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王文京的世界

王文京的世界

生意场 2009-08-02 10:05:55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

  在王文京的内心世界中,一定有一块庞大的角落,很少为人触及。在中国商人中,他处于低调和张扬之间,个性柔和但却坚韧,总是在不动声色间悄然胜出一筹。

  内容来源:经济观察报

  在王文京的内心世界中,一定有一块庞大的角落,很少为人触及。在中国商人中,他处于低调和张扬之间,个性柔和但却坚韧,总是在不动声色间悄然胜出一筹。

  他是中国这三十年的一个标志性人物,1988年,他和他的伙伴苏启强创立了用友公司,而且,颇有远见的将这家公司注册为“私营”,这避免了日后困扰了中国大多数民营企业的产权问题——用友也是中关村第一家纯粹的私营企业。

  随后,这家公司先是成为全国财务软件市场的第一,然后又成为中国管理软件行业的领航者。今天,王文京开始频繁的谈论用友如何成为一家世界级的软件企业。

  在谈论公司的历史时,王文京认为自己和用友出人意料的顺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用友20年的历史就是一帆风顺,只是中间的很多波折,当王文京时候再谈起时,都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轻松打发:比如,1994年,创业伙伴苏启强决定离开用友,王文京的决定是用自己的钱将苏启强的股份全部买下;比如,王文京曾经和其他人一样,无法抗拒来自房地产市场的庞大利润的诱惑,决定涉足房地产业,最后却铩羽而归,他谈起此事时毫不避讳,但却也不觉得这是多么严重的考验(他甚至对我开玩笑说,说不定如果当时决定坚持做房地产,现在公司也很大了);再比如,几乎所有采访过他的记者都有印象,王文京在谈论竞争对手时的口吻,从来都是一种淡定态度,似乎毫不在意。

  即使我们认同王文京的说法,用友过去的20年出人意料的顺利,那么,我们仍然需要一些遗留下来的问题:为什么用友和王文京能够成为例外,既然所有的创业公司面临的问题他们都会面临——本土竞争对手的压迫式进攻、跨国公司强势进入本土市场、创业伙伴的离去、资本市场的阴晴不定、国内国际商业大环境的不确定性……

  再者,对于个人而言,在20年的商业生涯中,他的内心经历过怎样的波澜?商业对他个人的改变如何?他如何避免大的失败?他个人的性格在公司出人意料的顺利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在他的深色西服、白色衬衣下,在他圆润和波澜不惊的面孔之下,隐藏着的是怎样一个灵魂?对他来讲,商业的秘诀仅仅在于不犯大的错误吗?即使如此,他又如何能保证自己远离能够形成毁灭性打击的错误呢?

  所有这些问题都必将困扰在书写商业史的作家的心头,但却无法得到解决。据说,当撰写用友公司二十年历史的记者翻看完用友保留的公司资料后,为这家公司历史的平淡感到惊讶;而王文京在记者圈中的口碑则是枯燥——我有一次问他,为什么很多记者都认为你很闷,他笑着回答说:“那可能因为是他们总想让我讲故事,可是我又实在不会”。

  但是即使如此,那些认为他有些枯燥,或者心头困扰的问题始终无法得到解决的记者也不能否认,他已经全力以赴去回答他们的问题。他在面对每一次访问时的认真和耐心是罕见的,即使在谈话已经进入尴尬的窄路,旁观者能够明显感觉到空气的凝固和话语的僵硬,他也仍然能够满脸含笑问:“还有什么问题?”

  他早年的履历是:15岁上大学,19岁进入国务院下属机构做公务员,24岁辞职时是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财务司副科长。我们所知的他24岁之前的历史基本上由这几句话构成。

  他很少提起他的早年经历,但这简单的履历已经足够表明出他必然早慧和少年老成。他的进入大学,和他的到国务院机关工作,都足以构成家乡的新闻事件——他对我说,在他到机关工作时,家乡的人开着一辆大客车,送他去坐火车。

