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红蜻蜓”钱金波:要做中国的奢侈品

“红蜻蜓”钱金波:要做中国的奢侈品

生意场 2009-07-31 09:08:06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 人物:钱金波

  红蜻蜓和奢侈品的距离有多远?

  钱金波给出的答案是:如果红蜻蜓是一个处于青春期的美少女,那么奢侈品则已经是一个成熟而魅力十足的知性美女;

  钱金波和时尚的距离有多远?

  给出的答案是:零距离。

  第一眼见钱金波,你可能会觉得他和罗嘉良有些神似。

  第二眼见钱金波,你会觉得他的笑容带有些共和国某位领袖的神情。

  当你和他充分交流之后,你会觉得,这是一个生长在中国,却有着强烈的世界梦想的人。

  要做中国的奢侈品

  和中国所有的第一代创业家有着共同的履历,但和同时代的温州商人又有着明显的不同。当一群温州商人还在津津乐道他们的产品是如何成为隐形冠军,分得世界有力市场之时,钱金波已经开始走上自主品牌之路;当另一群温州商人开始觉得品牌也很重要的时候,钱金波开始考虑一个品牌的文化传承了;当所有的温州商人明白文化对品牌的重要性之时,钱金波说,红蜻蜓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要做中国的奢侈品。

  有些人会嘲笑钱金波的梦想有些像痴人说梦,但在钱金波却让认为,光彩耀眼魅力多情的白天鹅,最初都是一群受人鄙视的丑小鸭。

  所以,在完成了最初的文化洗礼,钱金波希望红蜻蜓10年、20年甚至30年之后,真正成为全球皮具行业的奢侈品。只要我们有梦想,时间就能造就一切,钱金波说。

  从13年前,钱金波靠着自己拼搏8年积累的500万元创办了红蜻蜓皮鞋,到今天这个拥有员工20000余人,下辖9大子公司的产业集团,钱金波和其他成功的温州商人一样,将他最好的时光和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企业建设上。

  “我的思想非常奢华”钱金波这样概括目前的状态,“但做企业不同,那是生意。”

  红蜻蜓还是一个青春期的美少女

  “我喜欢的品牌通常都不是最贵的,但是最有性格的。”作为中国时尚的打造者,钱金波丝毫不掩饰对Armani、Dior、萧邦等品牌的追逐,“在欧美,Armani老板是所有少女的偶像,女人们爱他胜过比尔盖茨——盖茨创造了财富,Armani却创造了品位生活。”

  自从钱金波在一次采访中放出豪言,立志“要做中国的LV”,媒体就抓着这句话不放——红蜻蜓与LV之间的差距,是否是今天的钱金波可以度量的?

  “单纯拿只有13年历史的红蜻蜓和那些欧洲百年品牌相比,其实是有点不公平的。”钱金波笑着说,“欧洲百年品牌好像是一个成熟、魅力十足的知性美女,底蕴、气质、身份——什么都有了。我们呢?还是个青春期的少女,一切都在成长阶段。所以,我只能说,红蜻蜓已经具备了奢侈品牌的基因和气质。”

  “时间是奢侈品最大的成本。”钱金波的思路很清晰。在刚刚走过改革开放30年的中国,几乎从未经历过充裕的物质文明。在奢侈品之都意大利,一个富足的手艺人可以将他独创的制鞋工艺一代又一代地传下去;但在中国,物质文化的断层使得短时间内培养奢侈品品牌成为泡影。

  于是,从红蜻蜓品牌诞生伊始,钱金波就赋予了它更多的内涵,儿时生活的美好记忆,创始人与红蜻蜓的不解之缘,中国五千年的鞋履文化,都被他统统拿来,倾注在红蜻蜓的品牌文化中。

  集成店的力量

  在成功打造品牌的奢侈形象之前,钱金波打算先玩一场“终端奢侈”。

  2008年伊始,红蜻蜓5家GT(集成)概念店同时在杭州开业,这标志着红蜻蜓GT(集成)店这一全新的业态模式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启动。

  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这不单单是从传统“专卖店”到“集成店”的一次销售方式上的跨越,更是钱金波打造品牌的新武器。但是,这样的销售模式似乎也暗藏玄机:集成店的概念来源于欧洲奢侈品牌,它的销售模式依附于强大的品牌影响力,那么红蜻蜓是否具备这样的实力,去挑战这种经营模式呢?

