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金牌经理人陈家瑛:女强人是逼出来的

金牌经理人陈家瑛:女强人是逼出来的

生意场 2009-09-01 10:08:34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

  在港台娱乐圈中,有许多比明星更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幕后明星——艺人经理人。看看王菲的经理人陈家瑛麾下的艺人,你便知她的重量了。陈百强、王菲、陈奕迅,无一不是能够代表一个时代的明星。而陈家瑛做艺人经理人的最大特点是一对一,每次只带一个艺人,而这一个,一定是最有潜质的!在幕后呼风唤雨的女强人陈家瑛,生活中却遭遇过三十出头便丧夫、失去双亲及陈百强之痛的打击。及至自己身患癌症之后,陈家瑛自言尝尽人间的喜怒哀乐。已懂得人生最紧要之事是活得精彩。

  陈家瑛:香港著名的艺人经理人。在众多娱乐公司大量招揽明星、发掘新人之际,陈家瑛仍坚持家庭作坊,并以一对一方式辅佐自己的艺人。看看她旗下的艺人的名单,陈百强、王菲以及陈奕迅,无一不是巨星。若以在香港娱乐圈中的影响力而论,陈家瑛是具备足够分量的幕后明星。

  经理人有价,亦应该值这个价。

  陈家瑛当名牌经理人的特色,是一对一。到目前为止,都没试过同时要几个。且看她的名单,每个都是闪烁巨星:陈百强、王菲、陈奕迅。

  她说:“我不要嗓子不好的、不聪明的、没个人风格的。”上述那三个,个个都是性格巨星。“其实性格巨星都不怎么难搞。”她说。

  “真奇怪,三个都是自己来找我做经理人的,不是我主动的。经理人有价,亦应该值这个价。经理人的EQ(情绪商数)是关键。事实和时间可以证明经理人的功力和诚意有多大。”

  她郑重加强“诚意”那两个字。

  她从来把旗下艺人当做家人。纵使王菲暂时不做事了,她也跑去北京陪她坐月子。

  爸爸怎么啦?家瑛告诉女儿:“爸爸上天堂去了。”

  陈家瑛亦是“TVB”(编者注:香港无线电视台)出身的。初到“TVB”做暑期工,才十七岁半,是个拿着波板捧糖吃、摔一跤便大哭的少女。

  谁料到她三十出头之后,便得面对丈夫、父、母和陈百强逝世,去年还自己患过癌症的坎坷人生路!

  认识家瑛很久了,那时大家都二十几岁,她比我小,不过已经结婚了。她的丈夫是TVB的头号谋臣林赐祥,专门医治公司的疑难杂症和定出如何对付其它电视台的策略。

  那些年头,一时多少豪杰。TVB出来的,每个都独当一面。林赐祥很疼家瑛,如果他不是英年早逝,家瑛如今很大机会是TVB的“第一夫人”。

  当年我是TVB的宣传部经理,家瑛是我部门内的几个监制之一。我们是个很年轻的部门,平均年龄是二十几岁,没一个超过三十岁的。

  林赐祥属于高层,他们青年夫妻,是公私分明的,家瑛在工作上是很独立的人。

  林赐祥逝世时,家瑛不过三十出头。她一直有不同的男朋友,不过,没一个长长久久。

  人家说“尊重痛苦,从中学习”,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

  那就产生了后期的陈家瑛,事业上的女强人。旗下的艺人喊她做“阿妈”,有问题便得找她解决的强人。“那是逼出来的。”家瑛说。一个需要人保护疼爱的女子倒过来做了需要保护疼爱别人的人。

  “如今我很快乐平和。曾经得过那种病,日子对我来说,现在过得很精彩。多谢上天对我的眷顾。”家瑛说道,“我不介意死,但人不应那么轻易放弃生命。父母生得你出来你便要尊重。”

  选艺人,我有三个条件:唱功、性格和样子。

  “选艺人,我有三个条件:唱功、性格和样子。像陈百强,他有一种贵气,你觉得吗?”当然。陈百强生前是我很要好的朋友。给他一首最土气的歌,他都能唱得很贵气。当政府推广戒毒时,他跟林振强合作,一曲《摘星》,至今乃成经典。

  “他的离去,我老早有心理准备。”家瑛说。陈百强十分情绪化,他是个不快乐的人。“他心地倒好。有一年他不大工作,我说:‘你不工作,我吃西北风啊?’他说:‘阿妈,给你一百万,先拿去用吧。’”家瑛不是个节俭的人,便对他说:“一百万怎够我用一年?”