  这其中隐藏着很多遐想空间。一个农村出身的年轻人,需要怎样的努力,才能获得他在24岁之前获得一切自不待言,更绝妙的是,虽然他15岁之后出人意料的顺利,颇能同现状共处,他竟然没有成为共产党员——毫无疑问,这个身份能带给他更多的便利,有助于他从家乡走出的每一步;而他的聪明、早慧和成熟,也应当让他从大学开始,就是各级党组织想要吸纳的对象。

  他对家乡的感觉浓烈却无法言说。现在,他把用友的一个呼叫中心放到了江西,他的解释是,“这纯粹是出于降低成本的考虑”;他的同事则说,每次家乡有什么事情找到他,只要有时间,他总是不跟大家说,悄然飞回江西去参加活动,或者捐出一笔钱。他曾经提到过,他对乡村拥有一种无法抹去的感情。但是,当我传给他一分关于家乡的问题时,他却拒绝了我的访问。

  他对自己的公司更抱有无限的热情和信心,正像亨利.卢斯从没有出卖过时代公司的股份,山姆.沃尔玛从1970年沃尔玛上市到1992年他去世从未卖过自己的股份,沃伦.巴菲特1965年买下波克夏.哈萨威公司后也没有卖过公司股份,他财产中规模最大的那部分就是他持有的用友软件(600588)的股份——他通过自己控股的公司如北京用友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用友科技咨询有限公司等来控股用友软件。他说,通过股权计算他的身价毫无意义,因为他根本不会出售股份,将之变现。

  他对商业有着自己的思考,从自己的公司在中国商业史上所出的位置,到商人应该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再到商业最终的意义,他都有所思索,但却极少对人言之。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在上海花园饭店第一次见我时,对我宣扬的他对商业和伟大公司的热爱。“为什么福特成为一个全球性的伟大公司,因为福特把汽车变成了日常消费品,把这样一种交通工具引入了每个家庭,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为什么GE能够成功,并且成为一家伟大公司,因为在起步的时候,它用电灯泡给全人类带来了光明;IBM为什么伟大?因为它的系统把全世界运转起来了;微软为什么成功?因为微软把信息技术普及到每一张办公桌上,普及到了每一个家庭带给人类全新的工作方式”,他说。

  在我对他的最近的一次访问中,他说,他全部的成就感都来自于自己所做的这家公司,因为“除此之外,我好像也没做什么别的事情”。在这点上,他同很多表现得颇为自信和天赋逼人的商人不同。我记得,索尼公司的大贺典雄曾经在退休时说过,“我最大的意外是,我竟然能够在一个我本无意从事的行业走到如此之远”。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则说,他在商业上并无成就感,因为,“我做了这么多年才做成现在这样”。但是王文京却好不掩饰自己的自豪感。这同他对商业的思索相关:商业是作用于社会的一种有效方式,而用友正是他作用于中国社会的方式。

  但是他的所有言论仅限于此,他乐于展现出由公司战略和个人雄心构成的现实图景,也乐于描绘自己的世界级梦想——他的同事称他为行动着的梦想家,但记者们乐于打探的商业背后的争夺、人性的贪婪和焦虑,在这里从未出现。他似乎从不抱怨,对现状毫无不满,而且总是在前进。

  记者和作家凌志军将王文京描述成一位头脑冷静,并且善于保护自己的商人,深谋远虑,能够在危机到来之前就意识到它,并且能将它消解于无形之中。他能够在激烈的商业竞争环境和中国政治环境之间游刃有余地游走,却不伤害到自己。在他的办公室内,既有他同中国政要的合影,也有《商业周刊》将用友评为“亚洲之星”的报道的大照片。他似乎从来不是一个明星,但是却没有人能够忽略他。他总是以单一的形象出现在媒体面前:干净的深色西服和白衬衣,大多数时候都系着领带,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金属框眼镜,满面谦和笑容。但也有证据表明他或许极为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有一次一个记者描写他仍然在使用一款老款的诺基亚手机,王文京看到这段话之后,从此再也没人看到他再使用这款手机。

  或许,他内心身处的隐秘世界无人能够探询,除非他在某一天,突然绽放出孔雀般的炫耀之心,愿意重新讲述他的生存智慧和他貌似顺利的经历,正像某些商人非常乐于去做的那样。

4
+1
0
+1
文章关键字: 王文京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