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傅军:未来矿业的掘金者

傅军:未来矿业的掘金者

生意场 2009-07-04 06:04:10 来源:生意场

  提起新华联集团和它的总裁傅军,人们总要经历一个由茫然到恍然大悟的过程。很少有人知道新华联集团其实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六福酒”、“香格里拉藏秘”、“华联陶瓷”、“猎豹越野车”等诸多品牌的缔造者。

  傅军,这个拥有近50家公司,总收入超过百亿,产业覆盖房地产、化工、汽车、金融、矿业等领域的大企业家却鲜为人知。尽管在2002年的中国富豪榜上,胡润把他“挖”了出来,但还是弄错了照片。

  采访傅军颇费了一番周折,他一见面就笑着解释:“我们湖南有句老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中国还是含蓄的做事比较好,对自己是一种保护。”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似乎成了新华联的一种文化。

  下海立业报国

  穿一身深蓝色运动服,球鞋,头发已经有点稀疏,傅军没有我想像中“红顶商人”应有的气派,骨子里的豪爽利落倒是让他显得很“江湖”。

  1990年,时任湖南省外经委处级干部、仕途大好的傅军忽然决定“脱去红顶做商人”。为官多年,傅军清醒地认识到,要改变中国,只有靠振兴经济。智者从不人云亦云:“中国不缺搞政治的,但非常缺搞经济的。中国的强盛必须靠经济的强大,而经济的强大则要靠一大批优秀企业的崛起。有能力的人应该直接去创造财富。”

  下海之初,傅军就怀抱着一个不同寻常的梦想——实业报国。从马来西亚掘得第一桶金后,傅军已经在国际市场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他决心回国大展拳脚。

  新华联做响的第一个品牌是“金六福酒”,但即使喝过金六福的人也未必知道,其实它做的是五粮液的OEM(贴牌生产)。

  上个世纪90年代,OEM模式在国内方兴未艾,敢于创新的傅军仔细研究了耐克的模式,觉得完全可以拷贝到酒业,于是果断决定寻求国内最有品质保障的白酒厂家贴牌生产。当时,刚入行的新华联还不能攀上“五粮液”的高枝,但傅军和助手吴向东没有放弃,找到了五粮液下属的一个品牌“川酒王”做代理。短短一年,新华联就把这种酒做成了湖南白酒的第一品牌。终于,在硬梆梆的数字面前,五粮液“芳心暗许”。当时五粮液每年有10万吨的巨大产能空置,正在寻找新品牌来弥补这部分产能。双方的互补造就了湖南白酒业的一个奇迹——“金六福”。

  新华联在塑造品牌方面理念超前。吴向东说:“品牌要有思想,没有文化的品牌就是个小品牌。”金六福卖的其实不只是酒。它超越同行的地方在于,不把品牌当作一个冷冰冰的名字,而是通过它寄托了一个美好的愿望和祝福,让它具有了中华民族喜庆文化的附加值。

  傅军说,自主创新是新华联最大的竞争力。创新不仅体现在产品研发上,还体现在管理理念、经营思路和制度流程等诸多方面。

  在这方面,华联陶瓷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湖南醴陵是有名的“瓷都”。1994年,傅军控股了老家醴陵的一家乡镇企业,组建了湖南华联瓷业有限公司,进军制造业。China的双重含义让他看到了海外商机,西方人痴迷瓷器,因为他们象征着神秘的东方文化。

  傅军决定让企业一开始就站在国际化的起点上。除了投钱,他还要给企业“洗脑健身”:“项目投入以后,我们及时跟进管理,也就是我们派人来参与管理。如果钱投进去了,不能把自己的理念和经营思路整合进去,这个项目就会失败。”

  经过一番大改革,华瓷研制出了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并拥有了自主品牌,同时也成为国内最早的ISO9000认证的陶瓷企业之一。后来的一次竞标,华瓷顺利拿下万宝路70万美元的订单,关键就是他们是唯一通过此认证的竞标企业。而这与傅军国际化的视野和超前的意识是分不开的。

  如今,华联陶瓷已经成为中国日用陶瓷业的老大,2006年创汇近5000万美元,成为行业唯一获得2008北京奥运授权的企业。

  目前,傅军旗下的新华联集团已拥有酒业、地产、化工、陶瓷、矿业、城市燃气等多个产业板块,年营业收入超过百亿,并连续三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和中国民营企业100强,被国内媒体誉为“多元化路标”。