  钱金波没有直接给出答案。

  “中国的新兴中产阶级追求奢侈品消费,但每天出入恒隆广场的人,有几个真正消费得起?我把红蜻蜓十几条商业街上的专卖店改成集成店,仍然是卖以前的产品,只是在空间的利用和整体风格上作以调整,把鞋子、服装、饰品结合起来,极好地突出品牌整体的时尚性。”

  当然,对生意人来说,除了输出品牌价值观,更直接地刺激红蜻蜓GT(集成)店不断扩大的,还是消费者单票购物金额的极大增长。“举一个很现实的例子,当顾客来到店里,在买鞋子的时候,可以搭配一个皮包,再选一条皮带……原来每平方米每个月的销售额是1万元,现在是1万3千元。这就是集成店的力量。”

  10分的文化比90分的质量更难做

  钱金波总是说,他拥有的奢华是思想上的奢华。投资3000万的鞋文化博物馆,就是个很好的例证。

  从组织出版《中国鞋履文化词典》,到发行中国鞋文化个性邮票,再到建造中国第一家鞋文化博物馆,钱金波在鞋文化上的投入,的确可以用“奢侈”来形容。

  于是,就有人猜测,他之所以如此慷慨,是源自意大利著名的皮鞋设计师Marlogce当年的一句刻薄话。

  据说1996年的时候,钱金波曾拿着自己生产的皮鞋找这位行内首屈一指的设计师进行鉴定,Marlogce却说:“我对你的皮鞋的质量、款式很满意,但我只能给你打90分,那10分是文化附加值,你没有。”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鞋文化博物馆中的藏品越来越丰富;Marlogce口中那10分的差距呢?补上了么?

  “那可不是靠一家博物馆就能补上的。”钱金波大笑,“在我创业的时候,温州的其他鞋企已经相当成熟了。从那时起我就告诫自己,一定要做出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来。”时间久了,钱金波发现,尽管温州的鞋厂数不胜数,产品设计和质量也没得说,但品牌文化内涵的缺失,始终让整个行业显得十分脆弱——红蜻蜓必须补上这一课。

  “做这个博物馆的作用,不是为了补上那10分,而是用来让品牌内涵更丰满,行业厚度更饱满。”

  现在,每当红蜻蜓招聘新员工,培训的必修课就是带他们参观这个博物馆。在这里,不但能够让那些对温州企业心存疑虑的人们看到中国鞋履的魅力,更是在输出红蜻蜓的一种价值观,以及红蜻蜓掌门钱金波的良苦用心。

  “了解一个人,不能从他创业的时候开始,而是要从童年开始,这个博物馆记录着我从儿时开始的红蜻蜓情结。有人说博物馆投入太大,但它其实也是一个低成本的对外沟通窗口。让那些希望了解我,希望了解红蜻蜓的人看到,我们是以怎样的态度来做鞋子的。”

  “上得去,下得来”是一种企业家境界

  在我们采访钱金波的那段时间里,老板们饭局上必谈的话题之一,就是涌金集团董事长魏东的自杀身亡。每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好像是一记响锤砸在这些老总的心头,也只有这种时候,似乎才有人能看到企业家光鲜背后的恐惧与无奈。

  “企业家真不是人做的。”尽管讲着这样的话,但钱金波的表情依然平静,没有任何的不安。

  “我看到有人把几年来企业家的意外死亡列了个表,有自杀的,有被杀的,有的是经济问题,有的是精神问题。我只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钱金波说,“这就好像喝酒,明明不能喝,可是朋友一劝,还是忍不住喝了。企业家的责任很大,当你忽然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收不住了,无法交代了,真正的恐惧就来了。”

  很少人知道,三年前,钱金波也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迷茫过。那时,他的产业构成要比现在丰富得多,从地产到金融,所有赚钱的行业,无他不投。

  “红蜻蜓的13年,恰恰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13年,有太多的机会和诱惑。我是个商人嘛,看到赚钱的项目总是忍不住去投。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开始‘花心’了,而‘花心’的代价,就是累,不快乐,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2005年,就在地产、证券行业的热浪迭起之时,钱金波开始用心感受“舍得”的意义。终于发现,一块地,一个项目,赚多少钱,都不及他对红蜻蜓的用情之深。

  “我是带着儿时的情结做红蜻蜓的。我想,在我的有生之年,凭我的能力,能够把红蜻蜓做成一个出色的品牌,这就够了。”钱金波决心将他的产业全部“归零”,全心投入红蜻蜓。

  钱金波说,他很欣赏王石,因为王石用登山创造出一种企业家的哲学:上得去,还要下得来——而这恰恰是中国的企业家最难做到的事情,“这就取决于一个人思想的深度和广度了。我所能做的,就是在我还收的住的时候,反省自己。”

