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倪正东:聪明+勤奋+决断能力=成功

倪正东:聪明+勤奋+决断能力=成功

生意场 2010-11-09 09:19:57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倪正东,湖南大学工学学士、清华大学工学硕士、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博士,清科集团的创始人、CEO兼总裁。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他领导他的团队将清科建成了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创业投资顾问和研究机构,并建立了国内最强大的创业投资关系网络。他被业界媒体誉为“中国创业投资界青年一代的代表人物”,并被称为“掌握中国创投市场信息最全面之人”。

  编者按

  前不久,有媒体组织了我国风险投资界老中青三代代表人物的评选活动,最终当选我国风险投资业老一辈代表人物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思危,IDG全球高级副总裁熊晓鸽成为中年一代的代表人物,而青年一代的代表人物则是倪正东。本期对话的人物就是当选青年一代代表人物的倪正东,他是新经济、企业家精神和创业投资的传播者。

  对话对象:清科集团创始人、CEO兼总裁

  对话时间:2008年4月2日

  对话地点:鹏润大厦清科集团倪正东办公室

  创业者比别人寿命短吗?

  记者:能介绍一下你一天最典型的工作日程吗?

  倪正东:早晨七点起床,九点到办公室。九点左右与清科设在美国和我国香港地区的办公室开电话会议,一周至少一次。

  然后一小时一个会议。中午与VC或者企业家吃饭。下午又是一小时一个会议,晚上与VC或企业家吃饭,晚饭后再开个会或者见个投资人或企业家。一般晚上十点半左右到家。每天基本都这样。

  记者:每天都这么忙,是不是觉得特别累?

  倪正东:现在还好点,周末可以陪陪小孩。但周末也不是每天都休息,一般都与客户或者投资人见面吃饭谈事情。

  记者:每个阶段都这么忙,是不是特别希望能有个放松的时间?

  倪正东:那肯定是的。

  记者:比如说吃饭是个特别放松的事情,但是你还是很紧张的……

  倪正东:所以我也时常回家吃饭。

  记者:这种繁忙会不会是以健康为代价的?

  倪正东:像我们这样的人,有可能停下来反倒会生病。像我,歇个两三天是可以的,要歇个四五天就待不住了,会觉得无聊,要找事情做。忙碌好像已经成习惯了。

  记者:有人说中国的创业者寿命会短一些,消耗的会快一点,你同意这种观点吗?

  倪正东:是有一些这样的问题。注意健康还是很重要的。

  记者:我觉得这是以健康为代价的。一个正常人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休息和休闲的,否则国家也不会规定一周五个工作日,两个休息日。或者,你比别人拥有超常的能量?

  倪正东:没有……身体方面大家肯定都是一样的。

  每天24小时,一周168个小时。只是正常人一周工作40个小时,创业者一周可能有100个小时在工作,刚开始创业的时候甚至一周可能要工作120个小时。

  记者:一个创业者这么拼命地去做一件事情,做成了还好,如果事情做不成人又倒下了,代价是不是太大了?因为我们看到的都是成功的,看不到的是更多的不成功的。

  倪正东:这没什么,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在做自己认为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而这件事情是你愿意全力付出的。这就像是追女朋友。如果你特别特别喜欢一个人,你肯定会努力去追她,不会觉得路途多么遥远,不会在乎会遭多少次拒绝,遭多少冷眼、嘲笑的。如果没有追到,也不会觉得遗憾,因为你努力过。追求的过程就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因为是你自己真正想追求的东西。别人也许觉得累,但是对创业者来说,他不觉得累。我岳母就说,你太辛苦了。但是我真的没觉得很累,有时会觉得有点疲惫,调节一下就好了。

  记者:你失眠吗?

  倪正东:基本不会。

  走过创业路

  记者:创业路上困难重重,你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倪正东:只有学会生存才能有发展。在创业低谷时,我仍坚信这个行业的潜力,并坚持到2003年携程网上市、2004年盛大网络上市,公司也就好起来了。

  倪正东对近期热播的电视剧《士兵突击》中许三多常说的一句话“不抛弃、不放弃”很有感触。

  记者:回顾一下你的经历,从毕业以后开始做创业投资的中介服务,再到融资、自己开始做投资,为什么你会对创业和创业投资这一领域情有独钟?

