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失败教训 > 中关村“村长”段永基的红色悲剧

中关村“村长”段永基的红色悲剧

生意场 2009-07-21 17:04:03 来源:三联《竞争力》

  (生意场讯)

  轻轻地,段永基没了。

  我们看不到这位62岁的老人如何签字交接,也猜不到他临行时挥没挥衣袖,带没带走一片云彩,只看到两条低调到“不足为外人道”的简讯。

  一则是2007年11月6日,上市公司中关村发布了一条公告:董事会近日收到段永基的辞呈。段永基决意辞去公司副董事长和董事职务,董事会已接受这一辞呈,辞职自公告之日起生效。这是自2006年5月,老段辞去中关村总经理以来的进一步引退,也是彻底引退,比预定时间整整提前了一年零50天。

  自此,老段在中关村为期8年的村长生涯悄然结束,悄然得让人都不好意思回想他当年应政府之邀赴任时的轰轰烈烈,尤其是那“身穿科技圣衣,脚踏硅谷祥云”的英雄形象。

  但为段永基动感情一定要小心谨慎,适可而止,因为他总让你在老英雄和“老贼”之间徘徊,这一次同样也不例外。

  老段虽然辞去了中关村的职务,但还留有四通大本营颐养天年,更诡异的是,在明撤之前,老段已经又为自己暗设一个新舞台。

  回归麻雀

  2007年6月20日,根据香港上市公司四通控股的公告,四通控股与海源、中国泛海等多家公司一起成立了一家合营公司,以从事于中东地区、非洲及其他国家的矿产资源勘探与其他配套业务。

  这正是去年底一度盛传“老段非洲淘金”的消息源。

  在这个合营公司里,老段几乎可以随心所欲,因为他自己的海源公司是第一大股东,占股20%,再加上四通控投的16.67%和老朋友卢志强(中国泛海)的16.67%,已经绝对控投。

  一个在中关村拼杀20多年的老人,终于利用多年的个人和公司积累开辟出一块养老田,这听起来本该让人欣慰。

  但事实上,这反倒更衬托出一种遗憾,因为在这块养老田的周围是万亩良田的萧瑟:老段执政四通20多年,中关村8年,但如今的四通与中关村:

  品牌上,四通从当年响当当的科技一哥变成明日黄花;中关村又重回琼民源的臭名昭著。产品上,四通当年轰动一时的MS-2400中文处理机和打字机早已谢幕,新登场的是脑

  白金与黄金搭档;中关村则一事无成。

  技术上,四通的集成电路、激光照排早成过眼云烟,公司只剩下两张保健品的废纸秘方;中关村变成了房地产、电信、金融与IT业的四不像公司。

  资本上,四通电子(现名四通控股)风光早已不再,中关村科技至今未能走出担保阴影,老段个人更是留下被证监会罚款15万元的不良记录,甚至被很多人建议终生不准入市。

  影响力上,四通的名气如今还不如同名的搬家公司,而后者偏偏跟老四通一点关系都没有。中关村从民营科技的象征变成问题公司的代表。

  不仅如此,老段本人也早已不再是当年的科技第一人,作为后浪推倒的前浪,年愈六旬的老段如今连主流企业家阵营都已经挤不进去。

  这一切与成功打造大联想系,一步步接近教父位置的柳传志形成了巨大反差。事实上,当年的老段堪称老柳的偶像,如今反而被大多数媒体拿来当做柳传志的反衬,这恐怕是老段最不甘心,但又最无奈、最可悲的结局之一。

  事实上,柳传志本人早年就曾经对老友段永基下过结论:“他永远踩在时代的点上,不断转型、与时俱进,但能不能完美谢幕就说不准了。”

  柳传志说不准,但老段自己说准了,他曾经有一句给四通定位的名言:“不是麻雀,不一定就是凤凰,也可以是喜鹊、乌鸦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其实回首段永基这些年,正是一个始于凤凰,然后一步步沦为喜鹊、乌鸦,最后回归到麻雀的过程。

  段式创举

  老段虽然从凤凰变回了麻雀,但我们仍然很难断定他是一个失败的成功者,还是一个成功的失败者,因为论及中国30年改革开放的历史,他是绕不过去的人物之一,而且如果仅以过去30年来论,他的影响应该丝毫不在老柳之下,他的四大创举每一项都不亚于老柳的“贸工技”。

  二次创业

  老段率先影响一代企业家的理念是二次创业。

  二次创业今天听起来很难再令人震动,但时间退回到1991年就大不一样,因为当时的中国民营企业大多才开始第一次创业,作为中关村旗帜之一的四通已经创业7年,由新领军人物老段在四通如日中天时提出来,堪称一石激起千层浪。

  当年的四通,地位非同寻常。与中国千千万万的民营企业不同,四通诞生本身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性事件之一,作为民营科技企业的排头兵和知识分子下海的开山之作,四通的一举一动,在中关村乃至整个中国民营经济中都有某种标志性意义。

  其次,段永基提出这一理念时,四通正如日中天,旗下子公司有28家之多,而且手头还有自主创新的打字机,堪称中关村的科技一哥。更重要的是,公司早在1988年就达到年销售额10个亿,这堪称一个奇迹。