  那倒是真的。孩子们渐渐长大,她得送他们到加拿大念书。

  陈百强走了,却出现了一个王菲。还记得十多年前家瑛告诉我:“我有个新人叫做王靖雯(阿菲当时的艺名),嗓子好得不得了。”

  “人家喊‘王靖雯’,阿菲老不知道有人喊她,终于还是用本名王菲。”家瑛说,“我很挑剔的,我亦慢热。在挑选艺人时,我已经知道他们的潜质能跑到多远。我的工作便是发挥他们的长处。”

  “任何天王巨星,必须聪明。我得引导他,挖掘出他最大的长处。那得用自己的心去感受的。”

  “他们多半是很敏感的,你得给他十足信心,同时让他觉得自在。不然他便不能做到最好。还有,思想是很重要的。人要有勇气才能够发挥自己最好的一面。我这人,把心一摆出来便收不回的。我把我的感情感觉都做下去。如果做得不好,结果便是毁灭。”

  “之前我必须热身,先要了解他。像陈奕迅,他很懂得听音乐,我很享受跟他一起听。他会说:‘阿妈,我找到了一首歌,感觉很好’。”

  “陈奕迅是个还在玩机器人的大男孩。他这人很感性。例如《最佳损友》,黄伟文花了一个月时间去写。陈奕迅捉摸到这歌的无奈之感,他便压抑着声音去唱以表达悲凄之情:两个老朋友终于做不成老朋友。”

  “他本在‘英皇’旗下,但‘英皇’艺人太多,他便来找我。接手时他给人有点胖子的感觉,我要他减肥。”

  “他很有责任心,很孝顺,疼老婆,对工作热诚。他是个要人疼的人,还会撒娇呢,一个大头便枕在我大腿上。他晓得有人疼他会偷偷欢喜。我跟他的家人在一起时,就像一家人一般。”

  我一生人喜怒哀乐全有过了,那便继续潇潇洒洒地做人吧。

  “当经理人相当辛苦。首先时间不方便,陈百强最喜欢三更半夜打电话来申诉,我亦要负责艺人在公众场所的所有行为。当艺人压力很大的,经理人要做他的朋友,他亦需要有人告诉他路应该怎么走。”

  忽然想起陈家瑛是什么时候学懂做演唱会的。她说:“自学、五轮真弓来港演唱时跟日本工作人员学。我的性情实在太独立,什么都公事先行。让我最精神抖擞的便是工作,个中乐趣只有自己知道。”

  “我的目标?我周遭的人快乐我便真心地快乐,比自己有金山钻石山还要快乐。发掘到一个人才的满足感是无与伦比的。”

  “经理人最辛苦的是压力,不但不可以让艺人知道,还要做出很轻松的模样儿。陈奕迅过档后第一场演唱会那天便上吐下泻,下午一出院便彩排。我们还得扮BarryManilow(美国名歌星)。他看出我们怎么拼搏,好像大家同是一条命似的。做完了第一场,我们眼泪都涌出来了,他的太太眼都红了。”

  问陈家瑛什么赚钱最多?她答道:“开演唱会,到内地走秀(到不同的城市表演);艺人做广告、做代言人收入都不错,剪彩亦有收入。”

  “你跟艺人签多少年约?”我问。“三年再三年的签。阿菲都十几年了。我不喜欢绑着人家太久,得互相靠一颗心去做,有感情的。”

  家瑛是个心地好的人,不久之前替关淑怡做了个演唱会:“她没有经理人,我好心帮她做而已。她像孤儿似的,声靓到极。”

  “为什么不开第二场?”我问。

  家瑛说:“背后太复杂了,这个说他有份儿,那个又说自己有份儿,都是要分钱的,那么她唱来干什么?”

  “如今你为何而生?”我问她。

  “呀,那么深奥?我一生人喜怒哀乐全有过了。癌症亦熬过了,那便继续潇潇洒洒地做人吧。医生叫我不要退休,不然便忧忧郁郁,百病缠身。

  “如果癌症复发,我都会抗争。”家瑛又叹气说:“对世界,实在没什么留恋。死不是好大好大的事,最重要是活得精彩。”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陈家瑛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