  倪正东:那是因为创投这个行业,是一个让人很兴奋的行业,每天看到的都是崭新的东西,而且始终走在整个经济发展的最前沿。在这个领域里,我每天可以有新的收获、新的感觉,同时这个行业也很有意义。你不进步,就会退步,对每个人的要求都很高。我喜欢做一些有挑战性的事情,而创投事业正是这样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事业。

  记者:你是怎么接触创业投资这个领域的?

  倪正东:我第一次深入接触创业投资,是在清华大学读书的时候,从互联网上看到国外举办的创业投资大赛。于是,我就和同学一起也在清华大学开始举办创业大赛。毕业之后,我留在国内,理所当然地奔向了创业投资领域,成立了清科。

  记者:1999年清科成立时有几个创始人?

  倪正东:5个。

  记者:现在还剩下几个创始人?

  倪正东:就我一个。

  记者:清科最少的时候剩下几个人?

  倪正东:2001年年底时,就剩下3个人。

  记者:有人质疑你怎么办?

  倪正东:质疑的人都走了。

  记者:你就坚信你能成功,中国的风险投资市场会发展起来?

  倪正东:我觉得有几个因素会决定一个人的命运:聪明、勤奋以及关键的时候做决定的能力和勇气。聪明和勤奋的人很多,比较重要一点就是做决定。我当时对市场的判断是,中国肯定会有更多的企业家,中国肯定会有新经济,中国肯定要发展风险投资。

  记者:你印象中特别难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倪正东:很多很多,我经历得多了,都是创业者会经历的事情,团队经历震荡、马上就没钱了等。刚开始组建公司的时候,大家一拍脑袋,股份基本是平分,好在我多了一点点,但也就比别人多了几个点。市场不好的时候,有人不看好企业的发展前景,要离开,股份怎么办?我就把它买回来。但有好多创业者都没把股份买回来。事后证明我把股份买回来是非常正确的。创业就是一种挑战,在创业最开始的3年很容易因为内耗、资金链断裂等原因而死掉。

  清华大学1998-1999年第一批创业的时候,很多企业的创始人太多,甚至有六七个的。刚开始都是同学,水平差不多,但是企业发展两三年后,就会发现每个人的精力、投入不一样,每个人能力不一样,每个人做出来的东西也不一样。那你该怎么办?处理不好就成问题,干得好的会没动力。总之企业发展会面临很多问题。

  记者:没有钱怎么办?

  倪正东:那就想办法,去借钱。我曾经向我哥哥借了3万元,给员工发工资。

  记者:你是怎么说服你哥哥借钱给你的?

  倪正东:我哥哥很支持我。所以作为一个创业者,你必须有家庭的支持,你的父母、兄长、爱人或女友,或者你的哥们特别支持你。在我创业最难的时候,首先我爱人支持我,我哥哥也特别支持我,就熬过去了。

  记者:每个创业者是不是都有特别难的时候?

  倪正东:是的,都有特别难的时候。如果企业已经临近死亡,然后又活回来,就会变得特别厉害。

  记者:你怎么解决企业决策层发展理念不一样的问题?

  倪正东: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有些人发展理念开始不一样。但总有一些人会觉得你的方向是正确的,铁心跟你朝一个方向前进。联想有一个文化是,听多数人的意见,和少数人商量,最后一个人说了算。总得有一个拍板的人,不能在关键的时刻拍不下去,否则会影响企业的发展。

  记者:在我印象中,你一直是一个很温和的人。我很难想象你力排众议作抉择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倪正东:我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的人。

  你适合创业吗?

  记者:创业之初你觉得艰苦吗?

  倪正东:说不辛苦,那是没说实话。

  我们知道,一个人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当然企业和企业的发展过程不尽相同,付出的代价也不一样,但是我相信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的。

  记者:我刚才一直想问,为什么那么高强度的工作你会“没觉得很累”?

  倪正东:创业者要时时刻刻保持一种兴奋的状态,要很有热情、激情,要热爱你创立的事业,再苦再累也觉得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有这种心态的人才能做创业者,不然你总会觉得苦啊、累啊。

  虽说作为创业者每天都很辛苦,一年工作365天,每天工作10几个小时甚至更多,但企业不断奔跑,从一个里程碑到另外一个里程碑的时候,你会觉得非常高兴。

  记者:如果我是一个创业者,你会给我什么建议?

  倪正东:我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想好了没有?