  天时地利人和

  在傅军看来,新华联的成功也是与一些朋友的帮助密不可分的。这让他明白了“人力资本比货币资本更重要”。

  新华联有很多学历不高的奇才,是傅军的不拘一格、大胆任用让他们脱颖而出。比如华联陶瓷的总经理许君奇,还有金六福酒业的总经理吴向东、东岳化工的董事长张建宏等等。傅军说当初他刚认识张建宏,便认定此人能成大事——“思维活跃,有激情,从喝酒就能看出来啊!”投资东岳化工后,他出人意料地把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了张建宏。对此他说:“企业涉及一个陌生的领域,需要专业化的管理团队,有利于企业的发展比谁当董事长重要。”

  “一个人要有胸怀,没有胸怀是做不成大事的。比如说你能不能稀释股份?能不能相信职业经理人?你能不能用本事比自己还大的人?你愿不愿意去感激对公司做出贡献的员工?你能不能高薪水、高待遇去激励你的团队?这些问题太具体了,但很考验一个企业家的胸怀。在新华联,开始的时候我的股份是70%,现在是31%。我差不多拿出40%的股份给了390个高管。”傅军如是说,也如是去做了。先进的经营理念、灵活的激励机制和广阔的发展平台,吸引许多优秀的管理精英和专业人才纷纷加盟新华联来大显身手。

  张建宏很欣赏傅军的为人,称赞“他具有农民的朴实,知识分子的严谨,商人的机敏,企业家的诚信,是不可多得的伙伴”。

  靠着“天时地利人和”,集团成立17年来,每年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可谓一路飘红。这在民企中可谓了不起的成就。关于未来,傅军的思路一如既往的清晰精准。

  未来的加减法

  很多人曾经质疑过新华联的多元化,因为很多民营企业多元化都失败了。对此,傅军认为:“多元化不是不能搞,关键是怎么搞,不能无原则地多元化。只有把每一块领域做大做强做专之后,才能在相应领域拓展。”

  关于未来如何调整布局,傅军说自己的原则是:“效益优先,产业是否能保持第一,是否能成为新华联的主业,是否能可持续发展。”

  在新华联成立之初,从当时的国内环境和企业自身考虑,非实业不稳成了傅军的投资原则。当集团有了一定的规模,他认为实业一定要和资本市场相结合,才能做大做强。傅军豪爽地对《中国经济周刊》(国内邮发代号2-977)表示:“3年内,我要从资本市场拿100个亿回来。”

  下一步,大胆的傅军再一次发挥敢为天下先的本色,宣布新华联要重点进军矿业,争取3年内整合一个板块上市。他说:“11月底就要派人到赞比亚和刚果(金)去,在那里发展铜矿。”“谁控制资源谁就拥有未来。企业到海外去控制资源,才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有经济学家分析出有色金属百年来价格波动的规律,但傅军不相信所谓的规律。他认为:“中国有近6亿手机用户,电脑,空调,彩电……什么不用到有色金属?一百年来有这么大的需求吗?只有需求才能决定一个企业有没有生命力。未来的需求让我毫不动摇。”

  除了矿业、化工以外,投资金融是傅军的另一个打算。他说:“任何国家经济的发展,金融领域都是驱动力。”他已成功入股长沙商业银行,并发起组建了天津滨海商业银行。一北一南,新华联的布局渐渐清晰。

  傅军鼓励所有民营企业走出去,占领马来西亚、印度、越南等地的市场,尤其是快速消费品市场。也许时至今日,他还记得17年前一位老领导对他说的一句话:“男儿远走才能高飞。”只是,今天的远走不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企业乃至国家。

  新华联成立17年来,上缴国家税收超过20亿元,各类捐款达8000万元以上。傅军已经实现了自己当初下海的承诺,然而他的步伐不会减速。还在当公社党委书记的时候,他就对老婆说,自己将来一定要有一辆专车,那时只有司局级干部才有专车。他并不掩饰自己的进取心或者说野心:“人生不过百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只为了吃饭,穿衣……爱情。家庭固然不可或缺,但是没有事业的增光添彩,生命就会缺乏生机。”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傅军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