将这座铁矿转让给了西洋集团。

  周福仁一直梦想成为中国的卡内基,上个世纪初期,伴随着美国工业化和钢铁业崛起,美国本土诞生了世界最大的钢铁厂和钢铁大王卡内基,而现在同样处在钢铁爆发性增长的中国,一些民营企业只能选择出走海外。除了西洋集团,还有一些民营企业计划在距离中国不远的境外投资煤化工等项目,以规避国内调控的风险。

  除了在俄罗斯拿矿,周福仁一直在朝鲜运作的镁矿和铁矿最近也传来消息,2007年签订的镁矿和铁矿正筹备投产。周福仁计划在朝鲜年产100万吨铁矿,建设2个选矿厂。目前已经投资1.5亿元人民币。现在20多名中国员工和500名朝鲜工人,正在朝鲜西海里一带的荒山上建设电厂、厂区和码头,一期工程已接近尾声。

  融资“玻璃门”

  最近周福仁一直与韩国浦项接触,计划在别列佐夫建设的钢厂能采用世界领先的FINEX工艺技术,合作开发俄罗斯铁矿。FINEX技术是一项非焦煤炼铁技术,由韩国浦项钢铁研发成功,其省去了焦化和球团环节,直接使用铁矿粉和煤粉炼铁,这将降低能耗和污染,是中国钢企期待更新的技术。

  不过,这也是周福仁的无奈。

  跟浦项合作,也希望能解决资金问题。目前境外拿矿的前期投入已经达到3个亿,而在别列佐夫建铁矿,预计总投资约33亿人民币。资金困境又让周福仁彻夜难眠。

  周福仁曾向到辽宁调研的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汇报,李若谷一听,当即在调研会上表态:“西洋拿到这样大的矿山,不支持西洋,支持谁?”

  最后业务部门调研后没了音讯。周福仁又先后找到几家银行,但“谈得都很好,但贷款一直办不下来”。

  西洋集团副总经理仇广纯说,民营企业的贷款门槛很高,银行给民营企业的评级好了也只是2A,而国有企业一般是3A、2A+。银行要他们找国有企业担保,他们先后找到营口港[9.27 9.96%]、鞍钢等国有企业,但都被婉拒。

  仇经理说:“眼下宽松的货币政策没有改变中小企业的融资困难。”

  目前西洋集团融资只有三条出路:上市。计划拿出复合肥产业或者铁矿山到法兰克福上市;另一条是发企业债,但需要等待审批;第三条是靠集团五大支柱产业的利润滚动。

  周福仁的计划是建立钢铁联合公司,将矿山-炼铁-炼钢-轧钢整到一体,建立没有运输和冷却成本的钢铁产业链。

  一个钢铁狂人的梦想,能圆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吗?

1
+1
3
+1
文章关键字: 周福仁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