  年轻的时候有很多选择,自己要对人生有一个规划。我那时候,可以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读书,也可以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书,但我觉得我是个比较有事业心的人,我想做企业。

  同时,我要问打算创业的人:你是不是有创业者的DNA——热情、执著,企业没钱时也会想办法活下去……

  如果一个大学生22岁、23岁,刚毕业,没工作过、没有经验、没有钱,什么都没有,又什么都不懂,我不建议他创业,我会建议他好好工作几年,打好基础,认真考虑好再创业。除非有一个人来找我,告诉我他来创业,很有想法,逻辑清晰,方向清楚,虽然中间会经历磨砺,但是很有把握最终能把企业做好。否则我会告诉他: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的。

  此外,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或者打算成为创业者,要看你父母是不是支持你创业。如果他们天天给你的是压力而不是动力,恐怕你也很难成功。

  如果你是一个女性创业者,你男朋友或爱人是不是支持你,他会不会一听说你要加班就问“怎么又是加班”,抱怨家里没人管,晚饭没人做。如果他们都不理解和支持你,创业对你来说,也会变得比较麻烦。

  创业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创业能成功的人是很有限的。

  记者:创业者要有什么精神?

  倪正东:要有创新精神、团队精神、奋斗精神。

  创业没有随随便便成功的,不是天天在媒体上出现,天天在杂志上出现,天天忽悠就能成功的。

  记者:创业者是不是压力都特别大?

  倪正东:市场就是战场,什么事情和结果都会有,自己要想清楚,要有充分的准备和好的心态。你今天可能打了胜仗,很容易,怎么可能天天持续打胜仗呢?一个企业做得好,就会有模仿者,竞争也随之而来。这些都是很正常的,正确对待就可以了。

  记者:创业者在路上的时间都比较多,你每年在飞机上的时间也挺多的,你怎么消耗在飞机上的时间?

  倪正东:听音乐、看看人物传记、看看历史和政治方面的书,看看历史是怎么形成的,事情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

  企业的开放策略

  记者:清科一直都在帮别的企业融资,2005年,你们自己是不是也做了融资?能不能谈一谈当时融资的过程和融资以后发生的转变?

  倪正东:我们的融资……其实当时要投我们的公司很多,都是一些国际性的战略投资公司。2005年6月,我去美国,当时我就和一位创投界的朋友说,打算做一点点融资。他非常有兴趣,把我介绍给以前硅谷银行的董事长丁毅(JohnDean,现任StartupCapitalVentures主管合伙人。该创投基金由丁毅和吕谭平共同创办,重点投资硅谷及中国的初创公司——记者注)。在硅谷,我们见了一面,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清科。没多久就接到吕谭平(原香港联想总经理,同时也是一位积累逾20年经验的企业家兼创业投资者——记者注)的电话,说可以给清科投资。

  我当时有一个愿望,希望吕谭平能做清科的副董事长。

  记者:为什么?

  倪正东:丁毅在硅谷是非常有影响力的投资家、银行家,8年时间把硅谷银行从市值6000万美元发展到30亿美元,非常成功,他不但成功而且也非常有影响力。清科要走向国际,需要一个国际化的团队。清科也同样需要一个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副董事长。这也是我特别希望吕谭平做清科副董事长的原因。

  记者:融资之后清科是不是发展特别快?

  倪正东:融资完成以后,清科在2006年发展得很快。从人数来看,2005年清科不足40个人,2006年发展到70多人,现在我们有100多人,在北京、上海、我国香港、美国硅谷都有办公室。我们已经并将持续在美国硅谷、英国和日本召开中国创业投资论坛。国内、国际影响力得到大大提高。而且清科的收入也增长飞快,2006年有100%以上的增长。

  记者:你是一个开放的创业者。

  倪正东:的确。作为创业者,我是开放的。我希望有人分享我的梦想,一起来分担责任,而且一同带着我的企业向前发展。

  要创业就创这样的企业

  记者:现在什么样的企业比较容易得到融资?

  倪正东:高增长型,特别是年利润在2000万元以上的企业。

  记者:清科现在也投资企业,什么样的企业清科会考虑介入?

  倪正东:有几种企业我们非常喜欢。

  一种是非常简单,只有几个人的企业。这些人都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很好的创业经验,从一些比较好的学校像清华大学、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等毕业,同时有一个很好的创意。这样的企业我们会支持它,可能投资10万美元甚至20万美元。

  另外一种企业就是公司已成立一段时间,已经经历过几年的生生死死,可能目前正需要钱,但需要的钱不是很多,50万元或100万元就可以使企业发展起来。这样的企业我们投,我们希望帮助他们成长。

  企业的开放策略

  记者:清科一直都在帮别的企业融资,2005年,你们自己是不是也做了融资?能不能谈一谈当时融资的过程和融资以后发生的转变?

