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富二代故事:玩世不恭偷老爸巨款去整容

富二代故事:玩世不恭偷老爸巨款去整容

生意场 2009-08-28 09:03:47 来源:生意场

  圆圆1982年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座城市。当她上中学的时候,父亲已是当地派出所所长。他的腰包也就和他的职务同时见涨。圆圆16岁那年,她父亲让一个22岁的女人怀了孕,生下了一个男孩。圆圆的母亲闻听了此讯,当晚就自杀了。

  从此,圆圆对父亲恨之入骨。除了伸手要钱,不跟老爸多一句废话。母亲去世后,她变成了一个玩世不恭的孩子。老爸的设想是希望圆圆到外面镀层金。圆圆不愿意去日本,但老爸答应只要她去日本留学。保证不用她打工、给她足够的零花钱。最后在父亲同意替她在日本买辆二手车作为让步后,他们才像谈生意一样,达成共识。就这样圆圆才同意了赴日留学。

  来到日本的一周后,圆圆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最爱——商场。在这里她看到了过去只有在杂志、广告宣传画上才见过的最时髦的新款衣服。她购物时的出手,吓得日本收银员都合不扰嘴巴。仅在商场开门两小时后就用现金买走了四十多万的衣物。

  回到宿舍,小姐妹们,全都跑到了圆圆的房间,圆圆在这七嘴八舌的,或恭维或羡慕的声音中趾高气扬,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尽管这满足是用钱买来的。在圆圆即将花完手中最后一个铜板的时候,父亲的汇款就会如期而至。

  圆圆在东京小半年的光景,她需要让老爸的承诺快点兑现了——买车。原本父女的条约是,买一辆二手车。但当她听说老爸与那个害死母亲的女人结婚了,随即大骂父亲。父亲自觉亏歉,为讨好女儿自愿出钱买辆新车。老老实实地汇了一百五十万日元。

  有了新车,圆圆感觉自己“身价”暴涨。日本人接触多了,圆圆学会了去专为女性服务的酒店玩。这家店,虽然服务生都是清一色的帅哥俊男,这里的男人们在店里只是出卖色相陪酒的。但那里一小时的消费最少也要五六千日元,一个晚上下来少说也要二万多日元。

  在这家店里,圆圆喜欢上了一个从冲绳来的男孩山下。他是这家店人气最旺的一个服务生,据传一个月为店里创利最少也要五百万以上。圆圆为了这个山下也是不惜一掷万金。

  渐渐她不满足只与山下在店里见面,她向山下发出了邀请,要与他在工作之外私下交往。山下答应她的邀请。当晚,圆圆做东吃了一顿西餐后,山下说带圆圆去见识一下。那不过是一家小型的蹦迪场所。刚刚进去,她便觉得这里的人太过疯狂,感觉他们的头会从脖子上晃掉下来。她看着山下从一个服务生手中买了两个药丸。“给你,这是**,试试吧,很爽的!”“这就是**?早就听说过,不过还真没试过。”迪厅里昏暗的灯光交错闪烁着,使得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真切,有点迷离恍惚。还没等圆圆看清楚手中的小药丸,就扔进嘴里了。这东西令人兴奋,会让舞者没有疲惫的感觉,一直不停歇地摇头晃脑地舞动。这一个通宵几乎耗尽了所有的体力。

  那一日与山下的约会,让圆圆念念不忘。而自那之后,无论圆圆再怎么邀请山下,他都说自己忙,没时间。为此圆圆一周要跑到山下店里几次,只为看上他一眼。可是看一眼是要花钱的,圆圆感到腰包里的钱越来越紧张。于是多次向老爸提出增加生活费用。在圆圆来日的两年多中,他竟没有仔细地计算过圆圆究竟用了多少钱。原本他只是依靠着送上门的钱来发财的,但自圆圆赴日以后,只靠送来的钱活着,就显得拮据了。就不得不开始用手中的权势来“找”钱。即使如此,近半年来圆圆的频频索要,仍旧让他有些力不从心,感到总这样下去不行,不能再继续这样无限制地给她了。而此刻却正是圆圆迷恋山下,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时候。老爸的突然拦腰截流,让她痛苦难耐。