  物质的奢华是奢侈,思想的奢华是时尚

  我们给钱金波出了个“难题”——让他数一数自己到底有多少套别墅。

  钱金波很大方地掰着手指数起来:上海,其中有一个是高尔夫别墅,一个是游艇别墅;温州呢,有专门给父母建的一套。其他的总共加起来,大概有6000多平米吧。

  “不过现在我很少有时间去住。”钱金波笑言,“但四五年前,我就开始构想和实现——高尔夫、游艇,蓝天白云,轻盈盈的湖水,这样的美好生活蓝图了,呵呵。”

  “有人奢华在表面,我奢华在思想。”无论是做品牌,还是选别墅,钱金波总是希望把眼光放得更远。

  年少家贫的钱金波,还学过一阵子温州鼓词。这种古老的艺术和其他民间说唱一样,是用独特的唱腔讲述一个个精彩的历史故事。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的缘故,我从小就对历史、文学很感兴趣。所以,直到现在我的语言和思想也总是很文学。”不过,现在的钱金波几乎不再唱鼓词了,但只要不忙的时候,他都会陪在父母身边,和他们一起听听他儿时喜欢的唱词。

  谈到家人,钱金波便怀念起今年的生日。入夜,在杭州富春江上,四周是寂静的青山,小船就安静地泊在江中,朋友、家人围坐一起,欢声笑语庆祝钱金波的生日。

  “那天真是高兴,我们连开了三瓶1882年的Lafite红酒。”回忆起当天的场景,钱金波流露出神往的表情,“那才是生活中最奢华的事情。我不向往去住迪拜七星级酒店,反而非常怀念那天在富春江上的夜泊;大海那么澎湃,但我喜欢宁静。”

  去年9月,在一次中国最高规格的慈善盛典上,钱金波以30万拍得一套Armani晚装礼服裙。很好奇,这样珍贵的一套礼服裙,最终会穿在谁的身上?

  “哈哈,当然是我太太啦!”钱金波大笑。

  谈到爱情和婚姻,钱金波笑着说:“温州人在创业的时候,生活总是很简单。所以,往往在不懂得爱的时候,就已经结婚了;等到懂得爱的时候,已经没有权利去爱了。所以温州女人有个特点,丈夫出差几个月,妻子都不会有怨言——如果要是北京、上海的女孩子,怕是早就要打起来了。”

  骤然增多的财富,给他的快乐越来越少

  早在慈善成为一种商人时尚之前,钱金波早已是各类公益活动的常客了。

  2002年,他发起集团万余名员工向希望工程捐款460万元,2600家销售终端一对一资助2600名失学儿童,在新疆、云南、四川等西部地区建设10所希望小学。2003年,钱金波获得了中国青年五四奖章,以此表彰他在公益事业上所做的贡献。

  钱金波觉得,那些有关慈善的事情并不值得特别拿出来说,“我常常和我的一些朋友讲,别指望你做了慈善可以获得什么报答,因为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的内心已经获得回报了。”

  从当初的白手起家,到今天可以用自己的财富来回馈社会,钱金波反而觉得,骤然增多的财富,给他的快乐却越来越少。

  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国王生活富足,却不快乐。他忽然发现他的按摩师总是按摩得大汗淋漓,脸上却洋溢着幸福。国王很嫉妒按摩师的快乐,便跟宰相说:你有没有办法,让他变得不快乐呢?宰相想了想,说这很容易。于是,他放了一袋钱在按摩师的房间。从那天起,按摩师总是想着这袋从天而降的钱:钱从哪来?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该藏起来?还是该用来做什么呢?也就是从那天起,国王发现,按摩师按摩不用力了。不用猜,他脸上的幸福也消失殆尽了。

  “你看,财富忽然多了起来,人只能是更加不快乐。”钱金波说,“为物质而忙碌,通过努力终究可以获得;只有精神上的满足感,才是最难获得的。”

  现在,对于钱金波来说,最让他能够感到快乐的就是关于红蜻蜓的美好梦想。

  “在生意上,我总是很谨慎,始终保持很好的资金流和企业构架。但是,在把红蜻蜓打造成百年品牌的事情上,我发挥了全部的奢华想象,全无保留。”

  补计:在本文即将付印之时,四川汶川发生8.0级地震灾害,作为红蜻蜓的董事长,钱金波第一时间作出决定:向灾区捐献100万元的现金和200万元的衣物,表达红蜻蜓对灾区人民的问候和关心。并在第一时间向红蜻蜓在川的经销商和员工发去了慰问信,表达了对他们的关切。钱金波说,“尽管我们和你们相隔千里之外,但我们无时无刻不关注着你们的健康和财产安全。我们专门开通了灾区专线,你们每天的生活工作状况都会第一时间传到我这里。”

  我们相信,灾难只是暂时的,全体红蜻蜓人都将与你们携手共渡难关,再造美好家园!

3
+1
0
+1
文章关键字: 钱金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