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失败教训 > 永隆掌门孙利永走上不归路

永隆掌门孙利永走上不归路

生意场 2009-09-15 09:15:10 来源: 《浙商》

  浙江绍兴县杨汛桥镇从来都不是一个缺少故事的地方。这一两年间,这座小镇上的许多人经历了大悲大喜,他们的脉搏随着全球经济的波动而一起跳动。

  杨汛桥镇的孙利永潜逃美国已近一年了。一年前,他的身份是浙江永隆实业(0.077,0.00,0.00%)股份有限公司(香港上市公司,以下简称“永隆实业”)和浙江加佰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加佰利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他和夫人方晓健(为永隆实业执行董事)还是2008胡润富豪榜的上榜人物,当时夫妇俩身价8亿。

  今年7月27日,永隆实业董事会收到了来自孙利永夫妇的辞职函。信函上说,孙利永夫妇认为由于他们目前身在美国及基于个人原因预计短期内不会回国,因此他们未能正常履行公司董事长及/或执行董事的职责。

  两天后,永隆实业董事会决议接受孙利永夫妇的辞职。

  曾是华联三鑫的股东

  这一辞职事件,令原本已被公众渐渐忘却的孙利永,以及有关永隆实业、加佰利集团和华联三鑫的往事重回人们的视线。

  的确,人们对于孙利永的最初了解大多起于去年下半年浙江华联三鑫传出濒临破产的消息——由于华联三鑫逆市炒期货暴仓,最终引发资金断裂,公司停产。当时,华联三鑫账面总资产118.96亿元,总负债113.4亿元。

  而孙利永正是华联三鑫的股东之一,其时,加佰利集团与展望控股共同持有华联三鑫19.021%的股份。

  有媒体称,受华联三鑫巨亏牵连,孙利永在未经董事会同意的情况下,挪用了其控制的上市公司永隆实业3亿余元资金,其中大部分资金流向加佰利集团。这一行为使得永隆实业基本丧失流动资金,并直接导致永隆实业2008年10月24日停牌,至今未复牌。

  不过,在华联三鑫濒临破产消息传出之前,去年9月14日,孙利永就带着一家人到了美国,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如今,他成了公安部门的通缉对象。

  昔日的榜样企业

  回顾孙利永的发家史,可以看到这样一条路径:

  上世纪90年代末期,孙利永以纺织业起家,先后创办浙江宏兴纺织有限公司和浙江宏兴莎美娜服饰有限公司。

  2001年,浙江宏兴纺织有限公司进行股份化改造,2002年11月8日,浙江宏兴纺织有限公司整体改组成浙江永隆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后正式在香港创业板上市,成为内地首家在香港上市的民营纺织企业,也创下了当时上市速度最快记录。

  孙利永一时成了杨汛桥第二代创业者的榜样。

  就在永隆实业积极筹备上市期间,2001年,孙利永创办浙江加佰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开始涉足房地产、金融业等高风险、高回报行业的投资。

  不久,孙利永看上了同在杨汛桥的浙江展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唐利民手中的一个PTA纺织基础原料生产项目。2003年3月,浙江华联三鑫石化有限公司在华联控股、展望集团、加佰利集团的联合投资下成立。

  不同的命运

  杨汛桥是座神奇的小镇。

  到2007年,这座小镇拥有“浙江玻璃”、“永隆实业”、“宝业集团”、“展望股份”、“长江精工”、“轻纺城”、“精工科技”7家境内外上市公司,着实令人惊叹。

  杨汛桥第一家成功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企业是浙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那是2001年12月10日。

  从那天开始,杨汛桥的老总们满脑子想着的就是怎么赶上去。

  孙利永就是其中的一位。

  “浙江玻璃”的上市仪式,孙利永也在场。回来之后,孙利永就决定也要上市。他喜欢那种跻身国际舞台的感觉,更何况,他接触到的香港券商对他说:“你这个企业也不错,可以上市。”

  “国际化是大家绕不开的。”一位杨汛桥人说。或许正因为如此,杨汛桥的企业普遍喜欢选择在境外上市。

  海外上市看起来风光,然而暗藏的风险却不少。

  对此,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雪军说:“中国证监会铁腕整治之后,由于提高了防范意识,A股上市公司大股东占款的现象逐渐减少,这几年几乎看不到。但是,对于一些在香港上市或者海外上市的企业,由于监管不够及时,民企大股东占款还是高发。”

  “虽然我是分管财务的副总,但在国内的企业,只要老总点头,资金完全可以不经过我就拿出来,当时这笔异常的资金,我一点都不知道。”永隆实业董事、曾经分管财务的副总、目前临时主持该公司工作的负责人孙建锋曾公开对外表达过对3亿元资金被挪用的无奈。

  如果监管到位,孙利永的故事会不会改写?

  这一点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我们至少知道的一点是,就在孙利永举家潜往美国后,同样因华联三鑫受到牵连的展望控股集团董事长唐利民却选择了留守和坚持。

  其实在孙利永出走后,唐利民也被“监视”了。但是,由于积极配合政府的调查、处理工作,唐利民最终获得了政府的信任。据有关报道,光宇集团(浙江玻璃的母公司)愿意帮助其承担3亿到5亿元的债务。而当地政府也承诺,作为交换,将为光宇提供土地和税收上的优惠,展望集团因此可能获得不一样的命运。

  重组未有定论

  “重组方案?这得问政府,我们不清楚。”今年8月12日,《浙商》记者致电孙建锋时,他这样表示。

  绍兴县经贸局副局长赵金良在接受《浙商》记者采访时说:“目前还在进行永隆实业的资产清算工作,至于要到什么时候出重组方案,还很难说。”

  “现在还没有一个最后的结论,即便是对于孙利永,也没有一个结论出来。所以,很多东西,现在谈还为时尚早。”一位对孙利永非常熟悉的人士告诉《浙商》记者。

  “其实企业也是很难的,作为传统的纺织业,利润越来越低,转而投其它产业也很正常。甚至一部分企业靠自身运营难以为继,只能靠贷款维持,其结果则显而易见。”绍兴县一位从事纺织业的企业高管对《浙商》记者表示。对于纺织业的前景,他至今乐观不起来。

  今天,孙利永事件已经成为杨汛桥的一个痛。在这一事件背后,是一连串留待解决的问题。不过,随着政府工作小组的介入,一切似乎都在好转。

  目前,杨汛桥镇政府专门派出了三名人员,成立了“加佰利集团解困工作组”,常年在集团公司办公,一直要到重组完成。有消息称,目前至少已有3家企业考察过永隆实业。

  而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深陷各种传闻的杨汛桥镇,也正从低迷中抬头。7月30日,杨汛桥又有一家纺织企业绅花纺织成功在澳大利亚上市。

  也许是吸取了过去的教训,此次上市绅花纺织显得格外低调。但无论如何,这一消息都给杨汛桥以新的期待。

0
+1
1
+1
文章关键字: 孙利永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