  圆圆经济上变得紧张了,再不敢每天去泡酒店了。一日正徘徊在酒店前,突然看见山下送一女客出门来。圆圆正待去打招呼,却看到山下在楼角处轻吻着女人的面颊。这一幕是圆圆万万没想到的,她以为山下的吻只属于自己。女客走了,圆圆冲了过去一把拉住欲进电梯的山下骂道:“你这个八格!”一向体贴的山下此刻一改往日的温情,冲着圆圆扬了扬眉毛,“你发什么疯呢?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你去整整容再来找我吧!”山下最后的话大伤圆圆的自尊。她开始计划着去做整容手术,报复山下。按照自己的设想,她估算了整容的价格。这笔钱数目太大,她决定从老爸那里骗出钱来。可是,这回却没有成功。老爸一听圆圆为整容要钱,立刻严辞拒绝。

  圆圆感觉,这一次想要钱,似乎只有自己回去一趟了。当暑假到来,她回到了故乡。为了女儿归来,他还特地在当地最好的饭店操办了一桌酒席来接风。他为圆圆做了一切能做的事情。她还是他的掌上明珠。

  在家中不到一周,她对这个装饰一新的家也了解得差不多了。她在家中的各个角落中找到了几个老爸的存折。只待机会来了提出这些钱,然后换成日元她就可以溜回日本。计算好时间后,打电话签好了回程的机票。这一切自然都是瞒着老爸的。一天,老爸前脚出门,圆圆旋即拿了存折去提款。她拉着箱子进了银行,左边的窗口提了钱,右边的窗口兑换成日元,然后打了车就直奔机场。圆圆带走的钱,是一个中国平民百姓一辈子都没见过的数字。那可是五十多万人民币兑换成的七百多万日元。

  有了这些钱,圆圆堂而皇之地走进了整容院,在先后三次整容后,圆圆的脸俊俏得自己都不敢相信。当然为此她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大大超出了她原先预计的整容费用。不过,她觉得三百多万日元能换来一张美人的相貌值得。

  就在圆圆这边为整容,美滋滋地奔忙的时候,她在家乡的父亲的家里却闹得沸沸扬扬。在发现存折不见了后,他怀疑太太,然而再三地追问也没有一个结果。如此,这夫妻之间又如何能不开战呢!结果是女人带着儿子拂袖而去。不再年轻的他又一次成了孤家寡人,还因此得了一场大病。

  可是变成了美人后的圆圆此刻正在为报复山下做着准备。经过她的精心设局,山下终于失去了这份工作。

  圆圆在日本开始了“找男人”。她从父亲那里偷来的“巨款”,在她的手中连一年都没到便没了,而这还不算不知情的老爸每月汇过来的生活费。钱没了,就要找钱。也唯有此刻,她才会想起国内还有一个爸爸。

  女儿赴日已三年多了,老爸的钱是进得少出得多。且不说圆圆的买车、偷钱、每次的汇款。单就那每年的学杂费、生活费,就不是星星点点的钱能解决的。而今虽还有点积蓄,但老爸已感到底气不足了。为了让女儿“学有所成”,他觉得应该在自己尚且有点权的时候,快些储备才是。他开始对管辖区域中可以收到钱的地方动起了脑筋。东家索要西家盘剥,时间长了,各家店的老板们均感难以承受,下决心联起手来精心做了一个套儿,让这个横行无忌的“黑吃黑”所长钻了进去。在又一次勒索贿赂的时候东窗事发,他被“双规”了。

  老爸出事了,圆圆并不知道。但在收不到每月必到的汇款后,她便开始满世界地找这个老爸。最后,在外婆那里听说了这一消息。她哭了,但却不知自己的眼泪是为父亲,还是为自己。

  很快,圆圆感到经济已经陷入危机了,于是做起了陪酒女郎的工作。这对她来说,就是一边玩一边挣钱。

  但很快,她就认识了一个常来店里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个叫渡边的男人,离异无子独身,还在涩谷做房产生意。圆圆之所以将这个渡边作为狩猎目标,是因为像她这类不求上进的人,如果想留在日本,就只有一条路——嫁人。打定了主意,圆圆便重拳出击了。没多久,圆圆就搬到了渡边家里,与之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老夫少妻的同居生活。

  就在圆圆傍上款爷的消息传遍校园的时候,老爸即将审判的消息也传遍了家乡的街坊邻居。也就是在圆圆和渡边牵着手走进教堂的那天,在故乡的老爸出庭受审。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富二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