  鼎盛时期的四通一家公司的纳税额就达到三四个亿,一度占到整个中关村所有公司纳税总和的60%以上。在四通面前,当时的联想、方正、同方、紫光、用友不过是一群小矮人。

  在如此辉煌的时候喊出“二次创业”,这确实需要非凡的勇气和智慧,对于众多正遭遇挫折的企业家而言,老段在金字塔尖上的这一嗓子听起来格外受用。

  老段的二次创业之所以影响深远,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的前瞻远见:二次创业可不是二次下海那么肤浅,老段的二次创业指出了一个方向,那就是“四通的四化”——股份化、集团化、产业化、国际化。这是中国民营企业最早的呐喊,也是今天中国民营企业的必由之路。

  老段不仅充满前瞻性地提出四化,还以高超的手段逐项落实,可谓言传身教。

  在股份化方面,老段发现四通的产权问题一下子不可能解决,但又必须解决,就聪明地选择了逐步推进,先把优质的资产想办法量化。1993年,四通电子率先在香港上市,开中关村企业上市之先,为后来联想、方正、用友等一批小兄弟企业的上市准备了经验。

  在集团化方面,老段出手更狠,也更有名。四通之前虽有28家子公司,但28家子公司几乎都有法人,都是独立经营的企业,财权和经营权十分分散,与四通的关系不像是母子公司,更像是扯个四通的旗帜,享受民营企业的各种优惠,四通到1991年连董事会都开不成。老段1992年完全执掌四通后,以断臂之心,全力削藩,28家子公司全部撤消。由此还引发“三王闹革命”的剧烈地震,令四通严重受伤。但事实证明,如果老段当时不出此铁腕,四通的命运就必将是四分五裂,最后一败涂地。

  在产业化方面,老段也是出手不凡,在打印机领域之外,又试图开辟激光照排、金税工程等系列产品,既要避免产品过于单一,又要避免产业过于多元化,这就是老段后来另一个有名的理论:多元化要建立在专业化的基础上。

  与巨人同行

  在国际化方面,老段喊得最响,动静也最大。他先是提出“站在巨人肩膀上”,后又提出“与巨人同行”,后者在当年的中国企业界几乎尽人皆知,四通在这一方面更是做得轰轰烈烈。

  1993年,四通与松下合作,成立四通松下电工。为避免背上“引狼入室”的骂名,聪明的老段还在协议中规定,产品以外销为主。

  同一年,老段还成功与美国康柏联姻,康柏作为美国个人PC业的新星,正极力拓展全球市场,四通及时伸出橄榄枝,成为中国区康柏(Compaq)微型电脑总代理。次年又与康柏合资成立康柏(中国)公司,虽然只占股10%,但成为康柏全球25家公司中惟一一家合资公司。之后,四通与康柏的关系又逐年深化。

  在前期成功的基础上,老段拉来的巨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广,从美国的微软、康柏,到日本的松下、三井、三菱,韩国的乐天,不一而足。据统计,四通正式牵手过的外资仅日本就有12家,美国就有5家,而且相对集中在IT、电子、通信等高新概念比较突出的领域。

  在把这些巨头领进中国的同时,四通本身也得到了切实的收益,而且这种收益不是引进技术、管理那么虚无,而是实实在在的产品销售与进出口分成。老段后来在出席某些场合的聚会时坦陈,四通不少合资项目取得了15倍的回报。

  与巨人同行,在很大程度上暂时抚平了老段1992年强行集团化带来的伤口,使四通的辉煌一直持续到1995年,在全国电子类企业排名中,始终保持三甲之列。

  两次MBO

  “二次创业”不仅给四通带来了二次辉煌,更让老段的声誉达到巅峰,颇有中国IT界的先锋人物之势。但在30年改革开放历史上,更能决定老段地位的还是四通的两次中国式MBO,尤其是第一次,至今仍是中国不少企业家解决国有或集体所有制产权问题的一个经典案例。

  产业远见

  除了以上创举,老段的产业远见也是赫赫有名,老柳在这方面都自叹不如。

  四通创立后的第一个拳头产品,四通打印机正是老段加盟后一手参与,并主导开发和销售的,老段本人在四通能后来居上,也在相当程度上凭借他在打印机事业的功劳,尤其是1989—1991年冒着政治风险,坚持四通运营所立下的奇功。

  1992年,老段全面主管四通后,打印机事业尚如日中天,但老段已经意识到过于倚重单一产品的风险,带领四通以打印机技术为基础,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先后进军激光照排、金税工程、电子政务及信息产业。同时,四通还在照明电气、工控、票据打印机、图文、半导体芯片,以及系统集成方面技术领先,成就卓著。

  事实证明,老段为四通二次创业时选的每一个行业都大有可为,而且老段的切入时机都刚好踩到点上。

  关于产业远见,老段还有一个著名的“先烈论”:要做企业要有超前意识,但最好只超前半步,这样容易成功,超前太多,反而容易从先驱变成先烈。

  但也许是过于担心成为先烈,四通步步踩到点上,但一步也没敢踩实。电脑代理成就了联想,激光照排成就了方正,税控打印机也花落多家。老段后来为中关村科技选择的CDMA业务、歌华数据、电子政务、中广有线,都是浅尝辄止,结局不是画饼充饥,就是虎头蛇尾,这恐怕是老段最大的悲剧。

0
+1
4
+1
文章关键字: 段永基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