  倪正东:我们的融资……其实当时要投我们的公司很多,都是一些国际性的战略投资公司。2005年6月,我去美国,当时我就和一位创投界的朋友说,打算做一点点融资。他非常有兴趣,把我介绍给以前硅谷银行的董事长丁毅(JohnDean,现任StartupCapitalVentures主管合伙人。该创投基金由丁毅和吕谭平共同创办,重点投资硅谷及中国的初创公司——记者注)。在硅谷,我们见了一面,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清科。没多久就接到吕谭平(原香港联想总经理,同时也是一位积累逾20年经验的企业家兼创业投资者——记者注)的电话,说可以给清科投资。

  我当时有一个愿望,希望吕谭平能做清科的副董事长。

  记者:为什么?

  倪正东:丁毅在硅谷是非常有影响力的投资家、银行家,8年时间把硅谷银行从市值6000万美元发展到30亿美元,非常成功,他不但成功而且也非常有影响力。清科要走向国际,需要一个国际化的团队。清科也同样需要一个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副董事长。这也是我特别希望吕谭平做清科副董事长的原因。

  记者:融资之后清科是不是发展特别快?

  倪正东:融资完成以后,清科在2006年发展得很快。从人数来看,2005年清科不足40个人,2006年发展到70多人,现在我们有100多人,在北京、上海、我国香港、美国硅谷都有办公室。我们已经并将持续在美国硅谷、英国和日本召开中国创业投资论坛。国内、国际影响力得到大大提高。而且清科的收入也增长飞快,2006年有100%以上的增长。

  记者:你是一个开放的创业者。

  倪正东:的确。作为创业者,我是开放的。我希望有人分享我的梦想,一起来分担责任,而且一同带着我的企业向前发展。

  要创业就创这样的企业

  记者:现在什么样的企业比较容易得到融资?

  倪正东:高增长型,特别是年利润在2000万元以上的企业。

  记者:清科现在也投资企业,什么样的企业清科会考虑介入?

  倪正东:有几种企业我们非常喜欢。

  一种是非常简单,只有几个人的企业。这些人都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很好的创业经验,从一些比较好的学校像清华大学、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等毕业,同时有一个很好的创意。这样的企业我们会支持它,可能投资10万美元甚至20万美元。

  另外一种企业就是公司已成立一段时间,已经经历过几年的生生死死,可能目前正需要钱,但需要的钱不是很多,50万元或100万元就可以使企业发展起来。这样的企业我们投,我们希望帮助他们成长。

  专业书籍五六本,全英文版,小16开,本本都有1000多页,抱在手上很沉很沉的。那年我没有回家过春节,就在清华北门租了一个10平方米的小平房,生活工作复习。经过3个月的复习,还可以,过了。

  记者:你怎么看待学习和学生阶段?

  倪正东:每门课程都要好好学,从政治历史到专业和英语。尽管可能职业和专业不挂钩,但是那种学习能培养你刻苦钻研的习惯,不怕竞争不怕挑战的韧劲,同时,也能培养你的思维方法。在各类课程中,力学是比较难学的,但是我同样把它拿下来了,这给了我自信和勇于进击的力量。

  做一件事情就要把它做好。我做学生就是想考第一,我做企业,也想做第一,这是我的一个简单想法。

  记者手记

  一、有一段往事。1848年美国加利福尼亚淘金热时期,23岁的奥格登·米尔斯是最早到达加利福尼亚的49名淘金者之一。但他并没有采挖淘洗过一盎司黄金,而是靠向淘金者出售铁锹等淘金工具致富,并开办一家银行供淘金者存储财富。不到30岁,他已成为加利福尼亚最富有的人。

  奥格登·米尔斯的例子证明,一种经济大势兴起,往往有很多难以预料的连带机会将创造财富。多年以后这个道理被倪正东再次证明:崛起的中国到处是扑面而来的经济热潮,从而带来的创业热产生了巨大的风险投资市场,倪正东准确地看到了这个机会,成就了清科。

  二、从我们下决心要把某件事做成并开始践诺而行,时间就是拿捏不住倾泻而下的沙子。我们的责任是让这些从指尖滑过的时刻有意义。

  三、如果你是一名创业者或者打算成为一名创业者,这篇访谈里一定有你需要的东西。

  我们讨论的不是一个人和一个企业,我们讨论的是创业和成功的精神内质。

3
+1
0
+1
文章关键字: 倪正东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